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1

目录整理


打个广告:断点本宣预售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本来我想好好写一点正经玩意儿,谁知道和日正昨天半夜聊到这个梗,笑得在床上打滚,今天就码了出来,不知道会写多长,估计不会太长

这是一个画风清奇的包养文,伪总裁包养了真金主的故事,准备好了,就往下划吧!



霸道总裁看上我

 

BY:阿朔

 

苏沐橙坐在沙发上,看着叶修站在镜子前已经折腾自己半个小时,无奈扶着额问:“你这么盛装打扮是要做什么?”

没有合同要签,没有商业酒会、慈善晚会等着出席,叶大总裁大晚上的从衣柜里面把都快蒙了灰的西装给拿出来,换上之后就站在镜子前,一个领带打了二十分钟。

叶修低着头还在和领带搏斗着,苏沐橙终于忍不住了,走过去拿开他的手问:“你要打什么样的结?”

“唔……温莎结。”

苏沐橙拿着领带,调整好长度之后手指灵活飞舞之下,片刻不到一个漂亮的温莎结系在衬衫领口之上。

“谢谢。”叶修又把两边的袖扣整理一下,从半转身的姿势变成全转身,看着苏沐橙:“觉得怎么样?”

苏沐橙抱着臂打量着叶修,不得不说他们老板换上正装严肃正经起来的时候还当真有一股社会精英白领的气质。在价值不菲的西装包裹之下,还有唇角轻蔑笑容的伪装之下,顿时像极了言情小说中英俊潇洒、挥金如土、任性妄为却让广大花痴少女尖叫着渴求被虐的某种极品男主——霸道总裁。

身为兴欣进出口贸易公司老板的叶修是真总裁,但是这个“霸道”,还有待考究,就叶修这个脾气,不被别人霸凌就不错了。

“所以说……叶修哥,你到底是要做什么?”

叶修最后调整一下领结的位置,微歪着头神色惬意,那表情,简直比要去签一个五百万的合同还神色向往。

“猎艳啊。”

苏沐橙石化了,在她的眼中,叶修身上已经打满了暧昧的马赛格,这马赛格逐渐变化,清晰之后烙成四个大字——

贞、操、危、机。

妈呀,叶修哥真是要去给别人当盘中餐了吗。

“少天说得对,身为一个成功男人,就算没有左拥右抱,也应该有一个红颜知己,”叶修又转身对着镜子,张开五指耙了 一把短发:“一个人的日子过久了,的确是会寂寞,所以我决定终结这种寂寞,从今夜开始。”

苏沐橙在心里默默腹诽:不就是上次吃饭黄少天嘲笑你是老处男你就一直咽不下这口气和他杠上了吗?至于吗?叶修哥你这么好,还愁找不到好男人?

她试探着问道:“准备去哪儿猎艳?”

“酒吧啊,”叶修朝着床头柜昂了一下下巴:“喏,张佳乐推荐的艳遇圣地,哥去瞧瞧。”

……张佳乐的话也能信,他就在酒吧里失的身这事儿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了?

苏沐橙叹一口气,挥挥手:“去吧去吧,注意安全。”

希望明天不要清醒在酒店,裹着被子哭着和我打电话说屁股好痛。

魏琛端着泡面站在门口,吸溜一口点点头:“别说,还挺人模狗样。”

“在我家吃我的泡面还敢对我评头论足,老魏,你也是不想好了。”

叶修看他一眼,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藏蓝丝绒礼盒,把里面崭新的名表戴上,上面镶的碎钻差点把魏琛的眼睛给晃瞎了,他三口两口吃完泡面,把碗递过去:“汤喝不?”

叶修转头露出嫌弃的表情,那表情仿佛在说“没看见哥打扮得这么上档次还会去喝你那泡面汤”?

紧接着苏沐橙就看见叶修走了过去,接过碗喝了一口,眼神更加嫌弃:“淡了,你这技术还是再回炉重造好了。”

……苏沐橙扶着额已经不想说话,果真,小说里永远是骗人的,叶修就算摇身一变装得像集团总裁,那骨子里还是不折不扣的叶修,真是半点演技都不在线。

“你们走的时候帮我收拾干净啊,钥匙就放在老地方。”

叶修拿起手机走到玄关换鞋,苏沐橙跟了过来,在身后提醒:“那个……叶修哥,西装小心别弄脏了。”

这可是高级定制,吊牌上一串零看得苏沐橙眼花,收到后立刻套上专制的袋子恭恭敬敬挂那儿,放在叶修的衣柜里两年,出场的次数屈指可数——上一次叶修穿上它好像还是为了兴欣公司成立的剪彩仪式。

叶修摆摆手:“没事儿,我和叶秋说过了,送我的东西随我怎么折腾。”

防盗门合起,送走叶修之后苏沐橙一直站在玄关那儿发呆,魏琛已经把碗洗好,甩着两手的水珠走过来:“叶修还真有点像那什么、那什么霸道总裁?”

苏沐橙摊开手:“他要是真霸道,那些朋友欠咱们的钱早就还了,还用得着每个月财政这么吃紧吗?”

 

 

 

“Whisky,爱尔兰咖啡。”

周泽楷将杯子放在茶几上,拿着餐盘准备离开,又被卡座里的妖艳美女叫住:“帅哥别走啊,看你挺眼生的,新来的?”

周泽楷懒得多理睬,敷衍点个头就想赶紧闪人,一只纤细手臂伸了过来,指尖夹着钞票,还没碰到上身的马甲口袋,周泽楷已经退后一步,皱着眉拒绝:“多谢。”

他转身走出卡座,听见身后几个女人窃窃私语:

“居然还有不要小费的waiter?真是有个性。”

“对啊他还长得特别帅,看样子年纪也不大,正统小鲜肉啊!看得我心痒痒的。”

“哎你可别以为钓他那么容易啊,我刚刚留意了,不管哪桌给的小费都没收,每次送完酒就走,也不和别的客人多说话,这情况啊……说不定有主了呢。”

……

回到后厨的周泽楷靠着门板,捏了捏眉心,显然是被这酒吧里乌烟瘴气的气氛给弄怕了,越来越后悔干嘛要没事做作死来体验生活。

下午的时候,大学好友杜明好不容易约到了心仪的女神,却因为打工的酒吧不能调班而抱着周泽楷的大腿哭天喊地:“周少爷、周帅、周哥!你就算成全我这来之不易的艳遇,帮帮忙可以吗?我和女神要是成了我杜明当牛做马报答你!”

周泽楷拿出手机准备拨电话:“找个人替你。”

“不行啊周帅,你家手底下的人一个个看上去凶神恶煞的,老板肯定不答应!到时候还是要扣我下来做苦力……”杜明再次抱住周泽楷的大腿:“您就帮个忙,今晚我只有四个小时的班,就四个小时!”

翘着腿坐在桌上的周泽楷低头看着杜明,俊脸上写满“不要”两个大字,正在看书的江波涛推了推周泽楷的胳膊:“哎,小周,你要不就当体验生活得了,你这上流社会的富家少爷肯定没去打过工吧?绝对新鲜刺激,改天让杜明请你吃饭赔罪。”

杜明顿时大惊,直摆手:“别别别,周帅去的餐厅一顿够我一个月饭钱,咱能不能换个?”

出息样,还约女神呢。江波涛叹口气:“让这小子帮你写一个月实验报告!这绝对比吃饭划算啊,不亏不亏。”

周泽楷感到有些头疼,揉揉太阳穴,语气不太好:“干嘛要找我?”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身边那么多朋友,挑谁不好要非要挑他?

“这……还不是咱们老板,上次见过你之后对你念念不忘的,今天一听我要请假,点名了就要你去!哎哟我怎么推脱都没用,说不让你来顶班就免谈……”

看书的吕泊远抬起头,摸着下巴发出阴阳怪气的声音:“哦~看上咱们周公子的美色了,哎杜明,你那老板男的女的?”

眼看着周泽楷越来越阴沉的脸色,杜明赶紧解释:“男的男的!什么看上周帅美色了,没有的事,纯粹就是觉得小周长得够帅能吸引客源,绝对没别的目的了!”

“这可说不准啊,现在这个世道……”

“老吕!”

吕泊远吐了吐舌头,不再火上浇油,杜明眼巴巴望着周泽楷,那眼神清澈无比一片真诚,周泽楷沉思片刻,看他一眼:“只是四个小时?”

杜明大力点头:“六点到十点!到点就走人!”

过了漫长的一分钟,周泽楷终于勉为其难松口了:“只此一次。”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杜明一溜烟跑去阳台给老板打电话,脚步轻盈神采奕奕的回来:“同志们,我即将赶赴爱的战场,请祝福我和女神今晚有突破性进展吧!”

江波涛搭上周泽楷的肩,努了努下巴:“让周帅借你一辆战车。”

周泽楷从口袋里拿出一串车钥匙扔过去:“自己挑。”

“妈呀开豪车去接女神会不会太装逼了?”杜明嘴上说着,捧着钥匙却开始挑起来,周泽楷看了一眼时间,收拾收拾准备去实践人生中第一次的打工旅程。

结果周泽楷就后悔了。

跟杜明同班的是个漂亮姑娘,抱着托盘看着周泽楷,面露忧色,小心翼翼问道:“周泽楷,你没事吧?”

周泽楷摇摇头,看见墙上的桌时针已经指到八点半,还有一个半小时就解脱了。

“要不要喝杯果汁?咱们员工都是可以免费喝酒吧里的饮料的。”

周泽楷摇摇头,前台又传来经理呼唤传酒的声音,他答了一声“来了”,回到吧台把酒接过去,准备送去卡座,不经意看见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还坐在吧台边,手边的鸡尾酒冰块都融化得差不多了一口还没喝。

他坐在这边一个小时了吧?等人?

周泽楷不再多想,端着托盘送酒去了。

 

 

 

 

光线昏暗的酒吧里,叶修坐在吧台边,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小游戏。

他来到这里已经一个小时,却始终没有遇到一个合自己胃口的。虽然前来搭讪的男男女女也不少,但是叶修只看一眼就摇摇头,拒绝了别人的好意。

猎艳啊猎艳,也要有艳才能猎啊!

他心中想要猎艳的对象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叶修的双眼在酒吧里搜索着:那边穿着黑丝皮裙的美女烟熏妆太浓了,长什么样都看不清,Pass;这边的黄发男孩儿瞄着眼线打着耳洞,走路还会一下一下扭着腰,Pass;还有走过来的这个男人一副好色的长相,贼眉鼠眼的,右手上是结婚戒指吧?真是没有节操……

双性恋有什么用,就算猎艳群体增加了,遇不上对胃口的也白搭啊。

不过今晚倒是有一个男人让叶修眼前一亮,是酒吧里的一个waiter,叶修早就注意到了他,身材高挑挺拔,端着托盘步伐稳健,那气质,光是背影就足够让叶修有想要上前搭讪的冲动了。

结果waiter转过身来,叶修再次被那张脸惊艳到,虽然他面无表情,轻蹙着眉还显得有点性冷淡,但是却结结实实把叶修的心给点着了。

叶修悄摸留意着,根据观察,这小帅哥从头到尾冷着一张脸,好几拨客人暗送秋波视而不见,送上门的小费拒而不接,仿佛自己是个绝缘体,叶修思索半天,感觉这可能是块硬骨头,自己多半也啃不下来。

于是猎艳的目光又转向酒吧之中,看了一圈下来,叶修叹一口气,再次把注意力放回微信小游戏上。

屏幕上忽然跳出来苏沐橙的消息——

【怎么样了?】

叶修坐在吧台边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打字回复:

【能怎么样,一无所获】

苏沐橙回了一个努力奋斗的小人表情包,告诉叶修“加油”。

又玩了一会儿小游戏,叶修抬起手腕,恩,九点了,今晚可以回去洗洗睡了。

于是他豪气万千的把手边那杯为今晚的美人准备的长岛冰茶一饮而尽,接着,就趴在吧台边神志不清了。

周泽楷从卡座回来,把客人点的单子递给调酒师,转头看见那个坐了一个小时的男人趴在那儿脸埋在胳膊里,好奇问同事:“怎么回事?”

“能怎么回事,喝醉了呗,”调酒师拿着湿毛巾擦着高脚杯,看一眼男人:“这儿每天喝醉的客人多了去了,不用管他们,醒了就自己回去了。反正咱们酒吧通宵不打烊,别招惹这些醉汉。”

周泽楷点点头,调酒师扔了一块抹布过来:“帮忙把吧台擦一下,我去后厨喝杯水,来单子了叫我。”

周泽楷拿着毛巾顺着吧台边上擦过去,来到男人身边时刚准备绕开,却被拉住了衣摆。

叶修趴在吧台边,两颊染着红晕,醉眼朦胧看着周泽楷,说话舌头都大了:“你、你叫什么啊?”

周泽楷懒得理他,把他的手拿开,男人的手又锲而不舍的拽住他的黑色小马甲,继续说:“我、叫叶、叶修,你呢?”

叶修?名字倒是挺好听的。

兴许是因为这名字顺耳,周泽楷难得愿意搭了一腔:“周泽楷。”

“哦……”也不知道叶修到底有没有记住这个名字,只见他勉强撑着下巴支起上身,看着周泽楷带着微笑:“你真好看。”

恭维的话周泽楷从小到大听得数不胜数,此刻叶修在他眼中和那些谄媚讨好的人没什么区别,只不过细看之下,这人脸长得不错,五官清秀端正,拉着自己的那只手出奇的漂亮,倒是让周泽楷没那么反感,把毛巾往吧台上一扔,在叶修身边坐了下来。

“等人?”

叶修迷茫了片刻,才发现周泽楷是在和他说话,他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看向周泽楷时眉梢眼角都染着暧昧:“……等你。”

周泽楷唇角弯了弯,没有回话,叶修倾身过去,吐出的话都带着酒气:“小、小帅哥,我包养你、好不好?”

包养?

周泽楷敢说这是自己听到的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没有之一。

看见周泽楷没有回应,叶修的手爬到他的胳膊,松松垮垮抓住,脸上露出略带委屈的神色:“我、我现在还单身,黄话痨总是揭我、揭我伤疤,你跟我好不好?”

酒吧里客人坐的区域冷气够足,但是吧台这里却吹不到什么冷气,周泽楷伸手松开衬衫的一颗纽扣,斜睨着眼问叶修:“你出多少?”

叶修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你……工资多少?”

周泽楷回忆了一下杜明上次拿回宿舍的工资条,随口说道:“两千五吧。”

叶修伸出一只手放在周泽楷眼前:“那、那我给你五千。”

周泽楷在心里默默吐槽:不好意思我一个月零用钱五万,不算生活费。

他打量着叶修,高定西装,手上的表是某国际大牌的经典款,看上去倒是挺像个老板什么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给他的感觉就是有种莫名的违和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醉酒的缘故,被西装包裹的男人略显可爱,削弱了那股在商场摸爬滚打的味道。

看见对面脸色绯红的叶修,微醉迷茫的眼眸里饱含着期待,周泽楷轻声笑了,食指敲了敲吧台:“好,我跟你。”

叶修顿时弯起眉眼,还没表达出自己的喜悦之情,手已经松开周泽楷的胳膊,趴在吧台上彻底醉死了。

这就醉了?

周泽楷低头看着刚刚上任的金主,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也毫无反应,终于无奈耸耸肩,彻底没辙了。

睡这儿会受凉吧,先找个地方给他睡一觉得了。

正巧这时老板出来了,周泽楷站起身喊了一声:“老板,下班。”

老板指着钟疑惑不已:“下班?小周你还有四十分钟才下班啊,提早离开我可要扣杜明工资啊。”

周泽楷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了几张红票子出来压在吧台上,又重复了一遍:“下班。”

……老板侧身让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周泽楷站起身,脱掉黑色的马甲外套递给老板,顺手指着趴在吧台上的叶修:“我换衣服,帮忙看着他。”

“小周,这你朋友?”

周泽楷摇摇头,露出微笑:“金主。”

 

 


TBC.

评论(80)
热度(2045)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