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迹不二、维勇、周叶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TB店铺→朔食纪

【周叶】断点 四十二

目录整理


前文走TAG或目录


前排来个广告:《爱情没有终点》本宣




 

周泽楷虽然在联盟里使用的角色一直是神枪手,但是用了战斗法师却也上手极快,不知道是不是等级尚低没有那么多技能所以能应付得过来,还是在私下悄悄练习过,叶修时不时往他的屏幕上扫一眼,发现这个家伙战斗法师也有模有样,好好培养说不定还能崭露头角。

全职精通的叶修对神枪手也不陌生,可以说枪系是他除了战斗法师之外最熟悉的职业体系,毕竟以前和苏沐秋一起闯荡的时候两个人对对方的职业研究透彻,叶修玩神枪手的技术也绝对是登峰造极的。

“你战斗法师挺有前途啊,考不考虑往这个方向转型?”叶修摘下耳机,手机搭在椅背上,看着周泽楷,语气和当初忽悠方锐时一模一样:“你看方锐转型又封神了,说不定你转型之后也能再封神呢。”

周泽楷思索了片刻,露出为难的表情:“我……为什么要转型?”

陈果翻了一个白眼,觉得叶修这个问题实在奇怪,人家轮回队长做得好好的,也不是像当初方锐走投无路,不得不转型,处在当打之年的职业选手谁没事做会从头再来练一个新职业?

“我就问问啊,看你挺有天赋的,有心培养你,”叶修随口说道:“培养你比培养小唐还简单,真不考虑考虑?”

周泽楷沉默几秒之后回答:“退役之后吧,慢慢培养。”

叶修摊开手,看向苏沐橙的眼神万分遗憾:“没能从敌人内部进行破坏,还以为能骗小周转型打乱轮回的阵容呢。”

苏沐橙和陈果当然都知道这只是叶修的一句玩笑话,但是周泽楷的眼神还真挺认真,和叶修承诺:“这个号,好好练,跟你学战斗法师。”

新年的几天假期,几个职业选手和十岁不到的一群孩子混在一起,幸好叶修和周泽楷在第十三区足够低调,除了第一天下副本的队伍,就没有和别人组过野队,在普通玩家面前也很有分寸,这才没有暴露职业大神的身份。

时间一晃到了初五,周泽楷收拾收拾东西,已经准备回俱乐部了。

叶修站在房间门口,双手抱着臂倚着门框看周泽楷收拾行李,在上林苑住了没几天,也没怎么需要收拾,周泽楷正在叠衣服,动作极慢,慢到让叶修看得心里都着急到烦躁,最后把烟一掐走进去蹲在地上和他一起整理。

“下半个赛季的比赛好好打,别因为其他的事分心了。”

他们当然都清楚“其他的事”指的是什么事。

“不会,”周泽楷把一些日用品一起放在行李箱的夹层里,忽然抽出一支未拆封的护手霜递给叶修:“给你。”

叶修扫一眼护手霜,并没有伸手去接,说道:“你自己留着吧,我现在又不打比赛,手哪有你们还没退役的职业选手重要。”

周泽楷不由分说,把护手霜塞到他的手里,语气还一本正经:“拿着,天天用。”

思索几秒又补充一句:“用完告诉我,再给你。”

叶修把玩着那支包装精致颜色粉嫩十足的护手霜,脑子转了几秒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笑着问周泽楷:“你这是当做定情信物了?哪有人拿护手霜当定情信物的?”

周泽楷的俊脸顿时微微泛红,他其实也没想到那么久远,就是想着送叶修一个东西,天天用着能想到自己就好,真正的定情信物可是打算等家人这边摆平之后再精挑细选挑个有含义的东西送给叶修的。 

他的手下意识摸到脖子上挂着的那块叶子玉,忽然心思一动,在行李箱里翻出一个黑色丝绒小礼盒,眉眼含着笑意。

他打开盒子,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叶修定睛一瞧,黑色绳子挂着的吊饰,是一枚子弹。

“这个,独一无二。”周泽楷把那颗子弹挂到叶修脖子上,调好长度,正好落在两根笔直锁骨的中央,银色的子弹折射着冷光,熠熠生辉。

叶修低下头,这颗子弹他在周泽楷的代言广告中见到过,当时听粉丝说是某品牌专门为周泽楷打造的一份礼物,围绕子弹镭射一圈的是“一枪穿云”和“周泽楷”这两个名字,的确是独一无二的装饰品。周泽楷出道多年,脖子上出现的东西除了叶修送的玉佩之外,就剩下这颗不同凡响的子弹了。

“咱们这个交换还挺等价啊,谁也不吃亏,”叶修漂亮的手指把玩着那颗子弹,周泽楷靠过去在额头上落下轻吻:“护手霜,要用,平时要想我。”

不知怎么回事,最近叶修和周泽楷的相处只觉得他的情话技能似乎一点一点在点满,一个本不爱说话的人现在说起这些肉麻话一套一套,经常撩得叶修脸红心跳,不知该如何回应,周泽楷还很开心,只要看见叶修脸红,眉眼就会弯成两弯新月。

叶修还蹲在地上,帮他把最后一件衣服塞到行李箱里,终于收拾完成,叶修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周泽楷忽然从身后将他轻轻搂入怀里。

呼吸喷洒在耳畔,叶修的后背贴着温暖的胸膛,忽然不想动弹,也不想离开。

“回去之后比赛好好打——”

“你说过了,”周泽楷打断他的话,在耳边轻声问:“还有吗?”

周泽楷看见眼前形状漂亮的耳尖一点一点泛红,那层薄薄的肌肤本就粉嫩,这下染上红晕变得更加透明粉嫩,那个凸出皮肤表面的小软骨总是引人视线让人忍不住抚摸,周泽楷这么想了,就真的伸手去轻轻捏了一下。

叶修偏过头,挡开他的手让他“别闹”。

他清了清带着沙哑的烟嗓,轻声说道:“……我会想你的。”

身后周泽楷抱紧了叶修,眉眼又弯成两枚新月。

 

 

 

新年之后常规赛又开始紧锣密鼓的展开,兴欣队员们发现他们的前任队长、现任技术指导叶修容光焕发,连嘲讽的嘴角看上去都变得温和,整个人似乎都变得与众不同,弄得魏琛看到他露出那种抹了蜜的微笑,心里一阵恶寒,悄悄问陈果:“老板娘,老叶这是怎么了?谈恋爱?”

陈果悲伤点头:“对……谈恋爱了……热恋……”

方锐听到这个惊天八卦惊讶不已:“不是吧?!老叶谈恋爱了?哪个姑娘操作这么溜?”

苏沐橙抓着瓜子过来纠正:“没呢,叶修没谈恋爱,暧昧期。”

“卧槽还暧昧期?!”魏琛眼睛都直了:“苏妹子快说说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苏沐橙拖长了尾音,半天之后吐了吐舌头,俏皮眨眼:“就是喜欢很久的人恰巧也喜欢自己,没什么好说的啊。”

兴欣的猥琐双人组对于这个答案感到很不满,纷纷报怨苏沐橙这话说了等于白说,都套不出什么有用信息,不过起码知道叶修喜欢人家不是一两天的事,水到渠成也值得庆祝。

习惯低调的叶修把周泽楷送的那枚子弹好好收着,虽然他不用上场,可是人气颇高的叶领队只要跟队都是摄像机的宠儿,导播的镜头时不时就切过来一个,戴着这个周泽楷专属、标记如此鲜明的东西始终某一天会看出端倪。周泽楷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只不过觉得挺可惜,那枚子弹挂在叶修的脖子上那么漂亮,真希望可以一直戴着不要摘下才好。

虽然见不到面,不过两人的QQ联系可不少,周泽楷比以前更加主动,几乎是每晚结束了训练就来找叶修,两人随便聊聊也能一聊聊到叶修熄灯睡觉的时间。叶修不用上场比赛,他的时间很富足,但是周泽楷却是每天都要按时训练,不得延误,往往到了晚上都是叶修催着周泽楷去睡觉,这人才依依不舍的乖乖去睡觉。

君莫笑:十二点了

一枪穿云:嗯

君莫笑:……你要睡了装什么傻?[擦汗]

一枪穿云:再等会儿……

君莫笑:等什么等明天不训练了?

一枪穿云:十分钟……

君莫笑:一分钟也不行,快去睡了[晚安]

一枪穿云:叶修,我爱你

电脑屏幕前的叶修嘴角抽了抽,爆了手速打了一句“再不睡就揍你”,接着下线关电脑了。

每次都用这招来拖延时间,以为哥天天上当?

看着屏幕黑掉、主机也不再运转,叶修站起身,长时间坐在电脑前脖子有些酸痛,他伸手揉了揉后颈,苏沐橙靠在训练室的门边问道:“把他赶去睡觉啦?”

叶修点点头,语气感到无奈:“一点都不自觉。”

苏沐橙笑了,手背在身后弯着眉眼,语气很轻快:“他现在这样黏你,是不是挺开心的?”

叶修摸了摸鼻尖,嘴角都忍不住勾起,却很快抹平,装模作样回了一句“还好吧”。

“但是他家人那边……好像还挺麻烦的,还有你家人这边呢?”苏沐橙第一个就想到了对哥哥充满怨气的弟弟:“叶秋知道吗?”

叶修摇摇头,笑容混着苦涩:“他要是知道的话这日子还能平静?早来找我麻烦了。”

“叶秋要是反应都这么激烈,那你父母那边……更不乐观啊。”

叶修一直知道除了周泽楷的家人之外,更大的挑战是自己家庭这边,不过他早就做好了持久战的打算,他可以为了荣耀和家人磨十年,为了周泽楷和家人再磨十年也不是没可能。

只要周泽楷值得他这么做,叶修对未来永远不会恐惧。

他叹一口气,走过去揉了一把苏沐橙的头发,也把自家战队队长赶去睡觉:“快去睡觉,这个问题哪要你担心?你只要把注意力放在十一赛季夺冠就好了。”

“好好好,我去睡我去睡,”苏沐橙勾住叶修的胳膊,拉着他一起上楼:“那你也别熬夜了啊。”

两个人一起上楼,分别时道了晚安,苏沐橙又绕回来,笑容揶揄:“叶修哥,要是咱们今年又和轮回对上了,周泽楷又拿不到冠军你会不会心疼啊?”

“……你这个问题不对啊,要是咱们兴欣拿不到冠军,我才会心疼。”

清明节那天,叶修和苏沐橙按照惯例起了大早,苏沐橙又买了一束叶修不认识的花,加上老板娘陈果,三个人穿戴整齐去了南山公墓。

每年这一天都是一年中最惹人愁思的时候,但是苏沐橙一直带着笑,给哥哥讲讲新的一年里面发生的各种故事,说到叶修时,看了一眼他的脸,忍不住笑出声:“哥哥,你知道吗?叶修哥快谈恋爱了,对象就是以前和你说的那个小帅哥,他们啊,快修成正果了,现在还差家人这一关,你可要保佑他们能顺利过关啊。”

“这有什么好八卦的?”叶修手插着口袋,对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说道:“这事不用你操心啊,别听沐橙胡说。”

“好好好,是我胡说是我胡说,反正哥哥估计都知道得清清楚楚。”苏沐橙俏皮吐舌,叶修见墓碑上的字已经被风雨侵蚀得掉了一些颜色,便走开去找公墓附近四处游荡的手艺人补一下漆,留下苏沐橙一个人在给哥哥的墓碑清理杂草。

“哥哥,你真的要保佑叶修哥,”苏沐橙拿着小剪刀蹲在地上一边剪着杂草,一边喃喃自语:“他啊,喜欢那个人很长时间了,以前那人心冷,对他拒之千里,现在终于开窍了,特别黏叶修哥,你知道吗天天还要叶修哥赶着才去睡觉……”

“我以前也对他有意见,毕竟除了你之外,叶修哥是我最亲的人了,所以我找过他谈话,说叶修哥把他当做是你的替代品,想让他退缩逼他放弃。当时只是一时气愤,没有仔细考虑,只是希望他不喜欢就不要来骚扰叶修哥,放弃了才最好。”

她的视线移到墓碑上的黑白照片,对着清秀少年微微一笑:“你肯定要骂我对不对?这件事是我冲动,我都知道,我心里都清楚,其实根本不是,周泽楷和哥哥你完全不同,叶修哥会喜欢他,只是因为他是周泽楷,根本不是什么替代关系,我总觉得,就算哥哥没有去世,叶修哥会喜欢人的还会是他。”

“我真的都明白,以前的事他们两人谁也没有对错,他只是不喜欢叶修哥而已,拒绝的行为其实更符合一个好男人的标准,所以后来知道他对叶修哥是真心的,我也就放心了。”

穿着长裙的靓丽女孩站起身,双手合十闭上眼:“所以啊,哥哥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叶修哥啊,他和周泽楷在一起不容易,或许这就是一辈子的缘分了,千万不能因为一些外在原因分开,错过的话真的很可惜,周泽楷是个好男人,叶修哥和他在一起我放心。”

叶修拿着补漆的工具静静站在不远处,他去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补漆的手艺人,后来还是和墓地的管理员借了毛笔和漆桶,回来时就看见苏沐橙双手合十,闭着眼表情虔诚,在和哥哥祈愿。

真是个傻丫头……

心里涌荡着暖流,叶修等她睁开眼之后,才走过去,拍拍她的头:“借了点东西,我们自己弄吧,弄完早点回去。”

两个人蹲在墓碑前,苏沐橙拿着毛笔,沾着漆小心翼翼的描上墓碑上的“苏沐秋”这个名字,忽然开口说:“叶修哥,我知道你刚刚听到了,我说的是真心话,哥哥一定会保佑你们的。”

叶修的手揉乱的苏沐橙的长发,语气温柔企且带着宠溺:“别瞎担心,什么事难得了我的?”

 



TBC.

我很长时间没有更文了对不对?真的是超级忙啊...最近事情特别多,后面的更新估计也会比较缓慢,因为我本子新增的番外还没有写完。。真的而是抱歉了,基友都说日更朔一去不复返了,等我忙完这阵肯定就回复正常更新频率了!

评论(38)
热度(658)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