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断点 十九

前文走tag



这场电影之后,叶修和周泽楷反而疏远了一点,喻文州感到奇怪,按着他的想法,难道不是应该看到如胶似漆的撒狗粮秀恩爱吗?难道周泽楷错失了这么大好的机会?
喻文州可能万万没想到,叶修居然会在电影院里扮演过情侣之后出来就给周泽楷浇了一盆冷水,虽然还没有到透心凉的地步,但是起码周泽楷不敢再轻举妄动了,更加小心翼翼,两人之间日渐暧昧的接触也拉开了一些距离。
第二天开始,国家队正式进行第一轮比赛的复盘,一连几天盯着看录像往死里钻研,晚上偶尔还会实践一下阵容搭配。国家队的队员们感觉时间的安排如一根紧绷的弦,一点不能松懈,但是真正辛苦的是叶修和喻文州。两个人三更半夜还坐在一起商量接下来的比赛事宜,一大早又要起来赶去训练室复盘,一折腾就是一天,睡眠严重不足,几天下来两人脸色都不太好,叶修的黑眼圈更重了。
周泽楷挺心疼叶修,休息期间磨磨蹭蹭坐到叶修身边,轻声提醒:“晚上早点睡。”
叶修随意点头,答应是答应了,但是会不会这么做,那就不得而知了。
“身体重要。”
叶修又点头:“知道,身体是自己的,我也不年轻了,等世邀赛结束了要好好休息休息。”
“今晚11点就睡。”周泽楷定了一个时间,怕他不答应,赶紧又补一句:“不能拖。”
“好好好我知道了,谢谢关心,去忙你的吧。”
被叶修赶走,周泽楷还是感到不放心,叶修的表情摆明了就是一副要耍赖的样子,但是他又劝不动一心为荣耀事业操劳的领队,最后只能曲线救国,去找了喻文州。
黄少天也在念叨喻文州,苦口婆心的唠叨:“队长啊你这么熬夜下去是要掉头发的!你看你脸色惨白得像吸血鬼,老叶像是国宝动物,计划赶不上变化嘛到时候咱们在场上随机应变就是了,你们别操心那么多了……”
他抬头,忽然看见周泽楷站在眼前,奇怪问道:“周泽楷,你有什么事?”
周泽楷看看他,又看看喻文州,正在斟酌最合适的措辞,如果直接说“你们别熬夜了让叶修早点休息”似乎有点太明显,周泽楷也不呆,想了半天说道:“别熬夜,注意身体。”
“是啊我也在和队长说别熬夜了,队长你看周泽楷这么不爱说话的人都劝你别熬夜了,你还是和老叶晚上早点睡……”黄少天忽然抬头看着周泽楷:“诶?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们队长了?”
“……队友,要关心。”
黄少天总觉得不对劲,在喻文州耳边小声嘀咕:“他突然这么好心我总觉得怪怪的,难道你们在集训期间同住一个宿舍已经培养了深厚的革命阶级友谊了?”
喻文州是什么人,心里亮得跟明镜似的,周泽楷不用开口都能看出是有求于他,心思一转就明白是从他这儿下手,他和叶修住一个房间,一个早睡了另一个也熬不了多久,喻文州笑道:“多谢关心,但是这也要看叶领队的意思,毕竟决定权都在他那里。”
刚刚才从叶修那里打了一次败仗的周泽楷再次扑街,他眼中带着哀怨,还是不肯放弃:“别熬夜……太伤身。”
这句话在喻文州的耳中听来就是“太伤叶修的身”,他叹一口气,感叹周泽楷虽然一片赤诚,但是还没把叶修弄到手是有原因的——心太干净啊,有些时候想要达到目的就要不择手段啊,来他这儿曲线救国也没什么卵用,他相信就算自己今晚十点就睡,叶修还是能对着资料一个人研究到一两点。
周泽楷低着头是真得挺沮丧,喻文州好奇心重,这两个人很奇怪,明明互相喜欢却搞不懂为什么一直拖着不在一起,他相信不肯在一起的是叶修,但是背锅的估计是周泽楷,中间的曲折情节喻文州不太想了解,他只想知道周泽楷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摆平叶修?
本着乐于助人的精神,喻文州暗示道:“我门两个到了夜里都是强打精神,昨天我去冲咖啡,出来的时候他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也许有个人在旁边盯着,叶领队说不定也就撑不住乖乖去睡觉了。”
周泽楷眼睛顿时亮了,毛遂自荐:“我旁听,可以吗?”
旁听这回事周泽楷绝对不陌生,在集训期间他可是没事就旁听的,还兼倒水打杂一系列工作。
黄少天一听周泽楷要去旁听,立刻举手申请:“我也要去!”
“嗯?今晚有你喜欢看的球赛哦,少天你确定要放弃?”
隐形球迷黄少天一听就萎了,叹一口气:“好吧……周泽楷你可要盯着他们点啊11点准时睡觉!”






喻文州洗了澡出来,对着坐在床边的叶修说道:“叶领队,到你了。”
叶修点点头,站起身拿了换洗衣物去洗澡,站在温热的花洒之下,他的注意力还集中在K国队的那个战斗法师身上,战斗法师是叶修最熟悉的职业,所以今晚研究的目标就是那个战斗法师了。
按着第一轮的形势,叶修预测红组出线的两个队伍应该就是K国队和D国队,八强里面的抽签很有可能第一场就抽到K国队,肯定会迎来一场苦战。
所以叶修在一开始就比较关注K国队,一直带着研究他们的阵容、角色,甚至通过观看比赛在分析角色的技能点是如何分配的,叶修想尽早做好准备,到时候遇到K国队的时候不会手忙脚乱。
叶修在不停思考中洗澡结束,刚踏出浴室的门,就看见了房间里站着的不速之客。
叶修看向一脸笑容的喻文州,暗暗思考是不是真的要给他穿小鞋,例如安排他去打擂台赛之类的,才能让喻文州了解什么叫“人与人之间相处‘多一些真诚少一些套路’。”
“你来干嘛?”
周泽楷在叶修的挑眉注视下心虚移开视线:“旁听。”
“那你再拿个凳子,我给你泡杯茶你听完给我们打个分成不?”叶修边擦头发边吐槽:“以前去你们宿舍找文州没办法,现在大家都不在一个房间还要来旁听?”
喻文州出来打圆场:“叶领队,周队既然想听那更好不过,说不定还能提出什么振聋发聩的意见呢。”
“你指望他能提什么意见?顶多说个‘哦’。”叶修把毛巾仍在床上,拉开凳子坐下:“别浪费时间了,来了就坐下,别坐我前面影响我思路。”
周泽楷乖乖坐在叶修的右后方,叶修打开资料之后开始心无旁骛的和喻文州分析起来K国队的队员实力,把那个叫“boring”的战斗法师的资料给抽出来,放在桌上:“别看他叫‘boring’,打法可一点都不无聊乏味,特别在团队战里,都是围绕他展开的战术,文州,今晚我们就来把这个战斗法师给解剖了吧。”
叶修和喻文州把这种靠着资料把对方优劣势全部挖出来抽丝剥茧分析的行为称之为“解剖”,不过真正想要解剖得彻底还是要临场打一场才能清楚实力,现在也只是纸上谈兵而已,但是能写出那么多攻略的叶修他的纸上谈兵自然非同一般,准确率起码在85%以上。
他们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一直开着文档,桌上摊开一片资料摊,两个人边说边记录,叶修几乎都快忘记周泽楷的存在时,周泽楷又来刷了一把存在感。
“喝水。”
就像集训时期一样,周泽楷在旁边端着一杯水,随时准备滋润叶修干燥的喉咙。
叶修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谢谢。”
周泽楷又安静坐回一边,这时,喻文州的手机响了,他拿起一看,站起身:“出去一下,是我家人。”
叶修也正好想休息一会儿,他坐直身体,捶捶肩膀,又闭上眼按摩眼眶,忽然肩膀被按住,接着脖颈两块酸胀的肌肉被缓缓按压、揉捏,叶修睁开眼,看见肩头两只骨节分明的手——周泽楷正在身后给他捏肩膀。
叶修一向拒绝不了周泽楷的好意,现在两人的角色发生了调换,周泽楷在追求他,希望他能点头同意,叶修那天已经说得很明白,他将心里的想法坦诚,虽然明面上再一次拒绝了周泽楷,背地里却隐隐下了暗示——叶修这个终极副本不是无法攻克,只是在触发条件还有达成的情况下无法解锁而已。
所以周泽楷现在就在努力达成触发条件,他首先要达成一个成就——贴心好男友成就。
“嗯……右边一点,对对对,就是那里——嗯……”
叶修闭上眼,有人免费按摩不要白不要,况且对着周泽楷不用客气,只不过他没想到周泽楷在身后按着按着就红了脸,心跳持续加快。
“重一点啊……用拇指按一下,唔——啊……”
叶修真的是无意识发出那种带点甜腻鼻音的舒爽声音,原本很正经的按摩一下子变得旖旎起来,周泽楷听着那柔软的鼻音,脖子那里的红一点一点蔓延到耳根,整个人都紧张不已,手下隔着薄薄的T恤就是叶修光滑的肌肤,他的喉结滚动一下,眼睛时不时往叶修的脖子瞟去,恨不得低下头在那段白皙的脖子上啃一口才好。
他想到那夜刺激旖旎的梦,叶修在身下呻吟,也是发出这样的甜腻呻吟,而且还在喊自己的名字,那一声一声喊得他血脉偾张,而叶修现在就在发出这种类似的声音,怎么能让周泽楷不多想?
心里有个恶魔,在不停抚摸着周泽楷的脑袋诱惑:去吧去吧搂住他吻下去,是真男人就别想那么多!
周泽楷陷入天人交战中,终于,理智稍稍回笼,干巴巴说道:“叶修、你、你别叫了……”
叶修睁开眼,回头瞥他一眼,一脸怪异:“我叫什么了?”
“就、就是别出声……”
叶修顿时不干了,把他的手拿开,还理直气壮振振有词:“不按了不按了,什么服务态度!以后不点你的钟了!”
……沦为不正常服务业的枪王大大生怕丢了饭碗,赶紧又重新把手放在叶修的肩上,轻声道歉:“好好好你叫、继续叫。”
叶修偏过头看着他,忽然发现了什么,嘴角勾起:“你脸红了。”
周泽楷摸摸自己的脸,触手滚烫,他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叶修露出狭促的笑容:“你怎么这么不淡定啊……我以前喜欢你的时候也没这么没出息过,你刚刚在想什么?是不是那些不让播的情节?”
周泽楷顿时像一只被煮熟的虾子,叶修弯着眉眼哈哈大笑,拉着周泽楷坐下,凑过去接着询问:“你是不是在想我啊?给我描述一下啊,你看你私自幻想侵犯我隐私我都没跟你收钱,快说说。”
周泽楷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口,难道告诉叶修他在想把叶修压在床上操到哭的情节吗?他低着头支支吾吾,避重就轻:“……想吻你。”
“那就免谈了,”叶修摊开手,耸耸肩:“没有这项服务。”
所以叶修招人恨也不是没道理的,兴致勃勃的调戏完也不给点甜头,弄得周泽楷坐在那里委屈得不行,刚刚看叶修心情好,还以为能得到一点奖励,结果到头来还是什么都没捞着。
他漆黑的眼眸里满目委屈,好像在报怨叶修“连个亲亲都不给”,叶修手撑着桌子看他一眼,坦然无比:“干嘛,咱们可是说好的啊,现在装什么可怜。”
“……哦。”这一声回答里包含的委屈简直要突破天际。
叶修笑了,忍不住伸手揉揉他的黑发,蓬松柔软,和他的人一样温柔,叶修缓缓说道:“你现在和以前画风不一样了,以前你在我面前,从来不会露出这种委屈的表情,我想调戏你,可是你的反应都很平淡,好像我的话永远也影响不到你。”
每次提到以前,周泽楷都只能沉默不语,他当时不喜欢叶修,所以只想和他保持距离,不冷不热的确没给过什么好脸色,所以叶修提起来,他也只能默默听着,不想解释什么“如果”,事实本就是如此,说再多也无法改变。
他从喜欢上叶修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开始改变,面对喜欢的人,周泽楷不会防备,露出的举动和表情都是最真实的情绪。
“还有啊,那个时候走在一起,我很想去牵你的手一起走——”叶修的话还没说完,放在腿上的手已经被包裹住,周泽楷表情很正经的耍流氓:“满足你。”
叶修呆愣一秒,骂了一句:“你这是顺杆爬啊!”
周泽楷眨眨眼,表示自己很无辜,不懂什么是顺杆爬,他听叶修说想牵手,立刻就伸手这么做了,就怕错失良机。
叶修听见虚掩的门外隐约传来喻文州的说话声,看来电话还没打完,这一通国际长途下来话费哗哗如流水,喻文州好像也不肉疼,拿着国际长途煲电话粥。
他扫了一眼笔记本屏幕上的时间,说道:“现在是35分,38分就给我松手,听到没?”
周泽楷赶紧点头,抓着叶修的手舍不得放开,指尖还轻轻挠了挠掌心,带着一点挑逗的味道。
门外喻文州透过门缝看了一眼,叹一口气,又渐渐走远:“妈,咱们再聊个十分钟吧……”





TBC.
修修这是在透支他的老腰,用生命在调戏小周,嗯,对,要为修修未来的日子点蜡
可以说周叶两人谈恋爱,不止他们纠结还有一个喻队操碎了心啊

评论-78 热度-491

评论(78)

热度(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