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迹不二、维勇、周叶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TB店铺→朔食纪

【周叶】断点 五十 (END)

目录整理



周泽楷回到家里,还给父母买了东西回来,也没提去B市具体做了什么,但是神情轻松就好似刚刚结束总决赛胜利归来,放下重担之后开始悠闲舒适的假期。

周妈妈注意到儿子在房里打游戏的时间骤减,闲暇时候会搬个椅子坐在阳台看书,享受惬意的午后,温暖日光打在拿着书本的俊美青年身上,空气里洋溢着好似蜂蜜蛋糕般的甜蜜味道。

咦?再看什么?那小册子封面鲜艳的图案……菜谱?

几天之后周妈妈看见他在厨房里面忙活,耳里塞着蓝牙耳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不一会儿功夫从烤箱里拿出糊掉的蛋糕,皱着眉露出为难的表情。

“没做好。”

“再试一次。”

“你说想吃的。”

即使只是单方面的对话,也验证了周妈妈的猜想,心里已然明了。

这应该,就是处在热恋期的青年才会有的耐心和细致。

每一位母亲对于子女的变化都是最敏感的,哪怕是嘴角弯起的弧度不同都能察觉出一些端倪,而儿子现在的变化简直是天翻地覆,并且和叶修在一起之后,好似不小心打翻的陈年佳酿,嘴角的笑容越来越醇厚甜蜜。

周妈妈心里总觉得别扭,晚饭过后终于找了机会把周泽楷拉来聊天,周泽楷早料到父母肯定会忍不住问到去B市的情况,他坐在沙发上,坦然等待着解疑答惑。

“小楷,去B市玩得怎么样?看你回来心情不错。”

周泽楷随口回答:“还不错吧。”

“嗯……这次主要是去见他父母的吗?”

得到周泽楷肯定的点头,周家父母只觉得从心底生出一股无力和疲惫,一时间客厅一阵沉默,半晌之后还是周妈妈先开口问:“他父母怎么样?”

“很好。”周泽楷回答问题一向简洁,这次却破天荒的补了一长段:“他们很和蔼,都挺开明,没什么意见。”

嗯,和叶修在一起耳濡目染久了,瞎话简直张嘴就来。

也许是周家父母对儿子太过信任,听见叶修的双亲居然毫无反对的意思,心里也渐渐没了底。他们不是没有见过叶修,那个男人一看就是在一个教养不错的家庭里出生,这样的家庭对于儿子这种禁忌恋情都坦然接受,会不会反倒显得他们太过封建?

同性恋早已被划出疾病的范畴,这是一种等同于男女之间的正常爱情,除非牵涉到传宗接代的问题,否则真的找不到什么特别确凿的理由可以反对。

看见父母犹豫的模样,周泽楷心情大好,已经知道自己父母这边磨得差不多,或许再过一段时间就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彻底不管不问了。

他也不想逼迫得太紧,于是闲聊几句又回了楼上,和叶修打电话时顺口提到,叶修的心情也不错:“哟,可以嘛,你的斗争终于有起色了。”

“嗯,差不多了。”

对面叶修叹一口气:“我爸妈这边估计还有些日子……不管了不管了,得过且过,反正这年头婚姻大事都是自己做主,他们顶多气一段时间,过去了就好了。”

叶秋弟弟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彻底被哥哥坑害,为了完成早日成婚生子的家庭重任,叶母已经将他接下来三个月的相亲行程全部排满。

又过了两天,周泽楷试验的巧克力蛋糕终于第一次以一个正常的颜色出炉,他露出惊喜的笑容,放下手套,赶紧拿出手机拍照,拍的第一张照片先传给了叶修。

一枪穿云:[图片].jpg

君莫笑:不错嘛,终于烤出来了?

一枪穿云:嗯,想吃吗?

叶修看着屏幕上的蛋糕,虽然颜色看上去有点像深红色的氧化铁,但是周泽楷辛辛苦苦做的怎么样都可爱,叶修发了一句语音过去:

“想啊,但是你更好吃。”

淡定如周泽楷,听见这句话都忍不住遐想:若是拥有超能力该有多好,可以直接透过屏幕,把叶修给搂过来狠狠亲吻,吻到彼此呼吸都枯竭为止。

午后三点,周泽楷那一直由俱乐部出手打理的微博账号更新了,终于发了一条与比赛和广告宣传无关的内容,照片上正是那块巧克力蛋糕,不过给咬了一口,还有配字也是那么暧昧旖旎——

没有你好吃[爱心]

一时间这条微博给顶上了热门头条,短短一个小时转发过万,亲妈粉和女友粉都疯了,互相奔走哭诉“楷皇大大有女朋友了!”,一时间首页心碎欲绝,天台都排队站满了擦眼泪的粉丝们。

叶修还是刷了群里的消息才知道这么个轰动的八卦,群里的职业选手们纷纷都在逼问周泽楷,这可和去年那模棱两可的女朋友是两回事,周泽楷自己亲口承认,相当于正式标了自己名草有主,谁也别对他有想法了。

夜雨声烦:woc周泽楷你谈恋爱了?!快点透露一下什么情况,姓甚名谁是不是咱们职业圈里的姑娘?@一枪穿云

风城烟雨:对啊!小周居然谈对象了!天呐这么大个八卦居然悄无声息出现在我的身边?!

沐雨橙风:[微笑]

风城烟雨:沐沐的微笑有点诡异啊,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

百花缭乱:我看像

石不转:+1

涛落沙明:+2

鸾辂音尘:沐沐求小窗告诉我真相!

王不留行:[微笑]

索克萨尔:[微笑]

新人A:总觉得楼上两位大神的黄豆微笑让人毛骨悚然……

……

直到刷屏刷了几十条,才看见周泽楷出来惜字如金的答了一声“嗯”。

这一下又炸得职业选手群刷出一片消息,叶修直接关了群聊,感觉小男友这就是在自找麻烦。

周泽楷恋情曝光的头条在微博首页挂了三天,热度都没有消退的意思,轮回官方只是出来发了一串客套话表明不会干涉选手的私生活,并且祝福周泽楷的这段恋情,不过一直等到热度平息,众粉丝都没挖出来这个神秘女友是谁,连职业圈的众选手们都没挖出一星半点的八卦。

某个闷热的夜晚,周泽楷洗过澡裸着上身出来,正在房间里擦头发,拿起手机第一条就看见叶修的QQ消息——

君莫笑:10分钟到你家小区南门

这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前发的一条信息了。

他来不及思考,赶忙套上T恤拿了钥匙急急忙忙冲了出去。他的头发还没擦干,刘海都在滴着水,跑动起来过长的刘海扫过鼻尖,麻麻痒痒想打喷嚏。距离小区南门还有几步之遥,他放慢脚步,看见叶修蹲在昏黄路灯下,风尘仆仆,脚边还放着行李箱。

叶修嘴里叼着烟,正在专心致志研究地上搬运粮食的蚂蚁,听见脚步声抬起头,看见周泽楷来了,站起身伸个懒腰,把抽了一半的烟掐了。

“小周,做好准备没有?”叶修拍拍行李箱的拉杆:“这次来了,我可就不走了啊。”

 

 

 

周泽楷拉着叶修大大方方回了家里,叶修嘴上一直说着“这不太好吧”,可是却很顺从的让青年搭一把手把自己的行李箱拖走,显然心里也已经做好和周家父母碰面的准备了。

打开家门之后,果真看见两位中年男女正在客厅坐着,他们早在周泽楷急匆匆冲出门外的时候就已经下楼看看什么情况,等了一会儿,瞧见儿子领了个男人回家。

叶修和上次在医院碰见时没什么变化,只不过头发又简短了一点,显得更加干净清爽,他温和有礼,打了招呼之后说明了来意:“叔叔阿姨,借住一晚,明天早晨我会离开。”

周泽楷点点头,在父母面前也毫不避讳对叶修的亲昵,手指爬上那只漂亮的手腕收紧:“嗯,明天去看房子。”

看房子?周家父母也怔了神:这、这听着怎么像这两人要开始自起炉灶过小日子了?

事实还真就是如此,周泽楷听见那句“不走了”惊喜万分,他本来还想着两人分居两地怎样才能折中一下这种远程恋爱,没想到叶修愿意主动过来,并且留下定居,绝对是给了他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似乎这场恋爱从一开始,叶修就一直处在包容和迁就的地位,即使中途停下脚步,是周泽楷费尽力气才挽回这段感情,但是一旦承认之后,叶修又变回那个愿意用一生温柔去对待心系之人的叶修。

或许也只有周泽楷能有幸看见,那颗一尘不染的真心。

周家父母前段时间本就已经动摇得厉害,看见叶修带着微笑站在眼前,更是一句狠话都说不出来,周妈妈点点头,手指着楼上支支吾吾:“嗯……你就睡、睡……”

“睡我房间。”

周泽楷一句话,彻底让父母再次沉默了,叶修食指挠挠脸颊,不得不感叹有时候周泽楷的作风还真和一枪穿云相似,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啊!丝毫不考虑一下老人家的承受能力。

看着他们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周泽楷还在后面帮叶修拿行李箱,两人的互动看上去十足的老夫老妻,周妈妈喃喃自语:“老周,你说咱们是不是真的老了……”

周爸爸沉默良久,再次发出无奈的长叹。

叶修坐在床边,捏捏男朋友的脸问:“你这张可靠的脸是骗人的吧?看把你爸妈都吓懵了。”

周泽楷握住他的手,理直气壮回答:“直接一点好。”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路你认识吧?明天可别带我走丢了啊。”

周泽楷搂着叶修的腰将他一下扑倒在床上。

没有令人脸红心跳的激吻,只是一个漫长的拥抱,温暖着窗外这寂寞的夜。

“谢谢。”

谢谢怀里这人愿意和他走到这一步,最后还是他主动伸出了手,跨前一步迎来海阔天空。

叶修闭着眼,懒洋洋开口:“感动吧?以后是不是要乖乖听话?三从四德啊——”

话未说完,便被一吻缄口,亲吻之间,落在地板上的月光都染上旖旎的色彩。

两人因为买房子奔波了两天,最后选了一套距离轮回俱乐部较近的两居室,环境优雅物业不错,两室一厅格局也很舒适,最关键的是房主早就装修好了一直闲置着,用不着再因为装潢的事折腾个大半年,实在是太适合叶修和周泽楷这种对这方面一窍不通还懒得动弹的电竞宅男。

签了合同出来,叶修看见斜对面就是民政局,一对对青年男女从里面出来手里拿着小红本,春风满面,他盯着看了几秒,转头看见周泽楷也在对着那里出神。

叶修忍不住笑出声,伸手勾上周泽楷的脖子把他拖走:“走了,还看,下次带你去国外领证就是了。”

周泽楷藏在墨镜下的眉眼弯起,伸手搂住叶修的腰:“好。”

 

 

 

清晨阳光明媚,周泽楷睁开眼,看见对面叶修沉静的睡颜,一时之间还未反应过来,直到伸出手指触碰到柔软的肌肤,才确定眼前这个人真的近在咫尺。

他们从昨天开始,已经开始了正式同居的生活,搬家忙了一天,夜深人静时两人往床上一瘫,几乎累到虚脱,可是外面客厅还乱七八糟,纸箱子堆得到处都是,这个战场最少还要一天才能打扫结束。

叶修趴在枕头上,闭着眼喊周泽楷的名字:“小周,我渴了。”

周泽楷也闭着眼,躺在柔软的床上根本不想动弹,可是听见叶修的呼唤,却还是下床走到乱七八糟的厨房里,找了一瓶还未开启的矿泉水。

叶修坐在床边一口气喝了半瓶,擦擦嘴才感觉活过来,他把矿泉水递给周泽楷,周泽楷昂着头把剩下半瓶灌进肚子里。

“搬家真是累啊,以前我离开嘉世的时候也没这么麻烦啊,这都收拾一天了,外面还堆成那样。”

叶修靠在床边报怨,周泽楷凑过去衔着那双唇亲吻,舌头顶开牙关,在口腔里扫过一圈,最后缠着舌头轻轻搅动,吻了片刻就被叶修叫停。叶修歪着身子倒在床上,抱着枕头半个脸埋在里面,只露出一只眼睛斜睨着周泽楷,轻声拒绝:“不行,好累,我想早点睡。”

没来及上场炫技的枪王大大脸上的表情不无遗憾,他叹一口气,从身后搂住叶修躺好,尖尖的下巴搭在他的肩上,似撒娇一般嘟囔一句“那欠着”。 

叶修怕痒似的缩了缩脖子,两人在床上揉了好一阵子,周泽楷还想和叶修聊几句,却看见他已经抱着枕头睡着了。

他给叶修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再把空调温度调好,忽然感觉自己精神还好,于是便带上房门,继续收拾乱糟糟的客厅和厨房。

一个人收拾房间的过程是无聊的,周泽楷还特地打开电视,在电竞频道里随手找了一场比赛复播充当背景音。恰巧电竞频道轮播的正是世邀赛总决赛的最后一场,叶修操作的一叶之秋在场上最后绝杀,周泽楷手里还拿着纸箱,这一看就入了神,站在那里半天都没挪一步。

不管反复看多少遍,叶修的操作都是那么精准狠厉,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个已经退役的高龄职业选手,不论手速还是操作都不输任何一个当打之年的顶尖职业选手,一个被奉作传奇一般的存在。

这就是叶修,而他们从今天开始,即将进入一段新的生活,生活的重心不再是围绕着自己,更多的是彼此。

回想起喜欢上他的过程,真的很庆幸醒悟时的毫不犹豫,追回了这个最想留住的幸运。

浪费不少时间,周泽楷赶紧重新动起来,收拾到夜里两点左右,这个小窝终于有点家的样子,他的眼皮直打架,草草冲一把澡回到房间倒头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并且从来没有过这么高质量的睡眠,一夜无梦。第二天睁眼时神清气爽,困顿感一扫而空。

叶修还在睡,按道理说他的生物钟很准,一般八个小时准醒,也许是昨天搬家太累,他在周泽楷的身边还睡得很沉,呼吸绵长均匀,一点都没有转醒。

没事,家里已经弄得差不多,现在起床手脚快一点的话,应该能给叶修一个惊喜。                                                                                                        

周泽楷揉着眼睛走出房间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昨天他临睡之前,客厅虽然不是一片狼藉但是也和干净清爽扯不上边,但是现在却一尘不染,连地板都拖得干干净净,光可鉴人。

他们可没养什么田螺姑娘,家里只有两个人,唯一能解释这种现象的无非是叶修夜里醒来,舍不得把自己叫醒,一个人把家里里里外外都给收拾好了。

难怪昨晚睡那么早却醒得比周泽楷还要迟,说不定是忙到晨光微熹的时候才重新睡下。周泽楷又折回卧室,他的叶修正侧躺在床上安睡,裹着被子蜷得像个蚕茧,他的上唇唇珠微翘,清秀脸颊脱去平日里的嘲讽,看起来异常可爱。

周泽楷趴在床边,眼睛竟舍不得移开,哪怕就这样一直盯着眼前这人,浪费一天时光也毫无可惜。

不过他最终还是站起身,准备去厨房做一顿早餐,犒劳辛苦半夜的爱人。

叶修是闻到食物的香味才渐渐转醒,周泽楷特别贴心,把煎得喷香的荷包蛋还有火腿培根一起端到他的枕头边,导致叶修的梦后半段都被食物围绕。终于,叶修睁开眼,才发现了罪魁祸首。

“吃完再睡。”

周泽楷把他拉起来,迷迷糊糊的叶修懒得动弹,恹恹靠在床头,周泽楷干脆手把手喂起来,耐心细致像对待毫无生存技能的婴儿,眼中洋溢的是浓浓的宠溺。

于是这同居的第一餐,就是以这种腻死人的方式进行,等到叶修清醒之后意识到做了多么丢脸的事,已经整个人不太好。

为了忘记这丢脸的行为,叶修赶紧起床,趁着大晴天把被子抱出去晒一晒,又把衣柜里枕头毯子拖了一半出来一起杀杀菌。

“洗发水、沐浴露、洗衣粉……还是要出去一趟啊。”叶修在这个新家里转了一圈,很快就列了一个清单出来,周泽楷已经换好衣服,拿了墨镜卡住大半张脸。

叶修又翻出一个鸭舌帽给他戴上,拍拍他的脸:“保护措施做好了,枪王大大。”

两人出门的时候迎面碰上了对面的新邻居,是一对年轻夫妻,推着婴儿车刚刚回来,看见叶修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初次的见面和和气气,叶修预计今后的邻里关系不出意外也会相处的很好。

在林荫道里,一双人影踩着斑驳树影前行,如日中天的枪王大大戴着鸭舌帽,一双墨镜挡住明亮眼眸,却遮不住投向身旁那人的一抹温柔。

身旁的叶修眉眼慵懒,阳光打在精致五官上朦胧美好,他和周泽楷靠得极近,在衣袖的遮掩下,一双手十指相扣紧紧相牵在一起。

只愿岁月静好,不与世俗计较,共同守护这一份来之不易的小幸运。

 

 

————————END————————

 

 

呼,这个尾巴,终于写完。

其实这篇文拖到现在真的不是故意,因为最后的结尾真的很纠结,想让故事一直持续下去,但是又不得不结束,我在写的时候感叹真的很纠结,估计番外要写一些老夫老妻的婚后生活来满足我的撒糖爱好。

其实这篇文一开始只是源于一个叶追周的脑洞,本来也只是想写一个短篇几万字结束,但是不知道为何变成一个长篇,并且还掺入了许多以前不曾写的东西(比方说比赛之类的高难度操作),所以中间写的时候也有点掉头发,好在后面就开始走我擅长的感情路线,解脱。

一开始写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修修好可怜小周好狠心,但是其实站在我的角度来看,文中的两人都是没有对错的,感情这回事谁也说不清,说到底就是没有在正确的时候互相动心而已,不过还好后来还是走到了一起,满足了我的心愿,估计大家看到后来周追叶应该也会觉得很欣慰了。

这篇文我比较重点刻画的是一些心理上的转变,就是因为想刻的细一点,所以导致篇幅变得很长。不过按着我的理想节奏来说,却觉得这样适度的变化是刚刚好的,没有谁多一份冲动也没有谁少一分勇气,就是理所当然的到了这个时间走到这一步,所以就我自己来说,铺的这段时间线还是挺满意。两人之间的感情转换可能没有写到最完美,但是起码我自己看着不会觉得突兀,同时也希望能带给看文的小天使们这种细腻的情感变化,能慢慢体会到喜欢一个人得不到回应的心酸还有那种放弃时的心如死灰以及终于看见曙光时的欣喜还有犹豫,这种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还是希望大家能最大程度的和阿朔同步啦~

又一篇原著向的写完,可以说原著向这一块已经补足了我所有的想法,以后开的坑可能都会以各种PARO为主了,希望这篇和《爱情没有终点》能给大家在周叶原著里未涉及的部分一个美好的遐想和补足,我自己本身也没有遗憾啦!

好了,文完结了,但是周叶的故事却不会完结,他们还会继续幸福下去,2018我还要多开几个长篇产粮,小天使们下一个长篇见!

还是设的定时啦翻了起床会补的!

评论(96)
热度(1124)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