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11

目录整理



想起来还有这个广告可以打:白情礼包余量通贩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好了我要边坐摊边写文,夸奖我吧!!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晚上周泽楷准时到了叶修发给他的餐厅地址,恩?难得,叶总裁居然选择了一家环境优雅菜品优良最关键是有最低消费门槛包间还不给使用美团的法式餐厅,看着叶修在菜单上随手一指都是店里的招牌菜式,那惬意闲适的表情实在不像是强装淡定,于是周泽楷在心里琢磨:

他的金主是不是得了一笔巨款,例如买彩票中了五百万之类的?

叶修把菜单递给周泽楷:“小周,看看喜欢吃什么,别客气,随便点。”

周泽楷挑眉看他一眼,低头浏览一遍菜单,他对法国菜偏爱的只有那么几样,随嘴念出一串菜名,服务员怔了怔,随即切换成法语和周泽楷交谈。

看来这家餐厅的waiter素质都很高,最少也是要会掌握两门语言才行,周泽楷还是挺满意这样的挑人准则,这样才符合一个格调正经的法式餐馆的标准。

等待上菜的期间,叶修好奇问:“你会法语?”

周泽楷点点头,明明这人也不谦虚,但是却不让人讨厌,可能真的是因为这张脸加分太多,一想到小男友还有隐藏技能,叶修来了兴趣:“再说两句听听?”

只见周泽楷沉默几秒,露出微笑:“Bébé,je t'aime.”

叶修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涨工资。”

“……”叶修一脸严肃看着周泽楷:“以后不许再说这句。”

周泽楷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又因为逗弄叶修笑翻了天。

酒足饭饱之后,叶修十分满足,靠在柔软的真皮靠背上几乎不想动弹,周泽楷早已做好打算这顿饭他来结账,到时候就当做是自己大放血表达对金主的感恩戴德,谁知道叶修招手喊来waiter,潇洒说道:“记你们喻老板的账上。”

周泽楷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这么大方,原来这一顿是坑喻文州来着。

吃过晚饭,照理说再看一场电影,今天的约会才算圆满,但是现在周泽楷已经改变了约会标准,摸小手什么的早就过时了好吗,哪有狼看见现成的肉在眼前还不流口水的?


后续戳我


暑假开始第二天,周泽楷就去了轮回实业总公司,轮回副总张益玮亲自出来迎接,听说大Boss把太子爷给交到他的手下,简直受宠若惊,带着他去各部门走了一圈,介绍一下轮回实业集团目前的经营状况。周泽楷做事认真谨慎,来之前就已经把资料全部看过一遍,等张益玮说完之后,直接问:“安排哪个部门?”

“啊?”张益玮面露难色,虽然大Boss早有交代给太子爷安排个无关紧要的职位,但是他们这些手底下的人还是战战兢兢,生怕弄得不好得罪了太子爷,于是张益玮只能笑着问:“小周你看中了哪个部门?”

“随便。”

“那……就去招标部门好了,做个产品经理?”张益玮想了半天,才想到这么个清闲衙门,轮回公司的招标一般只是为了避免闲话走个过场,到时候去和部门负责人打个招呼,让太子爷跟着走个仪式就好,平时没事按时来打卡就行。

“不用,”周泽楷摇头:“职员吧。”

周少爷都亲自开口了,张益玮也不好再说什么,老板只是说“找个合适的位置”,也没具体透露怎么样才算合适,没想到周泽楷觉悟还挺高,宁愿吃苦耐劳从底层做起,倒是让张益玮另眼相看。

谈妥之后,张益玮还想亲自把周泽楷给送去招标部门,谁知道又给拒绝了:“不用了,我自己去。”

他不想惹人耳目,每个地方都不乏谄媚讨好的人群,周泽楷最烦遇上这种带着目的性的接触,所以在轮回实习的期间尽量低调,知道身份的人越少越好,他走了两步,回头叮嘱一句:“别透露太多,麻烦。”

张益玮愣愣点头,和秘书目送着周泽楷离开副总办公室,秘书悄悄和顶头上司嚼舌根:“小少爷挺难相处的啊,话这么少。”

“诶……就希望这段时间能处得好,周家就这一个独子,他来轮回,就是说要坐我的位子,我也一句话都说不得。”

不过好在周泽楷并不是什么纨绔子弟,虽然话少高冷些,但是看样子也不会为难人,能和太子爷在这段时间和平相处的话再好不过,今后等他接手周家对名下企业高层重新换血的时候,有这层交情在的话好歹可以保得张益玮平安。

周泽楷真在招标部门驻扎了下来,他的真实身份只有张益玮知道,其他人都只当周泽楷是个走后门的空降在招标部门,硬生生抢了部门经理为他家侄子准备的位置,弄得这个四十多岁的谢顶老人男对周泽楷十分不爽,有事没事就折腾他去招标会场跑腿。

周泽楷对此倒是没什么想法,父亲既然说了历练,那就干脆从底层做起,吃点苦没什么,正好还能考察一下行情,于是一个星期五天有三天要顶着大太阳去会场,剩下两天则是去竞标公司考察,往往回公司打卡的时候早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部门其他职员都对周泽楷的遭遇感到同情,女职员因为他的这张脸更是时不时来嘘寒问暖,周泽楷倒是莫名其妙,完全没有察觉到经理这是在给自己穿小鞋了。

叶修也有一个星期没见到周泽楷,当听说周泽楷今年去公司实习了,当时差点脱口而出“来我们兴欣啊!”,后来转念一想,不行,来的话自己岂不是暴露得干干净净?

于是每天在电话里听说小帅哥天天风吹雨淋在外面奔走,叶修只能心疼心疼意思一下,终于等到周末,一见周泽楷,都给晒黑了一个色度。

“唔……小麦色也不错,挺帅的。”

周泽楷把叶修的手拿出来,灯光下两人的肤色产生鲜明的对比,叶修的手白皙干净匀称漂亮,暖光之下泛着奶白色,瞧着就想咬一口;而周泽楷的手骨节分明,大了一圈,手背晒成小麦色,食指的装饰性戒指脱掉之后,都留下一道晒痕。

叶修捧着他的手唉声叹气,周泽楷胳膊一收将他搂到怀里坐在腿上,下巴搭在肩头问:“心疼了?”

“对呀,你看你在家多好,肤白貌美的,现在出去上个班就晒成这样,”叶修撇撇嘴:“你在哪家公司?感觉只有不入流的小公司才会连学生都剥削。”

叶总裁看着周泽楷,等着他的回答,那表情好像周泽楷说出口之后下一秒就挥挥手让xx公司破产了。

“轮回。”

叶修的身体僵了一下,伸手拍拍周泽楷的脸:“……还是加油好好干吧,努力工作,争取毕业之后留下。”

周泽楷再次在心里笑翻,搂紧了叶修:“恩,会努力。”

 

 

 

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B市酒会正好是在周末,周泽楷和叶修推了这个星期的约会,说是家里有事,叶修欣然同意,心里反倒松了一口气:不来也好,每次一来就折腾一夜,老人家吃不消啊!

周五晚上,叶秋又打了电话过来:“明天真不回来?”

“早说了不回来了,你怎么还问。”

叶秋气不打一处来:“你倒是舒服,躲在后面从来不出席这些活动,弄得爸每次都把我拎出来顶缸!”

“那是,你年轻有为英俊帅气,不拿你出去撑场面还拿谁?”

对面叶秋冷笑一声:“你这是变相夸你自己吧?”兄弟俩一张脸呢还想蒙谁?!深知哥哥套路的叶弟弟真是一眼就看得透透的。

“哈哈被你发现了吗?好了好了,你今天就早点睡,然后明天准备好经受各界人士名片的洗礼,注意啊白酒换成雪碧、红酒换成山楂汁,别醉在酒会给咱们家丢人了。”

叶秋咬牙切齿恨恨道:“要你多嘴!再说把车还来!”

叶修立刻装作信号不好听不见、你说什么?明天再说吧,“嘟”一下按掉了通话。

还什么车?亲弟弟的就是自己的好吗,换车还差不多。

周泽楷第二天早晨就坐上了飞往B市的飞机,经过几个小时的旅程,下了飞机之后机场出口处已经有安排好的司机等候在外,直接载着周泽楷去了位于B市的度假别墅。

度假别墅前两天就已经命人打扫干净,周泽楷回去之后好好泡个澡放松一下,佣人还端了牛奶放在浴缸旁,让少爷泡澡之后好好睡一觉,保持充足的精神应付晚上的酒会。

这一觉睡得很沉,梦里好像回到了刚刚认识叶修的时候,那个时候叶修醉在吧台上,说要包养周泽楷,接着画面一转,叶修的手抓着周泽楷的衣领,都快气哭了,在质问他“装纯情大学生骗我有意思?!”,周泽楷嘴里裹着一句“对不起”,他感觉梦里的自己应该及时道歉,但是不知怎么回事,看到叶修那夹着泪珠的睫毛和咬着唇的表情,就想到他在床上被自己cao到快哭的模样。

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变成了“你很有趣”。

他看见叶修的表情渐渐冷下来,眼神里藏着的凛冽前所未见。

周泽楷睁开眼,床头昏黄的小灯让他一时双眼还没来得及对焦,坐起身甩了甩头才及时清醒。

噩梦。

他拿起手机一看,已经下午四点,也该起来了,噩梦清醒了也就结束了。

晚上,在金碧辉煌的酒会大厅里,周泽楷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和几个与周家有生意往来的富商打过照面,便端着香槟远离觥筹交错的人群,静静站在露台旁品酒。

“周少爷,好久不见。”

周泽楷转过身,看见喻文州带着微笑站在身后,对着他举了一下盛满美酒的高脚杯。

另一旁王杰希端着餐盘走来,上面放着刚刚煎好的鹅肝,看见周泽楷,也弯着唇角打了一声招呼:“久违。”

周泽楷并未感到意外,上次见过王杰希和喻文州之后,自己都回去让人查这两人底细,被他们认出来也不意外,他点点头,礼貌性抬了一下酒杯:“好。”

“大家听说周家这次换了太子爷出面,一个个都伸长脖子等着留个好印象抢个头筹,没想到周少爷竟缩在这角落里独自享乐偷闲,真是完全不给别人一个巴结的机会啊。”

周泽楷笑了笑,对喻文州的调侃不做过多回应,喻文州从胸前口袋里抽了一张名片出来,夹在指间递给周泽楷:“蓝雨集团首席执行官,喻文州。”

另一只手也递了一张名片过来:“微草制药董事长,王杰希。”

周泽楷看了他们一眼,收下名片放进口袋里,问:“叶修知道吗?”

既然喻文州和王杰希早已知晓他的身份,那告诉叶修也不是稀奇事。

谁料两人一起摇头,露出类似老狐狸般的微笑:“我们不说,谁会告诉他。”

……周泽楷沉默不语,原来叶修从王杰希那儿顺酒、坑喻文州法式大餐他还觉得心有不安,这下忽然释怀,觉得叶修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了。

所谓损友,就是要互相坑害的。

三个人站在这靠近露台的角落里,偶尔闲聊几句,王杰希忽然想到了什么,推了一下喻文州的胳膊,喻文州的眼神也微妙起来,点了点头。

“周泽楷,大家有过一面之缘,我还是友情提醒一下比较好,”王杰希顿了顿,继续说:“等下你要是见到一个面熟的人出现在眼前,不要觉得惊讶。”

喻文州接过他的话:“有什么疑惑摆在心底就好,千万不要透露过多,免得多说多错,那人疑心病很重的。”

“对,还有个毛病,是个护兄狂魔。”

护胸?

周泽楷下意识垂下眼眸看了一眼前襟。

“最好——”两人同时开口:“装作不认识就好。”

?周泽楷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他们再说什么。

喻文州拍拍他的肩:“很快你就知道了。”

还没有一盏茶的功夫,王杰希伸手一指:“来了。”

周泽楷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从大厅正门缓步走来的男人,脚步稳健意气风发,西装革履一表人才,额前刘海全部梳至脑后,露出光洁额头,显得更加精神饱满。

“叶总裁。”喻文州喊了一声,西装笔挺的男人转头看过来,周泽楷眼眸一暗,拿起酒杯佯装品一口美酒,将心里的疑惑和震惊压下。

——叶修?

 


TBC.


Bébé,je t'aime→宝贝,我爱你❤

评论(87)
热度(1457)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