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一叶♂障目(一发完)

目录整理


黑道PARO第五弹(不说了还有后续还有后续还有后续……!)


预警!!!有血腥暴力情节,慎入、慎入!!!!


前情提要:

大宝剑♂不要钱(一发完)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发完)


非礼♂勿视


明枪♂暗箭




一叶♂障目

 

BY:阿朔


穿着花衬衫外面罩着一件肮脏外套、满脸胡茬的男人坐在绿色的赌桌前,手里拿着一摞黄色筹码,一双黄豆大小的眼睛玻璃珠似的在桌上贼眉鼠眼的乱转,视线从美女荷官发牌的动作一直游走到身旁几人的牌面上,脑筋转得飞快,算计着一场阴谋。

这里是城南最大的赌场,装修金碧辉煌,墙上像涂了金粉似的似乎摸一把都感觉沾了一手财气,无数人在这里醉生梦死,而今天男人也是拿着仅有的家当来这里放手一搏。

他手里拿着的一摞筹码价值10万,但是这点钱却在这赌场里连最次等的包厅都进不了,只能在楼下的大厅里乱转悠。要知道轮回赌场最大的筹码面值100万,一掷千金根本不是玩笑话。

男人叫陈三,外号“痞子三赖”,吃喝嫖赌无恶不作,原本是嘉世社团一个小混混,打着嘉世的名号作威作福,嘉世解散之后他便走上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日子。哪家社团也不愿收他,陈三可是滥赌成性,连老婆女儿都卖了赌钱的社会败类谁敢放他进来?一怕坑了社团运转二怕坏了社团名声。

为此陈三只能溜到邻市安顿下来,他原本只是在地下赌场里随手玩玩几千的小赌局,地下赌场乱得很,人头攒动哄闹一片,他凭着还看得过眼的赌技、偶尔做些小手脚加上难得的运气加成,连赢了几天之后,却不料被地头蛇盯上,落入圈套之中。

地下赌场混乱不堪,每一个场子的大佬就是一个吸血鬼,会不择手段让你把赢来的钱全部吐出来,吐出还不够,直到脱层皮为止。

陈三是个泼皮无赖,在嘉世的时候刀上舔血的日子也没少过,但是到了别人的地盘,就算是条龙都要盘着,更何况本来就是死狗一只。他一脸晦气的输掉这两天赢来的几十万后,翻本的欲望却更强烈,赌桌之所以让人着迷,正是因为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特性。可能前一秒还身无分文,下一局过后就会腰缠万贯。

终于,陈三赌红了眼之后不止输光了全部身家,还欠下一大笔高利贷,走投无路之时,日日躲在破桥洞下面度日,后来又被逮到毒打一顿。地下钱庄的光头佬扯起他的头发,对着那张满脸血污的脸啐了一口唾沫:“三天之内,还不上钱的话就准备好棺材板吧!”

陈三面如死灰,三天之内怎么可能拿的出那么多钱?高利贷每天都在利滚利,三天之后又多了多少钱还不得而知。他左思右想,决定兵行险招——去一方独大的轮回赌一场,那里都是豪门少爷和上流人士的聚集地,一个个人傻钱多,不像地下钱庄这里的低俗赌徒,贴了毛都比猴精。

于是陈三揣着借来的唯一筹码,坐在了轮回的赌桌前。他现在坐的这张桌子在玩德州扑克,之所以会选择这张桌子,是因为他发现这里有一只肥羊,可以狠狠宰一把。

那个坐在长桌右边带着帽子的男人一直抱着臂,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脸,可是手边的筹码却垒成一座小山,清一色的面值一万一个的红色筹码,光是他手边,就堆了足足有两百万。

他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年轻男人,看了半个小时之后发现他只进不出,几乎一直在输钱,每次下注随手一丢一把也毫不心疼,按着他的输钱速度,男人相信午夜之前就连路费都没有了。

嘿嘿,不知道是哪家年轻不懂事的小少爷,出来做散财童子了。

陈三猥琐一笑,等到有了空位之后第一个挤到他的身边坐下,轮回这边好就好在,除了楼上贵宾厅和分门别类的包厅,楼下的赌场大厅管你有多大的筹码都可以坐在同一张赌桌上,哪怕手里只有一个面值最小的5元筹码,说不定都可以翻盘。

这一张桌子一共有六位赌客,半个小时之内,周围的客人已经换了三轮,唯有那个戴着帽子的年轻少爷坐在那里岿然不动,荷官发来的底牌他每次只是草草扫一眼,而且不管什么情况都跟着下注,像是一个愣头青在这金碧辉煌的赌场里乱冲乱撞,挥金如土。

陈三挤到散财童子的身边,坐下之后对着他嘿嘿一笑,伸出油腻的手打招呼:“幸会、幸会。”

年轻的公子哥没有理睬,反而往旁边挪了一点,仿佛刻意在与他拉开一段距离。

陈三面上挂着猥琐笑容,露出一颗金牙,心里却狠啐一口:嘚瑟什么,老子马上就赢光你的钱!

荷官看见又有新的赌客加入,微微一笑,娴熟洗好手里的扑克牌,在桌面摊成扇形,来回切洗重复三次,新的一局开始。

翻开六张定庄之后,白色的圆牌丢到陈三的手边,陈三窃喜不已,这是一个好的开局,坐在按钮位是德州扑克最大的优势,可以在翻牌后最后一个行动,这无疑连老天都有心要帮他一把。

底牌发完,盲注位置的高瘦男人Call2000,做了一个底池2倍的投注,还有另外两个看上去像是工薪族的中年男人犹豫半晌,一个直接跟Call,另一个Check;桌子上唯一的一个肥胖女人左右看看,直接扔了底牌;戴着帽子的年轻男人拇指和食指捻着底牌,轻轻掀开一点之后又将手收回,随手扔了2块筹码过去,直接Raise到20000,把底池的金额瞬间抬升一个档次,剩下贼眉鼠眼的陈三一直留意着底池的金额,犹豫再次,扔了一把筹码下去。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

他的底牌是♥Q和♠J,而公开牌面是♥8、♣5和♦J,击中了顶注,他心里欢呼一声,表面不动声色,看见胖女人的脸色似乎不太好,似乎正在懊悔刚刚放手过早。

而身旁的富家少爷本着自己的性子,再次Raise5块红色的筹码,高瘦男人看他一眼,这次没有选择跟注,直接扔了底牌,穿着蓝衬衫的工薪族反而神色飞扬,选择跟Call,现在还剩下三个人在继续比牌的博弈。

陈三清楚身边的年轻少爷根本什么都不懂,刚刚在他的身后看了几局,难得手底一对同花牌面,那一轮居然选择没有继续Raise或者跟Call,而是直接扔了底牌,看得男人肉疼,仿佛是自己的钱在白花花的流失。

但是那个工薪族,看他神采奕奕的样子,难不成底牌是对子?

男人对自己的底牌很有信心,富家少爷10次只有一次踩了狗屎运底牌还能看得过去,这次他相信一定也是自己的底牌能强过他,只希望他接下来不要再继续下注,最好扔了底牌,剩下对面那个工薪族的男人他的手边也没有太多筹码,自己和他半斤八两,就看两人谁能耐得住性子稳住局面了。

沉默半天的年轻少爷终于出声了,声线低沉清冷,轻声问:“ALL-in?”

男人的嘴角抽了抽,看了看手边的筹码,他只要再扔个几块,自己只能ALL-in,对面那个工薪族也是,但是看那男人的神色,似乎手里底牌极好,ALL-in也毫无损失。

“这个……”结果还没等他说完,年轻男人把底牌一扔,终于弃了牌。

这简直就像是被金钱玩弄在鼓掌之间。

明明最有利的是他这个坐在按钮位的庄家,可是却因为这少得可怜的筹码,反而被这位有钱少爷不断的Raise加注而威胁着,那一点微弱的优势都化成了泡沫。

他妈的,这小鬼真是欠揍得很,活该底裤一起输光!

牌局进行了十分钟,洗牌已经洗过三轮,而陈三面前的筹码则是原来越多,黄色、绿色、红色,五颜六色的筹码堆在面前,胖女人输光了钱,懊恼不已,而第一局底牌极好的工薪族后面都在愁眉苦脸,再次洗牌后决定起身离开位置,退出赌局。

富家少爷对于这一幕视而不见,只是淡淡扫一眼,似乎全然不在乎自己今晚已经输了一百多万,赌场里的侍应生端来饮料和茶点,陈三大口喝了一口冰凉清爽的苏打水,忽然灵机一动看向富家少爷问道:“喂,敢不敢玩把大的?”

男人似乎懒得理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银质打火机把玩着,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盘弄着银色的火机,上面暗刻着一条蟠龙,龙嘴正是火机的开口,“嚓”男人的拇指擦动火石,有如火龙吐珠。

陈三等不到他的回应,心里恨恨埋怨居然没有上钩,他一杯水都要喝完了,才听男人问道:“什么?”

陈三赶紧凑过去眉飞色舞说道:“梭哈啊!那个玩起来才爽啊!你这么有钱,在这儿玩这个底池1000的德州扑克太掉价了!”

男人伸手压了压帽檐,抱着臂,考虑半晌之后轻轻点头:“好。”

陈三欣喜若狂,接着就看见男人站起身,往楼上的包厅里走去。

 

 

 

陈三此刻手里的筹码足够支撑他进入最次等的包厅,走进这间包厅,和刚刚截然不同的气氛让陈三心里发慌。包厅里分布着十几张桌子,但是却没有外面的大厅那么人声鼎沸,坐在这里的都是有些家底的社会人士,有的甚至教养不错,连坐姿都是那么端正,只不过几家欢喜几家愁,有的脸上挂满笑容有的则是愁云密布。

他跟着年轻少爷在一张桌子前坐下,这张桌子上还坐着两人,一个是戴着眼镜的女人,一看便知是位富家太太,胖胖的手上戴了五六个宝石戒指,脖子上挂着钻石项链,珠光宝气;而另一个男人看上去更像是企业老板,打着西装领带,一副成功人士的形象。

四人落座之后,荷官熟练洗好牌,赌局正式开始。

梭哈又叫港式五张,因为此游戏简单、激烈,技巧和运气几乎是对半,因此更容易让人丧失理智。大家受香港赌片影响,看见那一摞摞钞票往前一推,不了解现实中这气势如虹豪情万丈的背后需要多大的勇气。

桌上的明牌已经发到第三轮,底池跟Call也到了几十万,陈三咽了一下口水,他的底牌不太好,是一张♣5,而已经发下的两张明牌则是散牌,这局势看上去似乎不太妙。

难道真的要走到那最后一步吗?

陈三其实还有一条退路,他的身上带着一张牌,是♥A。

这是他留的最后一手,正好两张明牌里还有一张♥A,如果换了底牌的话,可以凑成对子。然而这却是冒着莫大风险的,因为如果出千被发现,在轮回可没那么好过关,前段时间那个少了两根指头的家伙他还是有所耳闻。

可这桌上的钱……

他的手心潮湿,因为紧张出了一层汗,很快就要发第三张明牌,如果过了第四轮再不换的话,这一局恐怕就无力回天。

身旁那个年轻少爷,他看到第二张明牌的时候,已经嘴角勾起,按着他的牌面看来,♥J、♦5,按照陈三的推测可能是有一对在手中;那个企业老板一脸晦气模样,应该手里也是散牌,不会有对子;而富家太太一直盯着那个年轻少爷,看那犹豫不定的表情,应该是同牌型的牌面。

第三张明牌发下来,年轻少爷多了一张♣K,企业老板拿到一张♠A,却还是一脸晦气,往椅子上一摊,而富家太太面前是一张♥8,面色更加犹豫不定。

到了下注的时候,只见年轻少爷直接把手边的筹码全部推到前面,显然是打算全部梭了。

桌上戴着眼镜的富家太太左右观望,自己的手里现在一对4,三张散牌,看上去应该和那位有钱的富家子弟一样,不过点数却比不过,只要他的底牌是8以上,自己一定就会满盘皆输,不过又有一丝希望,她咬咬牙,打算赌这一场,也把筹码全部推到前面:“跟了!”

而桌上另一个男人面带犹豫,最终这一局收手:“Pass.”

陈三心脏狂跳不止,这桌上的钱,少说也有几百万!而只要他换了这张底牌,就可以拿走桌面上所有的钱!

别看陈三的眼睛小,但是挺毒,推测的基本都没什么差错,当即便一咬牙,做了打算:如果两人都有一对的话,那他换上一张红桃凑成红桃对,那在花色上就已经有赢了他们,这无论如何都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既然已经打定主意,陈三观察了一下赌场里摄像头的位置,心里有了主意。

他的眼睛在桌上扫过,恰巧看见富家少爷把那只银色的打火机放在了桌边。

真是一个绝妙的机会。

“哎,你东西掉了。”

那只银色火机是陈三故意碰掉的,年轻少爷一见,便弯下身去捡,陈三也躬着背,假装自己挪开凳子,方便别人把东西捡回来。他的上身贴着桌子,外套袖子压在自己的底牌上,神不知鬼不觉完成了换牌。

年轻男人捡起打火机,那双帽檐下的晶亮眼眸盯着陈三,片刻后嘴角勾起:“谢谢。”

陈三手心黏着汗,那张底牌被藏在袖口里,现在他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它挪到身上其他地方,只要赌完这局去一趟洗手间,一切都会死无对证。

四张明牌全部发完,荷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只见年轻少爷开了牌,底牌是一张♣J,和♥J凑成J对,富家太太已经心灰意冷,摆摆手不想再看下去。

陈三的手已经控制不住在兴奋的颤抖,却见年轻男人手托着腮,嘴角勾起:“你开,一对,我不信。”

陈三嘴角带着张狂的笑容,捏着底牌刚要甩开,又听见那道低沉声线响起:“这牌,你考虑清楚。”

“毛头小子还敢在这里指挥老子!老子让你看看什么是命!”

陈三狠狠甩开底牌,赫然一张♥A在眼前,一对♥A,同样是一对加上三张散牌的牌型,但是花色绝对比年轻少爷的一对J大,哪怕只是大一点,今天的赢家都是他。

桌上剩下的两人面面相觑,荷官没有说话,男人已经等不及,一把扑到绿色的赌桌上。

“赢了赢了!”陈三欣喜若狂,把那些筹码一起摞到怀里,几百万万,自己今后都不愁吃穿了!

他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笑容得意:“小子!你全输光了,是不是连坐车回家的钱都没有了?!要不要爷爷赏你几个子儿?!”

对面的男人笑而不语,这时包厅里里忽然走来几位穿着黑色西装的轮回手下,动作粗鲁把陈三按在桌上。

被抓住手腕的时候,陈三额头冒出冷汗,心跳剧烈加快,心虚大叫:“喂!抓我干嘛?!赢钱了就不给客人走了吗?!”

黑衣人里走出一个长相亮眼的年轻人,只要是轮回的常客都知道这正是轮回的二把手——孙翔。

孙翔走到赌桌旁,扣着男人的手腕毫不费力,嘴角勾起,笑容带着邪气:“咱们轮回打开门做生意,赢了钱哪有不让走的道理?只要这钱赢得正当,赢得光明正大,桌上的筹码你全部拿走都没问题。”

“正当”和“光明正大”几个词听得陈三心口发慌,他刚刚的确是胆大包天,敢在轮回赌场里换了牌,把自己的底牌换成了♥A,不过他自信自己手法精湛,还借了那个年轻男人的掩护,就算调了监控出来也只看到他弯腰捡东西的动作,怎么可能会有人知道他出千?!

“既然这么说的话,那没道理冤枉客人,搜身吧。”

人群里又走出一人,陈三眼睛都直了,来人正是轮回的一把手,周老子的心腹——江波涛。

几百万在轮回算不得什么特别大的局子,居然还会惊动轮回的两位老大前来查看?刚刚压着陈三的手下已经开始搜身,两个人在陈三身上全部拍了一遍,最后在屁股后面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对折的牌,打开一看,是一张♣5。

江波涛啧啧摇头,把牌扔在桌上:“这什么?带回家留念?”

“这……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也许是前两天忘记拿出来了!”

“哦?”孙翔动动脖子,又撑着胳膊伸展一下筋骨,说道:“那好,咱们就验验指纹好了,桌子上的底牌如果你没换的话,那应该有荷官的指纹吧?”

一听要验指纹,陈三咽了咽口水,黄豆大的眼睛此刻瞪得圆圆,心里慌乱不已,看见一直托着腮翘着腿坐在那里看戏的富家少爷,立刻把脏水泼过去。

“是他!是他把牌塞我兜里的!”他立刻伸手指向坐在身旁的年轻男人,大吼大叫起来:“刚刚只有他和我说话!他一定是看我赢了那么多钱,所以想栽赃我!”

就算是调了监控出来,他们坐的这个位置也没有办法完全拍到刚刚出千的场景,但是他们刚刚那两句低声交谈还是会被拍得清清楚楚,选这富家少爷来当替死鬼,实在是再适合不过。

“一定是他!他晚上一直在输钱,刚刚还和我说什么‘这牌,考虑清楚’,他一定就是趁着我分神的时候塞了牌在我兜里然后栽赃我!”男人说得眉飞色舞唾沫横飞,仿佛现场证据确凿,所有人亲眼所见一样,江波涛冷冷看着他的表演,而孙翔则是嘴角再次勾起,带着玩味笑容。

陈三渐渐慌了神,因为他发现这剧情有点不对,现在他们的注意力怎么样都应该被那个年轻男人吸引,可是这两个轮回的大佬双眼却一直盯着他,仿佛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般冷漠,眼底深处还有一丝怜悯和凄凉。

“就、就是这样……”男人的声音渐渐放低,直到安静下来,江波涛这才开口:“表演完了?”

孙翔感叹一声:“诶,你还真是会找人背锅,可惜不巧了,”他走过去帮把西装外套递给那个富家少爷,毕恭毕敬鞠了一躬:“老大。”

男人睁大了眼,这才看见那个一直在身旁默不作声的年轻男人摘下宽檐礼帽,露出一张惊颜绝艳的俊脸。

赌场里的常客都带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这可是轮回当家,一张脸蛋长得俊俏行事作风却狠辣老练,最近城南赌场频繁出事,周泽楷来的次数也多,半个月前刚逮着一个出千的泼皮无赖剁了两根手指扔了出去,一时间这些赌客都知道安分度日,谁料今天居然又有不长眼的,居然直接撞到枪口上来了。

周泽楷优雅叠着腿,十指交握着放在腿上,开口就是一把带着磁性的清冷声线,六月天却仿佛能将人浑身冻僵。

“我给过你机会。”

是的,他知道周泽楷提醒过他,当时他只当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少爷胡言乱语,谁知道正是看出了破绽在给他最后一次逃出生天的机会?

陈三直后悔自己出门没有看黄历,刚刚的巧舌如簧烟消云散,膝盖一软跪在地上,爬过去抓住周泽楷的裤管求饶:“大当家,实在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就当我是个屁放了我吧!出千的事我再也不敢干了!这儿的钱我一分钱都不会拿,求求您放过我!……”

周泽楷没有开口,孙翔皱着眉把男人的手踢开,结果那两只肮脏的手又伸了过来,而江波涛则是直接走过去将他一脚踢开,陈三“哎哟!”一声在地上滚了一圈,滚到轮回其他手下的脚下,又迎来一顿拳打脚踢。

周泽楷忽然开口:“等等。”

手下们停止了凶狠的拳脚,孙翔顺着周泽楷的视线看过去,在白色的大理石地砖上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他走过去,这才看清地上的东西——明亮灯光下,男人刚刚滚过的地方,一小袋白色的粉末安静躺在那里,在轮回的常客眼中,这简直像是一道催命符。

“啧啧,还夹带私货?”孙翔捡起地上的小袋子,吹掉上面的灰,在陈三眼前晃了晃:“敢把这东西带到咱们场子,也是胆肥啊。”

道上都知道,轮回放贷、博彩、军火什么都沾,唯独不沾毒,这是周老子这辈子做的唯一一件积德的事儿,生出周泽楷这么个天之骄子之后,更是觉得自己命中有福,万万不能断在这阴损的毒品上,因此场子里从来不许出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连那些五颜六色的小糖果都明令禁止不准夹带。前两个月城南赌场三番两次出幺蛾子,警察临检几次,不过都没查出什么名堂来,若是今天不巧来了条子,那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出千事小,夹带私货可是重罪。

江波涛一脚踢上男人的胸口,把他踹翻在地,皱着眉语气颇为晦气:“直接带下去!”

 

 

 

轮回赌场不起眼的一道暗门之下,一截长长的楼梯直通地下,陈三被连踢带踹的赶下楼梯,江波涛和周泽楷慢悠悠在后面跟着,孙翔留在暗门那里守着,以防意外状况。

这里是轮回赌场的地下室,刚走下来就觉得瑟瑟凉气往骨头里钻,打开门之后,空旷的大平层映入眼帘,大理石地砖白得渗人,但是却不知道有多少鲜血曾经洒在上面,墙上挂着那些只有电影上看过的刑具,还有一根不起眼的木桩立在那里,上面斑驳着一道道褐色的裂痕,像极了干涸之后的血液。

陈三跪在地上,牙齿已经开始打颤。

他刚刚已经遭了一顿毒打,不知道有没有断了肋骨,总之胸口那里一片生疼,连咳嗽都带着血沫。而脸上早已青紫一片,右眼肿成一道缝,惨不忍睹。

两个手下关上门离开,地下室里只剩下周泽楷和江波涛还有跪在地上的陈三,周泽楷并不急着找他麻烦,西装随手扔到单人沙发上,拿起桌上的一把枪,看了看:“改好了?”

“嗯,重量和后坐力都全部改过了,昨天刚送来。”

周泽楷手中那把是沙漠之鹰,好莱坞枪战大片里的宠儿,但是却因为其重量和后坐力而被军队所摒弃,毕竟有调试员戏称沙漠之鹰只有体重达到80KG的人才能正常使用,这后坐力可想而知是多么强。

周泽楷把手中的沙漠之鹰掂了掂,点点头:“轻了不少。”

说罢他从桌上的盒子里拿出一颗子弹,装到枪膛里,“咔哒”一声,连保险栓都拉了下来,陈三顿时脸都白了,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周大当家!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您放过我饶我一条狗命啊!”

周泽楷看他一眼,懒得理睬,江波涛蹲下身拍拍他的脸:“用这枪干掉你,太奢侈了,你还没那么金贵。是不是不知道咱们轮回的规矩?出千一根手指,夹带私货的话……”

江波涛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威胁的意味太明显了,陈三的头在地砖上磕得“梆梆”响,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江老大,求您给我一次机会,我上有老下有小啊!这两天被高利贷追债,也是被逼无奈才会瞎了狗眼冲撞了你们,你们大人有大量别和我这个人渣计较啊!”

“你老婆女儿不是给你卖了吗?”江波涛一把拎起他的衣领,语气带着咬牙切齿:“你在嘉世的时候,逼着你老婆出去接客赚钱给你赌钱,还把女儿卖了,这可不是新闻了啊。”

周泽楷看一眼江波涛,没有说话,他知道江波涛平生最恨这种滥赌之人,毕竟他的父亲就是一个赌徒,把他卖给了轮回之后继续滥赌,最后被逼得跳了楼。正是因为这种经历,周老爷子才会放心让江波涛主要负责轮回的赌场,毕竟那些滥赌的赌客撞到江波涛手里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江波涛站起身,甩甩手,轻飘飘说道:“三刀六洞吧,加一只手,饶你一条狗命。”

陈三浑身抖成筛子,三刀六洞的酷刑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堪比嘉世堂会的处刑,还加一只手,全部受过一遭之后估计陈三也没命出去了。

他看着江波涛,江波涛俯视着他,眼神冰冷,就像是在看一只死狗,而坐在一旁的周泽楷一直在盘着那把沙漠之鹰,似乎全然不关心这场处决,显然也是默认了江波涛的提议。

被高利贷追债时,陈三都没有这种恐惧感,对于他这种小混混,在道上都是小打小闹,哪里见过这种阵势?那些地头蛇拿着西瓜刀说要卸了他的一条胳膊时,陈三都不曾这么恐惧过。

轮回这种根深蒂固的黑道世家,根本就不会闹着玩儿,说出的话如同板上钉钉,说到做到。

一时间,陈三连牙齿都在格格发抖,他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抬起头大声说道:“你们、你们要是能饶我一命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惊天大秘密!”

这句话把江波涛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江波涛来了兴趣,看向周泽楷,周泽楷却显得兴致缺缺,还在盯着手里的枪,似乎对这把热武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真的是惊天大秘密,和叶修有关!就是嘉世的叶修……啊呸,现在是兴欣的叶修!”

周泽楷终于愿意真正看他一眼,还站起身走了过来。

陈三心里一喜,赶紧讨价还价:“老大你们可要说话算话,这是惊天的秘密,我这是拿来保命的!求求你们放了我,放了我就好!我保证不会再出现在你们眼前!”

江波涛颇为不耐烦,周泽楷摆摆手,江波涛压低声音:“先说。”

关于叶修的秘密,周泽楷也很感兴趣,若真是什么爆炸性的新闻的话,放过这个败类倒也无足轻重,反正生不如死的办法多得很。他还想旁敲侧击一下叶修以前在嘉世到底有没有什么相好的,若是这人说得他满意说得他开心,周大少爷对夹带私货这件事一笑而过都未尝不可。

只听陈三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

“叶修其实和条子那边有联系!他是条子的卧底!”

地下室瞬间安静下来。

江波涛睁大了眼睛,惊愕不已,弯下身一把揪住男人的衣领:“什么?叶修和条子有联系?”

“我也是无意间看到的!当时嘉世追杀叶修的事在道上闹得风风雨雨,那天我去红灯街,出来的时候不小心发现他居然和冯警官在碰面!”

周泽楷抬起眼,漆黑眼眸里闪过锐光。

“是真的!江老大我哪敢骗您啊!他和冯警官约在咖啡厅里见面——”

“江,”一直沉默不语的周泽楷这时候忽然出声:“倒杯咖啡。”

江波涛眼中充满不解,这么关键的时候忽然要杯咖啡,周泽楷明显是有支开他的意思,至于为什么这么做,自然是和这男人倒出的猛料有关。

叶修有可能会是卧底。

一旦联想到这种可能性,根基深厚的嘉世能被折腾散了架那也情有可原,而现在江波涛最担心的就是他们轮回是不是早就被叶修盯上,有意接近周泽楷,想要把轮回变成下一个嘉世。

“小周,咖啡……”江波涛笑容勉强,打算随便推给一个下人,谁知道周泽楷盯着他,双眼无辜,轻声说:“想喝了。”

“……”江波涛无可奈何,看一眼还跪在地上的陈三,转身离开,关上门之后便赶紧顺着地下室的楼梯上去,三步并作两步,只想快些赶回来。

周泽楷背对着陈三,拿着沙漠之鹰,枪口对着墙上瞄准,似乎在衡量手感。

“继续。”

陈三迫不及待开口:“那个时候不是都传叶修死了嘛,掉海里了,谁知道一个多月之后又回来了!然后我那天从红灯街找了个小姐,结果没嫖成,出来之后正好碰见他们两个都在咖啡馆里!虽然没坐在一张桌子上,就各自点了一杯咖啡坐下,但是我可看见了,那手在桌子上敲得很有节奏,像是打什么暗号似的。”

摩斯密码?

周泽楷手中把玩着沙漠之鹰,他端起枪,眯起左眼瞄准那扇唯一的小窗外一只在地上啄食的麻雀,食指似动非动,一直在扳机处逡巡。

“还有吗?”

跪在地上的男人急于讨好这位沉默寡言的黑道大佬,继续说道:“而且叶修这个名字好像也不是真的,我后来跟了他们一路,偶然听见冯警官叫他‘叶秋’,所以他一定是卧底!肯定是混进嘉世之后就改了叶修这个名字!”

叶秋?

周泽楷皱起眉,连头都没回,继续问:“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男人赶紧摇头:“没了没了,这件事就我一个知道,我一直守着这么秘密,就是留着关键时候保命的!周老大,您放过我吧,我真不是故意在您的赌场里出千的,还有那袋白粉,我哪敢在您的场子里带货,就是朋友帮忙让我带点口粮过去……”

周泽楷还在对着那只跳来跳去的麻雀瞄准,他的手指渐渐移到扳机上,却乍然回身,“呯!”一声枪响,回响在空旷的地下室里。

身后的唠叨声戛然而止,男人面目狰狞倒在地上,眉心间的黑洞奔涌出艳红鲜血。他的瞳孔里留下的最后画面是周泽楷走到眼前,吹散了枪口飘出的硝烟。

他可能至死也不敢相信,这个在他眼中闷不做声的愣头青,居然会猝不及防将他送上了鬼门关。

江波涛手中端着咖啡,踩上地下室的第一节楼梯,就察觉到了死一般的寂静。

他心中感到不妙,越往下走,便闻到越来越浓厚的血腥味,心里越发感觉不妙,他的脚步加快,推开门之后,眼前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

一抹清冷月光从地下室唯一的小窗投入,打在大理石地砖上,地上趴着身穿花衬衫的男人,大张着嘴,惊愕的表情凝固在那张猥琐面皮上。

而周泽楷正站在那里,对着月光欣赏手中的沙漠之鹰,看见江波涛进来,招招手让他把咖啡端来。

江波涛倒不是因为地上的尸体感到震惊,他心里怪异的是周泽楷居然会直接杀了他,并且是在他不再的时候动的手,从泡咖啡开始,江波涛就知道这个男人今天必然难逃一劫,但是没想到周泽楷下手会这么果断。

“小周,叶修的事……”

“随口编的,”周泽楷低垂着眉眼,拿起桌上的手帕细细擦拭沙漠之鹰的枪身,继续说道:“他和叶修有仇,编了保命的借口。”

江波涛把咖啡放在桌上,他的表情怪异,感觉这反倒像是周泽楷随口编的才对,他笑了笑又问:“那怎么直接打死了呢?说不定还能吐出什么东西……”

“没了,”周泽楷抬起头,表情异常无辜,摊开手:“出千又带私货,死的不冤。”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很显然周泽楷的做法太激进,而叶修有可能是卧底这回事还云里雾里,自己没有听到最关键的部分,现在死无对证,他不是不相信他们轮回这位年轻当家,而是这位年轻当家对待叶修的态度让他们都感到怪异。

他会果断一枪崩了陈三,明显是不想让叶修是卧底这个消息泄露出来,包括心腹江波涛,都防着一手。

“后坐力,继续改,下次加上消音。”

周泽楷穿上西装外套,把沙漠之鹰随手抛给江波涛,江波涛手忙脚乱双手捧着才没让枪掉到地上,他松了一口气,踢了踢地上的尸体问:“那他……”

“埋了吧。”周泽楷轻吹一口袅袅香气,端起杯子抿一口,仿佛自己随口下了一句无关痛痒的指令。

“今天的事,天知地知。”周泽楷扫一眼江波涛,江波涛怔了怔,这才缓缓点头:“……你知,我知,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周泽楷点点头,喝了一口的咖啡放在桌上,拿起手机准备离开:“我去会所,这里收拾一下。”

周泽楷踩着楼梯离开地下室,守在暗门入口的孙翔看见周泽楷,问道:“那个出千的怎么样了?这次要砍就是一整只手了吧?”

周泽楷抬起右手,露出拇指和食指,比出一把枪的形态,在孙翔的眉间顶了一下,还配上音效:“Biu。”

……孙翔摸摸鼻子,看了一眼地下室:“那我不下去了我晕尸体……”

空无一人的地下室里,冷冷月光从墙上的小窗投入,江波涛看着地上的男人,不止为何从脚底蹿上一抹寒气,直达心底。

周老爷子果真没有选错接班人。

 

 

 

最近魏琛发现,叶修春色满面,每次邀约去大保健都欣然同意,完全不像前几个月扭扭捏捏跟个姑娘家似的,心里猜测一定是被哪个身材火辣的妞给套牢了。

不过可惜不论怎么旁敲侧击,叶修的嘴紧得像蚌壳,根本撬不开,好几次魏琛和对面休闲会所的经理打听叶修点了哪个妞的钟,不过都被经理支支吾吾糊弄过去,弄得魏琛越发心痒。

他倒不是想和叶修分一杯羹,而是想着要是叶修喜欢那姑娘,干脆就赎出来当个正经情人,看他孤家寡人那么长时间,也该有个伴了。

“老叶你这可不道德啊,那妞到底叫什么名字?说出来你会死啊!”

魏琛揪着叶修不放,叶修翻个白眼拽开他的手:“你要知道那么清楚干嘛?你也要点他的钟?”

“呸!江湖上勾引二嫂是大忌!我就是想见见弟妹!”

叶修在心里骂娘:还“弟妹”、“弟妹”叫得这么亲热,真要给你知道了天天点钟的那人是谁,不得吐血三尺?估计拿着西瓜刀就上轮回大门了。

“你就别问了,以后还怕见不着?”

叶修一句话把魏琛堵回去,晚上周泽楷发了一条信息给他,叶修揣起手机又上对面会所逍遥去了。


后续戳我


叶修可不上当,当即便裹着被子翻身背对着周泽楷。这张大床可比按摩包间里那张窄床要舒服多了,叶修也养成了每次滚过床单休息一会儿再回去的习惯,此刻困意袭来,准备闭上眼小憩一会儿。

可惜周泽楷这家伙就是不顺叶修的意,他从身后把叶修搂进怀里,居然还想聊会儿天。

“上次那个杀手。”

“嗯?哦,那个啊,”叶修打个哈欠,头在周泽楷的手臂上揉动,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闭上眼:“那是小事,我都没放在心上,你还记着?”

周泽楷想到当时黄少天夸张的描述,轻声提醒:“国际杀手。”

“国际杀手又怎么样?以前嘉世买我的命,接单的人差了?不也没得手嘛,”叶修丢了一个白眼过去:“一看你就没杀过人,一点经验都没有。”

周泽楷立刻反问:“你杀过?”

叶修眯起眼,嘴角勾起:“杀人不眨眼。”

周泽楷点点头,样子颇为乖巧:“害怕。”

……这敷衍的态度连叶修都看不下去了,干脆闭上眼不和他多啰嗦。

周泽楷搂着叶修,一只手臂给叶修枕着,另一只手在被子下面摸上软腰。

上次处理了那个男人之后,“叶修”和“叶秋”这两个名字一直在脑海里围绕,听名字这两人关系匪浅,他也秘密派人去查了叶修的底,一个星期之后,一摞厚厚资料就摆在桌上。

照片上的男人还是少年模样,眉眼清秀,那双眼睛比现在要精神不少,可能正是因为当时年少,正处在朝气蓬勃的时候,而现在已经人到中年,活得越来越颓废了。

叶修,从小在孤儿院被一个富裕人家领养,后来家道中落,十几岁流落到庙街,17岁加入嘉世社团,在嘉世八年立下汗马功劳,却因社团内部不和而被赶出社团,遭到三次追杀,险象环生,最后和魏琛一起成立了兴欣,彻底占了嘉世的地盘端了它的老窝。

而叶秋,这个名字所有的资料一片空白,如果不是被干净彻底的洗过一遍,那就是这个人根本不存在。

从陈三的话听来,叶修以前叫“叶秋”这个名字,是当了卧底之后才改了名,而叶修就是叶秋,仅此而已,但是周泽楷却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他本来就不信没有叶秋这个人,相反,他更相信是警方洗过一遍叶秋的资料,才会导致这个人在世上无影无踪。

他的手在叶修的腰上游走,摸到小腹那里,再往下就是浓密的耻毛还有那根已经疲软无精打采的东西,叶修以为他还要来一次,当即便皱着眉把他的手拨开:“不做了不做了,让我睡一会儿……”

周泽楷眯着眼,手指抚摸着叶修的腹部,又往下移了一点,摸到一道疤,他的手指顺着这道疤缓缓抚摸,心里估摸着这道伤约莫有五寸长,轻轻按压之下里面还生硬无比,显然是已经缝合的伤口早已变成一块死肉。

他看过当年嘉世追杀叶修的详细资料,在第二次追杀的时候听说那群人拿着砍刀一路追到码头,叶修被捅了一刀,拖着残破的身体在码头不知所踪,他们以为叶修掉进海里,谁知道一个多月之后,叶修又在庙街露了面。

周泽楷细细推敲过,萌生一个胆大的想法:如果当初掉入海里的那人并不是叶修呢?

此刻摸着腹部的刀疤,周泽楷又产生一点迷茫。

“叶修。”周泽楷低下头,鼻尖轻轻蹭着他的肩窝,温顺乖巧像一只猫。

叶修打个哈欠,现在正是困顿的时候,也不知道大少爷喊他有什么事,只从鼻子里发出声音敷衍了事。

“叶修。”

“嗯……”

“叶修。”

“有话你就说啊……还让不让我睡觉了……”叶修已经闭上眼,轻轻蹙着眉在报怨。

周泽楷张开嘴,叼住叶修的耳垂,舌头在耳蜗里乱搅,湿漉漉的水声最大限度直达耳膜深处,同时他压低了嗓子,轻声开口:“……叶秋。”

叶修额头的青筋猛然跳动了一下。

他轻轻睁开眼,瞟一眼周泽楷,心里暂时摸不着底:这个小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知道了多少?

他看着那双漆黑温润的眼眸,气定神闲闭上眼:“连哥的名字都能叫错,白给你睡了这么多次啊。”

周泽楷笑了,伸手扭着叶修的下巴把脸转过来,舌头喂了进去,强迫着困顿不止的男人来了一个深吻。

他心里清楚叶修定然有鬼,但是不知为何,却选择相信这个躺在臂弯里的男人,相信他做的所有决定。

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

 

 

——————————END——————————

 

 

呼。。。这一发写了13000+,真的是要我老命了都,昨天晚上重新码了一下框架,发现这个黑道,尼玛没有个十万字写不完了!!!【我恨不停写长篇的自己!!】

顺便,这场有点小周SOLO的感觉,叶叶出现的戏份比较少,但是自己写的时候,都觉得我周很帅啊!!

德州扑克和梭哈大家有兴趣的可以百度一下,文里面出现的一些词大概解释一下:

Raise:加注;Call:下注;跟Call:跟着上一个玩家下注;All-in:就是筹码全投了,相当于梭了,

剩下好像没写什么了,牌面不懂的去百度看一下,都不怎么难,远离很简单,只不过想玩的高端比较难……需要技术和运气一起加成的

糖爹说我准备写个加州赌场攻略,其实并不,我只是粗略的写了一点而已!

好了设了定时,翻了等我起床补吧


评论(50)
热度(1317)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