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2

目录整理


打个广告:断点本宣预售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前文指路:1


2.

刺目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打在叶修脸上,他动了动眉,缓缓睁开眼。

宿醉一夜的后果就是头昏脑涨,连带着记忆断片,叶修坐起来,太阳穴突突跳得厉害,他打量一下身处的环境,很快得出一个结论——恩,在酒店,看看这格局这装潢,还是高档酒店。

身上凉飕飕的,叶修低头一看,自己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内裤裹在被子里,西装和衬衫扔在旁边的沙发上,还有这揉成一团的床单被褥,就差几个被使用过的安全套和几团乱丢的纸巾来彰示昨夜的疯狂。

woc昨晚发生了什么?!

叶修努力回忆,好像也只能记起来自己猎艳无果,又不想浪费那杯好几十块的长岛冰茶,干脆自己一口干了,后来发生的事,就已经不在叶修的记忆范围内了。

莫名其妙来了酒店,浑身给剥得精光,叶修第一时间就是爬起来去摸自己的口袋,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手机钱包都在。

他坐在床上拿出手机,上面有两个未接来电,一个是陈果的一个是苏沐橙的,他拨了一个电话给苏沐橙,接通之后苏沐橙噼里啪啦问了一串:“你在哪儿呢?我看你昨晚没回家,该不是在酒店吧?现在才回我电话,刚睡醒?昨晚喝酒了?”

不得不说,苏沐橙这个丫头电视剧没白看,几句话就把叶修昨晚的遭遇描述得差不多了,叶修坐在床上支支吾吾:“嗯……在酒店。”

电话对面传来清脆声响,好像是杯子被碰倒了。

苏沐橙的声音十分无力:“叶修哥,你的腰……腰部以下,疼不疼?”

叶修左右动了动,茫然回答:“不疼啊。”

啰嗦半天正事还没说,他打断了苏沐橙的八卦:“沐橙,快帮我查查——”

“我又不是FBI,咱们又没什么情报网之类的,怎么能查出来谁带你去酒店的。”

“不是不是,”叶修拿起床头柜的铭牌:“帮我查查这间酒店几星级的,一个晚上多少钱。”

……苏沐橙再次被噎住,好吧,这也是叶修遇事处事不惊的优良品德,在钱面前,是来不及关心自己的人生安全的。

叶修把名字报过去,苏沐橙看着跳出来的搜索结果,脸色变了:“叶修哥,你怎么挑了这么个地方。”

叶修已经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你说。”

“全球连锁的五星级酒店,最便宜的标间,也就两千多吧。”

坐在柔软大床上的叶总裁沉默了。

他站起身在房间里转了转,套房、露天阳台、基础家电一应俱全,怎么着也不可能是个标间,苏沐橙安慰一句:“没事,偶尔奢侈一回,就当犒劳自己了。”

挂了电话之后叶修站在衣橱边慢吞吞拿着壁挂式熨斗熨皱巴巴的衬衫,还好昨晚虽然醉了但是没有吐,衬衫还干干净净,套房里只有他一人,也不知道昨晚是谁这么缺德(……)直接把他扔五星级酒店来了,还开了一个豪华套房,多半和自己有仇,一定的。

此刻叶修也来不及研究自己的信用卡账单是不是增加了一笔开支,他就想赶快把衣服熨好回公司上班,在这儿多待一秒都觉得膈应。

扁平的金属口不停冒出热气,叶修盯着露天阳台发呆,努力回忆自己昨晚到底做了什么,脑海里的片段断断续续,他好像记得当时拉住了谁,那人身材高挑挺拔,穿着酒吧里的工作制服……

命运似乎就是在呼应叶修的回忆,门口忽然传来密码锁解锁的声音,下一秒,门开了。

叶修转过身,只见一个男人走进来,一手拿着咖啡一手拎着一个塑料袋,看见叶修光着身子站在那儿熨衣服毫不意外,在沙发边坐下:“醒了?”

“啊?”叶修回过神来,点点头,仔细一看,这不是酒吧那小帅哥嘛!

他好像昨晚做过自我介绍,叫周——周泽楷?

“饿了没?”

经他这么一提醒,叶修才感觉饥肠辘辘,周泽楷把塑料袋放茶几上,食指在桌上轻点了下:“来吃早餐。”

叶修把熨得差不多的衬衫西裤一起拿下来,本想就在房间里换上,犹豫片刻又觉得不太好,便抱着衣服溜去洗手间,周泽楷看得好笑,昨天在床上大大方方扯衣服扔得到处都是的时候怎么没见多矜持,这会儿反倒害羞了?

三分钟不到,社会精英叶总裁又出现在眼前,他走到沙发边坐在周泽楷对面,动作熟稔把袋子打开拿出里面的三明治,还客气一番:“谢谢啊。”

周泽楷嘴里咬着咖啡吸管,余光瞄着叶修,只见他在大口大口吃三明治,好似饿了一夜似的,吃了几口抬头问:“有没有水?”

周泽楷微眯着眼,把手里的咖啡递了过去。

呃……叶修没敢接,那吸管上还有牙印儿呢,大家也不熟直接共用一根吸管不太好吧?

他还没来得及拒绝,周泽楷开口了:“不要?”

叶修把咖啡拿过来握手里,即使已经快被三明治噎死也还是没拿起来喝一口。

周泽楷越看越想笑,这人喝醉和清醒之后差别怎么会那么大?昨晚胆大热情得很,今早又摇身一变成了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衬衫纽扣都扣到最顶上一颗,满脸写着“严肃正经”四个大字。

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怎么来酒店以及怎么光溜溜躺床上的过程了?

想到这里,周泽楷忽然就想逗弄一番,站起身走到叶修身边,两手撑在沙发旁,弯身目不转睛盯着他。

叶修下意识抬起头,搞不懂小帅哥这是要干嘛,他目光疑惑,唇角旁还沾着面包碎屑和奶白色的沙拉酱,周泽楷伸手缓缓靠过去,抹掉唇边的痕迹,接着当着叶修的面舔掉了拇指上的食物残渣。

叶修渐渐皱起眉,上下打量周泽楷,语气分外不确定:“……特殊服务?我没收过小卡片的。”

这下彻底把周泽楷逗笑了,看来叶修断片得厉害,他有必要提醒一下昨晚两人做出的约定,于是低眉顺眼乖巧无比喊了一声“叶哥”。

骨节分明的手指爬上叶修的领口,来到下巴轻轻捏住,周泽楷抬起叶修的下巴,露出微笑:“你要我跟你,还记得吗?”

“跟、跟、跟我上班……?”

叶修的表情惊疑不定,脑海里乱成一片,电视剧上这个情况多半就是昨晚酒后乱性,下一秒就要提封口费了。

恍惚之间,脑子里忽然蹿出一句“我包养你”,如同晴天霹雳。

贪杯误事,古人诚不欺我。

周泽楷见他装傻,伸手拉下T恤领口,指着锁骨下方的一个齿印:“你咬的。”

Woc真的假的?!

叶修仔细盯着那道暧昧痕迹看了许久,越看越觉得脸热,脑海里还真出现自己搂着周泽楷,亲热啃咬着锁骨,抱着他不肯放手的画面。

“我、真不记得……”

周泽楷见他还不承认,也不想勉强,直起身又坐回去,满不在乎开口:“反正睡也睡了。”

睡也睡了睡也睡了睡也睡了……

可是我睡了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忘了就算了。”

他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语气淡漠,精致侧脸看上去毫不在意,但是叶修却瞬间感觉自己罪大恶极。看他年纪不大,顶多就是个大学生,人家在酒吧打工打的好好的莫名其妙被个男人性骚扰还带到酒店……咳、咳,因为是男儿身被毫不留情弃之如敝屣,只能忍气吞声,黯然离去,谁让自己错付青春白白失身,坐在这窗边对着天际长吁短叹,这命运,还没到六月窗外就要飞雪了。

叶修感觉自己这吃完不认账的行为在苏沐橙看的那些小说里就是要被喷到死的渣男,还是被读者天天诅咒的那种,扑街都没便当的。

他深吸一口气,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自然而然拿起咖啡,顺着上面的牙印又咬了一个新的痕迹,缓缓说道:

“我会负责。”

周泽楷看他一眼,叶修盯着他继续说:“包了你,你就是我的人了。”

听听,霸道总裁都是这么宣告主权的!

周泽楷摸着下巴,在叶修坚定的眼神中压下喷薄欲出的笑意:“好。”

似乎解决了一件大事,叶修长出一口气:“你是叫周泽楷吧?我们昨天谈的价是多少来着?”

周泽楷还嫌没逗弄过瘾,伸出一只手,唇角勾起:“五万。”

叶修嘴角抽了抽,岿然不动淡定摇头:“一定是你记错了,不可能。”

“你喝醉了。”

“我喝再醉也不会答应这个价码。”

周泽楷调皮眨了下眼睛,说了实话:“五千。”

“这才对嘛。”叶修神清气爽站起身,这如释重负的感觉,就跟白捡了五万块似的。

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叶大总裁第一次的感情之路就走上了包养这个清奇的路线,他一点经验也没有,虽然昨晚睡都睡了,但是对眼前这个男人还是陌生得很,本着一个好情人的作风,他坐到周泽楷身边,手搭上他的肩,吞吞吐吐问:“你……腰还好吧?”

叶修醉酒都已经断片了,下手也不指望自己知道轻重,周泽楷明知他误会得厉害,也不点破,顺势点头:“还好。”

“额……你在哪个学校读书?我送你去上课吧。”

今天上午倒是没课,下午有两节公共课,虽然周大少爷就算天天放假学校也绝对不敢让他挂科丢分,但是周泽楷没这利用家世背景耀武扬威的爱好,这也是他和许多上流社会的公子哥不同之处。

他点点头,叶修把外套拿起来一同离开,在电梯里,叶修问:“这房间……昨晚你付的还是我付的?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你。”

叶修抹了一把脸,好吧,就当是庆祝自己终结处男之身好了。

 

 

 

叶修送周泽楷到学校门口之后,周泽楷对着叶修晃了晃手机,转身走进学校。

再联系……叶修捏着眉心,盯着手机里面多出来的联系人感到无可奈何。

回到公司之后,刚坐下来,门就被推开,陈果风风火火进来,把一沓报表往他面前一甩:“叶修你快让郭明宇还钱啊,合作方那边下个星期不到账的话项目说不定就要黄了。”

叶修一脸疲色,太阳穴跳了两下,他闭上眼揉了揉:“还差多少?”

“八十万,明后两天会有回款,加加减减大概还差五十万左右。”

“哦。”叶修昂着头捏着脖子,安抚陈果:“别担心,不会有问题的。”

“你还好意思说的!好不容易赚点钱全部接济给别人了,这些人借钱的时候是孙子还钱的时候跟大爷似的……诶,叶修,你怎么了?不舒服?”

陈果把正事放到一边,首当其冲关心起老板:“看你脸色不太好,又来这么迟,昨晚干嘛去了?”

“别提了,酒后误事,我丢了五千块。”

叶修想了想,语气更委屈:“应该是一万才对。”

那套房,少说也五千左右。

“什么?!在哪儿丢的?报警没有?”陈果抓着叶修的胳膊晃起来:“你说你又不能喝酒还逞什么英雄,这下好了吧,看你还长不长记性。”

“长了长了,让我休息一会儿,”叶修躺在皮椅上闭着眼,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帮我泡杯咖啡,谢谢。”

陈果看他这模样也不舍得再折腾他,轻手轻脚带上门去泡咖啡,叶修刚松一口气,更麻烦的来了——苏沐橙推门走进来。

没等苏沐橙开口,叶修主动坦白交代错误,态度比拘留所的犯人还诚恳。

“我包养了一个小帅哥,睡了人家,不能不负责。”

苏沐橙挺惊讶,但是惊讶的方向有点不对:“你睡了别人?你确定?”

遭到质疑的叶修头疼痛不已:“这还能假?他身上……不说了不说了虽然我也不太记得,认命了。”

苏沐橙将信将疑,不过也不了解具体什么情况,只能懵懂点头:“哦……都玩上包养游戏了,果真是霸道总裁。”

叶修摆摆手,显然装总裁是个技术活,第一次标准就这么高,这下他都开始愁起来是不是今后每次开房都要去五星级酒店才不会太跌份。

而周泽楷坐在教室里,心不在焉听着课,想到叶修唇角就忍不住弯起。

太有趣了。

昨晚他也不知道叶修家住哪里,干脆带去酒店,看着挺瘦的人,睡着之后人也死沉,丢到床上歇下来,周泽楷喘口气,出了一身汗,去浴室冲了一把澡。

围着浴巾出来之后,他坐在床边头发还没擦干,身旁原本安安静静的叶修就开始表演起电视上不让播的画面了。

叶修躺在那儿扭动着身体,自己把领带扯了扔到地上,接着便是衬衫,周泽楷当时福至心灵,不知怎么的就是感觉这衬衫要是扯坏了叶修第二天醒来准要心疼,于是干脆动手帮他脱了衬衫。

衬衫一脱,胸口那片皮肤在灯光下白到晃眼,周泽楷还是第一次感觉一个男人可以用性感和秀色可餐来形容,眼前的叶修就是,让他忍不住伸手顺着胳膊摸了一把。

软绵绵的胳膊没什么肌肉,肚子上覆着一层软皮,一看就是缺乏锻炼的死宅身材,周泽楷皱了皱眉,现在哪个总裁不去健身房的?脑满肥肠还秃顶的那不是总裁,那是土豪。

叶修脱完衬衫之后就开始扒裤子,同样,周泽楷乐于助人帮他把裤子也脱了,等到叶修的手放在内裤上的时候,周泽楷终于忍不住按住他的手:“还脱?”

色诱吗?不过醉成这样,吃起来都没意思。

叶修半个脸埋在枕头里,闭着眼嘟囔:“裸睡、不穿……”

“穿着。”

“……不要。”

叶修挣扎着,周泽楷不得不靠过来长臂一伸捆住他的胳膊,这个姿势乍看之下像是两个亲密爱人甜蜜相拥在一起,但是叶修一直不满的动来动去,发现自己被限制住行动之后,睁开朦胧醉眼,对着周泽楷笔直的锁骨一口咬下去。

周泽楷皱起眉,和醉酒的人没什么好计较的,但是他也是肉体凡胎,叶修用的力道还不小,肯定要留印子,周泽楷换成用一只手按着他两只手腕,另一只手腾出来拍拍叶修的后脑,语气有点不善:“属狗的?”

叶修没有回答,过了一分钟之后手也不动了,呼吸变得绵长平稳起来。

周泽楷见他又睡了,小心翼翼脱身离开,走到洗手台对着镜子一看,果真锁骨下面留了一枚牙印下来,不知道的肯定得说“周帅艳福不浅又是辛苦一夜”。

回到床上,周泽楷也累了,他本来就没打算对叶修做什么,对这个新上任的金主显然兴趣大于性趣,反正来日方长,也不急。

还真就这么纯洁的睡了一夜,早晨周泽楷起早去吃早餐,回来之后和叶修的对话绝对承包了他这一年的笑点。

周泽楷拿出手机发消息给叶修。

【金主大大,今晚约吗?】

片刻后周泽楷收到了叶修诚实正经的回复:

【肾虚,过两天再约】

周泽楷趴在桌子上,脸埋在胳膊里笑得肩膀一抖一抖。

 


TBC.

评论(70)
热度(1670)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