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未曾陌路 (上)

目录整理


前排来个广告:白色情人节礼包预售


这是新年那个脑洞刀的HE版本,破镜重圆,其实感觉已经可以成为一个新文,因为和前一个BE的设定和情节完全不同了……感觉可以当成两篇文来看,分上下,这个上,当然了还是刀了,不过我保证结局会是HE啊!!


安利一首《体面》给大家,写的时候就在循环,嗯,边听边看应该很有感觉了



未曾陌路

 

BY:阿朔

 

叶修知道该来的早晚都躲不过。

久违的聚会定的地点是KTV,豪华大包里热热闹闹,大部分都是熟悉的面孔,叶修和黄少天、张佳乐这些感情深厚的好友坐在一起,正在摇骰子。

他摇骰子的技术算不上精湛,和荣耀技术相距甚大,不过好在欧皇附身,运气加成,面前垒成小山的听装啤酒开了一瓶又一瓶,却始终没有轮到叶修的那一杯。

“哎老叶你是不是作弊了?我都喝三杯了你还一点没沾。”

叶修露出嘲讽笑容,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叼上:“别说骚话啊,明人不做暗事,技不如人就强行毁谤了?”

张佳乐勾着叶修的脖子拿着啤酒递到他眼前:“你现在春风得意啊,那天都上报了,什么时候连孩子都有了?消失一年就是回家奉子成婚去了?”

周围的职业选手们都盯着叶修,叶修的视线扫了一圈,缓缓开口:“是啊,你们嫉妒?嫉妒还不赶快找一个。”

坐在包间另一端的周泽楷一直低着头玩手机,沉默不语。

他在看前两个星期的这条头条新闻,照片上叶修站在路边,一个穿着粉色长裙的温婉美女推着婴儿车出来,叶修帮她拿过包,唇角的笑容温柔体贴。

奉子成婚吗。

周泽楷关掉这条微博,他是绝对不相信这种说法,哪怕叶修现在当着他的面承认,他也只是当成是一句随口倒出的玩笑话。

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叶修,一年前他们日夜黏糊在一起,哪来的时间给别人趁虚而入?

他点开相册,随手翻了翻。周泽楷的手机相册干净清爽,虽然枪王大大颜值极高,但是却没有没事抱着手机自拍的爱好,这相册里现存的这些照片,里面的主角此刻正坐在另一边叼着烟和别人谈笑风生。

这些照片有偷拍有合照,照片上的叶修是平时别人看不见的另一面,睡觉时的迷糊、烦躁时的不安,还有合照时和周泽楷贴在一起,剪刀手贴在脸颊旁,莫名可爱天真。

只不过这些欢笑都已经凝固在一年前,现在他们分坐两端,形同陌路。

 

 

“我可以坐这儿吗?”

周泽楷抬起头,看见陌生的长发美女站在眼前,楚云秀搂着她的肩,给周泽楷介绍:“喂小周,这是我闺蜜,今天带她过来玩玩,人家点名要坐这边,你可不能不让啊。”

周泽楷默默点头,楚云秀拉着闺蜜坐下,胳膊肘顶了他一下,低声说道:“抓紧机会啊,这么人美气质佳的漂亮姑娘难得一见。”

叶修不经意抬头的时候,看见那边坐着的一对俊男靓女,心里冒出古怪的酸涩感。

那姑娘是楚云秀带来的吧?还真是为了他们这些单身宅男着想啊,不过可惜周泽楷在这儿,这和内定了有什么区别?

没看见旁边李轩那哀怨的眼神吗?

“老叶,到你了啊。”

注意力被拉回来,叶修随口说道:“七个四。”

“七个?开开开!”黄少天眉飞色舞,仿佛已经看到了叶修醉倒的光景,四人打开数了一下,果真没有七个,张佳乐首先起哄,倒了一杯啤酒,笑容不怀好意:“老叶,知道你不能喝啊,这样,半杯,兄弟对你够意思吧?”

叶修在这方面从不逞强,酒量奇差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他也懒得掩饰,以前都是强推着不肯喝,今天不知道回事,拿起杯子半杯橙黄的啤酒就灌了下去,一点也不虚。

“嚯,够爽快啊!来来来咱们继续!”

叶修抹了一下唇角,也许是KTV里的啤酒度数不高,也可能是今天身体格外争气,总之还感觉不到一点异样,微苦的啤酒流进胃里,好像还顺着血液一起流进心里。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

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

镜头前面,是从前的我们在喝彩

流着泪声嘶力竭”

不知道现在是谁点了一首《体面》,沙哑女声在诉说着情人之间分手的画面,叶修抬起头,下意识看向周泽楷的方向。

“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

爱得热烈,认真付出的画面

别让执念,毁掉了昨天”

周泽楷一直低着头,忽然抬起,和叶修的视线撞在一起。

就像是冥冥之中的缘分,这一眼,就能让思念逆流成河。

我爱过你,利落干脆。

 

 

 

叶修和周泽楷一年前分手,当时是第十一赛季结束,叶修给周泽楷留了一句话,收拾收拾行李从同居的小屋里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他们第七赛季在一起,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恋爱过程,对于宅男来说最不擅长的就是搞什么浪漫细胞仿佛每天在过情人节,窝在一起除了上床就是竞技场走起,往往床上妖精打架结束游戏里继续角色打架。

尽管平淡如水,却是叶修最想要的舒适生活。周泽楷脾气极好,极少会有让叶修生气的时候,不过背地里头疼的时候也不少,每一对异地恋情侣最后面临分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南辕北辙的生活习惯和即使长时间接触也无法融合的三观,所以往往只有一方的退一步海阔天空,日子才能过得下去。

叶修在这方面做得极好,他的强势只会体现在荣耀游戏里,对梦想的渴望才会让他变得异常强硬,但是生活中绝对属于得过且过,和周泽楷在一起,自然也是他首先退让,把最好的包容留给对方。

周泽楷不喜欢吃辣,叶修就改掉一直吃辣的习惯,跟着他吃了四年清淡偏甜的海派菜系;他不喜欢夜里睡觉一片漆黑,叶修从此临睡之前手边永远亮着一盏小夜灯;他不喜欢抱着叶修时总是被一段时间不曾好好打理的黑发妨碍情人间的亲昵,于是叶修有生以来头一次办了一张剪发的卡,尽量保持着清爽的碎发……

诸如此类的,还有很多很多,多到叶修和周泽楷在一起的四年时间,不知不觉间陌生到自己也不认识自己。

而周泽楷还是那个场上意气风发场下温柔腼腆的枪王大大,即使多了叶修,他的生活也没有因此改变多少,当叶修意识到自己在潜移默化中身上每一处似乎都烙上周泽楷的印子时,他考虑了半个月,终于在某个滂沱大雨即将降下的傍晚,把钥匙留在同居的出租屋里,拎着行李潇洒离开。

不过叶修还不至于玩失踪游戏这么低级,他给周泽楷留了信息下来——

我回去了,别来找我,下个赛季加油

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踩上B市的土地时,他闭上眼,长出一口气。

而周泽楷在两个小时后回了信息。

一年之前的最后一次交谈,是一句“为什么”作为收尾。

 

 

 

为什么?

叶修当时看到的时候真的很想笑,搞了半天周泽楷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想要分手。

爱情里面的包容心甘情愿,但是包容是相互的,如果永远只是单方面一直做出改变,心里多少都会产生一点埋怨。而这种埋怨会使情人之间的间隙越来越深,天平倾斜的角度也会越来越大。

就像是叶修,和周泽楷在一起四年,这种包容已经饱和,似乎到了一种顶点之后,终于全部爆发。

他没有再回周泽楷的信息,没有告诉周泽楷为什么不用再来找他,甚至连一句分手都没有就已经匆匆离别。

回到B市,叶修找到自己以前最爱吃的那家川菜馆,一个人霸着一张桌子,菜单一合豪气万丈的点餐:“一份大份的水煮鱼,加辣,特辣!”

热腾腾飘着花椒和油辣香气的水煮鱼端上桌,叶修搓搓手,迫不及待大快朵颐。

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爽快吃过一顿川菜,和胃口清淡的周泽楷在一起,连带着叶修都给养成一只南方的兔子了。

他埋头吃了十分钟,吃到大汗淋漓,吃到眼角微红,吃到鼻尖发酸。

一滴泪悄然滴落到装着红彤彤鱼肉的碗里。

叶修擦擦眼角,抬起头,努力把逼到泪腺即将决堤的眼泪给逼回去。

心口空荡荡的,好像被剜去一块,再被辣椒油泡上,生疼一片。

 

 

过去已经成为回忆,谁还没有个睡不着就会想起来的前任?

叶修嘴里叼着烟,手里拿着骰盅,摇得哗啦哗啦响,视线的余光却一直盯着包间的另一端——

周泽楷的身边坐着长发飘飘的美女,楚云秀也是好心想给宅男们谋个福利,谁料美女就一直坐在周泽楷的身边不肯动一步,显然又是一个被枪王大大那张俊脸迷惑的外貌协会。

叶修也能理解,毕竟人都是这样,他当初不也是被那张脸迷得晕晕乎乎吗。

深吸一口,叶修拿下嘴里的烟抖掉烟灰,又重新放回去,摇好的骰子放在桌上,黄少天和张佳乐已经开始轮流猜数字了。

到了叶修的时候,叶修心不在焉,随口报一个数字,黄少天大喝一声“开!”,叶修一看三个骰盅里的点数,顿时头皮发麻。

这是今晚第二杯,橙黄色啤酒还泛着泡沫,叶修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周泽楷一直盯着叶修,看见他又喝了一杯,眼眸暗了暗。身旁的明艳美女拿着手机笑容满面:“周泽楷我好崇拜你的,咱们交换个手机号好不好?”

周泽楷最不擅长应付这种主动搭讪的姑娘,他闷了半天支支吾吾拒绝的话都说不出不口,最后还是拿出手机无可奈何存了号码。

叶修皱起眉,心里的酸涩已经翻滚了一轮。

还敢留联系方式?

嘴里的烟抽得烦躁,还没燃烧到底叶修干脆掐了,扔进烟灰缸里,从裤子口袋里直接把烟盒拿出来抖出一个又叼上。

苏沐橙显然注意到了叶修的不安,她也一直留意着周泽楷那边,时不时看一眼叶修,心里唉声叹气:

这哪里算是放得下?

 

 

 

周泽楷从今晚见到叶修的第一眼开始就开始心神不宁。

一年前,叶修不告而别,他不理解为什么叶修会忽然离开,在他看来,两人的感情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差错,他也仔细考虑是哪里惹了叶修不快,但是林林总总想下来,却毫无头绪。

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直接判了死刑。

他不相信叶修真的回家奉子成婚,从他今天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看到他的眼睛,周泽楷就知道叶修根本没有结婚生子,也没有和任何人在一起。

只不过那双眼里还有没有他,他真的不知道。

“咦?周泽楷,你手机也有这个游戏啊,我也玩的,咱们加个好友?”

周泽楷赶紧把手机锁了屏,刚刚不小心被身旁的美女看见屏幕上一款APP的图标,那是一款时下流行的养成类游戏,周泽楷被安利了很久,后来终于愿意下下来无聊时消遣一下。

几乎是下意识的,刚开始建号取ID的时候,等到周泽楷反应过来时,“叶修”这两个字就已经跃上屏幕。

当时周泽楷盯着屏幕看了很久,还是点了确定,这个游戏挺有意思,游戏人物出去回来都会跳出提示,周泽楷好几次在推送中看到“叶修已经回家”几个字,都会恍神一阵。

他不知道叶修什么时候会回来。

就像是现在看着那边的叶修,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他借一步说说话。

“嗯?加个好友可以吗?”

周泽楷摇摇头,把手机收起来,拒绝交换好友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显。

这是一种不能说出口的思念。

 

 

 

叶修今晚已经喝了两杯,脸色微红,他的皮肤白皙,在KTV的暖黄灯光下,那一点红晕看上去异常明显,他叼着烟,低下头揭开一角看骰盅里的骰子,耳根一直到脖颈都染上一层粉色。

周泽楷皱起眉,叶修差不多已经醉了,两杯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限,再来一杯,估计就是倒下没商量。

但是叶修似乎精神还不错,没有一点困顿的感觉,从他把黄少天挤兑到哑口无言就能感觉出来。

叶修不知道自己已经摇了几轮骰子了,他今晚玩得有点疯魔,不为别的,只要一停下来,视线就是忍不住往那个碍眼的角落飘去。

十分钟之前周泽楷给她签了一个帅气潇洒的签名。

五分钟之前周泽楷拿起美女递过来的饮料,说了一声“谢谢”。

现在周泽楷又被拉起来,似乎要合唱一首歌。

《小酒窝》的前奏响起来的时候,叶修手中的骰盅狠狠拍在桌面上。

这首歌是叶修曾经在家里调戏周泽楷常唱的一首歌,周泽楷笑起来的时候左边脸颊有一颗小酒窝,让帅气的脸庞平添一分腼腆,在情人眼中可爱不已。

小酒窝长睫毛,你美的无可救药。

在叶修心中,周泽楷就是完美到无可救药。

“啪!”一声响亮清脆声响,把众人的视线都吸引过去,盯着叶修表情茫然。而他的双眼和周泽楷深沉的黑眸对上之后,匆匆避开,转而看向黄少天:“快报数。”

黄少天回过神来,随口报出一个数字:“四个二。”

张佳乐笑出声:“黄少你傻了吧?刚刚你自己都说自己有三个二了,报才报四个,是不是太低了?”

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刚刚给叶修吓了一跳,说的话都没从脑子里面过就直接脱口而出,看着张佳乐得意的表情,恨恨咬牙,按着叶修平时落井下石的性子,此刻直接叫“开”都说不定,这一杯又是自己的没跑了。

谁知道叶修居然会给他台阶下,直接叫了一个夸张的数字,张佳乐立刻迫不及待“开开开”,而叶修揭开骰盅之后看都懒得看,直接拿起杯子,刚想一饮而尽,手腕就被攫住。

周泽楷今晚第一次和他离得这么近,漆黑眼眸盯着他:“别喝了。”

KTV里的背景音是《小酒窝》的BGM,而眼前这个一笑起来就美的无可救药的男人正面无表情看着他。

“我放慢了步调,感觉像是喝醉了”

叶修甩开他的手,把酒杯随手放在桌上,站起身扶着墙招呼也没打就离开包间。

他感觉自己真的已经喝醉了。

 

 

TBC.

设了定时,翻了等我起床补

评论(36)
热度(575)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