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断点 十五


前文tag



经过十个多小时的飞行,国家队的成员终于安全抵达苏黎世,冯主席虽然没有亲自跟来,却还是派了一个翻译和随队医生跟着国家队一起来到异国他乡。抵达世邀赛主办方指定的酒店后,领队叶修带着队长喻文州和李翻译去和世邀赛的工作人员接洽,在这里,叶修不能享受一人一个单间的待遇,十六个人,正好两两一间房,叶修和喻文州住一个房间,喻文州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叶修正在把行李放好,听见他的叹息,随口问了一句,哪知道喻文州认真答道:“我觉得叶领队你和周泽楷住一间比较合适。”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喻文州坐在床边,温文尔雅的俊脸带了一丝忧郁,叹息道:“我想我不是误会了,而是不小心触到了真相。”
叶修沉默不语,拿出烟盒,刚想倒出一根,又问道:“我抽烟你不介意吧?”
喻文州摇摇头,微笑着劝道:“叶领队,吸烟有害健康,还是少抽一点比较好。”
“没事,都祸害这么多年了,”叶修抖抖烟盒,一根烟跳出来,他叼在嘴里在找打火机,心不在焉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说实话,用肉眼就能看出来了,”喻文州指指叶修的胸口:“你心里,太在意他。”
叶修有些无奈,扶住额不知该如何回答,在意?他已经尽量想要淡化对周泽楷的感觉,希望就以一个正常的领队和队友的关系接触,在他人眼中居然还会是太在意?
“你和别人都很正常的开玩笑,但是对着周泽楷却永远一本正经,有点刻意回避的感觉,还有每次在宿舍里,周泽楷看你的目光,就算没谈过恋爱的人都能看出一点端倪。”
叶修坐在床边默默抽烟,良久之后才开口说道:“你没有经历过,不会懂的,我现在只想好好打完世邀赛,拿到一个世界冠军,我对荣耀就真的没有任何遗憾了。”
“叶领队,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具体我不太清楚,但是也能看出来周泽楷这么主动,明显是在讨好你,感情的事的确要仔细考虑清楚不是一朝一夕能决定,但是我们的时间真的很紧张。”
喻文州的话说得婉转含蓄,叶修心思通透,立刻就听明白他的深层含义是周泽楷已经到了情绪影响状态的地步,这样下去有可能会在接下来的比赛里影响发挥,叶修皱起眉,在床头的烟灰缸里抖掉烟灰:“他不会,他很能分得清楚公与私,我相信他知道轻重。”
喻文州点点头,笑容别有深意:“好,我对周泽楷不太了解,但是我相信叶领队的话。”
刚刚才在异国他乡呆了没一会儿就迎来这么沉重的对话,叶修抽完一根烟,伸个懒腰站起身:“咱们去场馆转转?熟悉一下比赛场地。”
“嗯,就我们两个还是喊上大家一起?”
“去问问看看谁愿意去吧,刚刚过来可能时差还没有倒过来,休息休息也正常。”
叶修拿了外套,喻文州抽走房卡,房间里的所有电源瞬间掐断,喻文州打开门说道:“叶领队,那天少天回去找你没有打扰到你吧?他也是放心不下,急匆匆拿了手机就冲过去找你了,拦都拦不住。”
“嗯?”叶修一时糊涂:“打扰什么?”
“那就是没打扰到了,看来你们还是很谨慎的。”
喻文州走在前面,叶修愣了半晌,盯着喻文州的背影感到无奈:这个人还真是多智近妖啊,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在苏黎世的酒店里,周泽楷和王杰希分在一个房间里,两个人原来一直都是点头之交,周泽楷很懂礼貌,先喊了一声“前辈”,王杰希点点头,印象中周泽楷还是挺好相处的,而且话也不多,要知道在荣耀联盟总部训练期间王杰希和黄少天分在同一个宿舍,已经要给烦得掉头发了。
宿舍里安安静静,从收拾过东西之后两个人就各忙各的,直到喻文州来敲门,王杰希打开门,听见喻文州问道:“我和叶领队准备去熟悉一下场馆,要一起去吗?”
王杰希还没回答,周泽楷已经走到门口:“去。”
喻文州一开始就没打算问周泽楷,因为他知道只要叶修在,周泽楷肯定会跟过去。
王杰希听到他们三人都要去逛一圈,也点头答应:“去吧。”
接着又去问了剩余的队员们,最后一半的队员们选择去熟悉一下场地,苏沐橙这次没来得及赶上,刚到苏黎世,就迫不及待和楚云秀出去逛街买东西了。
赛前每个人的放松方式各有不同,他们都是经验老道的职业选手,知道如何调节好自己的最佳状态,叶修也没有多管留下的队员们,带着王杰希等人还有不可缺少的翻译一同去了世邀赛的场馆。
作为世邀赛的主场馆,自然是比各个俱乐部的场馆更加高端大气,全息投影技术也采用最好的配置,来保证比赛的观战效果。世邀赛的场馆巨大,观众席一眼看不到边,但是听说在网上前一个月就买不到票了,可想而知散布世界各地的荣耀迷们对这场世界选手聚集的饕餮盛宴是多么憧憬。
“哇到时候来这么多人?!保安能不能忙得过来啊?粉丝们打起架来怎么办啊,”黄少天搭上叶修的肩:“老叶,幸好我们还没和其他国家的队伍结仇,否则你这么会喷垃圾话迎接你的肯定不止是矿泉水瓶子了。”
“呵,我就怕你到时候会被国外的队伍围殴,那么啰嗦,心理素质不好的赛场上遇到你了肯定要崩盘。”
喻文州笑道:“这个应该不会,毕竟不是在国内,少天的英语不好。”
“队长你别揭我短啊,我还是懂几句英语啊,Fuck、Shit、Idiot,比赛之前再去恶补几句。”
叶修哈哈大笑,推推王杰希的胳膊:“大眼,你快算算,咱们队是不是第一天就要吃黄牌了?少天这个英语学习的方向完全就是按着系统提示的方向去的。”
“……不知道,不过最好还是不要发这些,国际赛场,要注意形象。”
他们几个有说有笑走在前面,周泽楷一向沉默,落在最后面,他也不在意,四处看看,最后停在一面贴着荣耀游戏发展史的展览墙前面,抬头盯着看了许久。
他的英语不算太好,毕竟高中的时候就进入训练营,休学专心做职业选手了,这么多年也没时间重新捡起书本学习,但是他会站在荣耀发展史这面墙前那么久,是因为他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YE XIU.
荣耀用了十年时间,发展到服务器遍布各个国家,风靡全球,但是最初荣耀的发展还是在国内先掀起风潮,所以叶修这位远古大神,荣耀教科书,放在世界荣耀发展史上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叶修”这两个字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人名,更多的是一个时代,荣耀刚开始起步最艰难的远古时代。
He is a legend of Glory.
周泽楷闭上眼,内心洋溢着喜悦,他的叶修就是这么厉害,不只是国内荣耀圈的传奇,更是世界荣耀史的一座里程碑,他们曾经和爱情靠得那么近,可是不幸擦肩而过,现在周泽楷回头,绝对不会再让自己错过这个生命里的奇遇。
叶修一行人早已离开比赛会场,他和黄少天在冷嘲热讽喷着垃圾话,回过头猛然发现周泽楷不见了。
人呢?
叶修停下脚步左右张望,喻文州也留意到周泽楷掉了队,摸着下巴说道:“应该还在比赛场没出来吧?”
“打个电话给他。”
喻文州拿出手机,拨通号码,连打了几个都没人接,耸了耸肩:“也不知道带没带在身上。”
叶修一秒都没有犹豫,转身往回走:“我去找他,你们等一会儿。”
“老叶你还特地回去干嘛?周泽楷这么大人了还能丢了不成,在这里等他就是了。”
“我是领队,当然要把你们都看好了啊,文州,你让他们别乱跑啊,在这里等我回来。”叶修摆摆手,还招呼上了李翻译一起去,原来散漫的步子也加快起来,黄少天还在嘀咕“真是瞎操心”,喻文州笑着拍拍他的肩,温和的眼眸把叶修下意识暴露出的不安情绪看得清清楚楚,心里忍不住叹息:
还真是肉眼可见的在意啊。
叶修回到场馆里,结果只看到零零散散的几个工作人员,根本没有周泽楷的身影,他又去了参赛席选手席,都没有找到周泽楷,李翻译用英语询问工作人员,结果得到的回复也是没有留意。叶修心里忍不住焦躁起来,他明明也知道周泽楷这么大人了,一个成年人走丢了也能想到各种处理方法,但是就是忍不住会着急,身在异国他乡,语言不通,叶修担心他的英语是不是和自己一样蹩脚,会不会真的找不到回去的路?
叶修和李翻译分头寻找,李翻译去了左边的场馆休息区,而叶修走到后场,往黑漆漆的选手通道走去,每个场馆的基础建设都差不多,哪怕是世邀赛的场馆,走道依然为了节约能源灯泡灰暗到看不清人影,但是也足够让叶修看清迎面走来甩着手的高挑人影正是自己正在寻找的男人。
“去哪里了你?”叶修一颗心顿时放下来,语气也变得不善,带着埋怨的情绪:“乱跑什么?当这里是你们轮回俱乐部啊?”
周泽楷的手上还挂着水珠,表情异常无辜:“洗手间。”
“去洗手间不会说一声啊?一回头人都不见了,真是的。”叶修手插着口袋皱着眉,周泽楷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心里明白过来:叶修肯定是因为找不到自己在着急,难怪要发脾气。
周泽楷走过去低着头乖乖道歉:“对不起,不乱跑了。”
“你也知道你是乱跑,下次去哪边先打个招呼。”叶修板着脸,摆出一副领导的姿态,周泽楷笑了,伸手抱住叶修,揉揉毛茸茸的黑色脑袋:“别担心。”
“……回去了。”
叶修推开他,走在前面,周泽楷追上去并肩同行,视线瞟见身旁那人变得红红的耳尖,忍不住笑弯了眉眼。








世邀赛正式拉开帷幕,来自各个国家的16支国家队开始踏上世界荣耀冠军的征程,这16支队伍会被分成四个小组,每组由四支队伍组成。每个分组都会通过双循环Bo1赛制来进行累积分制比赛,比赛规则按照荣耀联盟常规赛的规则,每个分组前两名的队伍可以进入世邀赛的下一轮:四分之一决赛。
到了四分之一决赛后,比赛将会采用人头比的比分规则,这个在荣耀联盟第十赛季刚刚启用的新赛制也给拉到了世邀赛上,四分之一决赛直至总决赛采取BO3赛制,几乎和季后赛的时间安排一样。
这样紧密的赛程即使是职业选手都会觉得压力山大,毕竟原来常规赛一个星期举行一次,虽然赛程漫长,但是每次都有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而现在在两个月之内,就要打完一个浓缩的常规赛和高强度的季后赛,连平时乐观的黄少天面对这样的赛程安排都忍不住咬牙,回到酒店之后就把做手操的精油拿出来,还没开始比赛手就有点抽筋了。
酒店3楼就有环境高档的网咖,并且也已经给世邀赛的主办方包场做了训练场地,早已给各个国家队隔好了区域,测试过隔音效果,保证不会受到打扰。叶修对这样的安排还是感到挺贴心,晚上的时候就会进行开幕式,抽签决定小组赛的对手,由于前期资料分析,大家一致希望小组赛不要抽到K国队和R国队,毕竟这两支队伍的综合实力是连叶修都承认的强,十四个队员坐在训练室里,叶修见气氛有些凝重,开个玩笑:“要不这样吧,晚上的签让乐乐去抽吧。”
被点到名的张佳乐黑了脸,大家变了脸色纷纷摇头,发出抗议:
“喂叶修,你想我们抽到一个死亡组吗?”
“老叶这事可不能开玩笑,张佳乐碰都别碰抽签的盒子!”
“叶领队,这个玩笑并不好笑,我们更加紧张了。”
张佳乐这个幸运E的体质在联盟里早已声名大噪,此刻给拿出来调侃也很无可奈何,他咬着牙瞪一眼叶修,转过头不再说话,叶修开了这个头,大家也开始讨论起来抽签的可能性,并且划分出“顺风组”和“死亡组”两个分组的搭配阵型,叶修见他们闲聊在一起,也没有打扰,他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氛围,沉闷的气氛实在是不适合这群人。
最后张佳乐给逼急了,站起身和叶修抗议“今晚我来抽!不信这个邪了!”,弄得大家紧张不已,按住他的肩让他坐下赶紧醒醒。
晚上七点四十五,抽签还有十五分钟开始,叶修抬头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走过去,他难得感到紧张,站起身摸摸口袋:“我出去一下,等下回来。”
叶修是出去抽烟了,他站在走道的最尽头,身旁就是窗户,可以看清场馆之外苏黎世美丽的夜色,身后传来脚步声,他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毕竟会在这个时候跟着找来的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了。
“紧张?”
叶修笑了笑,吐出一口青烟:“还好吧,就怕运气不好,坑了你们了。”
周泽楷摇摇头,吐出两个字:“不会。”
也不知道这个“不会”是指不会运气不好还是说被坑了不会生气,叶修望着窗外,口中的香烟亮着红点忽明忽灭,周泽楷忽然走近,握住他的手。
叶修惊讶回头,第一反应就是看看楼道里有没有外人,周泽楷坦然大方,握着他的手伸到脖子,摸到那块被捂得温热的叶子玉。
“会好运的。”
叶修翻个白眼,懒得理他:“这个不灵的,没用。”
如果这块玉真的能带来好运,叶修也不至于追了周泽楷那么久也没能得手,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有用,”周泽楷握着叶修的手贴到脸颊,在手背印下一个轻吻:“Buff加持。”
手背感受到的触感柔软,瞬间就让叶修联想到那个在一片黑暗中炙热的吻,好像刚刚的轻吻烙在手背一样滚烫,他抽出手,对上周泽楷的眼睛,顿时就被那双漆黑的眼眸吸住,再也移不开视线。
叶修最喜欢的就是这双眼睛,眼眸漆黑一片,瞳仁却明亮得像繁星,“目若点漆”这个词形容的应该就是周泽楷的眼睛,看似炯炯有神,眼底又沉着一片温柔。
叶修想起曾经无聊时在网上看到过的一篇帖子:对视超过3秒钟,存在好感;超过4秒钟,可能双方心里互相爱慕,如果两个人对视超过3分钟,不论是朋友还是恋人都会戳中情感神经和泪腺。他和周泽楷早已超过了4秒,却还是舍不得移开眼,被那双好看的眼眸吸引,连眨眼都觉得浪费时间。
距离在一点一点拉近,周泽楷伸手拿掉叶修已经快要抽光的烟,微微偏头,在缓缓靠近叶修的唇,叶修知道他想做什么,紧张得喉结滚动一下,身体想推开他,想告诉他就算现在没人他也不想和他发生这种暧昧的行为,但是却像被施了定身术,或者是中了鬼剑士的冰阵,冻在那里一步动弹不得。
“可以吗?”
两个人的距离只有1cm不到的距离,周泽楷逼近到这个地步,还好意思问可以不可以,叶修觉得好笑,仿佛自己说“不可以”就可以逃出生天一样。
最近的接触,让叶修深深明白周泽楷根本不是一个好打发的人,他所表现出来的温和和羞涩只在不想行动的时候,一道有了想要攻克的目标,就会被一枪穿云附身,强势、勇往直前,还经常不按套路出牌。
“……不可以。”
叶修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嗓子干涩的勉强抵抗。
“再加个Buff,”周泽楷笑得温柔,特不要脸的自吹自擂给自己脸上贴金:“我是幸运EX。”
“不要,你以为你是锦鲤啊——”
唇被衔住,轻轻咬一口,周泽楷伸手捧着叶修的脸,让这个Buff从口头承诺变成一个真实的加印过程。
叶修挺痛恨自己对周泽楷这个人没什么抵抗力,心里一边嫌弃自己软弱无能一边却下意识轻轻闭上眼,长长的睫毛像振翅的蝴蝶轻轻颤动,心里默默数着时间,几秒就好,不会贪图太多,就当做是上场抽签之前得到一个缓解紧张的安慰。
他曾经太渴望这种温暖,不需要多么浓烈的感情,就是这么轻柔的吻才让叶修无法抗拒,轻易触碰到心底想要冰封起来的最柔软的部分。
周泽楷很懂分寸,几秒之后离开,时间把握得刚好,正好是叶修将要伸手推开他的脸之前退开,楼道里静悄悄的,叶修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抽不到好签哥就揍你。”
“好。”
晚上八点,世邀赛主会场全球直播抽签,叶修作为代表登上舞台时,观众席爆发出轰轰烈烈的掌声,出了有那些听不懂的异国他乡的热烈喊声,叶修听见不少亲切的呼唤——
“叶神!叶神!”
“叶修!叶修大神!”
叶修向观众席挥手致意,主持人是个金发碧眼的帅哥,叽里咕噜说了一串,幸好有翻译在身边,才不至于让叶修两眼一抹黑,从翻译口中得知主持人把叶修的丰功伟绩全部介绍一遍,所用的赞美词都是那么浮夸,弄得叶修一头冷汗,感叹会不会树大招风刚来第一天就拉足了仇恨。
叶修深吸一口气,手摸到盒子里,随手摸出一个蓝色的小球,分组都是按颜色区分,叶修下场之后,看着点子屏幕上中国队的名字已经排在蓝色的分组里第一列,他们只需要静心等待剩下的队伍分配就可以。
一支一支队伍代表走上台上抽签,渐渐的四个分组在不停被填满,第二个抽到蓝色分组的外国同胞在台上就变了脸色,显然中国队在别的国家队眼中实力也是强得可怕,光是一个叶修就足够让人产生怯意。
K国队的代表是个单眼皮的亚洲男人,他的手伸到箱子里,叶修下意识手握成拳收紧,他不希望第一场就会面对强敌打得艰难,电竞选手实力是一方面决定因素,心里状态却会影响场上发挥,他还是希望可以一开始避开强敌,在四分之一决赛再相遇也不迟。
看到那个单眼皮的男人摸出一个红色的球,观众席一片唏嘘,红色组四个队已经抽满,在大屏幕上第一个锁定下来,黄少天握紧了拳:“好!干得漂亮!”
没等到R国队的代表上来,蓝组也已经锁定了分组,都是实力很平均的队伍,叶修很有信心,出线没有问题,小组赛里全胜应该也不会太难。
抽签情况早已第一时间传递回国,李翻译接到主席的电话,把手机递给叶修,叶修听了一番鼓励的话语,和冯宪君唠叨一会儿才挂了电话。
回去的路上,叶修去超市买烟,挑了半天也没看到自己喜欢的牌子,只能随手拿了一包抽过一两次的Marlboro,看到货架上的棒棒糖,心思一动,也顺手拿了一根。
周泽楷依然是那个慢吞吞落在最后面的队员,叶修悄悄放慢脚步蹭到后面,周泽楷注意到了,也放慢脚步,渐渐的,和前面的队伍拉开了一段距离。
叶修嘴里叼着烟,从口袋里拿出棒棒糖,撕开包装,塞到周泽楷嘴里:“抽签成绩不错,奖励你的。”
嘴里弥漫着糖果的香甜味道,周泽楷哭笑不得,叶修就像哄小孩子,真想奖励的话还不如一个吻来得实在。
“干嘛?不乐意?你指望我会说‘小周我考虑过了咱们在一起吧’?”叶修一挑眉,瞥他一眼,无情评价:“天真,比赛期间咱们说好了,不谈这件事,你最好别胡思乱想的。”
周泽楷乖乖点头,嘴里含着棒棒糖的样子异常乖巧:“哦,我会等你。”
他说的都是真心话,会等叶修,不管多久都会等下去。








TBC.
1.关于中文人名在英文文献中的翻译方式,我查了一下,有很多种,有名在前姓在后的情况,也有缩写加姓的情况,最后看到国家准备出台关于规范中文姓名在国外文章翻译的准则,准备采用中国的姓在前名在后的形式,所以我就直接用YE XIU的翻译方式,这里不要深究了,我也不是很清楚

2.世邀赛赛制是参考LOL全球总决赛的赛制(这种严谨的东西原谅我编不出来),今年赛制稍稍改了一点,小组赛还是双循环BO1赛制,简单来说就是一支队伍里面四个组,自己的队伍要和三个队循环打比赛,然后累积胜负积分,前两名的就会入围八强,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还不懂的可以百度一下。BO1是一局定胜负,BO3是三局两胜

3.撩归撩,不会轻易得手,还要等,第三者出现的可能性渺茫,没有世邀赛求婚

评论-64 热度-479

评论(64)

热度(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