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断点(叶追周梗)七

前文走tag,知道为什么今天更的迟么,因为我睡过头了
都不好意思打短篇了,改天标题全修一下




第十赛季总决赛,兴欣和轮回在赛场上一决胜负,周泽楷和叶修再一次见面,双方选手握手进场,两个人点点头,一句“比赛加油”,擦肩而过形同陌路。
周泽楷坐在选手席,呆呆愣愣盯着手指发呆,刚刚握过叶修的手,指尖还残存着温度,他明明知道这个时候应该专心致志,不能被其他情绪干扰,可是看见叶修就忍不住会想起,忍不住会想去追问那天的对话到底什么意思。
那天其实情况很糟糕,轮回赢得比赛之后本应该是件高兴的事,结果回到备战室却发现那个缠着他的姑娘居然又找来了,经理居然放了她进来,还站在一旁,美名其曰是“给小周一个惊喜”,小颖冲过来一把抱住周泽楷,像只活泼的小鸟:“泽楷大大!你好厉害!比赛又赢了!”
周泽楷不动声色的抵触这种接触,大家都在看着,他也不想让一个姑娘尴尬,只能很得体的把小颖的手拿开然后退到一边假装去收拾鼠标键盘,不再理她。
“泽楷大大,晚上你回家吗?阿姨让我来问你今晚回不回去。”
“不回。”
“可是阿姨说夜宵都做好了,等你回去……”
“不回。”周泽楷转过头,目光冷淡,轮回队员们像是一群吃瓜群众,偷偷看八卦,周泽楷扫了一眼备战室,转身打开门:“我们出去说。”
他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和她说清楚,但是在那么多人面前让一个女孩子尴尬,周泽楷是万万不会这么做的,于是两个人一直走到无人的走道,周泽楷才停下脚步。
“别来找我了。”周泽楷手插着裤子口袋,看着对面穿着长裙的俏丽女孩:“我们不可能。”
“周泽楷,我真的很喜欢你的……你看我天天都想见你就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了,你别这样嘛……”
这样缠着,就是喜欢了吗?
周泽楷想到叶修这么多年来的追求,他从来不会死缠烂打,或许根本算不上什么追求,他不会让周泽楷觉得不舒服,好像任何事情都是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
他虽然没说过什么甜言蜜语,但他的喜欢,不会比眼前的女孩少。
“抱歉,我不会喜欢你。”
他对叶修一直说的都是“没感觉”,却没有下过那么明确的定论,到后来叶修问他要不要在一起的时候,他只是摇头,都没有做出明确的拒绝。
摇头的含义有很多:再考虑考虑、再等等……
小颖有些着急,拉住周泽楷的胳膊不放:“周泽楷,阿姨也挺喜欢我的,你说你觉得我哪里不好,我就改,我会做到你喜欢的样子的!”
叶修好像从来没有说过类似的话。
他是一个叱咤神坛的成功男人,他有他的骄傲和风格,他喜欢周泽楷,他会努力追到周泽楷,却绝不会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失去自我,去改变自己。
他就是叶修,尽管性格上有一些让人觉得无可奈何的地方,生活中也嗜烟如命、不修边幅,但是缺了哪一点都不再是完整的叶修。
“对不起。”
周泽楷的语气很坚定也很坚决,眼眸沉静,小颖焦急不已,她咬着唇,忽然伸手抱住周泽楷的脖子,踮起脚尖亲了上去,带着一股作气的味道。
周泽楷被吓了一跳,他想拉下缠着脖子的柔软手臂,但是看似纤细的胳膊将自己勒得紧紧的,唇角沾上女人惯用的唇蜜,那种黏腻的触感让周泽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和那个醉酒后感受到的一点柔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隐约间,他的视线余光好像还瞥到一点闪光灯的痕迹。
他抬起头,可是昏暗的楼道里看不到一个人影,小颖还紧紧抱着他,柔软的躯体贴在身上,让他烦躁不堪。
“……放开。”
周泽楷声音低沉,他的语气没有暴怒,却像刮过北极的寒风,英俊的五官仿佛覆了一层冰,小颖心里“咯噔”一下,终于松开了手。
周泽楷对女人绝对不会动粗,等到她松开手之后就跨后一大步退后到一边,手背抹掉唇上沾到的化妆品,偏过头掩饰眼中的厌恶。
“……你不接受我,是不是因为有喜欢的人了?”
喜欢?
周泽楷的手爬上领口,抚摸到那片藏在衣服里的叶子玉,半晌后轻声回答:“……可能吧。”
他也很迷茫,对叶修一点一点的在意,到底是不是喜欢,但是至少他清楚,已经无法做到像从前那样对叶修坚定的拒绝。
终于和纠缠不清的美女一刀两断,周泽楷感觉今晚真的让人疲惫不堪,而且还有点担心在楼道里的闪光灯是不是他的错觉,刚刚的情况真是跳进黄河都说不清楚,公布出去还不知道会被误会成什么样子。
先不要管了。
周泽楷点开QQ,去找了君莫笑:
生日快乐
叶修现在什么表情?他会不会笑了?应该笑了吧,他知道叶修有多喜欢他,早晨可能就想听到这句话,现在终于得到满足了。
周泽楷的嘴角也忍不住勾起,他看到叶修很快回了。
君莫笑:谢谢
君莫笑:我许了一个愿
君莫笑:想知道是什么吗?
周泽楷思索了一下,他感觉叶修既然告诉他,那应该就是和他有关,还是想再一次表白,问他要不要在一起吗?
一枪穿云:什么?
周泽楷的手指停在键盘上,心里居然有点紧张:
嗯……就回答再等等好了……等赛季结束……
君莫笑:从今天开始,忘了你
君莫笑:周泽楷,我放弃你了
君莫笑:也许我们还是做朋友最合适
君莫笑:我不后悔喜欢过你,只是庆幸再也不用喜欢你
周泽楷呆呆愣愣看着叶修发过来的消息。
叶修说……放弃他了。
不后悔喜欢,只是再也不会喜欢。
到底怎么了?
周泽楷手指僵硬,君莫笑的头像暗了下去,已经下线了。







总决赛第一轮比赛,兴欣输了。
在兴欣主场,轮回取得胜利,双方选手握手,周泽楷又一次握上那只完美好看的手,对面的叶修带着客套的笑容:“下场再见。”
毫不犹豫的放开手,叶修去和下一个轮回选手握手,继续是客套的对话。
周泽楷愣在原地,叶修的眼睛,和以前不一样了。
曾经的叶修看着他的时候眼睛总是很温柔,里面还会含着一点说不清的东西,像月光洒在湖面,柔柔软软荡在眼底。可是刚刚他和叶修的双眼对视,他的眼中那种闪着光的东西不见了,活泼的泉水变成一汪死潭,尽管他的表情还是带着笑,看上去很温和,但是周泽楷知道,有些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他在备战室里久久没有动作,江波涛来提醒他收拾鼠标键盘准备回去了,周泽楷点点头,依然没有动。
自从叶修生日过后,周泽楷的世界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周泽楷第一天彻夜难眠,第二天魂不守舍,第三天忍不住去敲了叶修。
一枪穿云:为什么?
君莫笑:不为什么啊
君莫笑:突然发现不喜欢了
君莫笑:[抽烟]怎么了,你回心转意啦?迟咯
叶修的语气假不正经的,带着调侃,让周泽楷极其不舒服,他不喜欢叶修这种玩笑的语气,就像是在讨论今晚要不要下一个副本一样随便。
一枪穿云:发生了什么
周泽楷总觉得有隐情,叶修不可能不声不响的突然做出这种决定,他知道叶修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除非这个理由足够让他放弃,他如果喜欢认输的话,就不会创造出拉着一个草台班子杀入联盟总决赛的传奇。
君莫笑:没什么
君莫笑:好好对别人吧
君莫笑:哥去抽根烟,下了
好好对谁?
周泽楷一瞬间愣神,随即他反应过来,叶修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误会他和那个姑娘在一起?
应该不是生日那天的事吧?因为后来没有任何风声透露出去,周泽楷相信一闪而过的灯光可能是自己太敏感了,叶修应该也不会知道。
周泽楷叹一口气,感叹妈妈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不过心里也在隐隐感慨:如果只是这件事的话,解释清楚就没事了吧?
他点开君莫笑的对话框,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和叶修解释才最好,怎么样说话才不会看起来太突兀,思来想去,周泽楷去找了江波涛。
江波涛听周泽楷支支吾吾、遮遮掩掩说了来龙去脉,心里大概有数了,他一直在说“那个人”,江波涛心里估摸着那个人应该不会有别人了——就是叶神。
“小周啊,这种事还是当面解释比较好,毕竟QQ上说不清,你当面说‘我不喜欢那个姑娘,我们没在一起’,然后看看那个人什么表情,应该就能知道他的想法了。”
周泽楷低头思索,又抬起头:“要是不信呢?”
“不信就继续解释啊!还不信就用电视剧的套路,壁咚啊、强吻啊,男人有时候强硬一点没错的,吻着吻着就和好了。”
周泽楷有点无语,他怯怯看一眼江波涛,摇摇头:“……不太好。”
“那就哄着,面对喜欢的人嘛就是姿态能放多低放多低就对了,还不行就苦肉计啊,对方总会心软的吧?”
周泽楷支支吾吾,眼神游离:“没、没说喜欢……”
你这样子还不叫喜欢?
江波涛又教育一番,周泽楷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最后终于愿意回去自己再思考思考人生,看着周泽楷离开的背影,操碎心的副队长忍不住叹息:
周队和叶神到底怎么了?好像情况有点不妙啊。
现在江波涛就站在旁边,看着队长坐在那里发呆,键盘鼠标也不收,颇有留在萧山体育馆过夜的意思,他走过去拍拍周泽楷的肩:“小周,要回去了。”
周泽楷猛然回神,抬头看着江波涛摇摇头:“你们先走。”
江波涛表示自己清楚了,组织轮回队员们先回去,周泽楷也跟着一起出门,不过他去的方向是另一边——兴欣备战室。
兴欣备战室的门虚掩着,轻微的说话声从里面传出来,周泽楷一下就听出,是叶修的声音。
“……输掉第一场而已,有什么好气馁的,下面两场大家好好打就行。”
叶修的鼓励永远最为实在,不会说什么感人的话,甚至听起来可能还有一点嘲讽,但是却确确实实在点子上,他说了“下面两场”,看来是很有信心可以夺冠了。
周泽楷的手举在半空中,犹豫着要不要敲门,忽然门被拉开,苏沐橙出现在眼前,她显然也没料到周泽楷会在门外,惊讶不已:“周泽楷?你在这里干嘛?”
周泽楷没有回答,兴欣队员的视线全部集中在他的身上,好像他是一个被抓包的偷听战术的小人,叶修抱着臂坐在椅子上,翘着腿看着他,似乎并不意外。
“有什么事?”
叶修站起身,带着揶揄的笑容:“咱们可是对手啊,枪王大大鬼鬼祟祟的在门外让人怀疑啊。”
“找你。”
“哦,”叶修点点头,走过去:“走,出去说。”
苏沐橙猛然抓住叶修的胳膊,瞪了一眼周泽楷,看向叶修时皱着眉摇头:“叶修哥,别去。”
“沐橙,你和大家先回去,我一会儿回来,”叶修揉揉她的头发,看着周泽楷:“走吧。”







叶修走在前面,周泽楷跟在身后,走道里只有他们两人的脚步声在回响,“啪嗒啪嗒”交织在一起。
他知道周泽楷找他是有什么目的,无非就是想问清楚那天的话。
他感到哭笑不得,不再被一个男人纠缠,不是应该高兴吗?还要知道得那么清楚干嘛,好奇心有那么重?
一般人可能都会怀疑这是不是一种欲擒故纵的手段,假装不再喜欢吸引另一方的注意,再放长线钓大鱼,最后水到渠成。
可是叶修真没那么无聊,从生日过后的第二天早晨醒来,阳光洒在脸颊,昨天流泪的双眼微微红肿,但是心里一片平静。他闭上眼,享受阳光轻拂在脸颊的感觉,整个人都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终于可以不用喜欢那个人了。
回头看去,在感情方面叶修活得太卑微,对一个人太好,几乎毫无保留的喜欢,完全不留退路,现在看开了,猛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用那么累,人最舍不得的就是放手的那一瞬间,放开之后,一切都好了。
他不用再去管自己做什么是不是会影响到他,不用再去猜测他的喜怒哀乐,不用再小心翼翼的期待每一个回应。
苏沐橙一早就来敲了门,敲了几声,叶修才出来开门,她看见叶修微微红肿的双眼,小心翼翼的询问:“叶修哥……你还好吧?”
叶修点点头,揉揉眼睛:“其他都很好,就是眼睛有点疼,和老板娘说一声过一会儿再走,我再睡一会儿。”
说完叶修就准备关起房门,苏沐橙拉住他的衣袖:“叶修哥……”
叶修知道她在担心,回了一个绝对灿烂的笑容:“放心了吧?我真的没事。”
喜欢周泽楷就像是一种习惯,一开始想改变的时候很难,叶修只要静下来就会想到他,他只有不停的看比赛视频、拿着本子做记录,乏味了就换成钻研装备,拿出十二万分的精力扑在联赛上,这样就没有时间再去想他、再去唏嘘这段失败的感情史了。
周泽楷三天之后来找了叶修。
看见一枪穿云的消息,叶修嘴角勾了勾,回答得没心没肺,就像是把他当做一个普通后辈,开个玩笑说一句“回心转意啦?迟咯”。
叶修设想过,哪怕周泽楷真的回心转意了,他也已经没有精力去继续经营,那天第一次为周泽楷泪流满面,同时也是最后一次为他像个女人一样哭泣。
“说吧,找我什么事?”
叶修靠着墙,浑身的骨头懒懒散散,他的眼睛看着窗外洒满繁星的夜幕,H市的夜晚灯火通明,一派繁荣的景象。
周泽楷站在对面,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喜欢你了?”叶修摊开手耸耸肩:“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继续了啊。”
周泽楷还是低着头,过了片刻才抬头看着叶修:“不是的。”
叶修和他对视着,听他继续说下去。
“……没有女朋友,”周泽楷在纠结措辞,不善言辞的他想把混乱的情况解释清楚,真的很难:“我不喜欢她……家里人介绍、不熟……拒绝过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叶修点点头,抱着臂看着他:“还有吗?”
周泽楷盯着叶修,观察他的表情,渐渐的,他皱起眉,心里有些摸不着底。
叶修的情绪和他预想的不一样。
他以为和叶修解释之后,应该会看到他惊讶的表情,接着可能又露出温柔的微笑、或者眉眼弯起,把喜悦含在两弯新月里,再或者眨眨眼,略带一点俏皮说道:“那我就继续追你啦?不把你追到手哥可是不会放弃的。”
周泽楷也想好了,他会点头,再支支吾吾补一句:“嗯……再等等……”
等他弄清自己对叶修的感情到底是不是可以走到那一步,是不是足够支撑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可是叶修站在对面,简简单单的问一句“还有吗?”,让周泽楷无所适从,不知该如何回答。
“没有我就回去了啊,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叶修迈开脚步,将要擦肩而过时,被拉住胳膊。
周泽楷牢牢盯着他,低声问道:“真不喜欢了吗?”
“这有什么好骗你的?”
“不信。”
“你知道吗,我感觉很奇怪,”叶修看着周泽楷,嘴角勾起:“我被你的沉默已经熬得心累,所以终于决定放手了,你应该也会觉得少了很多困扰,为什么反而是你舍不得?”
“不是——”
“不是?那我证明给你看好了。”叶修忽然转身,手捧着周泽楷的脸,唇贴上的瞬间,周泽楷的身体不可抑制的僵硬,手抓着叶修的胳膊,整个人紧张不已。
“你看,你根本也不可能接受我,哪怕心里可能有点动摇,身体也无法适应和一个男人接触,”叶修放开了他,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算了吧,好不容易我可以看开,别自投罗网了。”
周泽楷的舌头也在僵硬着,他总觉得叶修的话里有不对的地方,但是却找不到反驳的话语,他的确是连自己对叶修的感情都摸不清楚,更是从来没有想到过肉体方面的接触,叶修劝告他不要自投罗网,他的语气是认真的。
“我不清楚……”周泽楷低着头,眼神迷茫里带着一丝可怜,场上华丽强势的枪王此刻在场下就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宠物犬:“你不一样,但是……我还不确定——”
其实叶修有时候比起江波涛更能理解周泽楷的想法,毕竟喜欢一个人,只是看他的眼神就能知道他在想什么,叶修笑了,他应该高兴吗?等了这么多年,周泽楷终于有开窍的趋势,或许再等等他就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但是那张昏暗的照片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即使今天听了周泽楷的话,叶修猜想那可能是一场误会,但是他也没有力气再去继续爱他,再去付出什么。
哀莫大于心死,叶修那一颗炙热的心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得冰冷,残存的那一点火苗燃烧殆尽后,彻底变成一团死灰。
“别多想了,你应该庆幸没有被我带上歪路,不过我也不是同性恋,只是你恰巧是男人而已,”叶修伸出手揉了揉周泽楷的黑发:“好了啊,你解脱了,我也解脱了,说不定哥还能好好找个姑娘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这场对话就以叶修的这句期望作为一个结尾,周泽楷愣愣站在原地,眼看着叶修转身离开,脚步散漫着,他有伸手想拉回的冲动,但是叶修就像曾经的他,只留着那个背影,两人之间明明只隔着一只手臂,心却隔着千山万水。
转过一个弯,叶修停下脚步,手扶着墙,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烟叼在嘴里。
“嚓”的轻响,烟头飘出袅袅青烟,叶修眯着眼,深吸一口,让尼古丁充斥胸口,麻痹着神经。
手渐渐摸上胸口,这里沉稳跳动,一下一下,牵扯着疼痛。
真的不喜欢了?
叶修捏着眉心,笑声裹在沙哑的烟嗓里。
如果能不喜欢就好了。







TBC.
我解释一下,这段感情里,两个人都是没有错的,叶修的执着没有错,小周的拒绝也是没有错的,其实小周这么做反而是一个好男人的表现,不喜欢一个人就不会给他太多希望,包括这里,他对叶修有好感,但是心里不清楚,也不会贸然去追回叶修,免得以后双方都会后悔

直男被掰弯真的不是那么容易,不是说单纯的心里有感觉就可以有未来,因为直男容易动摇啊各种啊而且有些直男对肉体接触会比较不适应,这里会等到小周灵肉合一真正喜欢修修了才会出手的,所以不要急啊慢慢来,总之修修已经解脱了,翻盘了,皆大欢喜了

又来了,最后我又要说了,看不懂的有问题多看几遍多看几遍多看几遍……这句话不知道我要说多少次,有些地方的时间节点我没有明确写出来但是是可以通过侧面看出来的!!!相信用心看真的不会有阅读障碍的【妈呀真的累死我了】,说到不止喉咙痛了,喉咙要喷火了,请仔细看,多看几遍,谢谢了

评论-87 热度-509

评论(87)

热度(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