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黑白配(校园,短篇)中

前文请走tag




叶修躺天台上晒太阳,黄少天蹿上来,把他挤一边去:“哎哎哎老叶你最近忙什么呢你放学就不见人影了老想喊你去包夜连你人都找不到,今天可不许走啊咱俩说好了啊。”
“谁跟你说好了?”叶修翻个身,给黄少天空一块地:“哥最近帮人补课,不和你瞎掺和。”
“补课?!”黄少天睁大了眼,抓住他的胳膊:“你帮谁补课啊?!没听你说过啊,谁还敢找你补课?连我这么厉害的角色我爹妈都怕你把我带坏咯。”
“幸好你爹妈没找我帮你补课,就你这资质,补也补不出什么名堂了,给你补课的那小天才现在还好吗?有没有给气死?”
高三即将直面高考的真·不良少年黄少天,操碎心的黄家父母找了天才少年喻文州给他补课,可把黄少天给折腾得够呛。
“老叶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我和那书呆子势不两立!”黄少天翻个白眼,头枕着胳膊,盯着一碧如洗的天空絮絮叨叨:“告诉你啊他就脑子好使,其实是个手残!就咱们玩的那个游戏,半分钟被我K.O!不夸张啊我都让他一只手的!……”
“人家给你补课让你不至于吊车尾,高考拿个鸭蛋回去给你爹妈,你这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得什么便宜了?!他又不是不收钱!收的补课费跟外面的名校老师一样!”黄少天睁圆了眼,爬起来盯着叶修看了好一会儿:“……你不会是免费给人补课吧?你不收钱?”
“那哪能啊!哥做不出来这样的事,”叶修也盘腿坐起来,撑着脑袋笑道:“哎你知道高二那新转来的小帅哥不?”
“小帅哥?”黄少天摇摇头:“没我帅的我从不关注。”
“……你这营养是真长脸上了,”叶修伸手戳了戳黄少天的脸颊:“比你帅一个台阶,就咱们班女生隔三差五就去偷拍的那个。”
黄少天恍然大悟:“哦!你说那个女生里面评出来的新校草啊!听说咱们班女生还有人给他递情书呢,不过他那名字取得不好,叫‘走开’,他家人当初怎么想的?每次听女生在那儿‘走开’‘走开’的我都别扭死了。”
……叶修伸手敲敲黄少天的额头,又拽拽耳朵,惋惜的叹气:“你这脑子不好使耳朵也成问题吧?人家叫‘周泽楷’!你这没文化的。”
叶修随手捡了一块石头,在水泥地上一笔一划写下“泽楷”两个字:“山川湖泽,以容万物;天下楷模,流芳百世。人家父母是正经有内涵的文化人,你这数学考试常年不及格的也有说话的余地?”
黄少天也知道自己闹了个笑话,摸摸鼻子吵吵起来:“喂喂喂这能怪我吗?!那帮女生口齿不清听错了也是我的锅啊?还有数学不及格那也能怪我吗?!初中我一直在及格线以上好么!谁让高中数学及格线提到96分了?!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还怕让出卷老师难堪故意写错个填空题、小数点点错位的?!”
“哥收下你诚挚的崇拜与夸奖,”叶修拍拍他的肩,站起身:“最近我很忙啊,等有空了咱们再去包夜,你也是的别浪费补课费,认真做题!有不懂的拉不下脸问喻文州你来问我。”
叶修其实并不怎么忙,他就是想去逗逗周泽楷,顺便坑一顿饭,自从两人约好补课后,叶修就不再在小巷子里堵他,而是换成在校门口两人一起离开。周泽楷也不知道是避嫌还是怎么回事,每次都慢吞吞的等没几个人了叶修才能看见他高挑的身影拖拖拉拉的走出校门。
今天叶修是等了半个小时也没见到周泽楷出来,他来回转了一会儿,门卫老大爷问道:“叶修,还没走?今天不打架啊?”
叶修笑眯眯的回道:“不打了,最近从良,帮人补课了。”
老大爷心里嘀咕:又不知道去祸害哪家孩子了。
叶修顺着路准备去高一的教学楼去看看,结果路过操场,猝不及防撞见了一幅少女漫画。
那真是少女漫画里才有的场景——穿着校服短裙的娇羞女主、高挑英俊的校草男主,站在郁郁葱葱的榕树下,微风刮过,空气中飘散着青涩的恋爱味道。
叶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认识周泽楷两个多月也没见他有女朋友啊?跟独行侠似的独来独往,关系最近的听说就是同班同桌了。
虽然知道偷看别人谈恋爱挺不道德,但是叶修还是悄悄从操场旁的体育馆摸了过去,贴着墙不动声色的靠近,凑近了才听见女生的说话声:“周泽楷,你能答应我吗?我真的很喜欢你。”
周泽楷低着头半天不说话,女生又开口了:“我知道你不喜欢说话,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的人品,我对你一见钟情,经常来你们教室门口偷看你,今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把你叫过来……”
叶修听了一会儿,摸摸下巴:嗯,这又是看上周泽楷的脸了。
周泽楷也挺冤的,本来放学就面临着被学长洗劫一番心情本就不好,然后还被同班同学设计套路他来操场,结果到了操场才发现这儿有个等着和他告白的女生,心情更不好了。
情书周泽楷从初中开始就收得不少,但是一般都看一眼,折好放回信封里,后来数量多了看都懒得看,全塞书桌下面,往往都是期末学校要求把书桌清空时,用捆绳子把情书捆好带走,扔了吧也不好意思,当废纸卖了吧又觉得对不起别人,于是统统堆家里储藏室,落了一层灰。
而递情书的女生得不到回应也就算了,现在的学生作风大胆,当众告白的也有,周泽楷也视而不见,装作没听到,但是像这样单独相处的,周泽楷最没辙了,特别是自己一个“不”字刚说出口,对面的女生已经影后上身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周泽楷尴尬的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于是周泽楷给拖了半个多小时,幸好现在学校里已经没几个人了,不然给老师看见还以为他这个五好学生搞早恋呢。
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叶修的声音忽然冒出来:“说一声不喜欢就是了累不累啊,磨磨蹭蹭的哥看着都着急。”
两个人吓了一跳,特别是女生,看见一个陌生学长忽然冒出来,紧张得不知所措,周泽楷则是愣了半晌,猛然有种救星到来的感觉。
叶修搭上周泽楷的肩,指指对面的女生:“不喜欢她是不?那就直接拒绝啊!别怕什么不好意思,你这样拖拖拉拉的给人家希望最后再一锤子打灭,那才是真不好意思。”
有了叶修的怂恿,周泽楷底气忽然就足了,轻声开口:“……对不起。”
女生看看叶修,再看看周泽楷,转身捂着脸哭着跑走了。
“你看,这不就解决了?”
叶修摊开手,丝毫没有把女生弄哭的愧疚感,周泽楷挺尴尬的,他最怕女生的眼泪攻击,要不是叶修在旁边,按着他这个性子还得磨半天。
“怎么样,保护费交得划算吧?”叶修胳膊肘捅捅周泽楷:“是不是体会到了被学长保护的感觉?”
“……嗯。”周泽楷的这一声回答是多么的违心、多么的无奈。
“走走走快点做作业!哥已经饿了……”叶修恬不知耻的勾住周泽楷的脖子就一把拖走,周泽楷已经认命了——就当是买了一本全科综合的课课通好了……






苏沐橙今天放学来找了叶修。
身为烟雨女子中学的第一美人,苏沐橙是个相当亮眼的美女,而且烟雨女中的校服又不像普通高中的校服那么呆板老土,几乎按着日式高中的水手服风格设计的,可以料想,当苏沐橙出现在荣耀高中放学高峰期堵得水泄不通的校门口时,会是何等的引人注目。
“叶修哥!”苏沐橙瞧见叶修就扑了过来,亲昵的拐着胳膊:“叶修哥我好想你啊!你最近都不来烟雨找我了,上次云秀还说要喊你一起吃饭呢!”
“最近忙啊,没空去找你,”叶修抖了抖胳膊:“好了好了,你先放开啊,这么大姑娘了,拐着我你也不怕喜欢你的男生误会。”
“我才不要别人喜欢呢。”苏沐橙弯着眉眼不肯松手,叶修叹一口气,也就随她去了,校门口形形色色的目光盯着他们,有所耳闻的都知道这是叶修一起长大的比亲妹妹还亲的朋友苏沐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叶修大佬的女朋友。
“叶修哥,去吃饭吗?我九点多要回宿舍了,找你吃一顿饭不容易。”
叶修想了想,看了一眼校门:“等等啊……现在哥不是一个人了。”
苏沐橙立刻警惕起来:“不是一个人?叶修哥你谈恋爱了?交女朋友了?”
“你想哪儿去了?是每天帮学弟补课啊!”叶修奇怪的看她一眼:“就是你念念叨叨的周泽楷,说好帅的那个,今天正好带你见见。”
“叶修哥你和周泽楷搭上线啦!上次云秀说你帮他补课我还不敢相信呢,”苏沐橙开心的直晃他的胳膊:“我们学校也有好多女生喜欢周泽楷的!”
看来周泽楷不止是校草,在他们这个区都快艳名远播了,当初叶修也是被苏沐橙经常拽着问,才想和他混熟一点,带给苏沐橙认识认识让她开心开心。只不过叶修采用的混熟方法有些简单粗暴且特立独行——收保护费,让五好学生周泽楷不得不向恶势力低头乖乖任由叶修折腾。
“今天带你和他一起吃顿饭,满足一下你这个小女生的花痴愿望,”叶修叼了一根烟,看一眼手上的表:“差不多了,他一般六点就会出来。”
果真,等到校门口人走得七七八八,六点一到,周泽楷就慢吞吞背着包晃出来了。
他乍一看见叶修和一个身材窈窕、长相貌美的美女站在一起时,心中有那么一点惊讶、疑惑、困顿、不解……郁闷。
对,周泽楷被胸口那点郁闷的感觉吓了一跳。
叶修笑着打招呼:“小周快过来!给你认识个大美女。”
“……哦。”
周泽楷走到苏沐橙面前,苏沐橙盯着他左右看了一会儿,捧起脸:“帅帅帅!真人比照片帅多多了。”
“好了你等会儿再花痴行不行?”叶修指指苏沐橙:“这是我妹妹苏沐橙。”
“妹妹”两个字让周泽楷心中的郁闷顿时烟消云散了。
他腼腆笑了笑,还是头一次主动和女生打招呼:“……你好。”
“你好啊,我在烟雨女中读初中三年级,明年会考到荣耀高中,到时候你就是我的学长啦!”苏沐橙俏皮的眨眨眼,弄得周泽楷略微局促不安:“唔……嗯。”
三个人去路边摊吃烧烤,这一顿又是坑的周泽楷,周泽楷在叶修身边做得最多的事就是——默默掏钱包、默默收钱包。
简直深藏功与名。
一直吃到八点多,两个人又去送了苏沐橙回宿舍,周泽楷挎着书包,猛然发现九点了,自己的作业一个字还没写。
他偷偷瞟一眼叶修,叶修神情很坦然,仿佛在告诉周泽楷:
跟哥认识这么久见过哥写作业吗?
“……我回家。”
路灯下,周泽楷转身走开,留下叶修在原地叼着烟,叶修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怎么瞧着那么萧瑟可怜。
他抓了抓短发,追过去拍拍周泽楷的肩:“你家有人吗?”
停下脚步的周泽楷云里雾里,摇摇头,他的父母经常需要去国外公办,正巧今天都不在家,估计几天才能回来。
“那走,哥今天心情好,给你上门补课。”
周泽楷愣住了,稀里糊涂回过神来时,已经把叶修带到了家门口。
“难怪你天天钱包里揣那么多红票子,住在富人区啊!”叶修在门口感叹了一会儿,这可是整个城市最贵的楼盘了,地上的一块砖都值不少钱,周泽楷摸不清叶修话里的味道是嘲讽还是感叹,赶紧开了门把学长放进去。
“还是复式公寓,你家挺大的啊,你房间在楼上?”
周泽楷点点头,带着叶修上了楼,后来走到一半,又犹豫了,感觉房间这种隐秘的地方还是不要带外人进入比较好,毕竟是私人空间,于是又转念带叶修去了书房。
谁知道叶修暧昧眨眼,料定周泽楷肯定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在房间里,要去一探究竟,并且凭着他的慧眼一扫,立刻判断出走廊尽头的卧室就是周泽楷的房间。
“喂!”周泽楷难得紧张叫出声,叶修身子灵活跑得极快,周泽楷的卧室门也没锁,叶修已经握着门把手准备拧开,周泽楷后脚赶到,情急之下一把从身后将叶修抱住,正巧叶修推开门,没有保持住平衡的情况下,两个人一起倒在了房门口。
刺耳的撞击声后,空气里安静得只能听见细微的喘息声,叶修被周泽楷楼得严严实实,贴在他的胸口听见因为奔跑而加剧的心跳声。
在摔倒的同时,周泽楷眼疾手快,护着学长的后脑按到怀里,搂着他换了一个姿势让自己背部着地当了一回人肉垫子。
“……学长,别闹了。”
叶修爬起来,把周泽楷拉起来,笑容里带上一丝愧疚:“摔疼了吧?是我过分了,咱们去书房吧。”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起身拉着叶修进来:“就在这里吧。”







周泽楷的房间收拾得很整齐,书桌上摆得规规矩矩,床单都没有一丝褶皱,弄得叶修都不敢坐在上面,周泽楷感到哭笑不得:
刚刚闹那么大动静要进来,怎么现在反而这么规矩了?
叶修拖了凳子坐在周泽楷身边,老老实实看他写卷子,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聊,在别人家抽烟又不太好,周泽楷发现了他的坐立不安,知道学长一定是无聊了,便随手指指电脑,告诉叶修:尽管用。
叶修毫不推辞,打开电脑,悄声问周泽楷:“喂,你有没有什么不可描述的文件夹之类的东西?告诉我在哪个盘,免得我乱点开让你尴尬。”
周泽楷尴尬不已,五好少年真的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上一次偷偷摸摸和小伙伴看小电影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周泽楷还真是正经到觉得看岛国动作片都是一件挺羞耻的事。
叶修也只是逗逗周泽楷,打开电脑看见他玩的游戏居然和自己重叠的挺多,看来学霸之间兴趣爱好也是挺相近的,叶修的账号刚上线,黄少天就戳来了。
夜雨声烦:老叶你在哪儿上网呢?!快来快来,咱们双排!妈的刚刚碰上几个傻逼网吧四连坐害得我晋级赛都没过!简直比喻文州那个手残还废!
君莫笑:你怎么了你不都最强王者了你还晋级赛?
夜雨声烦:诶,给我妹妹拿去玩了几天,掉到黄金五了!
君莫笑:……你的符文还好么,勇士
夜雨声烦:这个请你放心,英雄,符文如老婆,谁动我老婆我和谁拼命
君莫笑: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段位差距太大,你去借个小号吧
夜雨声烦:没事我把喻文州那个手残的号给你,今晚是上分之夜!
叶修给黄少天拖着去双排上分了,周泽楷今天很安静,全程也没来打扰叶修,期间叶修还好意问了一句:“小周,有问题吗?”
周泽楷摇摇头,叶修又戴上耳机安心上分了。
等到所有作业都做完,周泽楷一看时间——十一点半了。
他把卷子收拾好,走到叶修身后,默默戳戳他的肩:“……学长。”
“嗯?”
“……十一点半了。”
“都这么晚了?”叶修看一眼右下角的时间,果真十一点半了,顿时叹息:“那等等啊……打完这一盘就回去。”
周泽楷安静坐在一边,结果这一盘叶修打了起码四十分钟,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
叶修伸个懒腰,站起身:“小周,哥回去了啊。”
十二点把人从家里赶出去,周泽楷实在是做不出这种事,于是他拉住叶修的胳膊,说道:“……住下来。”
叶修耸了耸肩,露出笑容:“小周真懂事。”
两个腿长胳膊长的男生让两米的大床都显得有些束手束脚,叶修洗过澡之后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进入梦乡了,周泽楷却翻来覆去,怎么样也睡不着。
他转过身,正好对上叶修毫无防备的睡脸。
叶修五官端正,初见谈不上惊艳,可是却十分耐看,看多久都不会审美疲劳,反而会越看越觉得这人眉眼温顺,瞧着顺眼。
周泽楷伸出手指,轻轻描绘了一下叶修的眼睛。
如果不是那么无赖不讲理就好了。
周泽楷笑了,安心闭上眼。
叶修最近上课的时候时时会傻笑,同桌黄少天用三角板捅捅他:“喂喂喂老叶,你怎么了?心情这么好?捡到钱了?”
“差不多吧。”叶修低头在草稿纸上随手划来划去,写写画画,黄少天探过头,看见上面杂乱无章写了满纸的“周泽楷”,更加奇怪:“他得罪你了?我知道了肯定是补课费没给、你给他坑了是不是?别担心啊老叶今天放学我们就去堵那小崽子,保准让他不敢欠你一分钱补课费!”
叶修丢一个白眼过去,把草稿纸撕下来揉成一团,扔进书桌里:“闹什么你?别管我了先把你自己管好吧,过两天月考你要考多少分喻文州才会放过你不和你父母打小报告?”
黄少天悲鸣一声,打开数学课本一头扎了进去。
叶修手托着腮看着窗外,楼下操场里高二学弟们正在上体育课,其中一个班就是周泽楷的班级,而安静的小学弟正坐在树下,拿着本子估计是在做题。
叶修眉间似是无奈又似是纠结,叹一口气:
要是别像个书呆子,分一些注意力到其他方面的事情上就好了。
周泽楷坐在树下,拿着本子正在专心致志的画画,他学了几年的素描,只不过高中学业繁重,不能分太多的时间在兴趣爱好上,因此这也算周泽楷的隐藏技能,自己心血来潮的时候便会拿纸涂两笔。
渐渐的,灵动的眉眼和清秀的脸颊在纸上跃然而生,周泽楷笑了,在他的笔下,叶修似乎不再是收保护费、蹭吃蹭喝时蛮不讲理的无赖模样,而是平添了几分可爱。
“小周,你在干嘛?画画吗?”
周泽楷猛然把本子合起,抬头看着江波涛,江波涛400米刚跑完,气喘吁吁,在周泽楷身旁坐下:“马上下一组到你了,你在画谁啊?笑得那么开心。”
周泽楷抬起头,眼神落在叶修的班级窗台上,居然难得红了脸:“……没什么。”






TBC.
其实不算有喻黄情节,因为本文的设定里喻黄还是有矛盾的,暂时还没有和解

啊我越来越喜欢这种有点暧昧有没有捅破的双向暗恋感觉,两个人应该都是处在对对方有好感的那种阶段里,校园文住在地方家里那是真的纯睡觉啦……没有乱七八糟的意外情节啦……

评论-20 热度-355

评论(20)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