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未曾陌路(下)

目录整理


前排来个广告:白色情人节礼包预售


前文指路: 



叶修低着头,掬一捧冷水泼到脸上,企图给滚热脸颊降降温。

他闭着眼,明明神经应该被酒精麻痹,但是感官却放大数倍,包括身后传来的轻微脚步声都被收入耳中。

他抬起头睁开眼隔着斑驳水珠,就看见镜子里另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周泽楷站在身后,手插着口袋一言不发,好看的眉轻轻拧起,想说什么欲言又止。叶修转过身,靠着洗手池的玻璃台面,今晚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他一眼。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这一年时间几乎没什么变化,顶多是发型稍作改变,原来刘海过长,这次剪得稍短一些,轻易露出那双比黑曜石还漂亮的晶亮双眼。

“有事?”

叶修坦然大方询问,他知道周泽楷会跟着出来不为别的,无非是想弄清楚一年前为什么会分手而已。

周泽楷没有回答,只是盯着叶修,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修笑了笑,把脸擦干之后和他擦肩而过,离开了洗手间。

KTV里到处都能听到各式各样的歌声,有声嘶力竭的吼叫、轻柔动情的情歌还有头痛炸耳的摇滚,在这一片嘈杂声中,叶修顺着来的路往回走,身后还跟着同样节奏的脚步声。

视线的余光瞟了一眼,越发烦躁,他对周泽楷这种不言不语的状态最无可奈何,好言好语不可能恶言相对又舍不得,周泽楷就像是掐着他的软肋,只要他有点不对劲叶修就难受得很。

他现在有点醉,虽然不至于倒下,脚步还是有点虚浮,走得快了,不得不慢下脚步扶着墙歇一口气。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周泽楷,那人就在身后,抬着手臂,似乎想伸过来扶一把,但是又怕被拒绝,脸上挂着试探的表情。

歇了十秒,叶修继续往回走,即将走过转角的时候,胳膊忽然被拉住,整个人猝不及防给拖到一间没有开放的包间里。

门被带上的瞬间,走廊里嘈杂的歌声被隔绝,叶修的背撞在冰冷的墙壁上,一双手臂撑在身侧,将他牢牢困住。

叶修软软靠着冰冷的墙壁,两颊被酒精晕染出红晕,周泽楷的胳膊肘顶着墙,明明只有那么几厘米的身高差,却仿佛把叶修压制得死死,叶修睁着微醺的醉眼盯着他,皱起眉神情颇为不耐烦:“干什么你?让我出去。”

周泽楷还是以这暧昧的壁咚姿势困着叶修,他不肯离开,他想了很多种询问的方式,却没有时间再斟酌下去,所以干脆凭着本能一鼓作气,把叶修拉到这间无人的包间里,创造出一个安静的二人世界。

“为什么?”

叶修歪着头,一脸迷茫:“什么为什么?”

周泽楷眼眸一暗,又逼近一点,呼吸几乎吐到叶修的鼻尖:“不告而别,为什么。”

叶修还是那副不正经的样子,嘴角勾了勾:“你这可就冤枉我了啊,我不是给你留言了吗,什么不告而别。”

“原因。”

叶修皱起眉,他最不喜欢周泽楷这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好像自己欠了他一样,他往旁边挪了一点,想要离开这块危险的范围,谁知道刚动一步,又给周泽楷拉着手臂按回原处。

他深吸一口气,现在正在酒劲上,仿佛说什么都不用深思熟虑,心里的所有想法一股脑全部倒了出来。

“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你有为我想过吗?我包容你是我心甘情愿,但是改变的太多,不是我的风格,而你却不会像我这样,哪怕稍微改变一点点,我都会觉得付出的一切都很值得。”

“可能是因为你真的一直被追捧吧,习惯了受宠爱,我已经尽了全力,最大限度的纵容你,不过真的很累。”

叶修嘴角勾起,看向周泽楷的双眼带着迷茫的醉意,还有一丝回忆里的眷恋:“我没有后悔自己爱过你,只不过我们可能真的不合适,所以我想回去静静。”

听完叶修的话,周泽楷咬着唇,低垂着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叶修打个哈欠,语气懒洋洋说:“你也知道原因了,我先回去了……”

“你没说分手。”

叶修看他的眼神分外怪异,这人到底在想什么?难道当这一年两个人是在闹别扭吗?

拜托他们自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好吗。

周泽楷却似乎真的这么认为,他贴近叶修,贴着他的额头,轻声开口:“我以为按着你的想法就好,你想做什么,我只要顺着就好。”

叶修盯着他怔怔出神。

周泽楷似乎比他更委屈,他轻蹙着眉,漆黑眼眸里是说不出的隐隐可怜,叶修看了半天才确定他不是在故作可怜,而是真的委屈。

原来这个人并不是不愿意做出改变,一味的只乐于享受叶修的包容,而是恰恰相反,他正是因为太包容叶修,所以对于他的所有做法不会有任何意见,甚至都是保持着无条件信任和支持,因此从来不会过问一句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就像是他知道叶修喜欢吃辣,但是忽然跟着自己开始喜欢海派清淡的菜系,周泽楷发现了,还以为是叶修转换了口味,毕竟叶修也从来没有提到过不适应这么清淡的饮食,便没有过问一句。时间长了,他还留意到叶修会重点喜欢哪些菜,哪怕和朋友一起吃饭也会提前点好,从来不曾怀疑到更深层的一面。

这在外人看来或许难以理解,但是放在周泽楷身上就顺理成章,他太喜欢叶修,绝对不会干涉他的任何决定,也没有做出任何解释。他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感觉用行动来表达再好不过,只不过没料到这些堆积在包容上的改变正像一根根稻草慢慢压垮叶修的忍耐力。

虽然这看起来或许是一种顺理成章的享受,但却是周泽楷在这段感情里最大的纵容。

叶修一瞬间也很无语,他是真的没有考虑到这种可能性,怪就怪沟通太少,周泽楷不爱说话他则是不喜欢把这些事情挂在嘴边,两人好像把聊天的时间都花在肢体上的沟通了。

不过不知为何,心里却隐隐松了一口气。

见叶修一直不说话,周泽楷有些焦急,声音压得更低:“你走了,不让我去找你,我以为你在闹情绪,不气了就会回来。”

“但是……你不见了。”

周泽楷低垂着眉眼,从未表现出这么沮丧的一面,可能当初三冠王朝被斩断的时候都没这么失意过。

“我说让你别来找我你就当真了?那我说不爱你了你信不信?”

话音未落,两人纷纷一愣。

叶修终于失了言,不小心脱口而出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他一直爱着周泽楷。

就像天空高悬的明月,每一晚的月色都很美。

 

 

 

两个人在这间昏暗的包间里僵持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只要彼此一个倾身就可以送上一个缠绵的深吻。

不过他们此刻四目相对,牢牢盯着对方,彼此都无法移开视线。

不知道何时在网上看到过如果和某个人对视可以超过三秒,说明极具好感;超过四秒则会心生爱慕;而超过三分钟,则是不管是朋友还是恋人都会戳中泪腺。现在还没到那么漫长的时间,但是这一分钟却仿佛一眼万年。

周泽楷垂下眼眸,咬了咬唇,语气异常可怜:“我很想你。”

叶修不声不响离开一年,他无数次想要去找回,但是身上又担着队长的重任,即使和苏沐橙打听,得到的回答也是吞吞吐吐的敷衍。

他和叶修都不是为爱痴狂的无脑人士,恰恰相反,正因为太过理智,所以更不容许因为私人感情把生活弄得一团糟。他相信叶修会离开一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所以才会下定决心,最终,周泽楷选择还是先把第十二赛季的比赛打完,等到结束赛程之后再静下心来处理叶修的事。

新年假期里,他回家待了几天之后又回到那间和叶修同居的小窝里,即使什么都不做就拿着一本书躺在沙发上,心都能渐渐平静下来。

这里都是叶修的味道,每一处都有叶修的身影,他的视线随便一扫,就如同播放一场老电影,回忆像一格一格胶片缓缓回放。

房间里的那张大床即使现在只有一个人安眠,周泽楷还是会习惯性空出一个人的位置,仿佛叶修从未离开,可能只是夜里起来去一趟洗手间。但是却不会再有人在寒冷深夜跳着脚快步钻回床上,从身后把那双冰冷的手塞到自己腰间取暖。

思念从来不会矫情做作,他想念叶修,从骨子里透出,真情实意。

就像现在他还是觉得委屈,叶修为什么会不要他了?

叶修看见他低垂着眉眼,已经下意识伸手按在他的后脑,像以前一样轻轻抚摸两下,手法像抚摸心爱的宠物,给他顺顺毛。

周泽楷一把抱住叶修,怀抱裹得紧紧,感受到这个人真实的在自己怀里,心口涌动的感情炙热好似岩浆,隔着胸腔都差点将叶修烫伤。

叶修再次鼻尖发酸,离开的这段时间,他又何尝不曾想念?不是后悔离开,难过的只是曾经甜蜜缱绻的那段时光。

脸被捧起,周泽楷的吻强势霸道,和他闷不做声的风格完全不同,这人是标准的人猛话不多,原来在床上把叶修弄得要死要活的,兴致高昂的时候什么淫词艳语都能来两句,一旦下了床之后就笑容温良像个兔子。

舌头在口腔里搅动,裹着那股淡淡的烟草味道彼此交换着呼吸,起初叶修还在挣扎,手指在用力搂着自己的强健胳膊上软软推了几下,便缓缓闭上眼,放弃抵抗。

很多人都会怀念前任,因为和某一任前任在一起的时候,可能是自己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一段经历,倾注最多的精力去经营的一段感情,单纯到几乎不需要什么物质去维护的纯真感情。

而周泽楷就是叶修最美好的那段时光。

叶修闭着眼,长而浓密的睫毛渐渐夹上水珠,在暖黄灯光下仿佛洒落一地的翠钻。

傻瓜,所有的躲避都只是害怕说出口的再见。

 

 

浓烈的吻在这个无人的包间里纠缠,彼此点燃的暧昧就像夜来香在午夜缓缓绽放。

叶修已经从被压在墙壁上变成被压在沙发上,他昂着头,周泽楷在啃咬颈部脆弱敏感的皮肤,在喉结那里舔吻,叶修轻哼出声,身下差点不争气的硬了。

KTV的包间都是玻璃门,外面的人透过玻璃轻易就将室内一览无遗,此时只要稍微有人停留驻足,叶修保证不用明天,夜里他们就要成为微博热搜头条了。

“好了好了……小周,停下。”叶修偏着头,拍拍周泽楷的脑袋,周泽楷抬起头,眼眸里的浓情蜜意只装得下叶修。

“和好,可以吗?”

“原来是我不懂,我的错。”

“以后换我来包容你,来为你改变。”

叶修没有回答,但是从刚刚那个吻开始,就知道自己丢失的那颗心终于找回来了。

他咬了咬唇,嘴角又勾起慵懒笑容,修长好看的食指绕着周泽楷的黑发把玩:“……订酒店。”

彼此相视一笑,心昭不宣。

再次回到包间的时候,叶修走在前面周泽楷走在后面,虽然两人还是不言不语,但是明显感觉到凝固在他们之间的那层冰霜已经瓦解,叶修清醒不少,坐回沙发上拉起袖子:“来来来,继续啊,该谁喝了?”

“老叶你好意思说的,败家之犬还敢叫嚣?!”

“他这是还没喝够啊,今天灌翻他!”

苏沐橙拿着话筒正在唱歌,她和叶修坐在一起,视线从叶修的脖子扫过,当即唇角弯起,会心一笑。

趁着人群哄闹,她悄悄凑过去问叶修:“和好啦?”

叶修摸摸鼻子,没有否认刚刚出去这一趟解决了终身大事。

苏沐橙拐着叶修的胳膊,眉眼弯起:“再在一起不容易,要好好珍惜啊。”

 

 

 

酒过三巡,这场聚会终于到了要散场的时候,黄少天醉得厉害,给喻文州扶着摇摇晃晃还要去勾叶修的脖子,周泽楷则是站在叶修的身后,低眉顺眼,默默守着他。

楚云秀推了推周泽楷的胳膊,悄声问:“喂,小周,和我朋友相处得怎样?”

周泽楷还没开口,这边叶修已经替他回答了:“云秀你别问了,小周又不是单身,你在这边瞎操什么心?”

“……什么?!”楚云秀惊讶不已:“他有对象了?!”

周泽楷默默点头,站得离叶修更近了一些。

而叶修的手背在身后,在旁人看不见的角度和周泽楷的手指轻轻勾在一起。


后续戳我


他从身后搂住叶修,失而复得的喜悦填满心脏,轻吻着叶修的肩头,手指在薄背下爬上身下那人的手腕,十指紧紧相扣。

“你别得意太早,咱们这段感情还不知道能保质多久。”

叶修趴在床上,半个脸颊陷在枕头里,脖颈给周泽楷柔软的黑发戳得痒痒,他忍不住动了一下,又给压了回去,身上那人扣着他的手,握得死紧,容不下一丝缝隙。

“这一次,无限期。”

 

我爱上你,不曾后悔。

与子偕老,不负遇见。

 

——————————END——————————

 

 

评论(29)
热度(654)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