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4

目录整理


打个广告:断点本宣预售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前文指路:1     2      3



4.


今天这顿晚饭,从第一眼看见桌上的四菜一汤开始,这颜色这卖相,周泽楷就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小心知道得太多,要被霸道的叶总裁灭口了。

叶修不知从哪儿弄了几个香薰蜡烛来,围着周泽楷摆了一圈,再把灯一关,房间里只剩下一簇簇暖黄的烛光,点燃之时玫瑰和薰衣草的味道渐渐散发出来,飘满整个客厅。

眼前摆着菜,身边围着蜡烛,叶修端着酒杯站在一旁,周泽楷总觉得这个架势莫名眼熟,再放个花圈挽联,这就是送自己上路了。

“有没有觉得很浪漫?”叶修给周泽楷面前的酒杯倒上红酒:“烛光晚餐,在家也一样吃。”

“……嗯,挺好的。”周泽楷想了半天才想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夸奖叶修:“有创意。”

叶修在周泽楷对面坐下,自己没急着动筷子,而是托着腮一直满面笑容,盯得周泽楷浑身发毛,不得不拿起筷子,但是面对桌上颜色诡异的几盘菜,竟毫无下手之地。、

“平时出去吃?”周泽楷采取拖延战术,开始主动寻找话题。

叶修本想摇头吐槽“哪能啊,厨房柜子里满满一箱泡面!”,转念一想,此话一出分分钟暴露了自己的贫穷属性,于是叶修笑道:“恩,饭局多,家里厨房都没怎么用过。”

见周泽楷光举着筷子停在那儿毫无诚意,叶修催促起来:“快吃啊,你可是第一个有幸尝到我手艺的人,别感动了,快尝尝看。”

周泽楷不知叶修是如何把自己皱着眉踌躇不安的表情理解为“感动”的。

金主大人的眼神实在是太炙热,周泽楷尝了一口分不清是蛋烧肉还是肉炖蛋的奇妙菜式,接着淡定拿起红酒,面不改色喝下一大口,企图冲淡嘴里那股调味料比例严重失调的味道。

“味道怎么样?”

周泽楷觉得这个问题只能用一个英文单词来回答——“Amazing”。

这次叶修总算没有蜜汁自信,尴尬挠了挠脸颊,拿出手机递给周泽楷:“点外卖吧,现在应该还没到送餐高峰期。”

周泽楷看他一眼,把手机放在一边,拿着筷子每个菜尝一遍,一口一口慢吞吞吃起来,叶修坐在一边,见他全程面无表情,心里惭愧好好的烛光晚餐就这么搞砸了。

这顿饭绝对是周泽楷长这么大吃过的最印象深刻的一顿,没有之一。似乎找不到更准确的代名词来形容这种感觉,难吃?不好意思,这词儿段数不够,不足以形容嘴里挥之不去的神奇味道。

如果不是有红酒当饮料做辅助,估计就是淡定如周泽楷都没办法掩饰内心的操蛋。

似乎觉得自己亏待了周泽楷,叶修格外内疚,拿着抽纸递给周泽楷,小心翼翼问:“小周,你怎么、怎么能吃得下去的?”

周泽楷接过抽纸擦擦嘴角,淡淡一笑:“浪费了可惜了。”

叶修顿时更加愧疚,没想到小情人这么贴心,自己单身多年说不定就是为了遇到这么个可人儿啊!他忍不住伸手握住周泽楷的手,语气温柔:“等我发工资,带你吃顿好的。”

这话说得叶修自己都一把辛酸泪,明明自己是老板,可是因为公司周转问题每个月都要等着会计陈果给他拨款维持生计,真是闻者心酸见者流泪了。

“发工资?”

不小心漏了老底的叶修淡定救场:“我意思是给员工们发工资,身为老板不能独乐乐。”

“哦。”周泽楷点点头,他才不在乎什么下次不下次,反正马上就能吃顿好的、吃顿饱的。

自己备受折磨的胃,就让叶修用肉体来补偿好了。

 

 

 

烛光晚餐吃完之后,周泽楷坐在沙发上翘着腿看电视,叶修从厨房里出来,趁他不留神偷偷拐进房间。

他轻手轻脚把房门关起,坐在床边拉开床头柜,看见里面摆放着未拆封的an全套和润滑剂,顿时老脸一红,做贼似的又赶快把抽屉合起。

这这这……饱暖思yin欲,主动要求是不是不太好?请人家过来吃饭的目的也太明显了吧!

不过叶修今天可没喝酒,而且前两天还特地做了功课——为了做一个技术优良的极品好攻,利用上班时间偷偷看片,面红耳赤还要装出一副正经严肃的模样,不小心硬了之后还要尴尬捂着两腿之间的某处缩在老板椅上不敢动弹,直到自行消退了才敢站起来。

据苏沐橙透露,陈果已经问了她好几次,老板到底在看哪家的合同,为什么会露出那么猥琐yin荡的表情。

叶修深吸一口气,握紧拳给自己打气:紧张什么,包养他不就是为了满足欲望的嘛!今晚一定要好好体验一把什么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周泽楷心不在焉看着综艺,刚刚余光瞥见叶修钻卧室去了,现在还没出来,在卧室里研究那张三米大的拼床吗?

过了片刻,只见叶修出来,和周泽楷对视一眼就心虚低下头,坐在沙发旁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周泽楷在这方面往往都很福至心灵,他主动靠过去,搂住叶修的腰,轻轻往怀里一带,开始散发男神荷尔蒙:“饭吃完了,做什么?”

“啊?”叶修怔了怔,这也太直接了吧!不过看小周的表情,漂亮黑眸里闪着光,好像分外期待这饭后运动啊!

“那那那散散步?”舌头一闪,叶修差点咬舌自尽,周泽楷好像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他低下头,贴着叶修耳廓,灼热呼吸都打在上面,弄得叶修浑身渐渐燥热起来。

“散步不如运动。”

是啊……散步不如运动……

等到叶修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稀里糊涂的给周泽楷按在沙发上深吻了。

周泽楷压着叶修,骨节分明的手和叶修那只白皙漂亮的手扣在一起,压在叶修身侧,舌头轻易撬开微微开启的牙关,探进去在口腔里搅动一圈,品尝过每一处滋味,再含着舌尖吮吸,弄得叶修软软瘫在沙发上,只能抓着周泽楷的胳膊尽量大口呼吸保持呼吸顺畅。

浓烈的吻带着强烈的暗示意味,叶修几乎都要醉死在这股浓得化不开的性感男神荷尔蒙里,察觉到一只温热的手拉开衬衫下摆探了进去,指腹顺着凹陷的脊椎缓缓摩擦,从未体验过的怪异感觉弄得叶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怎么剧情的走向好像有点不太对?

“等等!”叶修及时出声制止,炙热的吻已经移到脖子那里,微微用力啃咬着,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后脑,双手行动艰难的推搡着周泽楷的胸口:“小周、停、停一下!”

周泽楷停下了动作,还在一下一下细细舔吻着那段白皙脖子。叶修的皮肤太细腻,触感极好,简直让人爱不释手,难以相信这会是一个成年男人应有的肌肤触感。

叶修拉住周泽楷的胳膊,把那只伸到衬衫里的狼爪拿出来,面色惊疑不定:“小周,我们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周泽楷眨眨眼,一脸无辜的装傻:“没弄错。”

“应该是——我搂着你才对吧?”叶修搂着周泽楷的肩,一使劲翻身将他压在沙发上,露出微笑:“你乖乖躺着就好。”

周泽楷可不是吃素的兔子,哪里会乖乖躺着。被叶修压着,他干脆将叶修腰一托,抱着他跨坐在自己腿上,昂头看着他:“想试骑乘?”

靠!叶修赶紧想从他身上下来,腰却被搂得死紧,叶修气急,伸手按着周泽楷的肩头用了力:“是我包你!”

“恩,”周泽楷一本正经点头:“你是金主,我伺候你。”

那也不是这么个伺候法啊!叶修反驳道:“上次不是我在上面的吗?!”

周泽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回得滴水不漏:“所以这次换我。”

“我、我再加一千!”叶修委屈得不行:“给我在上面。”

一般能用钱解决的事,对周少来说那都不是事。周泽楷眉眼弯起,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叶修眼前:“给你一万,我在上面。”

好了,彻底谈崩了。

叶修现在的心情,只能用悲愤交加这个词来形容。他还跨坐在周泽楷的腰间,低头看着小帅哥那张精致完美的俊脸,看他弯着眉眼笑容纯良,这笑容的背后却是包裹着心脏。

这感觉,就仿佛自己玩一个氪金游戏,充钱就是为了得到某个限定奖励,结果被告知这个限定奖励不止要充钱还要完成一个暂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彻底让叶修这个伪人民币玩家望而却步,看着自己充的月卡怎么想怎么悲愤,甚至都想弃游出坑了。

“放开,我要去洗手间。”

周泽楷放开手,叶修从他身上下来,快步跑进卫生间,进去之后就锁上门,拿出手机发消息给苏沐橙。

【太过分了,他跟我开价一万,要反攻!】

正在家里敷面膜的苏沐橙淡定无比,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听叶修哥的描述,那小帅哥也不是什么善茬,多半那天被睡的就是叶修,还稀里糊涂的以为自己在梦里当了一回攻呢。

苏沐橙回了消息:

【答应就是了,白赚一万,你再用他的钱包养他,这多划算。】

叶修看着这条信息无力扶额,这种事就不能问苏沐橙,妹妹永远在想着法儿的把哥哥嫁出去,叶修很早就感觉自己早晚要栽在苏沐橙手里。

这可是关乎男人的尊严,岂是一万块就能收买的?

其实要是开价再高一点,偶尔一次也是可以勉强考虑考虑的……

洗了一把脸,叶修看着镜子里惨白的一张脸,叹一口气:算了吧,还是拉不下脸,反正今后有的是机会,也不急在这一天。

“叩、叩。”

磨砂玻璃门传来叩门的声响,周泽楷高挑的身影印在玻璃面上,像一道风景独特的剪影。

叶修把毛巾挂起来,没好气问:“干嘛?”

“出来,想做什么,随你。”

咦?

周泽楷怎么忽然转性了?

叶修扶着门把手,贴着玻璃意兴阑珊的开口:“今天算了,我也累了。”

“……真不要?”

叶修咬咬牙,语气坚定:“真不要。”

周泽楷沉默不语,他站在门外,就像是猎人丢出一个香甜的诱饵,又想骗兔子上钩了。刚刚看见叶修脸色不太好,周泽楷明白这一剂药下得太猛,应该循序渐进才对,把人骗上床了还愁吃不到嘴里?

不过没想到叶修居然意志还挺坚定,看来动物对于危机感都是有警觉性的,下次要想再钓上钩恐怕要费一些手段了。

终于,叶修开了门,手插在口袋里看着周泽楷:“我送你回去吧,这么晚了。”

周泽楷摇摇头,指着正对着卫生间的卧室说:“床好大,想试试。”

不滚床单试什么试,盖着棉被纯聊天吗?

“你晚上可以不回宿舍?”

周泽楷点头,身体前倾在叶修耳边低声耳语:“陪你睡一晚。”

得了吧,还就真睡一晚。叶修叹一口气,心里打着小算盘:一个月五千,除以三十天,相当于一天一百五以上,今晚把周泽楷留下来,等于赚了一百五了,恩,划算。

“好,留你下来暖床。”

 

 

 

第二天一早,叶修送周泽楷去学校,可能是第二次同床共枕之后,两人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不少,周泽楷学着电视剧里的男主角,按着叶修的后脑来了一个吻别,又揉揉叶修柔软的发顶,露出温柔微笑:“等你电话。”

周泽楷走后,叶修摸摸头顶,总感觉好像角色再次转换错误,怎么自己倒那么像是被包养被宠爱的那一个?

刚回到公司,苏沐橙就蹿到办公室里,对着叶修左右打量一圈,看见脖子上的印子,会心一笑,拉着他坐下:“来来来 ,别老站着,昨晚辛苦了吧?不舒服就不要来公司啊,打个电话请假就是了。”

叶修一头雾水:“没啊,我挺好的啊,昨晚睡得特别香。”

的确,昨晚和周泽楷规规矩矩睡在一张床上,周泽楷握着叶修的手,两人聊聊天说说话,在床上做的事比小学生还纯洁。后来不知不觉叶修就睡着了,一夜无梦,早晨醒来的时候神清气爽,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这么高质量的睡眠了。

至于一大早醒来为什么会窝在周泽楷怀里,这就不得而知了,多半是自己睡相不好,那么大的床半夜也能滚到人家怀里,可怜小周被挤到床边上,翻个身险险就要掉下去。

“不是吧,又失忆了?还是说叶修哥你居然抵抗住了一万块的诱惑?”苏沐橙露出惊讶的神色,叶修捏着眉心脸色不太好:“尊严、尊严!那是一万块能收买的嘛!”

“哦,钱少了,难怪。”

不愧是一手养大的妹子,一句话就能戳中要害。

苏沐橙又拉拉叶修的衣袖,挤眉弄眼悄声问:“昨天去你家,露出破绽没有?”

“哪能啊,好得很,”叶修嘴角挂着洋洋得意的微笑:“小周早晨还说‘定制大床睡的舒服’,我的主意不错吧,简直可以列入一项新发明了。”

“是是是,你就只花了八百定了个床头板,省下一笔不小的开支,真是我们勤俭节约的好老板。”苏沐橙弯着眉眼,她是真心夸奖叶修,弄得自己都想弄个总裁拼床尝试一下了。

“下次什么时候再约小周?”

一听到“约会”,叶修深感头疼。他现在头疼的不是约会的前半部分,而是约会结束最关键的后半部分,并且叶总裁昨天悲哀的发现,论武力值,周泽楷甩自己几条街的,那小伙子隔着衣服都能摸到隐约腹肌。

“一定要好好教育他,让他知道什么是攻受不可逆。”

叶总裁信誓旦旦捏紧了拳。

 


TBC.

我写到现在,真没写什么不让播的东西,所以如果再次挂了,我也真的无可奈何了,人品问题无可救药

还有你们为什么要笑得那么开心,修修很可怜的好嘛!为了包养小周简直一把辛酸泪,好了我懂你们的,因为我在写的时候,也在不停的微笑ING

设了定时,翻了等我起床补

评论(47)
热度(1153)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