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红豆糯香(原著向,ABO)17

目录整理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在这样心情糟糕却带着偶像包袱、男神光环的情形下,周泽楷食指敲着下巴,脑子里已经把未来一个月如何秀恩爱的计划给拟好了,毕竟他还是轮回战队的队长,一言一行代表着轮回的形象,俱乐部对于秀恩爱没什么意见,但是下场怼人battle,公关部是万万不许的。

微博评论给锁起来后,众人发泄的途径只有转发,于是叶修那张睡颜照转发破几万根本也不稀奇,很快就有一些博主开启引战话题,直接从第十赛季兴欣夺了轮回的冠军开始抽丝剥茧,把前后第一人如何相爱相杀描述得绘声绘色,就跟住在当事人肚子里的蛔虫似的。还分门别类的揣测心理活动,更有人内心阴暗的妄言轮回被兴欣狙了连冠是因为周泽楷放水,为了哄老婆开心,这下轮回粉和兴欣粉也炸了,火药味早已从他们两个人蔓延到了两个战队上。

周泽楷是真的觉得这些人脑洞太大,故意做戏输给叶修?那也要给这个机会才行,叶修还需要他做戏吗,下手利落狠辣,都不给反抗的余地。

点开微信,微信群的消息提示音叫了半分钟才停下来,显然大家都已经听说了这个八卦并且讨论得热火朝天,他打开微信群,首先便看到吴启最新刷出来的消息:

【骂成这样,队长什么想法?应该挺生气的吧?】

很快一条又一条消息刷出来,一派观念是“周队不看重这些,估计看都懒得看”另一派反驳“那不一定啊,别人也就算了,diss到叶修身上队长能罢休?”,周泽楷在一片讨论声中插入话题:

【不能,很生气】

周泽楷也是人,尽管他大多数都处在一种给人疏离冷漠的感觉,但他也有热情、冲动、奔放的一面,只可惜这些感情只贡献给了两个对象——一个是荣耀,一个就是叶修。

微信群里安静下来,接着又炸开了锅,纷纷安慰队长别理那些嘴里喷粪的键盘侠,和叶神把小日子过好就成、我们都支持你们在一起云云,神枪小新人义愤填膺大叫:
【队长!你不方便出面我帮你去骂!我小号多!论坛微博都有,十几个马甲!】

另外几个年轻的小队员也跟着附和,给江波涛出声制止,严肃教育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骂人是不能解决问题的,狗咬你一口咱们不能反咬回去吧?道理说了一串,正在小队员纷纷点头称是的时候,周泽楷的消息又冒了出来:

【给我一个】

屏幕上刷了一排省略号,跟着排着队似的【给我一个】一溜排刷下来,瞬间小新人那十几个马甲被一抢而空。

周泽楷愣了愣,心里一暖,又说,你们不必这样,是我的私事。

【那怎么能行啊!怼我们队长夫人就是跟我们轮回宣战啊!不行我要去教育教育,正好锻炼锻炼垃圾话】

【是呀是呀,这哪是私事,这就是公事,提上日程了】

【别的不说,就我没进战队的时候,那也是江湖人称鬼见愁的】

【杜明你拉倒吧,你就见了唐柔愁吧?】

微信群渐渐安静下来,小新人私聊周泽楷,发了一个账号和密码的截图过来,周泽楷估摸着这帮人应该已经披挂上阵了。

江波涛更是贴心,还给周泽楷打了一个草稿,告诉他直接复制粘贴即可,这里面融会贯通了明华兄多年来的经验,句句见血封喉直戳心肺且不含一个脏字,连一个词都不带重复的,听说他当年就是这么帮他老婆去饭圈battle的。

周泽楷说谢谢,我已经有台词了。叶修的优点他能细数一百点每条不带重复的,骂的别人不敢还口是一种方式,说的别人心服口服,那又是一回事了。

轮回队员们网络上忙得酣畅淋漓热火朝天,私下里都在感叹惹恼了一个沉默的男人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男人还宠妻,那是叠了N个Buff的可怕。

于是就发生了早晨叶修出来看到的那一幕。

周泽楷“啪”一下关上电脑,那的确是做贼心虚,怕给叶修知道自己披马甲下场去呛,按着叶修的性子肯定是翻个白眼骂他无聊。

 

 

 

周泽楷卸了叶修的微博,也许没料到有些事不用微博反而更传播得绘声绘色,比如说朋友那张嘴。

叶修睡醒了摸来手机看一下时间,他懒洋洋的暂时不想动,点开QQ之后,99+的消息并不吓人,吓人的是每个找他的后面都是99+,那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他把那个最啰嗦的家伙的对话框率先删了,接着点开苏沐橙的,拉到最上面,苏沐橙丢了好几个链接过来,标题都挺劲爆的,叶修一个个点开粗粗看了一遍,越看脸色越不对,在放大那张自己睡着的照片仔细观察之后,脸色又恢复如常。

如果苏沐橙在眼前的话,应该能判断出来叶修这是度过一个糟心的阶段,反倒平静了。

一手养大的妹子很懂自己的脾气,耐心给他解释为什么要发给他看,大概意思就是与其你到时候看到了会和小周产生矛盾倒不如我先来疏导一番,并且又分析了一下公开关系的好处,林林总总几十条,几乎都是在为周泽楷说好话。

叶修笑了,敲字回她:【干嘛,你还怕我不要他了?】

苏沐橙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过来:【说不准,怀孕的人心思不好揣测。】

叶修闭上眼,他也早就料到这种结果,他一向都觉得别人的看法无关紧要,否则在第八赛季退役之后满目都是那些抹黑的帖子岂不是要气得肺疼?所以刚刚看见微博下面的谩骂也毫无感觉,他就是有点烦,烦周泽楷那张乖巧的脸都是假的啊,他才最不省事儿啊,幸好自己不是单身这回事也早跟叶秋报备过,否则急躁的弟弟找过来更麻烦。

在他神游的期间苏沐橙又发了好几条消息过来,跟他转述了一下老板娘现在多么光火,一个人披几个马甲去手撕黑子,还拉上魏琛方锐一起做苦力,叶修翻身坐起来,想了想问:

【要我帮忙吗?】

苏沐橙发了一串“哈哈哈哈哈”,一边调侃叶修怀孕了果真性情大变,以前从不凑热闹现在居然想主动下场,但她还是阻止了叶修,理由十分充足给力。

【你当叶粉都战五渣只懂围观吃瓜?还等到你出手,去看看论坛里那几个黑你的帖子,现在楼主怕是删回复都来不及了,你安心养胎就好,这边我们顶着】

叶修一向只知道周泽楷的老婆粉们战斗力强悍,毕竟从各种大小撕逼都能看得出来有组织有纪律有套路的,倒是从来不曾了解过自己的粉还能这么有作为。那个时候第八赛季他退役后接二连三被嘉世抹黑,为他抱屈鸣冤的声音很小,当时叶修感觉可能粉丝和自己一样低调,不愿惹事罢了。

后来苏沐橙告诉他,那是因为远古大神不声不响退役,伤了一批叶粉的心了。他们不了解叶修被嘉世逼迫的真相,叶修也不出面解释,所以他们只能相信自己看到的了解的,一腔热血也变得心灰意冷。

再后来回归联盟之后,叶修做人不再低调,粉丝们自然也随着蒸煮的性子,不点个嘲讽技能都不配粉叶神,而后遇上的Battle大大小小也不少,叶粉们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与我叶叶为难我必折你蒸煮翅膀的信念,成功跻身成为与周泽楷老婆粉并驾齐驱的荣耀BOSS级强势粉丝群体。

【哦,这么了不起啊,厉害厉害】

时至今日,叶修这个蒸煮也才是前两分钟刚刚听说了有这么回事。

【那是当然!你放心好了,看起来像是两家粉在撕,实际上还不是小周老婆粉一头劲,她们还真当周泽楷闷不做声就是萎了啊?指不定刷出来哪条气到吐血的回复就是她们蒸煮的恩赐呢[得意.jpg]】

叶修摸着下巴,细细琢磨片刻,猛然了解早晨去客厅看见周泽楷神色慌张是在忙什么了。

他感到哭笑不得,这小子平时嘴残以为到了网上就能化身成为键盘侠了?叶修不用多想都知道周泽楷翻来覆去肯定就那几句,还没复制粘贴来得快。

他告诉苏沐橙先不聊了,轻手轻脚猫儿似的出了卧室,走到客厅边上一瞧,果不其然看见周泽楷抱着笔记本聚精会神在那儿敲字,过了会儿又拿起手机噼里啪啦打一阵,再放回去,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

叶修轻咳一声。

周泽楷迅速抬头,看见叶修之后爆了手速把什么论坛微博的网页全关了,叶修抱着臂走来:“哎藏什么藏什么,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周泽楷手指僵硬停在笔记本键盘上,泄了气般往后一倒靠在沙发椅背上。

叶修坐下,把笔记本拿过来点开历史记录津津有味看起来。果不其然,周泽楷披着个名叫“铁嘴一号小能手”的马甲在论坛里和他自己那帮老婆粉对呛,而且叶修猜得不错,周泽楷压根就没点什么嘲讽技能,所有的回复全都是把叶修往死里夸,并且胜在有耐心,不厌其烦从第一楼开始,每条都回,看得叶修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这说的谁啊,温柔强大脾气好,小说里也没这么苏的好嘛。

“啧,我脸皮这么厚,看得都面红耳赤的,”叶修偏头调侃,“你怎么写得出来的啊?当真吹牛不上税啊。”

“没,”周泽楷挪过来把叶修圈怀里,“实话。”

“嘴挺甜啊,以为听了甜言蜜语我就什么都不说了?”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脸,叹气,“有这功夫做点什么不好啊,这种事还搞个小号跟着掺和,给爆出来的话你们轮回经理血压又要升高了。”

周泽楷不说话,收紧胳膊圈紧叶修,贴着耳畔亲吻。

“又来,一说你就用这招。”叶修嘴上这么说,却异常配合昂着下巴给他一路亲到脖子,后来主动把周泽楷下巴扭住,去啃他的唇。

“我这么想的啊,别人说就说去呗,咱们日子还要过的是不是?”叶修用膝盖撞了撞他的腿,“你把我保护这么好,到时候去国外了我不得想死你了?”

“……国外?”

“是啊,世邀赛啊,今年不是在柏林吗?时间改到八月中旬了,我没记错吧?”

周泽楷再度沉默了。

叶修盯着他,渐渐明白过来:“打算推了?”

周泽楷拉他的胳膊,软着嗓子讨好:“修修……”

“修什么修,好好说话。”叶修食指戳了戳他的脑门,“上次和你说的忘光了?”

周泽楷赶紧摇头:“没。”

“那你还犹豫什么?我这又不是要生了你走不开了,”叶修见他低着头,语气也软了下来,“你也快到职业生涯末期了,每一次世邀赛都可能是最后一次参加,失去这个机会不觉得可惜?我是年纪大了联盟不要我了啊,不然我还想再带队风光风光呢。”

周泽楷不说话,只盯着他摇头。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也知道我在想什么,好好考虑一下。”

说完叶修便把他的胳膊拿开,顺便把笔记本抱走回房间玩游戏去了。

事情一桩接一桩,周泽楷揉着额角,被烦到头疼。


TBC.

评论(28)
热度(940)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