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断点(叶追周梗)九

叶修感觉自己过得很好,他尽量忽视周泽楷,就像是曾经周泽楷对他的疏远,他不是在报复,他只是不想靠近。
周泽楷像是一座深渊,踏进去就会万劫不复,好不容易他逃了出来,活得不再辛苦,他觉得现在很好,就这样一直到世邀赛结束、下个赛季……随着时间的推移,叶修终究可以忘了他。
他不知道周泽楷对他的感觉有多少,他的迷茫还有多久,叶修不想关心这些,他只想自己过得好就可以,多年以来,叶修终于舍得自私一回。
这天晚上在宿舍里,他坐在喻文州的身旁,和他讨论世邀赛赛程第一场对手的资料,周泽楷靠在床边,貌似是在看书,实际上是在留意叶修。
叶修又察觉周泽楷在盯着他瞧,他原来和喻文州提议过要不去他那里讨论,结果看出一点名堂的喻文州似乎看热闹不嫌事大,笑眯眯否决了他的提议,表示资料自己都存在电脑里,他们宿舍更方便。
所以叶修每一次过来都感觉芒刺在背,周泽楷旁听了一回,后来自觉远离躺床上看书,可是他的视线却没有远离,分分明明缠着叶修。
时间长了,周泽楷渐渐发现叶修一些有趣的小习惯,思考的时候喜欢咬一下嘴唇、烦恼的时候手指会闲不下来动个不停,还有思如泉涌的时候会下意识捏一下耳垂……这些发现让周泽楷现在很容易就能判断出叶修的情绪状态,比如现在,叶修的手指动个不停,转着笔,说明他有点烦躁不安。
是会烦躁,总是感觉有个人盯着自己,能安心吗?
叶修翻个白眼,对上喻文州温和的笑容,不知道这个心脏的家伙是不是故意,就想看自己为难的样子。
终于讨论到了尾声,叶修站起身伸个懒腰:“文州啊,这部分资料先放你这里,我再回去研究一下阵容。”
“嗯,好,辛苦了叶领队,”喻文州站起身送叶修出门:“回去早点休息,明天见。”
“我不辛苦,辛苦的是你们,到时候可都是你们在赛场上拼搏的。”
叶修离开宿舍,周泽楷慢吞吞从床上起来,把书收好,喻文州还坐在桌前,他的视线余光扫到周泽楷,似不经意间问道:“周队,你和叶领队是不是有矛盾?”
周泽楷愣了半晌,摇摇头。
“没有吗?可是我觉得你们的状态很奇怪,”喻文州手中转着笔,一本正经的分析:“一开始我就注意到了,你很在意叶修的举动,在训练室里叶修对你的态度也不太一样,好像在特意规避什么,你们如果真的有矛盾的话还是尽快解决比较好,毕竟把情绪代入世邀赛的赛程里不太好。”
“……没有。”
周泽楷轻声回了两个字,坐在床边发呆,他很能分得清公私,叶修也是,两个人都是很理智的人,场上都会全力以赴,场下叶修可能曾经疯狂过,但是他已经恢复了理智,变回那个不会再轻易被任何事情影响的叶修。
喻文州没有再多说,他把桌上的资料分类整理一下,忽然拿起一个文件夹疑惑道:“咦?这个应该放在叶领队那儿的吧?明天带给他吧……”
周泽楷站起身走过来:“我去给他。”
喻文州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这样殷勤的和叶修制造接触,还敢说没什么问题,当人都是瞎的吗?
他把文件夹递过去,附赠一个温和的笑容:“麻烦周队了。”
“不客气。”
周泽楷拿着文件夹去敲了叶修的房门,距离叶修刚回宿舍也没多久,但是敲门却没有人回应,他又耐心敲了几下,终于听见叶修的喊声:“谁啊!等一会儿啊在洗澡!”
叶修喊的声音应该很大,但是宿舍的浴室和门口隔着一段距离,而且还隔着门板,周泽楷也只能听见隐约的喊声,叶修既然让他等,那他就站在这边等,于是周泽楷拿着文件夹,默默在门口站了十分钟。
门忽然被拉开,叶修一身水汽的出现在眼前,还在擦头发:“谁啊大晚上的——”
叶修盯着眼前这个男人,皱了皱眉:怎么又来找他了?
而周泽楷则是愣了半天没回神。
可能是怕别人等得急,叶修衣衫不整的就出来了,上身的衬衫扣子都没来得及扣,敞开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膛。
叶修的皮肤很白,但是是那种并不健康的苍白,被浴室的蒸汽熏过之后,却透出一种淡淡的粉色,脸颊更像是吸饱了水,嫩得恨不得伸手一戳就会流出汁,周泽楷一瞬间视线里只剩下白花花的一片胸,还有点缀在上面的两个小果实,连叶修的声音都听不清。
“……小周、小周?”叶修喊了几声,周泽楷都没有回应,他终于忍不住伸手推推他:“小周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周泽楷回过神来,一瞬间惊慌失措,把手中的文件夹匆匆塞过去:“给、给你。”
叶修低头看着文件夹,点点头:“原来落在文州那里了……好,谢谢你了。”
周泽楷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往叶修的身上瞟,那两根形状漂亮的锁骨好像在诱惑自己去抚摸,叶修看见他站在门口局促不安,继续问道:“还有事吗?”
片刻过后,周泽楷摇摇头,道了一声“晚安”便匆匆离开。
他回到宿舍,关门的动静把喻文州吓了一跳,喻文州看见周泽楷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关心一句:“周队你怎么了?东西给叶修了吗?”
周泽楷点点头,低着头不再言语。
也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喻文州叹一口气,准备休息睡觉了。






周泽楷留意叶修已经到了自己不能控制的地步。
特别是那天看到叶修半裸的身体,视线更是控制不住没事就往叶修的领口瞟,盯着那两根漂亮的锁骨出神。周泽楷的对面坐着孙翔,叶修又去调戏容易炸毛的小朋友,他弯着腰,透过T恤可以看见一小片白花花的胸口,叶修站在孙翔旁边十分钟,周泽楷就偷偷看了十分钟。
这个人……真的很好看。
越盯着叶修,周泽楷越发觉得叶修赏心悦目,他就像是一块美玉,初见时并不起眼,让人感觉或许只是一块普通的璞玉,但是打磨之后越发光彩夺目,温润动人。
周泽楷又一次拿起杯子假装喝水,喻文州微笑着按下他的手提醒道:“周队,几分钟前就想提醒你了,你的水杯空了。”
“……哦。”周泽楷低头看着空空如也的水杯,尴尬瞄一眼喻文州,对上对方含笑的眉眼,莫名有一种被抓包的尴尬感觉,周泽楷站起身拿着水杯去饮水机那里接水,忽然身后伸来一只好看的手,握着杯子,白瓷杯子和那只艺术品一样完美的手一对比,立刻显得黯淡不少。
“帮我也倒一杯,谢谢啊小周。”
周泽楷点点头,接过杯子,手触碰到叶修微凉的手背,一瞬间心跳漏了一拍,心思一下乱了,开错了水龙头,热水不小心烫到手背上的瞬间,周泽楷皱起眉,手背红了一片。
“喂!你怎么往手上倒啊!”
比他更紧张的是叶修,叶修赶紧把热水龙头关了,夺过杯子握着周泽楷的手左瞧右瞧,拉着他的手在冷水下面冲,语气焦急不已:“你怎么搞的啊,手烫伤了怎么办?你是职业选手啊手就是吃饭的家伙!真是这么大人了,怎么一点都不懂照顾自己的……”
冰冷的水流源源不断流过手背,幸好手背只是红了一块,连个泡都没起,周泽楷看着叶修焦急的表情,呆呆愣愣低着头道歉:“对不起……”
“你不是对不起我,是对不起你自己,手疼不疼?”
叶修关了冷水,抽了纸低着头轻轻把那块微红的皮肤擦干,又吹了两下,声音低沉温柔软得像糖:“不疼了啊,等会儿就好了。”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发顶,心里渐渐涌动着暖流,复杂的情绪激荡在胸腔里,有一种想伸手把叶修搂进怀里的冲动。
这个人这么好,为什么以前都没有发现?
他不是没有发现,只是一直在躲避、一直在视而不见,现在猛然回神时,才感觉自己似乎已经错过了全世界。
“不疼了,”周泽楷用另一只手揉上叶修毛茸茸的脑袋:“别担心。”
叶修浑身一僵,抬头看他一眼,同时发现训练室里数道目光聚集在他们这个角落,探究的目光盯得叶修浑身不自在,他放开周泽楷的手,退后一步轻咳一声:“没事就好,下次注意一点,耽误了比赛老冯可是要找我麻烦的。”
“还有你们!凑什么热闹?训练的时候专心一点!浪费时间盯着我看有什么用?到时候我又不上场。”
黄少天不满的叫起来:“老叶你以为我们想盯着你啊!谁让你们动静那么大的,周泽楷只是烫了手了看你的表情还以为手断了呢!”
张佳乐冷笑着嘲讽:“对呀,叶修,你紧张的样子我们都以为你是他爸呢!”
叶修耸了耸肩,又看了一眼周泽楷的手,考虑片刻决定放了他的假:“回宿舍休息吧,让手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再训练。”
“没事……”
“听我的,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没有什么事比自己的手更重要了。”
叶修的表情一本正经,周泽楷低垂着眼眸,最终缓缓点头,同意了叶修的提议。
其实手也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手背还有点发红带着一点刺痛,过几个小时就没事了,周泽楷在宿舍里没事做只能躺床上玩玩手机,觉得闷了就起来看看书,转眼间到了五点半,孙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队长!去不去食堂吃晚饭?”
周泽楷起来开门,看见叶修也在门口,第一时间就是抓起他的手看了看,露出放心的笑容:“嗯,不怎么红了,应该没事了,小周去食堂吗?要是不想去的话让二翔帮你打一份回来。”
孙翔立刻炸了毛:“喂你怎么又叫我二翔?!”
周泽楷摇摇头,站得离叶修近了一点:“一起去。”
叶修不动声色的往孙翔身后挪了一步,点点头:“嗯,好,走吧。”
三个人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叶修有意无意和周泽楷保持着距离,他表现得就像是一个友好的前辈,得体而疏离,该关心的时候不会做作,该保持距离的时候绝对不会靠得太近,但是不得不承认,在周泽楷的手被开水烫到的一瞬间,他的心一下揪起,比自己受伤了还疼。
他的紧张和关心不仅仅是源于一个领队对队员的正常关怀,更多的是下意识的心疼,尽管叶修在努力掩饰,但是处在当时混乱的情况下,他还是慌了心神,一遍一遍轻轻擦拭,小心翼翼的像对待一件珍宝,害怕会把他的手弄疼。
等到周泽楷回去之后,叶修坐在喻文州身边呆愣了挺长时间,他一直规避着正面面对周泽楷,就怕自己会再次按捺不住内心的悸动,但是刚刚下意识的心疼爆发出来后,整个人都恍恍惚惚,胸口隐隐涨着痛。
周泽楷就像是一道留在心上的疤,叶修以为已经差不多结痂痊愈了,可是没想到只是无意间的触碰也能撕开那道口子,整颗心变得鲜血淋漓。
喻文州拿着笔在记录资料,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轻声说道:“叶领队,你表现得太明显了啊。”
“嗯?”叶修茫然转头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轻叹一口气,状似有些烦恼,放下笔捏了捏眉心:“你们两个啊,一个魂不守舍一个假装洒脱,有什么事还是说出来比较好,憋在心里不难受吗?”
半晌之后,叶修才轻轻摇头,像是呢喃也像是叹息:“……没必要什么说不说清楚,反正也回不去了。”





TBC.
心路历程啊,慢慢走心啊,每天都在等小周喜欢上叶修,喜欢上了后面的进程就会快一点了

别以为小周苦肉计啊,真不是,无意的,正是这种无意,有时候更容易看清一些东西

今天又起迟了,诶,昨天修情节怎么修都不对,今晚估计又要修好久了

评论-53 热度-536

评论(53)

热度(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