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抛砖♂引欲 (黑道Paro,一发完)

目录整理


黑道PARO第六弹(好的越写越长了)


前情提要:

大宝剑♂不要钱(一发完)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发完)


非礼♂勿视


明枪♂暗箭


一叶♂障目



抛砖♂引欲


BY:阿朔


叶修单枪匹马出现在霸图的地盘,巡场的小弟们都在窃窃私语讨论——兴欣的叶修这是不要命了。

这一片娱乐城名叫灯红酒绿,吃喝嫖赌一应俱全,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不夜城,名字俗是俗,但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要不到的。而让人闻风丧胆的霸图社团正是盘踞在这里,灯红酒绿一座城也是霸图的产业。

叶修站在一家门厅开阔的健身房前,优哉游哉问道:“你们老大今天来了吗?”

一道刀疤斜斜划过右眼眼角、身着工字背的男人亮出油亮的肱二头肌,语气凶狠无比:“叶修!不想断腿的话麻溜儿滚远一点!”

“别动气,今天不找茬,没看我就一个人来的嘛,”叶修抬起双手放在两侧:“看,什么武器都没带,难得我这么有诚意,还不带我去见见你们韩老大?”

“谁知道你是不是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阴损东西,不然你怎么敢单枪匹马闯咱们霸图?!”

“啧啧啧,你们这是偏见啊,哥在你们心中就是这种形象?”叶修实在是无奈,头疼得揉了揉太阳穴:“还真是,要我脱光了裸着进来你们才信?一个个膀大腰圆的,怕我怕成这样。”

“谁怕你了?!再嘚瑟今天别想活着离开!”

叶修叹一口气,所以说做人难,面对不讲理的敌人那是更难。

要说霸图社团和叶修结下的梁子还要追溯到嘉世鼎盛的时期,当时的霸图和嘉世为了抢地盘拼个你死我活,叶修急着上位,为嘉世开拓疆土,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吞下城东那一片大区,把霸图几乎逼上梁山。

即使霸图后来居上,夺回几处重要的场子,但是身为社团的老前辈们可没忘了叶修给他们带来的耻辱,因此每个加入社团的小弟们第一节必修课就是经历对道上有“战神”之称的叶修大神的洗脑,一个个都成为彻头彻尾的叶黑,否则在社团里都混不下去。

所以大部分混江湖的社会人士们看到叶修,或多或少都要给些面子,毕恭毕敬语气客气,唯独霸图,从小弟开始都是那么牛逼哄哄,个个能指着叶修的鼻子骂个底朝天,滔滔不绝脏字都不带重样的。

叶修在这健身房的门口也耗了十多分钟了,另一个守在门口的小弟终于把男人拉到一边耳语几句,一溜烟跑到楼上禀报去了。

过了会儿他走了下来,拍拍手,让大家都让开一条道:“老大让你滚上去。”

听听这话,捡着机会就要埋汰一下敌人。

叶修倒是从容自若,跟着几人上去之后,走进二楼大门,一眼就看见穿着紧身衣正在跑步机上慢跑的韩文清。

叶修和韩文清打了十年交情,霸图这帮小弟都是随了韩文清的脾气,说话都一个味道,都是得自韩文清真传,只见他看都没看叶修,直接开口:“滚来干啊?”

“都是打开门做生意,我也是客人啊,你看看你门口的小弟,对别人都是‘游泳健身了解一下’,见着我了就是‘不想断腿滚远一点’,区别待遇啊区别待遇,”叶修走过去,坐在跑步机旁的凳子上,锤了捶大腿:“在楼下磨蹭那么久,站得我腿都酸了,老韩你架子够大啊。”

站在韩文清身边的是霸图的二把手张新杰,此人做事一丝不苟,生活作风严谨,戴着金丝边眼镜,西装革履,一股社会精英白领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怎么也无法想象居然在黑道混了十年之久。

当然了,喊打喊杀的事情哪能轮到张新杰来操心,他在霸图里就是一个典型的军师兼顾问,给韩文清出谋划策,霸图能发展到今天这般如日中天,也有张新杰的一半功劳在里面。

“叶哥既然开口了,那咱们不意思一下未免太难看,”张新杰一伸手,身边的小弟立刻递上一张金卡,张新杰指尖夹着卡,递给叶修:“这是贵宾金卡,欢迎叶哥常来咱们这儿照顾生意。”

叶修翘着腿,没有伸手去接,倒是一挑眉自嘲起来:“那哪能啊,你们灯红酒绿消费这么高,咱们兴欣可是草台班子啊,一分钱都要掰成一半花的,我这个老大带头奢侈浪费,不好、不好。”

“叶哥谦虚了,”张新杰嘴角勾起,笑道:“既然有时间去关照轮回的生意,那也可以多跑几步来咱们这儿,同样找乐子,轮回场子里有什么项目,我们这里一样不缺。”

叶修盯着他,也不知是对方有意搜集过了情报还是自己最近和周泽楷真的走得太近,到处惹人眼球,总之闹得人尽皆知就是不太好,叶修打个哈哈糊弄过去:“没办法谁让咱们和轮回是邻居来着……你倒是提醒了我还要赶回去,咱们说正事。”

刚刚废话半天,韩文清一直没开口,自顾自的在跑步机上按着平时的节奏锻炼,这下听叶修说到正事,这才按了暂停,从跑步机上走了下来:“说。”

身旁的小弟递了毛巾过来,韩文清接过毛巾擦了一把汗,一双锐利鹰眼盯着叶修。

“哎,今天来还不是因为乐乐嘛,”叶修在健身房里左右张望:“他在哪儿呢?”

“张佳乐?”韩文清把毛巾挂到脖子上,拧开矿泉水灌了一大口:“他在哪里我怎么清楚。”

“哎哎哎老韩你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啊,我要是没什么把握的话会来找你要人?”

张新杰皱起眉:“可靠的消息?”

“文州,你懂的。”

如果是蓝雨的情报网卖出的消息,那基本就是八九不离十,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张新杰笑了笑,也没否认:“张佳乐这么一个大活人,想去哪儿散散心我们也不能捆着他。”

“看来乐乐真的是投奔你们了,”叶修抹了一把脸,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颜色泛黄年岁老旧的破纸条,小心翼翼打开,清了清嗓子朗声念道:“‘我,张佳乐,欠叶修香烟一条、晚餐四顿、衣服两套,于一个月内归还’,听到没,张佳乐欠我的债还没还呢,快让他滚出来。”

站在健身房里的霸图小弟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张新杰还真走过去看了一眼,笑了:“还真是张佳乐的字,下面还有指印呢。”

“可不是,这还能拿来骗人?”叶修把纸折好又放回口袋里,瞄一眼张新杰:“这借条可是十年之前的了,乐乐当时说是一个月,咱们道上都是利滚利的,逾期十年,这烟多半要用卡车来拖了,您哪位报销一下?”

叶修那表情看上去也不像是认真的,韩文清休息够了站起来,搭在脖子上的毛巾甩在软凳上:“胡闹!”

张新杰推推眼镜,态度依然温和疏离:“叶哥,您大老远过来我们也不好让你白跑一趟 ,但是张佳乐现在真的不在霸图,您要是想留下来吃个饭,当然欢迎,不过话摆在这里,人不在,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没用。”

“哟,新杰你这外交艺术越来越值得称赞了,明明这话听着这么欠揍哥却一点都不想动手。”

张新杰露出微笑:“叶哥谬赞了。”

韩文清早已走上另一边的拳击台上,往拳头上一圈一圈缠上绷带,扫他一眼:“无可奉告。”

叶修站起身来到拳击台外,胳膊往围绳上一挂,开始装起可怜来:“别啊,我这也是受人所托,还人情债来着,那人见不到张佳乐要死要活的,折腾的我哟,不然你当我乐意在你眼前晃?”

“孙哲平?”

“你看你什么都清楚,藏着掖着有什么意思?”叶修继续说:“他们两个将近十年的感情,当真老死不相往来了?张佳乐真舍得?”

韩文清才懒得回答这儿女情长的问题,冷笑一声:“他舍不舍得你去问他。”

“那你也得告诉我他在哪儿啊。”

“说了无可奉告。”

韩文清活动一下手指关节,挥起肌肉虬结的手臂,拳头已经狠狠招呼到沙包上,沙包顿时荡开一段距离,可见力道之大。

靠着围绳的叶修手摸着腮帮,装模作样吸一口气:“哟,看着都疼,老韩,你这本事不去拿UFC金腰带可惜了,干脆你隐退江湖另辟蹊径,这座场子我给你看着。”

要说叶修贱就贱在这张嘴上,在韩文清这儿讨不到便宜就开始垃圾话攻击,就看准了韩文清不会真动手来着。

韩文清听他的垃圾话都听了将近十年,基本练就自动屏蔽的本事,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跨前一步,主动递上一根烟:“不劳叶哥操心了,咱们霸图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对于生活作风严谨到变态的张新杰来说,是绝对不会染上抽烟这种不良嗜好,不过却还是随身带着一包烟,关键时刻就派上用场,心思细腻可见一斑。

叶修接过烟,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拇指擦着火石悠悠然点起,深吸一口再吐出一口轻烟:

“好吧好吧,看来今天白跑一趟啊,从你们嘴里是撬不出来什么东西了,大孙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张新杰还是面带微笑,韩文清的拳头拳头捏得咯咯响,仿佛在威胁叶修赶快滚蛋。

叶修耸耸肩,临走前还不忘从张新杰那儿把刚刚没来得及揣兜里的贵宾卡给要了来,张新杰一挥手,走过来三个身材健硕的男人,叶修退后一步:“干嘛,要一张卡而已,这就要动手了?”

“叶哥真幽默,”张新杰回头吩咐:“好好送一下叶哥。”

“哎哎哎真不用,过两天我还得来,到时候再一起送好了。”

韩文清眉头动了动,叶修的话就撂这儿了——不交出张佳乐就别想清净,烦也烦死你们。

他冷笑一声,留下一个背影给叶修:“快滚吧。”

出了健身房,叶修走了两步,就看到一道高挑熟悉的身影立在树荫下。男人正低头看着路边矮树丛上飞舞的几只白蝴蝶,精致眉眼难得流露出一抹温柔的表情,他伸出手指,一只蝴蝶停留在食指上。

叶修静静看着风景如画的一幕,蝴蝶本就是美好的代表,和背负着腥风血雨背景的青年同框却丝毫没有违和感,仿佛周泽楷本就不该和道上的风云沾惹,而是天生就该是一副邻家暖男的模样。

他们这些人手中早不知染了多少鲜血,哪怕未来对生活再怎么虔诚,都无法得到救赎。

“你怎么会来这里?”

叶修走过去,他见到周泽楷挺意外,怎么这么巧的正好就在楼下了?这里又不是兴欣家门口,和轮回休闲会所隔着一条街,不得已和轮回当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这里可是霸图的地盘儿,和轮回根本挨不着边。

周泽楷难得没有被笔挺西装包裹着,穿着一身休闲装,倒看上去更小了几岁,颇像一个还没走入社会的新鲜大学生,他单肩背着包,浑身散发着清新阳光的气息,擦肩而过的小姑娘都投来悄悄探究的目光。

“去逛街?”周泽楷站到叶修身旁,悄悄勾着他的手指:“西装,赔你一套。”

没想到这人还记着那次拜寿把西装给扯坏的事,不过当时大手一挥已经签了一张支票,叶修还倒赚不少,便随意摆摆手拒绝了:“不用了,多大点儿事,你还没说呢,怎么在这儿?”

“走吧,我付钱。”周泽楷一向掐叶修的弱点都掐得很准,当然知道刚刚起步的兴欣可是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连带着老大都缩衣节食,就差钻钱眼里了。

叶修果真犹豫了,对周泽楷的避而不答没有多问,而是考虑起来:“要我陪逛街啊……包不包饭?”

周泽楷微微一笑,已经拉着叶修并肩前行。

张新杰靠着窗台,低垂的视线随着渐行渐远的两人一路跟随,终于过了转角之后消失不见,张新杰收回视线,食指屈起,有一下没一下轻轻敲着窗台。

“看什么?”

韩文清今天的健身结束,小弟们鞍前马后的帮忙收拾,准备打道回府。

张新杰喃喃自语:“你说……如果轮回和兴欣联合的话,会不会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身后传来冷笑声:“叶修我们还不了解?他就算弄死轮回,都不会联手。”

“可是……”张新杰摸着下巴,第一次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质疑:“这次好像有点不一样——”

“叶修,第一次对某个人这么纵容。”

 

 

 

在距离灯红酒绿两条巷子远的商场里,周泽楷和叶修路上还买了两个甜筒,叶修边吃边感叹:“还是两个人逛街好,甜筒都能第二个半价。”

周泽楷看着手里的甜筒,心里其实没那么痛快:他还想只买一个来着,这样就能和叶修一起分吃一个甜筒了。

身旁的叶修舔着圆筒,明明是个不修边幅的大男人,吃这种甜品却喜欢顺着轮廓舔一圈,舔得仔细、舔得认真,艳色的舌尖在纯白的奶油冰激凌上爬行,带来的视觉刺激让周泽楷眼前一热。

他的脑中已经开始描绘叶修跪在地上昂着头陶醉舔吻含弄着粗长rou棍的模样。

“想什么呢你。”

叶修一句话把周泽楷从想象中拉回现实世界,周泽楷随口问道:“来霸图有事?”

叶修点点头,直言不讳:“来要人。”

“谁?”

“张佳乐。”

周泽楷低头沉默,张佳乐的名字他也有所耳闻,是曾经百花社团的大当家。年轻时候和孙哲平在庙街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成立了百花社团,后来听说在一起抢地盘的火拼中孙哲平被废了一条胳膊,自此在道上消失,而张佳乐独自支撑百花更是孤立无援,前几年也一走了之,隐退江湖了。

不过想要金盆洗手远远没有说说那么简单,张佳乐即使隐退之后却还是无法落得清净,反而被各大社团挖地三尺想要把人找出来,纳为己用。

“知道当年为什么张佳乐那么炙手可热吗?”叶修冲周泽楷眨眨眼:“知道什么就说出来,看看你功课做得怎么样。”

周泽楷沉吟半晌,缓缓开口:“改枪制药,很专业。”

这也是张佳乐在当年隐退之后却还不停被不同社团挖角的重要原因。张佳乐在枪械以及弹药方面的造诣登峰造极,见过哪个帮派火拼还跟飞虎队似的扔催泪瓦斯来混淆视线的?连手工闪光弹都派上用场,没错,就是百花独一份,连叶修当年都险些栽了跟头。

“真的很厉害?”周泽楷别的不关心,只关心是不是叶修也这么认同。

叶修点点头,回答得颇不要脸:“就比我差一点吧。”

周泽楷被逗笑了,不再多问,甜筒吃完之后,拉着他走进一家高级定制的奢侈品专卖店。

走进店里,店员们纷纷礼貌鞠躬,这些都是素质很高的销售人员,并且在这种奢侈品专卖店里形形色色的有钱人见得太多,绝不会发生电视剧中因为穿着普通而狗眼看人低的狗血剧情,相反面对每位客人都会毕恭毕敬,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因此穿着低调随便的两人也没有收到什么乱七八糟的鄙视目光,叶修摸着下巴还觉得挺可惜的——难得来这种高级定制的专卖店,身旁还跟着行走的pos机,想体验一把八点档里的打脸剧情都不给机会。

不过叶修显然放心得太早,因为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经历的剧情将不是八点档,而是随时会上热搜的赤鸡体验。


后续戳我


等到两人出来的时候,叶修脚步虚浮,两颊略带潮红,而身旁的周泽楷只有头发有些凌乱,但是随手耙几下又多了一分凌乱美,活脱脱街拍男神一枚。

站在二楼试衣间楼梯口的店员看见他们出来迎了上来,周泽楷把手中西装递过去,店员双手接过,问道:“先生,合身吗?”

周泽楷点头,店员又问:“是否确定需要这件?如果确定的话,我为您开票结账。”

周泽楷摇摇头。

叶修有些尴尬,弄不懂他什么意思,光试不买,难道只是专程为了来一次试衣间PLAY?

店员倒是没有太过惊异,可能这种客人遇到的更多,他弯着身耐心问道:“您是对款式不满意吗?我们这里还有很多不同款式可以挑选。”

周泽楷抬起手指着楼下那一排排衣架,语气轻描淡写:“这个尺码,每样一件。”

叶修目瞪口呆,店员也怔在原地,仿佛自己暂时性耳鸣。

“疯了你!买那么多干嘛?!”

周泽楷看着叶修一脸无辜:“你喜欢啊。”

“我只说这件不错!”叶修头疼不已,拿着西装的店员看向叶修的眼神暧昧,左眼写着“基佬”右眼写着“包养”。

“你别胡闹!有几个闲钱烧得慌?真想孝敬哥的话不如直接打钱,”叶修丢个白眼过去:“就这一件,再作什么幺蛾子你以后别来找我。”

“哦,”被叶修这么一威胁,周泽楷乖乖听话,两人跟着店员下去刷卡买单,走出奢侈品专卖店时,叶修回头不经意间余光一扫,看见一道人影一闪,钻入对面的巷子没了踪影。

是谁?

叶修停下脚步,盯着对面幽深的小巷,周泽楷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立刻察觉到了不妥:“有人跟踪?”

叶修皱着眉,片刻后缓缓摇头,嘴角勾了勾:“看错了。”

周泽楷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什么其他东西,但是叶修却将所有情绪隐藏在淡然微笑之下,顺手勾上周泽楷的胳膊:“走了走了,不是说包饭的吗?都饿死了。”

周泽楷低下头,看着叶修那只漂亮的手拐着自己的胳膊,心情瞬间大好,也懒得深入探究叶修看错的是什么,反正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有情报递到轮回当家的手上。

“吃过饭找家酒店?”野战意犹未尽的小狼狗眼中充满期待。

“滚滚滚,滚回你们轮回去。”

 

 

————————END————————

 

设了定时,翻了起床补

啊,我好爱这个周啊!!!!说不上来的感觉,就是感觉,很带感就对了

评论(40)
热度(1360)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