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迹不二、维勇、周叶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TB店铺→朔食纪

【周叶】天作之合 18

预警!!狗血!!OOC!!!


前文指路: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来了@一块糖糕 ,好了这一章大背景已经铺下,看不懂的小天使们请再从头看一遍,肯定会挖到不少有意思的东西


照例给我糕带个广告:《顺水推舟》本宣



-18

 

眼前这张脸太过熟悉,毕竟今天一整日粘在一起,凑得近时连叶修有几根睫毛都数得清清楚楚;但是又有些陌生,因为这张脸上并不是一贯懒散的死宅表情,而是眉梢眼角都带着一股凌冽味道,唇角微勾起的笑容太过薄凉,仔细瞧还带着苦涩和哀伤之情,看得周泽楷心里极其不快,恨不得走过去捧起他的脸用唇将那凄苦的弧度抹平。

他主动走近了两步,长袖之下白玉般的手扶上周泽楷头顶的玉冠,轻声开口:“瞧你追得这样急,都失了少宗主的身份,若是给你师尊瞧见,定要唠叨半个时辰。”

周泽楷低头看着自己的装束,这一身墨色深衣料子极其名贵,滚边暗绣的金色纹理若隐若现,似有流光闪动,纵使对古代服饰一知半解的周泽楷也能瞧出一点门道来,心里更是诧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修白净修长的手指将玉冠扶正后,指尖顺着黑发下滑,触到脸颊之时,周泽楷浑身一颤,下意识握住那一截纤细指尖。

好冷。

叶修并未挣扎,手任由他握着,轻声叹息:“来了也好,不见你最后一面,我也不甘心。”

“……嗯?”

周泽楷眼神茫然,全然不懂叶修怎么会说出“最后一面”这种话,只是下意识握紧了他的手,生怕松手之后眼前这人就会消失不见。

叶修笑了,脸颊上的那道血迹还未完全凝固,那细小伤口又裂了开来,周泽楷伸出食指拭掉那抹刺目的红,叶修笑声低沉,伸手一指身后的万丈悬崖:“上次我站在这里,是不满你们轮回列宗那些劳什子规矩,结果你为了我一力扛下数典忘祖的罪名,被师尊罚在祠堂跪了半个月余;而这次,小周,若是牵连你们整个轮回万境,这极大的重罪可不是听你师尊唠叨两句便可过去。”

“你我真的无力回天,这往生涯,前方也退无可退了。”

脑子里像是被塞了一大串复杂梵语,嗡嗡响得疼,猛然之间好像多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他知道前方这万丈高崖名唤往生涯,只要纵身一跃,便是悄无声息进入另一段转世;他也知道叶修口中的“轮回万境”正是自己从出生至今的居所,贯通三界轮回之始,名副其实的桃源仙境,而这掌管这一方仙境的正是自己的师尊。

他不知道这些记忆从何而来,但是却不觉得生分,仿佛自己本就是这受万众生灵敬仰的少宗主,不过对叶修的记忆却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和眼前这人在这莫名其妙的世界里有什么牵连。

周泽楷头疼不已,他皱起眉,将叶修的手握得更紧:“别走。”

他也不知道叶修要去哪里,只是心里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离开。

天色阴沉,刚刚还是烟雾朦胧,此刻竟飘起渺渺细雨,叶修抬起头,另一手伸出,荧光微闪,竟凭空变出一把伞来。红白相间的伞面,伞缘一层锐利金色,向内弯去,仿佛勾着一圈利爪,周泽楷脱口而出:“千机伞?”

叶修轻轻点头,执着伞打到两人头顶:“用来挡雨是不是太过浪费?毕竟是上古的神兵利器,不过若是为你,也未尝不可。”

周泽楷盯着温润伞骨上流光闪烁的铭文,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醇厚灵气源源不断侵入体内,让人心旷神怡。他曾经所有的心思只为这上古神器,可是如今尽在咫尺却觉得索然无味,只顾着紧紧抓住叶修的手,不让他挣开。

叶修看着伞外被蒙蒙细雨迷了眼的仙境,发出几不可闻的叹息:“你我本不该如此,原本只是一段露水姻缘,没料到居然牵扯至今,纵使有千年修为又如何,还不是沾染了凡尘俗气,为情所困。”

他看向周泽楷,眼眸之中满是俊秀男人的身影,语气倏而温柔下来:“你上次问我,是不是因为这肚子里的孩子才不得不委屈至今,今日我也不想隐瞒。”

叶修靠近周泽楷,贴在肩头耳语:“若不是真心,谁会舍得用来之不易的修为供养这小祖宗?只可惜……我怕是支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他的声音极低,周泽楷忽然发现手中握着的那只白皙手掌手背泛青,竟有若隐若现的鳞片渐渐显露出来。他抬起头,看见叶修的黑发之下,从耳鬓处青色的鳞片也在渐渐蔓延。

“叶修?!”周泽楷慌了神,赶紧搂住叶修,头顶的千机伞渐渐消散,化为星星点点的荧光化在空中。

而怀里的叶修闭着眼,脸色苍白,另一只手捂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再次睁开眼时,浅琥珀色的眼眸里氤氲着水汽,眨眼之间,一滴泪划落腮畔。

“周泽楷。”

这一声呼唤情动天地,周泽楷浑身一颤,搂紧叶修,双手都在忍不住颤抖。

“怪我……要这个孩子,叶修,我别无他求,只愿你平安无事。”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这些,一切如同设定好的一幕戏,他只是一个被吊着线的木偶在进行着这场演出,但是这种害怕却是感同身受,那种从心底迸发的惊惧,渗透到每一个毛孔里。

这一切,都源于会失去叶修。

叶修摇摇头,气息不稳:“你说过这是天定的良缘,我也相信,可惜我已经到了大限之时,今日这千年劫数,怕是过不去了。”

他偏头看见天空不知何时开始翻滚的乌云,其中隐隐混着天雷,照得那片云层一闪一闪。

叶修神色一变,几乎是用尽力气推开周泽楷,顺手扯下腰间那块精巧玉坠,丢给踉跄后退的男人。

“有这东西在,我定能寻到你。”叶修站在崖边,青色外褂从肩头滑落,悄然落地。

“小周,有缘再见。”

叶修周身金光一闪,周泽楷只看见一条青色巨龙蹿上云霄,那巨龙通体翠鳞,隐隐泛着蓝光,口中呼出雾气,仿佛气吞山河。

空中忽然降下三道闪雷,前两道都被青色巨龙躲过,这最后一道,不偏不倚打在巨龙庞大的身体上。

从半空中迸发的龙吟声响彻云霄,青色龙尾甩动两下,从高空中直直坠落,穿过云雾落入深不见底的往生涯。

往生不论回头事,一往情深奈何时。

周泽楷呆呆看着这一切,他的手中紧紧握着那一块玉坠,眼眶已然湿润。

 

 

 

再次睁开眼时,头顶是雪白的屋顶,周泽楷缓缓坐起,伸手一抹眼角,满是泪痕。

此时夜深人静,宿舍里很安静,只能听见舍友们平稳而绵长的呼吸声,周泽楷拿起手机一看,已经三点多,可是睡意全无,头脑异常清醒。

他满脑子都是那条青龙坠下山崖的场景,那股锥心之痛仿佛亲身经历一般,惆怅和悲痛现在还压得周泽楷喘不过气来。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个梦,就像是穿越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一般,入眼的精致山水似乎只在游戏场景中见过,而叶修披散着长发的模样宛若谪仙,回眸的一瞬间便已让人醉死在琥珀色的眼波里。

周泽楷抹了一把脸,大半夜的魂不守舍,拿起手机来调出叶修的号码,拇指在上面逡巡半天,最后还是没有按下去。

现在很想听听叶修的声音,似乎只要听见那道微微沙哑的声线心里就会平静不少。

脖子那里黏腻得难受,周泽楷摸了一把,脖颈里全是汗,那根拴着自己常年佩戴的玉佩的皮绳也被汗水潮湿,摸在手上手感湿滑不已。

玉坠。

周泽楷浑身一震,猛然想到梦中自己最后手中握着的,正是叶修从腰间扯下的那个小巧玉坠。

“有这东西在,我定能寻到你。”

他赶紧把脖子上的玉坠拿下来,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仔细查看一番。这玉坠是家传之物,从小周泽楷体弱多病,自从戴上这玉坠之后倒是无灾无病,二十年来顺风顺水,父母都说亏得祖宗庇佑了。

手中的这块玉坠小巧玲珑,形似一片翠叶,颜色碧绿,水头通润,真正的有色有种,一看便知是顶好的传世之物,背面刻着密密麻麻的铭文,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这叶心中透着一点鲜红,仿佛沁了血似的。

周泽楷握紧了玉佩,低垂着头,心思已经被刚刚的梦境搅成一团乱麻,脑中一会儿是披散着长发的叶修靠在肩头低声倾诉;一会儿又是医院的走廊里短发的叶修坐在自己身旁,握在一起的手十指交缠。

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周泽楷倒在床上,翻来覆去如何也睡不着,他想叶修,可是又不想打扰他睡觉,忍了半天,最后还是发了一条信息给他。

【叶修,别的都无所谓,只要你平安。】

周泽楷默默叹一口气,终于舍得再次闭上眼。

 

 

现在每天早晨唤醒叶修的不是永远肝不完的稿子,而是肚子里这个不省心的孩子,叶修睁眼第一件事就是起床去吐一场,苏沐橙看得心疼,给叶修下的饺子配了一大碗醋。

“叶修哥,你到底怎么了?检查结果怎么说?”

叶修病恹恹的吃饺子,看一眼苏沐橙,又垂下眼眸:“你看我这样子,还猜不到什么情况吗,这么多年小说白看了?”

苏沐橙怔了怔,随即杏眼圆睁,捂住了嘴。

叶修自顾自吃饺子,还安慰小丫头:“你先别太紧张啊,我自己也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还要继续做检查,不过大眼让我先凑合着该怎么过怎么过,走一步算一步……”

“叶修哥!”

叶修的话被打断,接着胳膊就被拽住,苏沐橙激动得眼眶都红了:“我、我、我——我要当姑姑了是不是?!这个周末我就去庙里拜拜菩萨给你求支好签!”

……这丫头重点错了吧?关键是怎么还接受得这么快。

女人啊女人,特别是看耽美小说的女人,果真不能同日而语。

苏沐橙兴高采烈的在旁边兴致勃勃看起母婴用品,叶修刚吃完早饭,舒舒服服靠着沙发休息,顺手把手机摸来,就看到周泽楷发来的消息。

哟,这时间,凌晨三点三十分,想他都想的睡不着了?

叶修嘴角勾起,苏沐橙凑过来看一眼手机,阴阳怪气的拉长了音调:“哦~这孩子他爹看着沉闷没想到这么会撩人啊,啧啧啧,这种帅哥太危险了,难怪叶修哥你会折他手里。”

叶修摆摆手虎着脸把苏沐橙赶去替自己找资料了,这才回了周泽楷的消息。

【我知道,我和肚子里的小东西都会一帆风顺的。】

 

 

 

-TBC.


评论(28)
热度(575)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