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10

目录整理



想起来还有这个广告可以打:白情礼包余量通贩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第二天早晨,苏沐橙接到叶修的电话,叶修窝在自家的大床上裹着被子声音沙哑:“沐橙啊……今天我不去公司了,你和陈果看着点儿,有事打电话给我。”

“哎?怎么了?听你声音不对,感冒了?”

叶修含糊其辞,顺着苏沐橙的话找个台阶下:“嗯……昨晚洗澡受凉了。”

身旁周泽楷侧身搂着他,手顺着叶修的软腰摸过去,叶修极其怕痒,小肚子弹了一下,回头瞪他一眼:“别闹。”

苏沐橙轻声笑了:“小周昨天没回去啊?”

叶修刚想回答,周泽楷凑到听筒旁,低声说:“辛苦一夜。”

靠怎么什么话都对外说?!万一苏沐橙那小丫头多想怎么办?

叶修赶紧解释:“小周乱说的,你别听他的,”

“……诶?”苏沐橙呆愣三秒,瞬间Get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讯息。

周泽楷留宿在叶修家中不是稀奇事,不过不知怎么回事,苏沐橙就是觉得叶修今天的假请得蹊跷,沙哑的嗓音还有那句暧昧无比的“辛苦一夜”,苏沐橙捂住嘴,眼中迸发出惊喜的光芒:

看来这次是真的给吃了!喜大普奔!

“好好好你在家好好休息!注意饮食清淡,别吃刺激性食物啊,要好好保养,发烧的话就吃点消炎药,第一次嘛难免的……”

叶修本以为妹妹这是关心自己的感冒,谁知道听着听着就开始不对劲,这一副过来人的口气,简直就像是刚刚嫁了女儿,新婚之夜第二天来嘘寒问暖,叶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没废话几句就挂了电话。

苏沐橙的确全程都带着老母亲般的微笑,挂了电话之后就开始考虑,今晚要不要给叶修哥煮个红豆饭?

周泽楷今天上午有两节专业课,但是他打算直接翘了,准备赖在叶修这儿混一天,昨夜操劳到天空泛着鱼肚白两人才双双睡下,可谓是辛苦死了小周折腾死了叶修,怎么样今天都要好好休养一番。

两人蒙着被子又睡了一个回笼觉,直到日上三竿,周泽楷爬了起来,叶修惨白着脸,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窝在被子里不肯出来。

“饿不饿?”

叶修点点头,又摇摇头,其实胃里早已掏空,还发出咕噜声响,可就是没什么胃口。引起这方面的主要原因还是身后传来的隐隐作痛,时时刻刻提醒着叶修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夜晚。

这真的是个不公平的世界。

为什么有的人偏偏盘顺条亮不够,还会器大活好,痛定思痛,叶修总结了一下自己会被压着操一夜的原因,最后悲愤到捶床:

器大,比不过;活好,更白谈,自己就是败在这层层叠叠的优势之下,这才不得不被镇压在床笫之间。

周泽楷坐在床边,拿出手机看外卖,他刚刚也听到了苏沐橙的话,打算点一份粥,结果看了一圈都没看到满意的店,干脆发了一条消息给管家,让家里厨房熬一锅粥再做点清淡小菜送来。

叶修懒得管他,趴在床上苦着脸说屁股疼,周泽楷替他揉着腰,又给管家发了一条消息,让他来的路上顺便带盒消炎药。

老管家一脸懵逼,生怕自己看错了信息,还拿出老花镜仔细确认,最后确定是少爷的号码,但是给的地址不是学校也不是小周少爷在本市偶尔小住的其他房产,只能吩咐下去让厨房按着要求做出来,再亲自送过去。

还要带消炎药?

管家总觉得不妥,最后拎着食盒上车的时候干脆把家庭医生也一起叫上。

苏沐橙这么多年小说没白看,预测异常精准,叶修一直无精打采窝在床上,周泽楷察觉到异样,伸手一摸,果真有点低烧。

周泽楷的手指尖微凉,贴着额头十分舒服,叶修按住他的手不让他抽走,哄了半天这人也不肯放开,说给他拧块毛巾还被呵斥不够体贴金主,最后只能坐在床边贡献出一只手给叶修降温,左手捂热了换右手,右手捂热了左手又凉了。

平心而论,周泽楷挺喜欢这种干净温暖的气氛,两个人静静靠在一起,不用说话,彼此的心跳声都可以交织成一首美妙的乐曲,周泽楷第一次感觉,这或许就是恋爱的滋味?

也许金主包养的不止是身体,连心也一起悄悄沦陷进去。

一个小时过后,客厅传来敲门声响,周泽楷抽出手站起身:“外卖来了。”

叶修揉揉眼睛,都已经快睡着了,偏偏这时候来外卖生生扰了困意,他打个哈欠吐槽:“哪家外卖啊这么长时间才送来,现在又不是送餐高峰期,差评。”

周泽楷笑了笑,走出房间时特意把门带上,轻手轻脚前去开门。

打开门一看,管家站在门外,身旁还多了一个穿着条纹西装的男人,拎着药箱,对周泽楷毕恭毕敬鞠了一躬:“少爷,林管家说您需要消炎药,所以找我来给您做个检查。”
家庭医生来的正是时候,周泽楷倒是很想带他进去看看叶修,但是按着叶修的性子,被别人得知生病的原因,多半要羞愤欲死,他想了想,把谢医生拉到一边,低声问:“低烧,吃什么药?”

谢医生慌忙准备打开药箱,被周泽楷按住手,摇摇头:“不是我。”

“病人为什么发烧?病因是什么?”

“就是……炎症,引起低烧。”想了半天,周泽楷才想到这么个合适的用词,谢医生点点头,打开药箱拿了几种药递给周泽楷,并且告诉他用量和注意事项,周泽楷认真听着,时不时回头看一眼,注意着身后有什么异常动静。

管家把沉甸甸的食盒递过去,好奇问道:“少爷,这里是……”

“朋友家。”

管家还想多关心几句,屋子里遥遥传来呼声:“小周,你在干嘛?拿外卖拿到现在?”

“来了。”周泽楷应一声,对管家和谢医生使眼色,让他们先行离开,两人退出门外,接着“呯”一声,防盗门已经关起。

管家和家庭医生站在门外面面相觑:少爷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周泽楷端着温热的粥推开房门,看见叶修披着被子坐在床上,皱着眉抱怨:“拿个东西这么久。”

周泽楷知道他身体不舒服情绪也跟着不好,态度更加温顺乖巧,先倒了水伺候金主吃药,再坐在床边喂金主吃粥,刚吃第一口,叶修眼睛一亮,来了精神:“好吃!这哪家店的?”

我家的。

周泽楷随口回答:“私房菜馆。”

“哦,私房菜啊,难怪,”叶修张嘴,周泽楷喂了一口粥进去,听他说:“私房菜馆好啊,自己会做饭还能赚钱,一举两得。”

周泽楷不想吐槽叶修那糟糕的厨艺,幸好家里的几位厨师天南海北的菜色都难不倒他们,和叶修在一起也不用考虑谁做饭这种问题。

哪知道下一秒就听到“小周你要是会做饭该多好”这种感叹。

从小到大,连个苹果都没亲手削过的周少爷捏着勺子手指僵硬,愣了片刻缓缓点头:“……嗯。”

这一声“嗯”里包含的勉为其难并没有让叶修产生罪恶感,只见他一本正经捧着周泽楷的脸和他对视,严肃教育起来:“你想想看,会做饭的话,咱们可以少点多少外卖,省下来的钱出去玩玩买买东西不好吗?”

……这点钱我不想省。

周少爷一肚子心里话不能吐也不敢吐,只能移开眼神暂时敷衍:“再说吧。”

“你看着我。”叶修贴过去和周泽楷抵着额头,周泽楷只能移回眼神,和叶修那双浅琥珀色的眼眸对视着。

“咱们两个,总有一个要会这项技能的吧?”

周泽楷嘴唇动了动,一句“你怎么不学”卡在喉咙里,硬生生吞了下去。叶修不是没学,只不过是领悟能力太差得了零分而已。

他也不知道叶修现在怎么了,忽然提起来这回事,眼神还很热衷,看来真有打算把自己锻炼得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见躲也躲不过,周泽楷从容一笑,拿下叶修的手:“一起吧。”

“我做饭,”周泽楷指着自己,又指向叶修:“你做家务。”

……单身成功人士叶总裁不擅长下厨房,更不擅长做家务,要知道家里能这么整洁干净少不了苏沐橙一个星期来两次,否则就看着泡面碗堆在水池里招苍蝇好了。

“是我包养你,你要听话。”

叶总裁无法淡定,再次重申金主地位。

“对,我听话了,”周泽楷也再次强调:“你做家务。”

见周泽楷不上当,叶修叹一口气,不再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再说吧。”

也许英明睿智的叶总裁并不知道,今天无意间的对话,就决定了今后的家里的工作分配,而且还附赠惩罚措施:当小周少爷从厨房里把喷香饭菜端出来时,叶修的地还没拖好,那么精彩了,这顿饭一定会成为床上运动之后的夜宵。

 

 

 

苏沐橙再次见到叶修的时候笑容里的欣慰让叶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拍拍叶修的肩,语重心长说道:“叶修哥,一回生二回熟,多来几次就好了。”

“……我总觉得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没有,”苏沐橙伸手戳了戳叶修的额头:“你瞒不了我的。”

……好吧好吧,有这么一个精明的妹妹,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月底一过,彻底进入炎热的七月,周泽楷的学校还有几天放暑假,但是对于他们这种大学生来说,放不放暑假并没有太大区别,顶多就是:出去旅游需不要和辅导员打声招呼。

但是今年的暑假不能再像往年一样轻松闲适,父亲准备让他在休假期间彻底入主周家名下的轮回实业集团,去适应适应公司氛围,按周父的话来说就是:

“要一步一个脚印,从小公司开始适应,从小职员开始做起,先去当个经理部长试试吧。”

视频里,周泽楷捏了捏眉心,本来还想放假期间带叶修出国玩一趟,谁知道父亲居然直接就安排好了,看来到时候只能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出国考察了,他点点头:“知道了。”

“还有,十五号在B市有一个酒会,你去一趟。多露露面累积人脉,小楷,别闷着不说话,你代表的是周家,要让别人知道今后周家是谁当家做主。”

这也是周泽楷最不擅长也最不想接触的部分,商业交流的尔虞我诈,表面上的交情客套背地里却互相捅刀,实在是有够虚伪有够做作,不过既然生在上流社会,那必然要经历这么一个过程,人人都羡慕富家少爷含着金汤匙出生高贵,却不知这金汤匙含着容易,想要摆脱背后的责任却难上加难。

同样只能点头答应,周泽楷问:“还有吗?”

视频画面里的周父低眉沉思片刻,又抬起头:“听说你最近交了新朋友?生病了还去别人家里照顾。”

就知道什么都逃不过父亲的眼睛,哪怕他常年待在国外,对国内的事情也能分毫不差全部掌控,周泽楷微微皱眉,轻描淡写说道:“普通朋友,帮个忙而已。”

周父却充耳未闻,盯着周泽楷目光深沉开口:“玩归玩,别过火就行,花点小钱无所谓,别给自己惹麻烦就好。”

看来在父亲眼中,应该也是觉得自己一时兴起无聊包养了一个小情人而已,对于叶修根本都懒得调查,只是在自己面前出言提醒,不过如果到了最后认真起来——

周泽楷略感头疼,总觉得这事儿以后没那么容易解决。

以不变应万变,周泽楷照样点头算是答应下来了,挂了视频电话之后,第一个打给叶修。

“吃晚饭?”叶修正在办公室里看安文逸递上来的草案,随口回答:“好啊,你去定餐厅好了。”

“……来我家?”叶修放下手中的笔,食指轻轻敲着桌面:“不太方便吧……咱们出去吃,连盘子都不用洗。”

“别说你来洗了,你上次就说要买洗碗机。”

“一定要来家里?难得带你出去吃大餐还不好……”

叶修忍不住捶了锤自己的腰,周泽楷这么执着要在家吃饭,他总觉得小周的目的不是要吃饭,是要吃他才对。

上次滚床单导致叶总裁HP直接掉光,现在他宁愿牺牲钱包的HP,也不愿再让自己一把老腰快要断掉、上班看文件的时候还要垫个软垫。

周泽楷哭笑不得,和叶修耐心磨着,他当然知道叶修打得什么算盘,转念一想,想吃了叶修,哪里不能吃?

车震也可以试试。

“好,餐厅我定,”周泽楷笑道:“米其林三星?”

“……还是我来定吧,你等我电话。”

 

TBC.

评论(58)
热度(1213)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