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不期而遇(一发完,小甜饼)

目录整理


可以说这是一块正统小甜饼了,写不腻的暗恋梗,是真的不会腻啊,我周叶一世甜!!!

写的时候在听周董的《等你下课》,脑子里立刻就有情节了……

至于TAG里最近出现的不美好的东西,我觉得拉黑举报之余,就是多产粮了,对,让TAG里美好的东西多一点,把肮脏的一起挤下去啊!


不期而遇

 

BY:阿朔

 

周泽楷注意这个男人已经很久了。

平时上学的路因为施工改道,所以周泽楷不得不换了一条路上下学,每天早晨七点,从这栋矮楼前路过时,二楼阳台都会传出悦耳的吉他声。

他抬起头,看见一个男人靠在阳台边,沐浴着阳光,正在轻轻拨弄琴弦。

明明只是很普通的音调,听不出是任何一首耳熟能详的歌曲,倒像是他即兴发挥随手拨弹的旋律,不过即使是零碎的曲调,跳跃的音符拼凑起来也能连成一首优美的乐曲。

周泽楷眯起眼,迎着晨光,看见一张清秀侧脸,逆着光不太能看得仔细,但是却下意识觉得这人眉眼一定很精致。

驻足了起码五分钟,周泽楷抬起手表,发现再不赶路就要面临迟到的下场,他匆匆离开,悠扬乐声被距离渐渐拉远,直到消失在转弯的街角。

一连几天,都是在相同的时间,周泽楷路过这栋二层小楼,都会听见吉他声。有时候弹吉他的男人会找一张凳子坐下,被阳台挡住半个身子,这时候周泽楷只能看见那头蓬松凌乱的短发漆黑如墨,衬得脖子一片雪白。

零零碎碎的吉他声,每次路过之时都会开启周泽楷一天的好心情,有时候上课期间,不经意间想起,都会轻哼上两声。

他喜欢这吉他声。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这个每天对着晨光微熹的天空弹吉他的男人或许不会发现,自己会成为楼下那个路过窗前的少年眼中最难忘的风景。

 

 

这一个月来,周泽楷养成了每天早一点路过那条上学必经之路的习惯,只是为了在买早餐的时候多驻足一会儿,听一段动听的乐曲。

他发现这个男人喜欢叼着烟,喜欢总是一大早穿着老头汗衫靠在二楼阳台那里弹吉他,神色无精打采,好像下一秒就要睡着,但是拿着拨片拨动琴弦,悠扬旋律却从未被打乱。

楼下正好有一个摊煎饼的早餐车,周泽楷成了那里的常客,这一个月来频繁光顾,导致摊煎饼的大妈看见他都不需开口,直接笑眯眯报出要求:“油条换火腿肠,不要香菜,放一点辣对吧?”

周泽楷脸色微红,摸摸鼻子轻轻点头。

面糊在圆锅上被刮成一张圆饼,小铲子围着圆饼利索铲一圈,鸡蛋“啪”一声掉落在面饼上,混着葱香被摊开,黄嫩嫩的蛋黄和香嫩蛋白混在一起,再被几点青葱点缀,染上一层棕色面酱,蒸腾出的香气让人食指大动,口中唾液横流。

周泽楷一直盯着自己的煎饼,他的耳朵却被二楼的曲调挽留,乍然听见一声怒喝,猝不及防给吓一跳。

“叶修!今天说好是你做早餐的!能不能等会儿再伺候你那破吉他?!”

周泽楷回过头,看见男人懒洋洋站起身,把吉他背在肩上,转身走进房间:“好了好了,我来做就我来做,你真是一点都不体谅哥哥这点爱好……”

做煎饼的大妈笑眯眯把煎饼递过去:“小帅哥,你的煎饼好了。”

周泽楷付了钱,接过喷香早餐咬了一口。

叶修。

他把这个名字咀嚼了一遍,混着嘴里鸡蛋和甜面酱的味道一起吞下。

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

 

 

同桌好友江波涛报了一个声乐班,每周二四六放课后在一间琴房补课。

对于他们这些高中生来说,很多学生会在分科之前选择成为艺术生、美术生或者体育生,像江波涛选择报名声乐班就是为此做打算,而周泽楷老老实实,只想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明明长着一张偶像派的脸却偏偏要当实力派,靠年级排名让人服气。

每每想到这里,江波涛就要感叹:“周校草,你这就是不给我们一条活路啊,人帅脾气好成绩棒,逼得我们都要去学一技之长傍身才能和你并肩同行啊。”

单肩背着书包的周泽楷半晌之后回答一句:“……已经给了活路。”

江波涛停下脚步,起初还满脸疑惑,电光火石之间浑身一震,张了张嘴:“……你这是真人不露相啊,什么时候嘴皮子居然这么利索了?”

刚刚他还没反应过来,思索之后才明白周泽楷说的“给活路”是什么意思——他就是告诉江波涛,自己要是再报那些乱七八糟的兴趣班,弹个吉他学个画画什么的,那才真的是逼死这些凡人呢。

第一次开课之后,第二天江波涛就和周泽楷吐槽:“小周我和你说啊,隔壁那个吉他班,乌泱泱的全是女生!好几个都是美女呢!现在女孩子都喜欢弹吉他了?咱们钢琴班都没隔壁女生多……”

周泽楷笑了笑,没怎么放在心上,星期六的时候闲来无聊和江波涛一起去了一次琴房,正好等他上课结束一起去打篮球,结果到了琴房一看,果真隔壁吉他班进进出出几乎全是女生,阴盛阳衰得实在厉害。

周泽楷只是不经意往里面看了一眼,看见数十个女生围着讲台,而人群中间那个男人,穿着白衬衫,嘴角挂着懒散微笑,随意抱着吉他,坐在高脚凳背靠着讲台,有种莫名的眼熟感。

周泽楷愣在走廊。

叶修。

这个吉他班的老师,居然会是他每天早晨都在偷偷观望的叶修。

暗恋那颗种子,早已在不经意间生根发芽。

 

 

江波涛奇怪自己的同桌怎么忽然这么好心,每次都陪自己去上课,风雨无阻的,要不是他和周泽楷是从小穿一条裤子玩到大的,肯定分分钟怀疑他是不是暗恋自己。

就像是今天下着大雨,江波涛趴在桌上,自己都不想去上课,身旁的好友却一脸严肃的教育他:“不行,一定要去,课不能耽误。”

江波涛摆摆手,下雨天最想做的事就是窝在家里打游戏了,当即回道:“就塌一节课,没关系的,下次补上。”

“不行,不能塌课。”

“……为什么?”

“……浪费钱。”

江波涛一脸怪异:小周少爷这话怎么这听起来像是浪费了你的钱似的?

总之是在被逼无奈之下,两人撑着一把伞跌跌撞撞去了琴房,江波涛在上钢琴课,无聊的周泽楷站在走廊那里,听叶修上课。

叶修每次来琴房都会好好收拾过一番,才会把那些女生们给迷得五迷三道,一个个根本就不是来学吉他,而是来看叶老师的。

当然了,被迷到的不止是坐在里面上课的学生们,还有站在走廊的周泽楷。

叶修的手很漂亮,不论是拿着拨片拨弄琴弦还是拿着粉笔在黑板上画音符,那双手摆弄的时候都是一道最美丽的风景。

周泽楷的视线时常盯着那双手,想象这双手如果抚摸上脸颊,指腹柔软细腻,顿时耳尖就红了一片。

手机忽然响起,他看了一眼,家里来了亲戚让他不得不早点回去,周泽楷给江波涛发了条信息,依依不舍离开琴房。

今天吉他班比平时早半个小时放课,女生们陆陆续续从琴房里出来,叶修走在最后面,背着吉他,有几个女生还想和叶老师同路回家,不过都被婉言拒绝,叶修和学生之间总是保持着很好的距离。

今天外面下着雨,他走出来的时候撑上伞,没走两步,就看见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高个少年站在屋檐下躲雨。

不怪叶修多看两眼,实在是眼前的少年眉眼太过精致,侧脸从鼻尖到下巴的弧度都完美到无可挑剔,漆黑眼眸温润,实在是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他站在屋檐下,是在躲雨?

而且这校服,实在是太过眼熟。

就当是做好人好事了。叶修走过去,问了一句:“没带伞?”

周泽楷转过头,看见叶修的脸惊讶不已。

这是……和他说话?

猛然被幸运女神眷顾的周泽楷一时间失语,叶修笑了笑,又说:“别害怕啊,我是看你是荣耀高中的学生,我以前也是在那里读的高中。”

没想到叶修居然会是自己的学长,周泽楷赶紧回答:“嗯……没带伞。”

“家住哪个方向?”

周泽楷伸手一指,叶修又笑了:“真巧,走吧,稍你一程。”

心跳顿时加快,周泽楷赶紧点头,他在为这难得的不期而遇而窃喜。

两人撑着一把伞走了一路,面对陌生人周泽楷本就没什么社交能力,更别说暗恋的人近在眼前,几乎连发出声音都要鼓足勇气。叶修问了几个问题,总是得到沉默当做回应,干脆耸耸肩:“小伙子不爱说话啊。”

周泽楷红了脸,点点头又摇摇头,顿时不知所措。

到了叶修家的楼下时,雨已经停了,叶修收起伞,和他挥挥手:“路上小心,再见啦。”

周泽楷点点头,目送着叶修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

下次……再见。

 

 

 

 

自从上次和叶修一起同路回去之后,周泽楷现在除了陪江波涛一起去琴房之外,干脆每天晚上都绕路走一趟,只是为了能和叶修再次偶遇。

这段时间以来,他摸清了叶修的作息,他带的不止一个班,时间都是错开的,因此基本星期一到星期五都有两节课,周末就能闲下来,周泽楷每天早晨路过叶修的家门前还不够,晚上还期待着能和叶修巧遇一回。

江波涛更加疑惑了,他感觉周泽楷一定看上了琴房里的某个姑娘,否则怎么会这么勤快,星期一到星期五雷打不动,每次陪他去上课的时候眼睛就盯着吉他班了。

终于,江波涛小心翼翼试探一句:“小周,我看你要不干脆报个吉他班得了?”

周泽楷一听,顿时直摇头,拿出数学题投身学习的海洋,但是泛红的俊脸可没逃过江波涛的眼睛。

江波涛叹一口气,絮絮叨叨:“喜欢人家就要下手啊……老这么藏着掖着也不行啊,早晚黄花菜都要凉了……”

周泽楷沉默不语,他不敢太过靠近。

他喜欢叶修,但是却不敢和他靠得太近,只能默默的期待着某次不经意间的偶遇。

每天早晨和晚上都能看到叶修,心里已经很满足,听着他的吉他声,会发现暗恋并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可能是期望太过炙热,又是一个阴沉的雨天,两条平行线产生了微妙的倾斜。

“咦?这么巧啊,又遇到你了,”背着吉他的叶修撑着一把灰色的方格伞,转过街角恰巧碰见周泽楷正在屋檐下躲雨,他的嘴里叼着烟,嘴角扬起微笑:“没带伞?”

又是叶修。

周泽楷懵懂点头,他明明很期待这个时刻,但是真正面临之后却又有些不知所措,他想跨前一步离叶修近一些,但是屋檐下滴落的雨已经淋湿他的肩头,似乎是在提醒他保持一个陌生人应有的距离。

叶修也注意到他的校服已经潮湿,抬头看了一下天色,这场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止,他主动把伞斜过来,邀请道:“上次在路口那里遇到你,今天我再送你一程?”

周泽楷点点头,正是因为在同一个方向,周泽楷总是会路过叶修的家门口,然后驻足聆听一段吉他声。

“读高几了?”

“高二。”

身旁的叶修笑了:“和我猜得差不多,荣耀高中现在的校长还是老冯?”

周泽楷赶紧点头:“嗯,是冯宪君。”

叶修嘴角弯起的弧度更大,他给周泽楷说了几件自己当年在学校里如何把校长给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往事,周泽楷听得聚精会神,脑中已经描绘出顽皮少年的轻狂岁月。

说到开心之处,叶修歪着头,眉眼弯起像两枚新月。

心脏忽然“噗通”快跳两下,乱了节奏。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啊,想想看这都是好就之前的事了,人老咯。”叶修看着荣耀高中的方向,忽然感叹出声,周泽楷摇摇头,支支吾吾说道:“没……是成熟了。”

叶修转头看着他,眨了眨眼:“小孩子还挺会说话的。”

两人并肩同行,头顶的伞不是很大,叶修把伞尽量往周泽楷的方向歪去,自己的肩头湿了一片,不过却毫不在意。

倾斜的伞像一杆称,衡量着两人之间微妙的距离。

周泽楷注意到了,他想往叶修的方向靠近一些,但是又怕唐突了他,良久之后终于鼓起勇气,悄悄向叶修的肩贴近,和那把吉他贴在一起。

叶修看他一眼,领会到少年的贴心,轻笑出声,也不好拂了别人的好意,顺理成章的,两人中间那段过长的距离被不经意间缩近。

一转眼到了叶修居住的小楼前,周泽楷的家还有一段距离,而这场雨还没有转小的趋势,叶修说道:“伞你拿着好了,我到家了。”

周泽楷颇为不好意思,一手撑着伞一手挠了一把短发,看着叶修:“……谢谢。”

叶修大大咧咧摆摆手,已经跨进屋檐下:“别客气了,快回去吧。”

走上二层小楼,站在家门前,叶修停下脚步,这才想起来把伞给了周泽楷却没有和他约定好什么时候归还,这把伞可是新买的,再弄丢了弟弟叶秋一定又要唠叨。

不过没关系。

叶修耸耸肩:下次见面再顺便问一下就是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都忘了问那小孩儿叫什么名字了,总是见到,是不是有兴趣来报个名来学吉他?

周泽楷撑着叶修的伞,自己走完剩下的这一段路,走进单元楼里,他迫不及待按下电梯,整个人都欣喜不已。

今天和叶修聊天了。

青春期的少年,喜恶都挂在脸上,嘴角的笑容是最真实的情绪。

他把钥匙插进锁孔,打开家门,才猛然想起自己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他又忘了问叶修要联系方式,今天光顾着和叶修聊天,紧张开心之余,在心里一直念叨的事情都忘得干干净净。

他和叶修,就像是站在天平的两端,终于因为某一端的倾斜而渐渐靠近,他很希望可以和叶修保持长久的联系,不用再每天路过那间琴房的时候停留驻足,只是为了想和叶修碰巧相遇。

不过没关系。

周泽楷笑了,他的手里还拿着叶修的伞,坦然推开门,嘴角的笑容看上去心情极好。

他总是相信下一次一定还是会因为命运的引导再次相遇。

 

暗恋之中的美好就在于,总是会想从对方的眼眸猜测不一样的情绪,每天都会在临睡之时想象一下在第二天在某个转角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奇遇。

每天都在期待着,和你的不期而遇。

 

————————END——————

 

设的定时,翻了起床补


评论(42)
热度(917)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