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迹不二、维勇、周叶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TB店铺→朔食纪

【维勇】宠物法则50条 1.(吸血鬼AU,日常)


这是一个关于吸血鬼的设定,大家都看惯了华丽丽的伯爵们,所以我换换胃口,来一只普通吸血鬼的日常,没有什么大情节啦,日常啊日常!既然是50条应该就是50章左右啦…




宠物法则50条
BY:阿朔
1.首先你要有一只宠物 勇利是一个拥有一半血统的吸血鬼。
听起来好像很毛骨悚然,毕竟吸血鬼是传说中的存在,俊美的伯爵住在爬满荆棘的古堡,在月圆的深夜展开黑色的斗篷外出寻觅美食,然后和某个人类产生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最后以凄美的结局收场。
然而这些都离勇利很远,听父亲说吸血鬼也是有等级之分,但是那是在欧洲的一群贵族,他们这种寄居在城市中的无疑是最低等最普通的那一类,勇利从小在长谷津那座小城市生长,父亲虽然是吸血鬼,也没什么超能力,除了治愈能力极强之外几乎和普通人类没什么区别,还要每个星期都要吸食2~3次冷冻血浆,家里的冰箱冷柜里摆的最多的就是一袋一袋颜色深红的饮料。
所以勇利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半吸血鬼,父亲超强的治愈能力也没有遗传多少,只能说体力比常人要好一些,在学校的体育测验往往都能拿到满分,由于只有一半的血统,所以勇利每个星期只要吸一次血,偶尔血源紧张的时候两个星期也能熬过去,但是那种饥饿和焦躁感是吃多少喜爱的炸猪排盖饭也掩盖不了的。
然而今天,勇利已经饿了两个星期了。
为了有更好的发展,勇利从长谷津来到了东京,大学时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特地选择了医学专业,今年刚刚毕业的勇利就职在东京一家医院,目前是实习的外科医生,离开父母的身边,除了生活方面的不适应,另外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就是关于冷冻血浆。
虽然医院的冷藏库里有很多的冷冻血浆,但是却勇利没有那个胆子去偷取,东京的献血中心也不像长谷川那么随意,十分严格,没有非常渠道根本买不到冷冻血浆,然而只有那种高等的血族才能有资格选择做素食主义者,可以吸食动物的血,然而上帝就是这样的不公平,越是像他们这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吸血鬼越是需要人类的血源才可以填满身体的需求。
原来在老家时父亲和当地献血中心的负责人是世交,因此不用担心血源的问题,到了东京之后,勇利感觉一切都变得棘手,上个星期妈妈打电话过来问过得怎么样,勇利实在是没好意思说“我找了一个星期也没找到血浆”这种话,生怕父母会担心,便大言不惭的告诉妈妈“在东京好的很,医院的血浆免费畅饮每个星期都吃的很饱”,然而今天早晨醒来,勇利黑着眼圈,感觉整个人都要晕厥过去了。
好饿啊…
他走在去医院的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目光注视到一截又一截细长的脖子上,仿佛透过皮肤能看到下面涌动的血脉,不过勇利也就只是看看而已,二十三年来从来没有吸食过流动的鲜血,一直都是靠着冷冻血浆存活,更别说攻击人类了,连和别人吵架都不太敢的勇利从小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不过这也正是自己的缺点,不懂得争取永远只会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
好饿啊…
勇利低着头走进医院,这里除了消毒水之外,还有一股隐隐约约的血腥味,平时状态下的勇利对这个气味没什么感觉,但是距离上次吸血已经过了两个星期,勇利对这股隐隐约约的血腥气味分外敏感,这股带着铁锈的味道仿佛变成了炸猪排盖饭的香气,勾引得自己口水直流。
路过急救室的时候刚好看见一个男人手被割破了正在包扎,勇利停下脚步,呆呆愣愣的盯着男人流着血的手指,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一下,眼神已经开始变得迷离:好、好想尝一口啊…啊,滴到地上了!好浪费…
“胜生医生,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身后响起护士的声音,勇利这才回过神来,看见护士长正端着托盘站在身后,他赶紧让开,腼腆的挠了挠短发:“没、没什么,我只是看一下包扎的手法而已。”
坐诊期间,勇利尽量提高注意力,让自己忽视那股绞着心肝的饥饿感,中午吃饭时勇利吃了一大碗的乌冬面,胃都被撑得难受,不过却还是觉得没有满足,心里反而更加烦躁,本来想趴在桌上午睡一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
救命啊——我会不会成为第一只被饿死的吸血鬼???
一直熬到快下班,披集·朱拉暖推开勇利办公室的门,双手合十看着他:“勇利!今天能不能帮我带个班?我有急事!真的拜托了!”
披集这个泰国小伙子和勇利一样是实习外科医生,不善于交际的勇利在医院里只有他这一个朋友,勇利趴在桌子上,已经神游天外:“…什么班…”
“就是今天的夜班啦…诶?勇利你的脸色不太好啊,”披集走进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黑眼圈好重,昨晚没睡好吗?”
…饿得睡不着。
勇利摇摇头,抬头看着披集:“我帮你上今天的夜班,你快回去吧。”
可能作为吸血鬼唯一的好处就是体力比较好,勇利可以连续熬几个夜都没有问题,因此披集也不是第一次让勇利帮忙带夜班,不过今天披集有些犹豫:“勇利,你看起来状态不太好啊,是不是生病了?要不我找别人带班好了…”
“…没什么,过一会儿就好了。”勇利的嘴角勾了勾,其实身体已经很疲倦了,被饥饿和焦躁折磨的勇利已经快要崩溃,但是回到家里对着冰冷的家具一个人胡思乱想,勇利宁愿留在医院里,好歹空气里的血腥味还能缓解一点心理的压力,让自己不至于那么难熬。
…明天下班之后还是去菜市场买一条死鱼好了,虽然动物的血不顶什么用,但是聊胜于无啊,这个星期放假赶紧回老家一趟,跟爸爸多要一点冷冻血浆,带回来还可以维持一段时间…
披集离开之后,勇利站起身,夜班的时间还没到,他在医院里随便晃了晃,有时候会盯着外科急诊室里受伤的病人专心致志的看得出神,盯得那些坐在急诊室里的病人头皮一阵发麻。
护士优子小姐正在输液区交接班,看见勇利露出微笑:“Hi,勇利,今天又是你接大夜班?”
穿着白大褂的勇利腼腆的点头,优子看了一眼值班表,叹一口气:“披集估计又去哪个演唱会了,他经常让你带班我都习惯了。”
“披集说有急事的,”勇利手插着口袋,脸色微红:“优子小姐,很巧啊,今天又和你搭班。”
“是呀,我也很高兴和勇利搭班。”
看着优子温柔的微笑,勇利心里感到有点失落,优子小姐早已结婚,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勇利经常幻想自己什么时候能有一个这么温柔漂亮的女朋友,啊,还是先考虑好血浆的问题,这个可比恋爱重要的多…
夜班虽然听起来清闲无聊,但是却经常会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还有一些重大的交通事故也有可能在深夜发生,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勇利打了个哈欠,正在被饥饿折磨的身心俱疲时,忽然医院外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
急救室的护士和值班医生赶紧出去,勇利也不例外,刚走到输液区就看到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推着病床走进来,一共有三个人被连续推了进来,脸上和身上还带着血,勇利一看就知道,这肯定是出了什么交通事故。
病人被拉进急诊室,护士有条不紊的准备急救工作,勇利挨个检查过前两个病人的生命体征后发现问题都不大,虽然看起来一身的血挺吓人的,但是其实都没受多大伤,勇利检查到最后一个病人时,愣了愣神:
诶?外国人?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一头银白色的短发,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眼,但是深刻的五官如刀刻一般,是个长相十分好看的异国帅哥,此刻他正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身上的短袖T恤落了一些灰印,露在外面的白皙手臂上一条五公分左右的狰狞划痕正在源源不断渗着鲜血,一滴一滴滴落在地上。
勇利弯下身,正准备给他做体征检查,忽然鼻间闻到一股让人沉溺的香甜味道。
是血的味道。
虽然替前面两个病人检查的时候,勇利也闻到那股血液流淌的香甜味道,可都没有这么刺激着味觉和嗅觉,这股血香是勇利从来没有闻到过的甜美味道,喝了多年的冷冻血浆,勇利也有偏好的血型,这个国外帅哥一定是自己喜欢血型,而且、而且…肯定很好吃…
勇利吞了一口口水,优子看见他一直盯着病人,忍不住提醒一句:“勇利,你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勇利扶了扶眼镜,赶紧稳住心神,抑制住口腔中源源不断分泌的唾液,做了基本检查,好在只是胳膊上的划痕看起来有些凶残,身体其他部位都没什么问题,不过可能是因为撞击的原因所以一直在昏迷。
勇利的注意力一直停留在淌着鲜血的胳膊上,伤口的鲜血虽然正在一点一点凝固,但是刚刚的动作之间又挤出一点鲜血,优子拿着托盘过来,勇利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我来帮他包扎吧。”
“诶?勇利你来吗?”优子把托盘放下,正好隔壁的两个病人要被推去做脑部CT,人手不够,优子便挥了挥手:“那拜托勇利咯,我去帮忙了。”
勇利点点头,隔壁两个床的病人被推了出去,急诊室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勇利和躺在床上昏迷的男人,勇利颤抖着手指去关上门,拉上隔离的窗帘,紧张的盯着那个银发男人。 只是…吸一口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滴到地上好浪费啊…
况且他应该一时半会儿不会醒来,我就吃一口、一口就好…
勇利蹲下身,扶着男人正在流血的手臂,手指还在轻轻颤抖,毕竟从来没有吸食过流动的鲜血,心里特别紧张,他凑过去,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
好、好甜!简直、简直就是从来没有品尝过的人间美味!自己那么多年喝的冷冻血液简直就像是垃圾食品一样,原来鲜血的味道这么甜美!
勇利的呼吸急促起来,贴近男人的伤口,又舔了一口,接着薄唇覆住伤口,稍稍用力的吮吸起来。
温热的血液顺着口腔流淌到喉咙里,口腔里充斥着血腥的味道,对于勇利来说却像甘甜的草莓汁,身体深处的那股饥饿感被一点一点抹平,还有那股萦绕心神的焦躁感也被抹平,勇利闭着眼,简直感动的想哭泣:
好好吃啊…好满足啊…简直像毒药一样让人上瘾,这次喝得好满足啊!
忽然,手下的手臂动了动。
勇利瞬间睁开眼,他抬起头,看见男人微眯着眼,似乎已经苏醒了一会儿,盯着勇利,轻声问道:“啊…日本的医院都是这样止血的吗…?”
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磁性分外好听,性感的像动漫里的声优,不过勇利却没有时间好好分析到底是像哪个声优,他彻底被吓了一跳,跌坐到地上,惊慌失措的看着男人,圆圆的棕眼睁得大大的:“你、你什么时候醒的?!”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打扰你的,”男人坐起身,甩了甩已经不再流血的手臂,对勇利露出微笑:“有点痒,所以忍不住动了,不过很神奇诶,真的不流血了。”
勇利的嘴角还挂着一滴鲜血,他赶紧伸手抹掉,站起身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揉了揉眼睛紧张的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盘腿坐在病床上,手撑着下巴,带着笑意看着勇利:“啊,我就是很好奇,为什么…看你的表情好像很享受的样子呐。”
男人的话没有说完,勇利却知道他要问什么,正常人谁会蹲在那里一脸陶醉的吸别人的血啊…勇利咬了咬牙,颤抖着开口:“你、你当我是变态好了…我有这方面的癖好,今天真的对不起,我、我可以补偿你的精神损失,请你不要追究!”
被当成变态总比被知道是吸血鬼抓去做实验的好吧…
男人看着勇利,嘴角一直带着微笑,却没有说话,他看见勇利胸前的名牌,问道:“你叫胜生勇利?”
勇利一直低垂着头,轻轻“嗯”了一声,男人接着说道:“比起精神损失,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吸血?”
这个男人怎么一直盯着这个问题不放!勇利着急的眼眶都红了,忍不住捏紧白大褂的衣摆,呼吸带着紧张和急促:“我、我都说了你当我是变态好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一定是自己饿过头了,才会做出这么不明智的事情!这下该怎么收场,会不会真的被抓去做实验啊!
正在勇利紧张焦急的时候,却听见男人哈哈大笑,撑着下巴似乎笑得很开心,勇利愣愣的看着他,优子推门进来,看见这诡异的一幕,不解的问道:“已经醒了?诶?怎么伤口还没有包扎?”
“没什么,已经不流血了,多亏了胜生医生,”男人弯起眉眼,对着勇利道谢:“谢谢咯。”
勇利点点头,似乎不太理解他想做什么,优子拿起纱布耐心的帮他上了药,再把伤口包扎起来:“虽然不流血了还是要包扎,每天定时换药,对了,你的家人联系了么?”
“一点小伤而已,不用这么麻烦,”男人下了病床,对勇利伸出手:“我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请多指教,胜生医生。”
握手的瞬间,维克托对着勇利眨了眨眼:“我会按时来换药的,明天见咯。”
维克托走后,优子收拾好托盘上的医用物品,微笑着问道:“那个人和勇利是朋友吗?”
哪里是什么朋友啊…被人握着把柄的感觉就像一根鱼刺卡在喉咙,好难受啊…
勇利捂着额,觉得今天的夜班简直是太糟糕了。


评论(17)
热度(409)
  1. 樱飞雪A朔 转载了此文字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