【周叶】黑白配(校园,短篇)上

来一发校园文!!

是不是发现我从来没有写过这个题材???因为我脱离学生时代很久了,所以写校园文就怕拿捏不好

学弟周×学长叶

这次没有白切黑,欺负欺负单纯的小周

更新可能有点慢,因为最近没什么时间写,迟的话可能两天更一次






黑白配

BY:阿朔



五好学生周泽楷,放学路上遇到了不良少年。
靠着墙边的男人一手插在口袋,一手夹着烟,身上的制服看上去应该是高三的学长,但是像他这样外套敞着不伦不类,头发也不打理整齐、长度超过了耳根,而且嘴里还吞云吐雾,这要揪到教务处,荣耀高中十个口头警告处分都不够他吃的。
“你是高二的周泽楷吧?我们班女生还去偷拍你的照片来着。”
周泽楷点点头,老老实实站着,男人又开口了:“那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修,是你学长,你懂学长是什么意思吗?”
叶修。
周泽楷懵了神,这个名字他从进入荣耀高中第一天起就如雷贯耳——荣耀高中最有名的不良学生,处分通告背得最多,同时年级第一的荣誉也拿得最多,每次学校开全校表彰大会,大礼堂的讲台上总是看见叶修上去领奖,接着冯校长开始念通告批评,叶修又上去念500字检讨了。
可以说这两个很极端的现象却矛盾的融合在一个人身上,任课老师都拿他没有办法,冯校长更是称他为荣耀高中有史以来最难教导的学生。
现在叶修就站在眼前,身为高二年级排名稳定第一的五好学生周泽楷呆愣半晌,才问道:“……什么?”
“哎,都学傻了,书看多了题做多了影响智商了吧?”叶修走过去拍拍他的肩,笑道:“学长的意思就是——你要交保护费了。”
闷葫芦一样的周泽楷杵在那里半天不吭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哦”一声,慢吞吞的从校服裤子口袋里摸出皮夹,递给叶修,叶修拿过皮夹打开翻了一下,惊奇不已:“哟!你这小孩儿挺有钱的嘛!一张两张三张四张……上学带这么多钱干嘛?”
周泽楷闷不吭声,叶修也没指望他回答,从里面抽出一张红色的毛爷爷,皮夹又还给周泽楷:“喏,一百就够了,哥很有原则的。”
收了保护费的叶修手插着口袋哼着小曲离开了,周泽楷杵在小巷子里愣了半晌,这才脚步缓慢的回家了。
本学期刚刚转学到荣耀高中的周泽楷只有和同桌江波涛能说得上几句话,去食堂吃午饭的时候磨磨蹭蹭的问:“保护费……都要交?”
江波涛被呛得咳嗽了半天,睁大眼睛:“什么?!有人跟你收保护费?不会吧咱们荣耀高中风气可是一等一好的!”
“……叶修。”
江波涛张了张嘴,好吧,他收回刚刚那句话,叶修是个特例,但是只听说他抽烟逃课、和外校学生打架,没听说他折腾荣耀高中自己人啊!
相反叶修对他们这些学弟学妹反而很照顾,碰上有外校不良少年欺负本校的学生,他都会伸一把援手。
周泽楷也张了张嘴,好吧,这只能说明四个字:算他倒霉。
一张毛爷爷对于家境优渥的周泽楷来说实在是不痛不痒,他刚刚转学到荣耀高中高二年级,本着安分守己的心理,觉得遇上不良少年还是乖乖向恶势力低头最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想到一个星期之后,又碰上叶修了。
叶修的外套这次围在腰间,短袖校服下一截白白的胳膊露出来,他叼着烟,向周泽楷挥挥手:“周校草,真是太巧了。”
“唔……”周泽楷看一眼叶修,低下头去盯着自己脚尖,叶修走过去搭上他的肩,伸出手:“保护费啊,这个星期的。”
周泽楷慢吞吞摸出皮夹递过去,叶修照例抽了一张,看见周泽楷盯着他,黑黑的眼眸挺委屈的,仿佛在问:
为什么总是我?
“保护费嘛,自然是对你有好处的啊,你看哥也不找别人,专找你,够意思吧?”
……这凑不要脸的说辞也就叶修这种皮厚如城墙、心硬如钢铁的人能说得出口了。
周泽楷把还回来的皮夹放回口袋里,看一眼叶修:“……怎么保护?”
“啊?”叶修愣了片刻,看他的眼神像看傻子:“你没看过电影?哪个黑社会收保护费真的去保护别人的?这明显就是一个借口啊!”
“……哦。”
周泽楷更委屈了,被打劫也就算了,对方连编个借口欺骗都懒得这么做,实在是太伤人。
叶修可能难得良心有那么一点不安,拍拍他的脑袋,叹一口气:“所以死读书是没有用的,估计营养都长脸上了……脑子要灵活要会变通啊!好了,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下次遇上什么事就报哥的名字啊。”
“……有用吗?”
“不知道啊,”叶修弯着眉眼把烟掐掉:“不过遇上霸图高中的可别说我名字的啊,不然肯定揍死你没商量了。”
又一次向恶势力低头的周泽楷第一次感叹父母平时给的零用钱够多,不然叶修如果收不到保护费会不会大打出手?
虽然他看着比自己矮那么一点,但是不良少年的战斗力都是不能小瞧的。
周泽楷放学不再走那条小巷子了,他换了一条路,结果新路走了一个星期,还是给叶修堵了。
叶修坐在矮墙上晃着腿,对着半空的晚霞吞云吐雾,斜眼看一眼周泽楷:“小周啊,哥等你一个星期了,你怎么换条路回家了?”
周泽楷心里默默腹诽:我也躲你一个星期了,你怎么还不肯放过我。
从不说谎的五好少年周泽楷第一次为了自保扯犊子:“……修路。”
“哦,这样啊,难怪,”叶修从矮墙上跳下来,手指勾着外套动作潇洒无比,他走过来笑道:“那以后哥就在这条路上等你。”
……你这是打劫,再这样我要报警了……周泽楷酝酿了一肚子话,刚想鼓起勇气开口,看见叶修胳膊上贴着纱布,绕在舌尖上的话开口变成询问:“胳膊……”
“哦,和霸图的老韩打架的,没留神给弄伤了,不过老韩伤得更惨,哥心里平衡了。”
……周泽楷嘴边的话又吞了下去。
收了保护费的叶修拍拍周泽楷的俊脸,眉眼弯得像一轮新月:“谢谢了啊小周,真乖。”






周泽楷被叶修一个月打劫了四次,每个星期交保护费已经麻木,虽然他自己存的小金库足以支撑叶修起码几年的打劫,但是平凡无故给不良少年盯上,是个人都会抑郁吧?
周泽楷不爱说话,但是他不傻。
学长光收保护费也没什么行动,而且除了叶修之外还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找上他……周泽楷觉得自己这个钱交得太冤了。
终于,周泽楷为了给自己一点心里安慰,左思右想,打定主意,在叶修又一次来收保护费时,喊住了叶修:“……学长。”
“嗯?”
叶修瞧见周泽楷手摸向书包,从里面往外掏什么东西,顿时警惕起来,心里揣测兔子急了是不是要咬人了?这包里的不会装的砖头、西瓜刀和仿真手枪吧?
结果叶修瞧见周泽楷像模仿黑帮大片一样动作缓慢的从包里掏出——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叶修傻眼了,周泽楷摸了摸鼻子,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开口说道:“学长……可以教我做题吗?”
在周泽楷心里,能利用一点叶修的价值,好歹保护费也不算白交了。
外表学渣本质学霸的叶修松了一口气:“你早说呀,弄得气氛那么吓人,你要我教你题目还不简单?哪一科?哥可是全科精通的。”
于是,收保护费这么阴暗、卑鄙、下流的行为,被智慧的周泽楷硬生生扭转成阳光、积极、向上的美好活动了。
周泽楷和叶修一起坐在麦当劳里,周泽楷心无旁骛的做题,叶修心无旁骛的吃套餐,一盒鸡翅啃得只剩下最后一个了,终于好心推推小学弟的胳膊:“喂,小周,要不要给你留一个?”
周泽楷摇摇头,扫一眼可乐:“可……”
他刚想说“可乐留一杯就行”,只见叶修已经把吸管插到仅存的另一杯里吸了一口,看见周泽楷的眼神,恍然大悟,把可乐递过去:“喝不喝?”
周泽楷看看吸管,又看看叶修,最终摇摇头。
“喝就是了男人嘛穷讲究干嘛?哥又没有什么病。”叶修把吸管直接塞周泽楷嘴里,有轻微洁癖的周泽楷脸色微变,不过木已成舟,过了片刻也平静下来,喝了一口可乐,又放回叶修手边。
“你作业做得怎么样了?我看你半天都不问我,是不是都会?”
周泽楷挺为难的,不知道点头还是摇头,的确,老师布置的卷子对他来说都挺简单,没有什么特别需要绞尽脑汁死磕的,但是他就是想拖着叶修,好歹心里平衡一点,即使叶修一进麦当劳就嚷嚷着饿了要吃垃圾食品,周泽楷也毫不犹豫的掏钱包了。
叶修从对面坐到周泽楷身边,盯着他的卷子看了一会儿,伸手指道:“这题啊,你这个解法费时间,运算量还很大,草稿纸呢?拿来。”
周泽楷把草稿本递过去,叶修拿着笔“刷刷刷”写了一串,边写边解说,周泽楷听得聚精会神,感觉像醍醐灌顶一样,差点一拍大腿共鸣一声——我怎么没想到呢!
“你这个函数题就做得挺好的,诶?这里算得不对吧……”
周泽楷把计算器递过来,叶修头也没抬挥手打开:“三位数以内的加减乘除要什么计算器?”
接着他看见叶修嘴唇默默动几下,心算出结果,周泽楷悄悄在桌子下按了计算器,答案和叶修写在草稿纸上的一模一样。
周泽楷心里隐隐佩服起叶修,发现这个高三稳定年纪第一席位的学长真的不是浪得虚名,包括参加市区、省级的奥数比赛都能拿到前三甲,为学校争得荣誉,难怪背了那么多处分冯校长都睁只眼闭只眼,不然按着叶修这样的学生早就该劝退了。
今天的作业算是在麦当劳里写完了,叶修除了做了两道题,剩下的时间都在吃:周泽楷做数学卷子,他吃了一个辣翅套餐;做英语阅读理解,他又去点了一盒麦乐鸡块;做语文文言文,他戳戳周泽楷的胳膊,说想来点儿饭后甜品,周泽楷把皮夹递给他,过了会儿叶修端了一个麦旋风回来……
总之等周泽楷做完作业,叶修表示:还好你写完了,哥再也吃不下了。
回家之后,周泽楷打开皮夹,数数今天损失的钱,悲哀的发现一个晚上的时间都快交了两次保护费了。






周泽楷今天拖着学长去了市图书馆写作业。
这是他研究出来的最佳地点,因为怎么样都不会破财了,顶多就是在外面的自动贩卖机买饮料,两瓶水花得了几个钱?
叶修在图书馆坐立不安的,一会儿腿翘着一会儿趴桌上,周泽楷看他像被蚂蚁咬动个不安一样,忍不住询问:“怎么了?”
叶修摸摸裤子口袋,叹口气:“……不能抽烟。”
周泽楷沉默了,拿出生物课本,翻到其中一页,推到叶修面前,指指他的胸口,又指指课本上的图。
叶修低头看见课本上两张图片,分别是正常的肺部器官和吸烟者被熏得焦黑的肺部器官的对比图。
“吸烟……有害健康。”
“嗯,知道了,”叶修点点头,把生物课本合起来还给周泽楷,站起身:“我出去抽根烟啊。”
“……”
周泽楷默默低下头做题,不知不觉,时间过去半个小时,周泽楷抬起头开始奇怪:
叶修怎么还没回来?
他看了一眼做得差不多的试卷,收拾收拾书本,单肩挎着书包走出图书馆,在大厅时看见门口台阶那里,叶修正站在那儿,和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皮衣身材窈窕、骑着摩托车的冶艳美女正在聊天,两个人谈笑风声,叶修脚下的烟头堆了六七个,显然聊了有一会儿了。
周泽楷默默走过去,叶修瞧见他了,招招手,对着美女说道:“云秀,先不聊了,我和小学弟还有事。”
楚云秀看一眼周泽楷,笑得暧昧:“哎哟这就是那小帅哥啊,比沐沐形容的还好看嘛,要不要跟姐姐去兜兜风啊?”
初次受到机车少女邀约的周泽楷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直摇头,叶修翻个白眼,拍拍摩托车的挡风镜:“好了你,快回去吧,跟沐橙说一声想参加那个活动就去报名,报名费别愁了。”
“诶……沐橙无依无靠的,还好有你这个比亲哥还亲的朋友,好了,我知道了,下次一起吃饭!”
楚云秀骑着摩托一路轰鸣扬长而去,叶修转头问道:“小周,作业做完了吗?”
“嗯。”
“那好,”叶修拐上他的脖子,笑容亲切:“咱们去吃晚饭!刚刚哥在周围转了一下,那边有必胜客!”
一听到“吃饭”两个字,周泽楷下意识摸摸口袋里的钱包,想反驳一句,但是又想到叶修的光辉事迹、刚刚看起来就不太好惹的机车少女,顿时再一次默默向恶势力低头。
又到了一个星期一次的交保护费的时间,周泽楷翻翻皮夹,发现这一个星期光是和叶修吃饭就花了几百块,周少爷从来没有过翻开皮夹只看见几张紫票子的经历。
第二天叶修准时站在眼前,弯着眉眼,笑道:“小周周同学,收补课费啦。”
周泽楷尴尬的摸摸皮夹,今天中午吃午饭把身上的零钱也花个干净,真的是口袋比脸干净,他略微尴尬问道:“……先欠着,行吗?”
“嗯?真没有?”
叶修走过来,一双好看的手在周泽楷身上全部拍了一遍,抚过胸口、摸过腹肌再拍到长腿,发现今天的小周同学真的一分钱都没带,眼神略带遗憾:“那就先欠着吧。”
在没有票子傍身的情况下,周泽楷也不敢叫叶修一起写作业,毕竟写作业的前提是包了学长的晚饭,周泽楷假装自己单纯得根本不知道什么银行卡、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等付款方式。
没想到叶修今天挺豪迈,直接拖了周泽楷去咖啡厅做作业,像以往的模式周泽楷写作业他吃东西,香蕉船啊炸鱼薯条啊烤翅啊摆了满桌,时不时还投喂一下周泽楷,结账的时候叶修潇洒付了钱,周泽楷正在为前辈第一次不坑自己感动一把,叶修拍拍他的肩说道:
“小周啊,这次哥先垫着,下次一起还,不急。”
“……”
周泽楷沉默不语:这么理直气壮、不要节操的空手套白狼,神情还如此坦然自若,真是闻所未闻、前所未见。






TBC.
你们看到五三有没有莫名熟悉???
不知道小天使们高考给不给带计算器了,我高考的时候是一一直给带的……

评论-39 热度-507

评论(39)

热度(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