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5

目录整理


打个广告:断点本宣预售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前文指路:1     2     3     4


5.

 

江波涛发现小周少爷最近心情奇好,并且已经第二次夜不归宿——好嘛早晨来的时候衣服又没换,这不是又去酒店了还能有什么合理解释?

“小周,你和我悄悄说,是不是谈恋爱了?”

他们这群朋友之中,属江波涛和周泽楷关系最近,心思也最活络。他刻意避开了其他几个好友,单独拉了周泽楷去图书馆,在这被油墨香气熏陶的圣地,拿本书往面前一架,开始毫无愧色的八卦起来。

周泽楷瞥他一眼,唇角微勾着,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意味深长。

额……江波涛知道自己用错词了,对于周泽楷来说,感情方面的事哪用得着谈恋爱这么费劲?

周泽楷的身份和他们这些平民出生的普通学生大相径庭,人家是S市周家的小少爷,说白了那就是现代的太子爷。周家在S市树大根深,去打听打听国内各行各业有多少集团企业是周氏在背后控股的,然而周家眼界开阔,国内根基稳固之后又对海外虎视眈眈,海外产业在近几年不断努力的开拓之下发展得如火如荼,周泽楷这太子爷肩头的担子也越来越重,别看还没毕业,去年就已经开始接触部分的家族生意,听说S市本土的生意基本上都交给周泽楷全权决策了。

所以这就是一个正在蜕变中的准霸道总裁、金光闪闪的钻石王老五,况且周泽楷自身条件也得天独厚到遭人嫉恨,因此多少人排着队想着法想爬上周少的床,前赴后继的比飞蛾扑火还要勇敢无畏、义无反顾,哪轮得到周泽楷去费什么心思谈什么恋爱?

谈恋爱,那都是费时费力,有时候还吃力不讨好,像周泽楷这种条件的,只需要坐在那儿,等着那些男男女女来主动讨好就可以了。

“口误口误,是不是最近养小宠物了?”

周泽楷拿着笔转了一下,缓缓开口:“不算吧,被人养了。”

说完弯着眉眼补了一句:“找了个金主。”

江波涛目瞪口呆,生怕自己听错了。包养周泽楷?!这得是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做得出这种壮举啊!

于是江波涛哆哆嗦嗦问:“富、富婆?”

不管哪个富婆,在太子爷面前请把“富”字去了好吗。

只见周泽楷摇头,探过头低声说:“是企业总裁。”

如果周泽楷是个美女的话,江波涛一定相信这是为了家族事业做出牺牲政治联姻去了,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离奇的神展开,他点点头,明智选择闭嘴:“好的,周少,你开心就好。”

“嗯。”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周泽楷拿出来一看,金主大大给自己发消息了。

看着屏幕上的提示栏,周泽楷拇指在上面逡巡半天也没点开。最近叶修好像受了刺激,总是给他发一些心灵鸡汤的链接,什么“和谐生活从学会退让开始”、“你的忍气吞声,他的海阔天空”等等从题目看上去就会起一身鸡皮疙瘩的酸涩文章,发完之后过一会儿还像抽查功课似的来询问周泽楷有什么感想、心灵有没有受到洗涤,弄得周泽楷莫名其妙,每次只能含糊其辞糊弄过去。

几次之后,周泽楷渐渐弄明白了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就是叶修的计谋啊,想让自己耳濡目染,清楚认识到在上面是没有出路的,想要生活和谐,那就要忍气吞声乖乖躺好给金主上啊!

这哪能遂了他的意,小周少爷就从来没有退让委屈的时候,不过也懒得拆穿那个“初夜”的事实 ,就让叶修一直这么误会着,总以为自己攻气逼人,挖空心思想让周泽楷放弃反攻的想法。

江波涛注意到周泽楷光盯着屏幕手也不动,悄悄扫了一眼,看见备注是“金主”,立刻明白这位正是包养周少的那位总裁。

“小周,你干嘛不点开?”

周泽楷被他一提醒,干脆点开一瞧,果然不出所料,又是一个文章链接,今天的鸡汤主题是——“拿什么来拯救你,我倔强的爱人”。

周泽楷忍着笑,锁了屏先不回叶修的消息。

江波涛眼观鼻鼻观心,总觉得周少爷和金主的关系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那也难怪,周泽楷是普通的金丝雀吗?灰姑娘脱了围裙连内衣都是镶金的好不。

过了一会儿叶修又来了消息:

【小周,吃过了吗?】

周泽楷慢悠悠回了句“吃了”。

【汤喝完了吗?】

【……还没】

叶修发来一个高冷的表情包,隔着屏幕都感觉到一股霸气侧漏;

【快看,仔细感悟一下,希望你能明白我的用心良苦。】

于是周泽楷点开链接,把手机递给了江波涛。

额……江波涛看看周泽楷又看看手机,硬着头皮忍着胃部的强烈不适把这碗心灵鸡汤给全部干了。

“啧啧啧,周少,我不得不说,你的金主……对生活挺理想化的,恩。”江波涛的食指点着手机上的文章:“你看,他希望你乖巧中带着一丝可爱、倔强时又不失一抹温柔,说白了就是该听话的时候听话不该听话的时候有主见,这才是一个理想情人应有的表现,所以,小周你真的会这么做吗?”

周泽楷那表情摆明了就是在说“怎么可能,想太多了吧”。

江波涛点点头,沉痛总结:“嗯,是想太多了。”

叶修坐在办公室里,文件没心思看尽注意手机消息了,陈果又在总裁办公室大门外把门砸得哐哐响:“叶修!郭明宇的钱到底要回来没有?还差二十万,咱们实在是凑不出来了!”

叶修一拍头,这才记起正事都忘了,赶紧拿起座机拨电话,同时应付陈果:“知道知道,我今天肯定把钱要回来!”

“咱们这个项目要是黄了这个月就吃糠咽菜了!叶修你身为老板自己把握好了!”

叶修坐在办公室里委屈不已:哪个老板给员工训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陈果这泼辣姑娘才是真正的老板娘呢。

电话拨通之后,深知郭明宇尿性的叶总裁抢先开口:“老郭,你可不能这么不厚道,我知道你又要和我说下个月再还,明日复明日的这都好几年过去了。我也不逼你,我这边现在就缺二十万,你要是真有良心的话赶快给我把账划来,剩下的钱你慢慢还,我尽量不催你。”

一番话说完,愣是噎得郭明宇一个字也抢不出来,支支吾吾开口:“哦……好好好,老叶,你怎么现在和黄少说话一个风格了?刚刚我还以为电话串线了呢。”

“那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每次和你多寒暄几句你就带跑话题,我家会计发话了,要是再要不到钱就要削我了。”

郭明宇可能终于良心发现感觉有点过意不去,满口答应下来,在电话里就把会计叫来把划款的事吩咐下去,又和叶修闲聊起来:“你们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

“什么风声?”

“就是轮回实业啊!最近有风声抛出橄榄枝在找合作商,有没有兴趣去竞标?”

叶修点开网页,手指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打字,点开搜索结果,果真都是轮回实业最近有大动作的传言。不过轮回实业这样的大型企业就算找合作方肯定也是优先选择实力强劲的贸易公司,竞标可能只是走个形式,背地里早已内定好了也说不定。

“还难为你想着为哥谋出路啊,好了我知道这个消息了,”掐断电话之前,叶修又补充一句:“还了二十万还剩三十万,你尽快啊,积极主动一些,别逼我再打电话催你了。”

郭明宇满口答应下来,挂断电话之后叶修松了一口气,看见手机屏幕亮了,周泽楷回了消息。

【感悟过了,能制得住我,随你操。】

……叶修面无表情关掉手机,瘫在椅子上身心俱疲到不想说话。

 

 

由于上下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因此叶修最近都只敢和小周吃一顿纯洁的晚饭、看一场纯洁的电影,最后再把人送回学校,顶多就是亲亲小嘴摸摸小手,常常弄得两人气喘吁吁狼狈不堪,最后各自顶着一顶帐篷各回各家。

之所以会忍得这么辛苦,完全是因为每次一旦出现以下对话,今天的约会就点到即止了——

“你躺下。”

“你先躺下。”

“你怎么还这么倔强?!”

“乖,别闹。”

这看到吃不到的痛苦用抓心挠肝来形容最合适不过,叶修已经和苏沐橙抱怨过好几次——包养的小帅哥心心念念就想骑在哥身上,一点都不自觉!

苏沐橙都不忍心打破叶修那一点幻想,只能好言好语的宽慰:“哎呀慢慢来,坚持就是胜利。”

今天去看过一场电影之后,叶修送周泽楷回去,两人在车里吻得天雷勾地火,到了关键时刻叶修喘着粗气脸颊浮着红晕,神情却十分严肃,问周泽楷:“肯不肯听话?”

周泽楷则是四两拨千斤的把问题拨回去,大手还捏了一把叶修软绵挺翘的屁股:“你听话,一切好说。”

第N次谈判破裂,叶修拿下周泽楷的狼爪,一把推开他,坐直身体倚着车门,恨恨点起一根烟,按下车窗通风换气,顺便把心里那股委屈和怨气一起吐出去。


后续戳我


把周泽楷送回去之后,叶修手脚酸软的回到家里,刚坐下来,叶秋的电话就来了。

“最近在泡妞?”

弟弟单刀直入言简意赅,“泡妞”二字发声稍重,可见对于哥哥多年来终于开窍这回事惊奇不已。

叶修看看手机,他怎么知道的?

“跟谁打听的?”

叶秋冷笑一声,吐槽道:“还需要打听?不约会你问我借车干嘛。”

叶修翻了个白眼:“开车去上班不行吗?”

“还蒙我,你那公司距离你家步行五分钟都不用!”

“谁规定五分钟不能开车了?我懒。”

叶秋急了:“你就不能和我说句实话吗?!我的车我还不能关心一下它的用途?!”

叶修歪着头想象一下,如果弟弟知道自己今天在他的车里做了什么,相信他的表情一定五颜六色精彩纷呈,这车估计下一秒就要被泼狗血贴封条了。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你狠。”

兄弟俩斗嘴斗够了,叶秋说了正事:“下个月一号有个商业酒会,爸让你回来,这个酒会有什么人出席,你懂的。”

叶修问都懒得问,还能有什么人?除了政界要员就是商界大佬,个个都是如雷贯耳的大人物,放哪儿都能掀起一阵浪的那种,他一个破公司的小老板,哪能够得上这层次?

“不去,你一个顶俩,辛苦了。”

“……你再这样和老爷子对着干你那麻雀大的公司早晚不保,就算不服软回来吃顿饭能死?”

叶修立刻堵回去:“能被烦死。好了你别管了,车先放我这儿啊,你开别的。”

说完叶修就匆匆挂了电话,每次一提回家心里就憋得慌,面对严肃古板的父亲说不了两句话就要上演父子战争,这么多年下来叶修也吵累了,干脆从大学毕业之后就没回过家,随便找个公司从小职员开始混起,一步一步,直到今天拥有自己的公司,也算是小有成就。

虽然这公司小到只有几十人,经济周转令人堪忧,资金链还因为自己滥好心救济朋友而时不时面临断裂的危险,日子过得青黄不接,但是胜在开心,起码不用对他人低眉顺眼言听计从。

就像是叶修时常吐槽弟弟说的一句话——“你们那儿作什么决策都要大股东同意才能拍板,听一群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赚钱的老家伙指手画脚,这老板当得比我还憋屈”。

不想了不想了。叶修躺到床上,拿起手机例行和小情人聊骚。

【今天舒服吗?】

叶修窝在空调被里,弯着嘴角回味着刺激香艳的特殊服务,忍不住夹着双腿磨蹭了几下,差点又把自己蹭硬了。

【舒服,就是太危险了,下次来家里。】

周泽楷见鱼儿上钩了,笑着回道:

【你乖一点,还有更舒服的。】

……就猜到没什么好话。

不过叶修这次倒没有那么快反驳,犹豫半天,回了一串省略号加一句“再说吧”,往被子里一钻蒙头大睡了。




TBC.

设了定时,翻了等我起床补


评论(34)
热度(1193)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