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8

目录整理


打个广告:断点本宣预售(最后一天,今天预售结束!)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为什么会现在更文?因为早晨起来现写的,尼玛不想破了我的日更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今晚的聚会下在叶修的要求之下结束得异常迅速,九点一到,叶修就站起身,抢过黄少天正在鬼哭狼嚎的话筒,淡定开口:“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家洗洗睡了吧。”

K歌正嗨被中途打断的黄少天相当不爽,张佳乐拿着另一个话筒大笑出声:“哈哈哈老叶你是26还是62啊,现在就睡觉?别让我笑了好嘛!”

叶修懒得和他们两个多废话,转而去和喻文州王杰希告别:“文州 、大眼,我和小周先撤了,小周明天还要上课,太晚回去不好。”

黄少天扑到叶修背上再次无情拆台:“拉倒吧明天周日!哪有大学生周日还上课的?”

叶修投去鄙视的神色:“……补课,补课不行吗?!你以为个个都跟你似的大学四年光靠代点名混过去的?”

周泽楷摸摸鼻尖,没好意思开口:不好意思,我还真有不少课靠着代点名混了三年。

见叶修蓝颜在侧也无心恋战,喻文州站起身,把黄少天从叶修身上撕了下来,微笑道:“那你们就先走吧,怎么回去?叶修你开车来的吗?”

叶修摆摆手:“没,不是怕今天你们要灌我嘛,酒驾犯法的。我打车送小周回去。”

在场的几人都心知肚明,灌你?你这酒量还需要灌吗?酒心巧克力都怕你醉了。

张佳乐即将再次嘲笑,被王杰希拍拍肩推到大屏幕前面:“你点的歌到了。”

而喻文州则是很明智的捂住黄少天的嘴,对叶修和周泽楷摆摆手:“回见,下次再约。”

两人离开包间,经他们这么一提醒,周泽楷才想起来——自己才是真的开车来的,是直接送叶修回去还是改天来拿?

还没等周泽楷考虑清楚,楼下的门童满面笑容迎了上来:“周先生,要帮您把车开出来吗?”

这种情况下否认反而欲盖弥彰,周泽楷淡定点头,从口袋里把车钥匙拿出来递给门童,拉着叶修站在Starry Night的门口台阶上。

叶修还在心里安慰自己,有辆车也没什么好吗(虽然自己没有)现在买辆车便宜得很(自己还是舍不得买)好歹接送小周的时候开的车也没跌面子(亲弟弟的就是自己的)。

五分钟过后,一辆白色Porsche停在眼前。

叶总裁站在夏日的闷热夜空下,心里骂了一句MMP。

周泽楷接过钥匙顺手给了小费,轻车熟路打开门坐上驾驶位,看着叶修:“上来。”

叶修内心操蛋但是表面淡然一笑,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周泽楷看见他的表情就想笑,说出心中早已盘算好的借口:“代驾,帮他把车开回去。”

幸好刚刚的借口够机智,此刻也能圆得过去,叶修听他这么说,总觉得心里疑惑,还是处在怀疑态度:“真是那个酒鬼的?”

周泽楷点点头,内心毫无负罪感,叶修系好安全带,嘟囔一声:“总觉得你在蒙我。”

周泽楷食指轻轻敲着方向盘,思索片刻看着叶修:“一个月五千,要包养几十年。”

叶修和他虽然相处时间不算长,但是可能两人心有灵犀,即使周泽楷话不多,也能轻而易举了解他的意思,就比方说现在周泽楷没头没尾的冒一句,就是告诉他:靠着你包养的话,我要几十年才能买得起现在坐的这辆保时捷。

就算知道周泽楷是在表达自己穷苦学生没有这个经济能力,到了叶修这儿难免多想,心里怀疑小周这话是不是明着要涨价了?

叶修一时没敢搭话,坐在车上一路都皱着眉,表情苦大仇深。

这才一个月就要涨价,人家公司也才半年到一年调薪一次好吗?

不过在这竞争激烈的包养行业里,不做点表示轻易就会被人撬了墙角,就比方说这辆车的主人,说不定找周泽楷代驾到后来的结果就是直接把人带走了。

周泽楷见叶修脸色不好,也没急着哄,先把车开到目的地再说。一刻钟过后,车驶入小区,周泽楷没急着下车库,而是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停下。

他关了引擎,解开安全带,黑暗之中那双眼眸异常明亮,盯着叶修:“在想什么?”

叶修抬头,对上周泽楷的眼神,那里面的光华竟比夜空中的繁星还明亮,一时间心头就像揣了只兔子,扑通扑通乱跳不停。

就算不是为了争口气,也想让小周一直留在身边。

叶总裁深吸一口气,即使内心万般委屈,还是强装镇定,淡然开口:“小周,给你一个月加到六千。”

周泽楷一怔,而后哭笑不得,原来刚刚这人一路上皱着眉苦思冥想是在考虑给自己涨多少工资?自己完全没有提这个要求啊,难道是太优秀了深得金主青睐?

他抬手揉了揉叶修的脑袋,轻笑着点头:“好。”

叶修垮下肩,看他一眼:“还有啊,你以后别出去给别人代驾了,我不喜欢你——到处抛头露面。”

原来还打算圈养起来?周泽楷还想逗他,摇摇头拒绝了:“那还要涨。”

叶修的表情惊异中夹着悲愤,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不玩了!”

周泽楷赶紧拉住他的胳膊,另一手捏着下巴吻了上去。

果真处在恋爱之中的情侣,对这种偶尔的强势霸道根本无法抗拒,叶修就是如此,刚说过“不玩了”,下一秒就沉醉在浓烈深吻里靠在座椅上被吻到身体发软。

周泽楷轻捏着叶修带着软肉的脸颊,把男神荷尔蒙释放在整个车厢内,声音略带沙哑,问:“玩不玩了?”

叶修喘着气,眼眸微微湿润,睫毛好像不小心黏在一起几根,眨眼的时候分外难受,他揉了揉眼睛低声回答:“便宜点就玩。”

这个动作在周泽楷眼中看上去异常可爱,哪舍得再逗他,又捧着脸吻了吻鼻尖:“不涨了。”

正在浓情蜜意气氛甜美的时候,车窗被轻叩两下,小区保安的声音隔着玻璃传来:“有人吗?”

周泽楷按下按键,车窗缓缓降下,小区保安看见两个男人在里面,噎了一下:“……这儿不让停车。”

“知道了。”叶修答应一声:“马上就走了。”

保安点点头,多看了他们一眼,忍不住补了一句:“赶紧离开啊,有什么夫妻功课回家做,这儿不合适,有监控的。”

……不得不说新招的这批保安思想开阔,说不定真实身份是某个微博大V,真·段子手。

两人也不好意思在这监控探头之下继续亲热,叶修打开车门下车,临走之前又嘱咐周泽楷:“送了车就赶快回去,太晚了不安全。”

周泽楷点头答应,在一阵引擎的轰鸣声中,白色车身在夜色中渐行渐远。

 

 

 

 

叶修周一去公司见到苏沐橙之后,板起脸故作生气:“宝格丽的手镯好看吧。”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拐住叶修的胳膊:“哎呀谈恋爱是好事,况且你家小帅哥长那么好看,带出去特别有面子好不。”

“得了吧,黄少天他们你还不了解,这群人哪个是善茬。”叶修叹一口气,和自家妹子也没什么好置气的,他本来脾气就好,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根本就不会往心里去。苏沐橙略感愧疚,问道:“叶修哥,他们不会真的为难你和小周吧?要是真这样的话我把镯子还给喻文州,以后不理他们了。”

“傻丫头,收了的东西还回去干吗。”叶修食指曲起敲了一下苏沐橙的额头:“你不是早看好那个镯子嘛,我暂时也买不起,就给喻文州做个顺水人情好了。”

“哪有,一个镯子算什么,哪有你开心重要。”

“我也没生气啊,”叶修摊开手:“真想我开心的话,不如去看看轮回的竞标要求,做一份标书出来。”

“要去争取轮回的项目?”苏沐橙惊讶掩口:“叶修哥,你是不是进行了什么PY交易?”

……叶修把苏沐橙赶去工作:“别想些有的没的,,大公司咱们就不能试着争取一下了?万一能脱颖而出呢?”

不怪苏沐橙要这么想,企划部负责投标的安文逸听说之后沉默不语,半晌才问:“这个标书,我该怎么样才能脱颖而出?”

苏大美人拍拍他的肩寄予众望:“这就要看你本事了,同样都是九年义务教育,我相信你一定比别人优秀。”

没事做别扣帽子好吗?安文逸叹一口气,说了实话:“沐橙姐,轮回那边真的希望不大,虽然他们现在对外招标,但肯定里面有猫腻,走后门的情况多了去了,咱们不如不要浪费时间在轮回身上,去看看其他项目说不定更有希望。”

苏沐橙也搞不懂叶修哪来的勇气忽然要挑战这么高难度的业绩,就算他们兴欣有这个实力,但是在水比长江深的商业界里哪能竞争得过其他大型上市公司?这简直就是穷秀才要去求娶富家千金,饱读诗书文采斐然并没有什么卵用,千金她爹宁愿选一个胸无点墨腰缠万贯的土员外。

如果是把叶家搬出来,那一定是另一个光景,但是苏沐橙相信叶修绝对不会想借叶家的东风来成就自己的事业。

所以她也只能跟着叹气,提醒安文逸:“记不记得公司准则前三条?”

安文逸点点头:“第一,一切以老板的想法为主,老板提出的要求全力完成;第二 ,如有反对意见请参考第一条准则;第三,重复第一第二条准则。”

好吧这就是兴欣公司的员工行为准则前三条,放在叶修霸道总裁的属性来说就是“我是老板都得听我的”。

“明白了,这两天我会做出标书草稿,等下次晨会的时候交给叶总。”

周泽楷正在家里健身房骑动感单车,管家敲门进来站在一旁:“少爷,您找我来有什么吩咐?”

“喻文州、王杰希,”周泽楷拿起毛巾擦额头的汗:“去查一下。”

“好的,我这就安排人手。还有什么吩咐吗?”

周泽楷想了想,“叶修”这个名字在嘴里打转,最后还是咽了下去:“没事了。”

他虽然想了解叶修,但是有些事情更想听他亲口说出,而不是靠着递到自己面前的冰冷数据来判断这个人的过失好。,叶修就像是一本书,要慢慢翻看才会觉得兴趣盎然,猛然一下剧透了结尾,可能接下来再有什么新鲜发展都会索然无味。

运动结束之后周泽楷又去游泳池里泡了一会儿,从水里上岸之后佣人递来浴巾,管家将手机放在眼前:“少爷,您的手机刚刚响了两次。”

周泽楷拿过去一看,一个电话一条信息都是金主大人的,他擦干头发之后坐在游泳池旁的沙滩椅上,点开信息。

【晚上吃饭,来我家。】

周泽楷轻声一笑,答应下来,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站起身去了收藏室。

收藏室在别墅三楼尽头,巨大的房间里摆放的都是周家老爷收藏的珍品,平时周泽楷看都懒得看一眼,一年也不知道能不能进这个房间一次,今天忽然兴趣盎然,从门口的象牙雕塑开始,摸着下巴一个一个打量。

管家跟在身后,好奇询问:“少爷,您来这里找什么?”

周泽楷没有回答,等到看到墙上挂的一幅油画,伸手一指:“就这个好了。”

老管家服侍周家多年,小少爷虽然言简意赅但是其中含义都能瞬间领会,又问:“少爷,您把这副油画取下来要做什么?”

“送人。”

管家一时没敢答话,犹豫半天还是命人取了下来,佣人们戴着手套小心翼翼,又用特殊布料包裹装上,好在这副油画不大,周泽楷拿在手里掂了掂分量,很是满意。

抱去叶修家里应该也不累。

天色渐晚,周泽楷换好衣服带上画就要出门,管家及时出现拦在眼前:“少爷!您不开车?”

周泽楷摇摇头,绕开管家:“坐公交。”

叶修可说了不准抛头露面随便代驾,再给他看到自己开车那还得了。

妈呀少爷你能不能别这么冲动莽撞,捧着一副几百万的收藏品坐公交?!管家想都不敢想,又拦住周泽楷:“我找人开车送您!”

周泽楷本来不想那么麻烦,但是一想自己光是走下山路就要不少时间,坐上公交还不知道几点,到时候可以让人把车停在小区门外,也不会被发现。

叶修这次招待周泽楷来家里吃饭,很明智没有选择自己下厨,而是从饭店里面打包好了四菜一汤,回来以后装在盘子里假装自己厨艺突飞猛进。七点不到,终于传来敲门声,他打开门,看见周泽楷正站在门外,手里还捧着个东西。

“来就来还带礼物?”

叶修把周泽楷迎进来,周泽楷换了鞋进来,直奔书房。

叶修跟了过去,只见周泽楷把布掀开,这才看见里面居然是一幅油画。

周泽楷指着墙上的画,眼神分外纯良:“不好看,换一幅。”

……男人真是善变,你上次来还说挺好看的呢。

叶修打量着油画,他也看不出来真假,只觉得比家里墙上这副要精致得多,连画框都描着金线,忍不住问:“哪儿来的?”

“夜市。”

哦进货渠道相同,说不定那家老板又进新的仿品了。

一听在夜市采购的,叶修兴致勃勃问:“多少钱?”

“两百。”

啧,肯定被老板坑了,我和沐橙买的才五十。

不过叶总裁可不能袒露出一点破绽,强压下“你怎么不还价”“这倒霉孩子两百块能买四幅”这些教育话语,轻描淡写说道:“你觉得好看就挂上吧,我这个也别拿下来啊,好歹是真迹。”

周泽楷唇角弯了弯,压下一肚子的欢乐:“好。”

 

 

TBC.

评论(69)
热度(1322)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