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13

目录整理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腹肌痛预警!!!再次提醒上课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被老师逮到概不负责!!!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叶修星期天要去外地出差考察合作商,周一下午才会回来,周泽楷趁着无事,拿着叶修给的备用钥匙,去了一趟金主家里。

打开房门,周泽楷就看见客厅里如同刚刚遭受台风过境,衣服随意扔在沙发上,茶几上还摆着一桶泡面,饭厅的桌子上则是放着外卖盒子,垃圾桶塞得满满,里面的袋子都是一些油炸的膨化食品袋子,由此可见叶修对垃圾食品的钟爱。

恩,看来这个星期苏沐橙有事,没能来得及帮叶修收拾,才有机会给周少爷一个亲近叶总裁真实生活的机会。

他环顾一圈,从客厅走到阳台,再从书房走到卧室,看见大拼床的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塞满烟蒂,烟头几乎满到溢出,床单也皱巴巴的,空调被草草裹在一起,非常符合叶修平时的宅男风范了。

周泽楷站在卧室里,沉默片刻,拿出手机给管家拨通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防盗门被敲响,周泽楷打开门,看见穿着家里制服的瘦小男人背着保洁工具站在门外,对着周泽楷毕恭毕敬鞠躬:“周先生您好,我是保洁工人小张,今天由我来为您全程服务。”

周泽楷点点头,侧身让开,小张在门口换了鞋套走进来,放下包就开始工作起来。

周家大宅一向都是有专人打理,小张也曾经去过几次周家,山下设着岗哨,开车绕过山路都要二十分钟,整个山头只有那一栋行宫似的独栋别墅,大到分不清房间分布的话在里面都容易迷路,今天接到林管家的电话,小张下意识以为是要去别墅工作,没想到竟然来了这么一间陌生的公寓。

这是小周少爷在城里新置的房产?看着也不像,周先生要购置房产的话肯定是选择城内的高档社区,环境优雅、物业负责、地段优良、房价奇高的楼盘,怎么会选择这种有了一些年头看上去就不怎么上档次的中产阶级群居的小区?

小张摇摇头,实在是不理解有钱人的想法,在房子里转了一圈之后终于憋不住,赔着笑脸好奇问道:“周先生,这是您新买的房子?”

周泽楷看他一眼,随口答道“朋友家。”

原来是朋友家,周少爷的朋友那一定都是非富即贵啊,起码得是个总裁,恩,对。

周泽楷原本一直站在一旁玩手机,客厅打扫结束之后,小张毕恭毕敬把周少爷请到客厅,打声招呼,自己便拿着抹布毛刷清洁剂从走廊拐了进去。

他从书房开始清理,看见墙上挂着两幅油画,盯着瞧了半天也认不出来是哪个名家的作品,但是从业多年,他知道这两幅画肯定价值连城,摔着碰着一个角自己都赔不起,因此也只敢拿着毛刷轻轻把表面的灰尘掸掉,对那两幅油画敬而远之。

清扫工作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小张还时不时出来给周泽楷泡杯茶讲个笑话,生怕金主爸爸坐着无聊,这个年连都保洁都要配备多种技能,技多不压身,对金牌服务认可越高,得到的酬劳也会越丰厚。

终于到了最后的战场。

小张站在卫生间门口,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汗。

叶修家的卫生间和浴室不是独立空间,因此只需要打扫好这最后一间,今天的工作就全部结束。这对于固定清理数百平豪宅的小张来说,今天的工作量简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一想到结束工作之后就可以直接回家,享受一整个下午的休假,脸上顿时露出美滋滋的微笑。

他换上胶鞋走进去,从箱子里把毛刷、专用清洁剂、强力吸水拖把一起拿出来,环顾一下洗手间,看见墙上贴的是常见的高级瓷砖,对于使用哪种清洁剂已经心里有数,手脚麻利调配好比例,倒在毛刷上,从靠近吊顶的墙砖开始刷起。

“今天是个好日子啊,心想的事儿都能成……嗯?”

小张哼出的歌声戛然而止,接着睁大了眼,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这个墙砖怎么……掉色了?

他一脸懵逼,看着手中的长毛刷,再看看墙上那一块空出来的扎眼地方,职业生涯多年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神奇的事情。他凑近一看,感觉这高级瓷砖的接缝怎么会那么平滑,再伸手一摸,更加懵逼——这哪里是什么高级瓷砖,明明是长得像高级瓷砖的墙纸啊!

而且这还是天然材质类墙纸,并且质量也不是太过关,连水洗都经不起,更何况是化学清洁剂?

我是一名保洁工人,今天我被金主召唤到朋友家里做保洁,不小心把高(劣)级(质)瓷(墙)砖(纸)洗褪了色,应该怎样才能免于一死?在线等,急。

小张无语凝噎,愣在厕所里掰着手指头算自己要赔偿周先生多少钱,赔钱事小,开除事大,他们这些专门为豪宅服务的高级清洁公司对于客户的满意度要求可是很严格的,投诉一次就直接卷铺盖走人,压根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好吗。

都怪自己一时疏忽,凭着多年的经验妄下定论,常在河边走终于湿了鞋,这下可就毁了招牌砸了饭碗,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谁能想到周少爷的朋友家里居然会用劣质墙纸来冒充高级瓷砖?!

于是小张戴着塑胶手套战战兢兢走到客厅,周泽楷正坐在沙发上看书,翘着腿姿势优雅,抬头看见保洁员瘦小身体抖得像个筛子,哆哆嗦嗦开口:“周、周先生,请……请您原谅!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周泽楷并未开口,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男人手指向浴室,断断续续说道:“浴室,浴室的墙纸——掉、掉色了……”

小张几乎是看着周泽楷的脸色才敢继续说下去,周泽楷怔了怔,随即把书卡在一旁,站起身走向浴室。

小张赶紧跟上,两人一起走进浴室,周泽楷抬起头,看见靠近天花板的墙纸已经掉成白色,在金色的花纹之中异常明显,小张低着头站在一旁,就像站在法庭之上的犯人,等待金主的宣判。

“噗。”

一声轻笑传来,小张抬起头,看见金主正捂着嘴摇头轻笑,肩膀抖动两下,好像真的是在极力忍耐。

咦?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暴跳如雷吗?还能笑得这么开心,这不是朋友家是仇人家里吧。

周泽楷的确是半点不气,他只是在想要是叶修看到自己精心装饰想要蒙混过关的墙纸被洗掉了色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是不是就像被发现拼床一样也要废物利用起来让这些墙纸发光发热?

“小周,你要是不喜欢我就把墙纸撕了,给那个书桌贴层装饰?”

小周少爷沉浸在幻想之中,笑得更开心了,几乎连眉眼都弯起,丝毫没有发现身旁的保洁员看向他的目光充满惊奇和诡异。

妈呀这到底是来自上帝的宽恕还是死神的微笑?

终于止住笑意,周泽楷摆摆手,淡淡开口:“不怪你,我没提前告知。”

“不不不周先生言重了,是我的疏忽,我可以赔偿,只求您不要投诉,原谅我这一回!”

周泽楷看他一眼,再次重申:“和你无关,先回去吧。”

小张欲言又止,见周泽楷脸色平静,似乎真的不太计较这个意外,于是速度极快收拾好保洁器具,鞠个躬赶紧离开,连今天的小费都不敢再收了。

周泽楷则是抱着臂,盯着那块被洗褪色的墙纸,思忖之下又打了一个电话给管家。

老管家一头雾水:“什么?少爷您要找装修公司?贴瓷砖?”

不是刚刚才派去保洁,怎么现在又要装修公司了?小少爷这是要做什么。

“要挑哪种墙砖您能发张照片给我看一下吗?”

“要工时快的?一天就要弄好?少爷,这个装修方面的事我也不太懂,但是一天是不是太仓促了?”

“好的好的,我尽力寻找,您等我的消息!”

电话挂断之后老管家叹一口气,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上次去帮着照顾生病的朋友,这次直接要帮人家家里装潢翻修,什么朋友让我们少爷这么上心?

 

 

 

周一夜里,叶修从N市出差回来,半条命都要给折腾没了。

原本定好下午的飞机,但是合作商那边因为一些事情延误了定好的航班,只能改签,等到五点多,终于来到机场,结果飞机又晚点,最后弄到九点左右才坐上飞机,到S市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幸好没约了小周今天看电影,否则这电影可就是看午夜场了。

叶修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里,打开门之后,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楼层。

他特意退到门口,抬头看了一眼门牌号,没错,是自己家里,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干净?记得临走的时候家里明明还是一塌糊涂乱得如同二次世界大战战场,他还想着回来之后明天喊苏沐橙来收拾收拾呢。

不好,家里是不是遭了贼了!

叶修连鞋子也来不及脱,赶紧进来,先去房间打开柜子把贵重物品检查一遍,什么都没少,又在家里转了一圈,同样一样不缺,还多了些东西,比方说窗台上的蝴蝶兰、电脑旁的绿萝,自己是绝对不会买这种怎么样都养不长的玩意儿。

所以——家里的垃圾都没有了,收拾得干干净净,连玻璃都擦得一尘不染,这是有人专程来清扫过了?

苏沐橙之所以这个星期没有时间来收拾,是因为这两天和自己一起出差去了,而家里的备用钥匙还有两把,一把丢给魏琛,那个家伙叶修就不考虑了,他只会比叶修更邋遢,别说帮着收拾了,他来一趟,家里就跟土匪过境似的,比叶修还能折腾;另一把就是丢给了小周,目前叶修唯一能想到的,也只有周泽楷了。

他躺在沙发上,身子骨懒洋洋的,打了电话过去,第一遍周泽楷没有接,第二遍接了之后,那一声“喂”低沉里带着喘息,叶修一个激灵,立刻坐起身警觉起来:“小周——你在干嘛?”

我半夜给你打电话,你喘着气说你在跑步,旁边还有个男人说他要冲刺了。

叶修当时一个激灵,瞬间想到的就是这个绿帽专用表情包。

“跑步啊。”周泽楷还在喘息着,声音疑惑且无辜。

他真的在跑步机上,佣人看见电话响了,把手机拿过来,跑步机设定的程序还剩最后一分钟,周泽楷也不想这时候暂停,便戴上蓝牙耳机接了电话,一听见叶修的声音,嘴角就不自觉弯起。

“你……大半夜的跑什么步啊!”

“锻炼身体,今天忘了。”周泽楷低头看一眼跑步机,步子开始慢下来,佣人开口刚想喊“少爷”,却看见周泽楷食指竖在唇上,发出微乎其微的嘘声,示意他噤声。

这一声好巧不巧给叶修听了去,当即便以为周泽楷的身边躺着别人,还让Ta不要说话,叶修坐在沙发上握紧了拳,表情悲愤:“小周,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和别人在一起,你要冲刺了我也不怪你。”

周泽楷怔了怔,跑步机“滴”一声脆响,已经停了下来,佣人不敢出声,轻手轻脚把毛巾递来,周泽楷拿着毛巾擦汗,哭笑不得:“乱想什么,只有你。”

叶修叹一口气,往沙发上一靠,用手背挡住额头,闭上眼:“我知道我不是什么大老板,一直不肯给你涨工资,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

这是极度疲惫之下吐露的真心话,一段时间相处之下,不得不说他很喜欢周泽楷,想想看能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却不抗拒,那必定是真的动心没跑了,但是叶修却没有留住周泽楷的资本,特别是今天和合作商商谈半天也没确定下来明确意向,更让叶修感觉到了兴欣的弱小和无力。

周泽楷嘴角弯了弯,看来前两次的涨工资真的吓到了叶修,他想了想,本想继续再来一句高格调的表白,但是考虑到叶修贫乏的外语水平,说不定这次再误会是涨工资就要崩溃的扔了电话。

他挥手让佣人离开健身房,自己独自坐在那里,把手机拿到嘴边,低声笑道:“宝贝儿,我爱你。”

叶修怔了怔,耳根瞬间充血,站起身在客厅里走了两圈,最后才憋出一句:“别这么叫我!我可是你的金主爸爸!”

周泽楷忍着笑点头:“嗯嗯,是,涨工资吗?”

“免谈,”叶修毫不犹豫拒绝,心情却出奇的好,连一身疲惫感都被扫空,他伸了个懒腰说道:“我去洗澡睡了,你跑完步早点休息啊。”

一听他说要去洗澡,周泽楷欲言又止:“嗯,好。”

“对了,我家里是你收拾的吧?”

周泽楷坦然承认,叶修放下心来,又心疼起来:“你干嘛要做这些啊,摆着会有人收拾的,本来我就没想让你弄这些,没想到你自己就过来了,还那么勤快……”

周泽楷静静听着,感觉花点钱哄叶修开心真的值了。

不知道等他发现墙上真的换上了高级瓷砖之后,会有什么想法?

挂了电话之后,叶修去浴室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出来之后对着镜子擦头发,又拿起吹风机把头发吹干,最后把毛巾挂在墙上,转头之时,忽然发现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这个墙纸……今天反光得厉害啊,平时洗过澡之后蒙了一层水汽,叶修时常担心会不会哪天把墙纸背后的胶弄化了,到时候全掉了怎么办,可是今天怎么看上去那么怪异?

还是熟悉的颜色熟悉的图案,但是这个光泽度简直肉眼可见的与众不同,而且接缝看上去都那么真实,好像真的打了填缝剂一样。

他伸出手一摸,顿时石化了,手再继续往下摸,摸到原来贴墙纸的接缝处,更加懵逼——哪里还有什么接缝处,根本就是全部都是冰冷光滑的瓷砖质地啊!

叶总裁一脸懵逼,出去一趟怎么会来之后连家里的墙都变了,这不是一面贴着墙纸的墙吗?墙纸呢?!这一片片手感光滑的瓷砖是怎么回事?

唯一能做的解释就是小周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了这一面伪装的墙,不忍让金主继续尴尬,主动偷梁换柱,深藏功与名。

叶修嘴角抽了抽,盯着这满墙的高级瓷砖,心里尴尬无比。

一想到这也是周泽楷做的,他就感到头疼。从拼床再到墙纸都被一一发现,自己这个伪·霸道总裁是不是很快就要现行了?

叶总裁裹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又要愁掉头发了。

 

 

TBC.

贡献文中表情包及附赠系列↓↓↓




评论(55)
热度(1401)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