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您的好友心机叶已上线 (下)(END)

目录整理


前排来个广告:白色情人节礼包预售(总算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广告可以带)


还债还债!!没有中了直接就是下!(看我说短篇就一定是短篇吧)


前文指路:



叶修最近上班起得比以往更早一些,本来他的生物钟就十分固定,加上现在每天早晨都有约,自然会起得更早。

周泽楷打了包票请一个月早餐,那可不是说说而已,在叶修这儿可就直接板上钉钉了,为了吃到小帅哥的早餐可是把每天的闹钟都调快了二十分钟。

叶修单肩挎着包,八点就在地铁站旁的M记等着,过了几分钟,周泽楷脚步虚浮的走过来,揉揉眼睛还在打哈欠,看见叶修挥了挥手。

“昨晚又熬夜了?”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肩:“是不是下线之后又偷偷摸上来打竞技场了?”

周泽楷一副做坏事被戳穿的样子,摸着鼻子含糊过去:“今天吃什么?”

“吃超值早餐,”叶修推开M记的玻璃门:“你这样总是熬夜不好啊,都多大人了,还当自己上学呢?上班迟到是要扣钱的。”

周泽楷不停点头,叶修说了几句点到为止,毕竟相差不了几岁,关系不是很近,几句话还能权当关心,太啰嗦了反而会让人心生厌恶,看周泽楷一副谦虚恭敬的模样,看来心里对叶修的话还是认同服气的。

两人点了两份超值早餐,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叶修打开热咖啡,眼睛却一直瞄着周泽楷的冰可乐,周泽楷刚插上吸管喝了一口,无意间接触到叶修的眼神,犹豫三秒把可乐递了过去。

叶修弯着眉眼接过,把咖啡塞到人家面前,自己咬着可乐吸管吸了一大口,周泽楷对着还没有倒奶杯和砂糖的清咖皱着眉,连嘴里都泛起苦味。

很不习惯喝咖啡。

他又看了一眼叶修,眼神很委屈,似乎在疑问:你也不喝为什么要点?

叶修咬着吸管,含糊不清的问:“不喜欢喝?”

周泽楷老老实实点头,准备站起身:“我再买一杯可乐。”

“哎哎哎那么麻烦干嘛,你看这个队排的,等到了你的时候上班都要迟到了,”叶修把可乐又递回去,咖啡拿回来:“逗你玩儿的啊,我喝这个,可乐还给你。”

吸管上还有一个被叶修咬过的牙印,塑料吸管哪能经得起这样的蹂躏,那一块已经瘪了下去,不过周泽楷看都没看,直接塞到嘴里。

而对面拆着奶杯的叶修低下头的时候,耳根还有些发烫,椅子下的小狐狸尾巴摇了摇。

间接接吻。

看着周泽楷心无芥蒂的模样,叶修心情大好,心里盘算明天还要过来吃M记。

继续点咖啡,骗可乐喝啊。

到了公司之后,喻文州递了夹板过来,上面夹着今天的会议纪要,叶修翻了翻,撇撇嘴:“怎么还是这场景建模的事?又要去楼下听老韩他们唠叨了,总算知道楼下的会议桌为什么是合金的,老韩脾气上来了木制的架不住。”

喻文州笑了,手臂间夹着笔记本,顺手扯了一张抽纸递给叶修:“叶前辈,你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叶修没有伸手去接:“这你给我干嘛?你该让少天准备好了,他可是在风口浪尖上,等他给怼哭了指不定用得上。”

“没事,少天昨天为了打脸辛辛苦苦写了两万字的理论分析,我给你是等会儿擦擦喷到脸上的口水用的。”

叶修叹口气,把抽纸给揉成一团塞口袋里,拿着平板和喻文州一起下楼了。

如果说程序员之间都是一场数据的斗争,那绝对是大错特错,技术宅被逼急了上演的戏码可比甄嬛传精彩多了。黄少天历时38分钟的长篇大论可谓精彩纷呈,语速之快让评测组镇组之花张佳乐连想插嘴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握着企划书干瞪眼。

终于,话痨黄少手中一沓A4纸的长稿一甩,长出一口气:“所以说,这个山崖中间设计的隐藏效果存在的意义是非常合理的!”

他的话音刚落,刘小别立刻站起身“啪啪啪”鼓起掌,唾沫横飞的称赞黄少天:“黄少这番解释精彩漂亮啊!可算是给我们辛辛苦苦设计的idea平反了!”

黄少天出了一身汗,神情得意,摆摆手:“小事一桩而已。”

张新杰摸着下巴沉默不语,韩文清脸都黑了。

叶修从口袋里摸出抽纸擦擦脸颊,在桌子底下给喻文州竖了一个大拇指:“果真有先见之明。”

下班之前叶修发了消息给周泽楷,结果得知人已经换衣服打算回家了,叶修耸耸肩,虽然很想试着和他约一顿晚饭,但是太过积极也不是什么好事,要是被看出什么端倪的话更是操蛋。

一直低头对着电脑屏幕整理数据的喻文州忽然抬起头,看向桌子对面的叶修:“施主,需要指点迷津吗?”

叶修手托着腮食指轻轻一晃:“准奏。”

喻文州绕了过来,手机屏幕上一推一划,出现一篇文档——求爱三十六计。

……叶修按下锁屏键,语气微凉:“趁朕还未动怒之前,快滚吧。”

喻文州笑容诚恳,把手机放在叶修手边:“叶前辈,真有用,不信你试试。”

叶修来了兴趣:“你怎么知道有用的?”

“听少天说的。”

这不靠谱的三十六计最终还是传到了叶修的手机里,下班坐在地铁上闲来无事,叶修当真点开看了一下,不过立刻发现自己一时脑热信了喻文州的邪是相当错误的。

这一看就过分殷勤的套路和戏码,根本就是赤裸裸告诉对方——老子要追你啊不从你就跑跑了我继续追!

叶修关了文档,闭上眼靠着椅背小憩,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地铁上挤挤攘攘很是吵闹,钻入耳中的全是嘈杂人声,但是叶修却心无旁骛,专心神游。

唔……材料收集得差不多了,今晚开始试着做个银装出来,总不能白吃人家的早饭吧?

做慢一点做慢一点,细水长流的可持续发展才是王道啊。

 

 

约定好的一个月早餐,到今天已经吃了二十天,叶修已经早晨习惯在地铁站外等着周泽楷急急忙忙背着包跑过来,再略带愧疚的道歉自己早晨闹铃又没响。

“哎……也是难为你每天早起了,还住得那么远。”

早在认识第三天,叶修就知道周泽楷住在哪个区,还感叹了一下小伙子是隐形富二代,那片区寸土寸金,一套普普通通的三居室没个几百万下不来的,周泽楷局促不安的解释:“没……就普通家庭。”

叶修可不关心对方是身无分文还是家财万贯,他注意到的地方只有一个:“你住的那地方离这地铁站也太远了吧?怎么没考虑在附近租个房子?”

周泽楷摇摇头,摆弄着吸管:“太麻烦。”

“哪里麻烦?一个人住自由自在的,要是觉得不值的话找个人合租就是了。”心机叶再次翘起了小狐狸尾巴,准备给无辜的小猎物下套。

看样子初入社会的小帅哥还真没考虑过这种问题,支支吾吾回答:“一个人住……不方便。”

“不方便?”

周泽楷点点头,脸色微红:“生活技能不行。”

叶修心里大喜,不能好啊!就是要你不能才行。

看来有机会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叶修装作不经意间开口:“其实我也是一个人住,家里空着一间客房的,平时没事自己做做饭,反正多双筷子也没什么问题。”

周泽楷看他一眼,低头沉思了半晌,委婉拒绝了:“我妈……不放心,怕有危险。”

其实叶修想想看,不放心是对的,毕竟住过来之后极有可能笔直的钢筋就弯成蚊香了。

既然被拒绝,叶修也没再提起过,过了这么长时间,今天倒是再一次提起来这件事:“真不给我一个做你房东的机会?你怕什么,我还骗财骗色不成。”

骗色,那是必须的啊。

认识这么久,周泽楷已经彻底把叶修当成朋友,当时找的借口也有些不好意思,只是笑笑:“没有,我回去问问看。”

叶修点点头,嗯,今天的回答敞亮多了。

午休时间,喻文州见叶修心情不错,转椅轮子一滚,挪到叶修身边问:“看你红鸾星动,是不是那秘籍很有用?”

“拉倒吧指望那玩意儿,”叶修嫌弃不已,喻文州笑道:“可别这么说啊,我仔细看过了,有些法子还是可以一试,比方这个。”

喻文州点开手机文档,食指在屏幕上划一下,指着屏幕中重点加粗的几行字。                               

【我把你灌醉,我让你流泪】

【偶尔来一场醉酒,说不定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哦】

                                               ——来自你的求爱三十六计

这法子看上去就不太靠谱,虽说酒后吐真言,但是对于叶修来说,酒后就没有然后了——一杯倒的叶修估计酒后只有被别人乱性的份儿。

“饮酒伤身,下一个。”

喻文州对叶修的轻描淡写不以为意:“叶前辈你是怕伤肾吧。”

这个话题一笑而过,叶修没放在心上,但是闲下来的时候又会莫名其妙想起。这天正巧叶修回去的时候在地铁站看见穿着制服的周泽楷还站在那里,他摸着下巴,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试探啊……未尝不可。

“还没下班?”叶修绕到进站口,靠着金属栏杆问。

周泽楷指着墙上的大钟:“临时加班,六点。”

“哦好,那我等你,等会儿一起吃饭。”

叶修说出的是肯定句,两人每天早晨一起吃早餐都吃出了习惯,倒是第一次晚上约饭,周泽楷本就单身不受拘束,当即便答应了:“嗯,地方你挑。”

“这个点外面的饭店全是人,去我家好了,”叶修胳膊肘抵着栏杆,托着下巴笑道:“地铁上面有家柠檬鱼很好吃,咱们买了带回去。”

 

 

 

叶修的家住在高层,干净清爽的三居室,装潢简单大方,挺符合叶修这个程序员的品味,家具摆饰都不是什么浮夸的颜色,瞧着赏心悦目。

他去厨房把打包外卖的柠檬鱼盛出来,周泽楷则是在客厅里把顺手买的其他熟菜一一放在桌上,最后袋子里还剩两瓶啤酒,靠着茶几桌腿儿摆着。

周泽楷平时没有饮酒的爱好,这两瓶啤酒还是叶修路过超市的时候顺手买的,说是难得喝两杯,意思意思。

“不好意思啊我家里没有酒杯,凑合凑合好了。”叶修拿了杯碗筷子出来,在茶几上摆好了,周泽楷看见两个一次性纸杯,心里默默有了结论——

嗯,还真是难得喝两杯。

两人盘腿坐在地毯上,客厅里的液晶电视正在播放电竞比赛,周泽楷看得津津有味,而叶修在一旁充当二次解说,几句话下来便知是资深前辈,对电竞游戏这一块涉足颇深。

男人嘛,哪有几个不爱撸游戏的?

“荣耀会举办职业联赛吗?”

周泽楷忽然问了这么一句,叶修摇摇头,喝了一口啤酒:“不清楚,看发展势头吧,毕竟是个新游戏,还有很多需要打磨的地方,不过倒是有这个意向。”

叶修这个内部人员的回答还是挺靠谱的,还给周泽楷分析了一下举办职业联赛的利弊,以及游戏机制会产生的限制和不公正性,不知不觉,两瓶啤酒已经差不多快见底了。

周泽楷还安然无恙,仿佛刚刚下肚的都是不含酒精的软饮,而叶修这个一杯倒的酒量能撑着没闭上眼已经难得,但是软软趴在茶几上已然快要昏昏欲睡。

“小周啊……”叶修趴在茶几上,脸色酡红,对着周泽楷迷迷糊糊开口:“我挺喜欢你的……”

周泽楷正在看手机,随口答了一句:“我也是。”

不过回答完之后立刻反应过来叶修刚刚说了什么,一时间竟莫名紧张起来。

叶修这是……表白?

还没等周泽楷多想,叶修低沉混合酒气的笑声传来:“哦……你也喜欢和我一起玩荣耀啊。”

——原来是荣耀。

周泽楷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心里却隐隐失落。

而叶修在对面庆幸,幸好自己及时清醒,悬崖勒马,才没把那些有的没的都给倒给对方听,只是试探而已,千万不能做得太过火。

“对了,你怎么一直没谈恋爱?”叶修抬起手,胡乱在周泽楷的黑发上揉了一把,周泽楷老实回答:“没考虑过。”

“这个事还是要随缘啊,喜欢什么类型的?我帮你留意留意。”

周泽楷看他一眼,半信半疑:“你自己……还单身吧?”

叶修点头,撑着桌子直起身子,凑近周泽楷:“一直没遇上对胃口的,难找。”

周泽楷扶住他的胳膊,总觉得叶修摇摇晃晃下一秒就要倒下,而叶修干脆顺势歪到他的肩头靠着,闭上眼轻声嘟囔:“最近倒是有中意的,不过就是要费些功夫罢了……”

“嗯?”

周泽楷低下头,还想听仔细他说了什么,叶修已经换了话题:“对了,这么晚了,你家离那么远,干脆今天住这儿好了,客房空着。”

叶修甩甩头,好像清醒一些,站起身去了卫生间洗把脸。

周泽楷坐在地毯上,还在想刚刚无意间听到的模糊话语。

有中意的。

 

 

自从上次在叶修家里夜宿之后,周泽楷似乎感觉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不知怎么回事,会分出神来在意叶修的一举一动,上班时间闲下来的时候,QQ消息置顶的一直都是叶修的消息。

一枪穿云:今天有人带饮料,没给进

君莫笑:我记得饮料不是喝一口就行了嘛,后来怎么样了?

一枪穿云:没喝,闹了很久

一枪穿云:说给女朋友带的,不敢私自喝

君莫笑:……难为那兄弟了,就不能出站的时候买一瓶吗

两人就着这鸡毛蒜皮的小事,能聊一个中午。

午休时间结束,周泽楷和叶修打声招呼准备上班,锁上手机的时候嘴角弯起,因为这简单的喜悦而满足。

老前辈刘姐笑着问周泽楷:“小周啊,最近看你满面春风的,谈恋爱了?”

“啊?”周泽楷怔了怔,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

这是——恋爱?

每天都有聊不完的话题,社交三级残障的周泽楷都能做到不会冷场,晚上下了游戏之后,一句“晚安”之后还会盯着屏幕再等到叶修的回复才能安心睡着。

周泽楷低下头,心跳不自觉加快,细想之下,他和叶修之间的相处似乎处在一种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阶段,两人都没有明说,但是心里都清楚有一种朦胧感觉隐隐约约即将破土而出。

即使一个月的早饭约定已经结束,两人还是雷打不动的每天早晨约好见面,像是一种浑然天成的默契,不容破坏。

他感觉叶修中意的人,或许就是他也说不定。

荣耀今晚更新了新版本,叶修组织着内部程序员们带着周泽楷去新副本里进行客户体验,正巧BOSS掉落的稀有材料是叶修目前做银武唯一缺的一种,当即便散了队伍,准备今晚就把周泽楷那两把左轮给做出来。

两人挂着语音,叶修那头很安静,他正在折腾装备编辑器,周泽楷也不说话,给他留下一个安静的环境。

二十分钟之后,叶修长处一口气,喊了周泽楷:“小周,来交易。”

双方点开交易框,叶修丢了两把左轮上去,一把荒火,一把碎霜。

“属性不一样,里面有几个材料还不是最好的,等以后打到好的再换吧。”

周泽楷已经相当惊喜,赶紧点头:“没事,够好了。”

“暂时肯定够用,全服也找不到几个这么好的银武了,”叶修的语气颇为自信,问道:“去野区试试手?”

两个角色一起来到野区,这附近的野区是一片奇伟山峰,周泽楷试了一下手里的银武,这才理解为什么这东西值得一个月早饭了。

而且叶修这水平这技术,满汉全席都不过分。

“来,跳上来,带你看看我们建模组一把手黄老师的杰作。”

站在高耸入云的山峰前,叶修的角色沿着山壁跳到悬崖峭壁上,周泽楷操作着角色跟上,两人一前一后,一直保持着平稳的节奏和步调。

“这个场景你不知道,被我们楼下评测组diss过好多次了,其实是有一个隐藏效果在里面,但是触发条件很特殊,今天时间不对,无法触发了,但是这个点,正是这座山谷景色最美的时候。”

《荣耀》之所以获广大玩家好评,是因为用心之处颇多,可能别的游戏会有白天黑夜的转景,晴雨雷电天气转景,但是荣耀却是做到连细微的时间方面都有区别,所以如同真实的气候一般,每一刻的场景都有细微差别。

这可苦了场景建模组的那一群技术宅们,数据众多之下就容易出BUG,在不停修BUG的同时还要面临评测组的挑BUG,成天两头忙活不停。

等到他们爬上山顶之后,游戏里的时间正好是晨昏交界之际,昼夜替换之时,天空那一片绚烂的火烧云一点一点渐渐隐去,明月爬上树梢,银色光辉倾洒大地。

游戏里的时间比正常的时间快了一个倍速,这场转景在半个小时之内完成,他们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看着这如画的夜色,周泽楷甚至屏住呼吸,为这细致的场景设计感到震惊。

两个游戏角色并肩而坐,头顶一轮明月,游戏场景的夜色风景如画,叶修忽然轻声感叹:“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周泽楷愣了愣,第一反应就是抬头看向窗外的夜空。

窗外夜色如墨,这两天白天阴雨绵绵,都是到了晚半天才不再下雨,别说月亮了,连一颗星星都看不到。

他的心跳加快,大学时被逼着读了许多文学作品,其中就有夏目漱石的代表作,当然也迫于了解某些有名的故事,比方说那个浪漫的翻译故事。

喜欢是一种很简单的情绪,就是想把心里颇有感触的一个瞬间第一时间告诉那个特定的人而已。

周泽楷并不知道叶修是知道这句话的含义还是只是看着游戏场景无意间感叹,他垂着眼眸,在游戏清风吹拂的背景音效里回答:“嗯,人……更美。”

一时间双方都没了声音,但是透过耳机,周泽楷似乎听到了叶修在不断加速“呯呯”乱跳的心跳声看,心里一直绷着的那根弦渐渐放下,他轻声问道:“上次说……可以借住,还有效吗?”

过了半分钟,对面还是没有回应。

因为心机叶从刚刚就被撩红了脸,捂着脸额头磕在电脑桌上,嘴角怎么都抹不平,幸福和喜悦憋在唇角即将喷薄而出。

周泽楷以为叶修掉线了,“喂、喂”呼唤了两声,叶修赶紧轻咳一声回应:“在呢在呢,我听到了。”

他笑着回答:“当然有效啦,你住过来的话早晨上班八点二十出门都没问题。”

“嗯。”周泽楷低垂着眼睑,食指轻轻抠弄着键盘上的图标:“明天下班早,一起吃饭?”

“好啊,来我家好了,顺便尝尝房东的手艺。上次没来得及,这次是该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两人再次沉默,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也无需试探,叶修深吸一口气,选择直截了当切入主题。

“小周,我对你——”

“好。”

对方的回答干脆利落,不带一丝犹豫。

似乎彼此都达成了一种默契,叶修挠挠脸颊,猛然间自己脱了单,坐地铁还能捡个男朋友,这么好运明天买个刮刮乐是不是也能中五百万了?

“明天早饭想吃什么?我带给你。”

对面周泽楷低声笑了,低沉磁性的声线透过耳机打在叶修的耳膜上,一瞬间随着血液融化心房。

“随便,你来就好。”

 

————————END————————

 

 

等不到天黑也等不到明天了,写了就直接发了!

车什么的,我在想要不要搞在番外里,毕竟这么纯情的恋爱里夹着车怪怪的……容我考虑考虑


评论(40)
热度(1084)
  1. Q阿金妮拉结A朔 转载了此文字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