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18

目录整理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报道第一天,江波涛这些兄弟朋友看见周泽楷睁大了眼,纷纷围着他感叹:

“小周是不是放假去夏威夷晒日光浴了?皮肤都晒成小麦色的了!”

“但是不得不说,咱们周少人帅气质佳,肤色黑了更有男人味儿了。”

“对对对,现在的小姑娘就喜欢这种人猛话不多的别人家的男友,安全感十足啊!”

周泽楷耸耸肩,他是真不介意有没有晒黑,假期两个月就当每天户外锻炼了,比去健身房效果还好,至少能把叶修操得身体发软、差点下不了床。

不过上学之后,估计捂个一两个月就能恢复过来,变回白净的小帅哥,不过也没叶修那样肤色奶白,皮肤细细嫩嫩,胳膊放在眼前就像一截莲藕恨不得咬一口。

开学没几天,就迎来了中秋假期,两人15号都有事,于是心照不宣一同找的理由都是回家过节,前一天周泽楷心满意足吃了个爽,叶修趴在床上抱着枕头一肚子埋怨:“明天我要坐飞机啊,我靠哥的腰和屁股……你要我带个垫子上飞机吗?”

周泽楷笑容乖巧,侧躺在床上帮金主揉腰:“两个多小时,不累。”

揉捏的力道恰到好处,缓解了腰部的酸痛,叶修舒服得趴在枕头上都快睡着了:“哪里止两个多小时啊,三个小时最少了……”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叶修顿时清醒,S市飞B市的确是两个多小时,但是飞香港的话,那绝对是三个小时打底,他见周泽楷并未询问,自己心虚轻咳一声:“我订的机票便宜,时间长。”

周泽楷压根就没有多想,他只心疼叶修,弯下身将他搂进怀里:“没必要委屈自己。”

“省钱包养你啊。”叶修说得理直气壮,周泽楷笑了,含着他圆润的耳垂舔弄着,低声说:“那换我包你。”

“切,你先等你毕业再说吧,”叶修翻个身闭上眼:“睡了睡了,别折腾我了,好困。”

他半个脸埋在枕头里,肩头后背都是自己啃出来的痕迹,周泽楷的手顺着肩头一路抚摸,最后从身后将他圈住,心满意足闭上眼。

第二天叶修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和周泽楷分别之后去公司转了一圈回来,收拾收拾行李准备去机场,殊不知周泽楷早已先他一步,搭乘10点的航班飞往香港了。

抵达香港之后,接机的是父亲身边的亲信方明华,也是父亲让他陪着周泽楷一同去参加拍卖会。方明华三十出头,和周泽楷年岁相差不大,他们两人也算熟识,只不过近年来方明华跟着周父打理海外公司,回来得少,但是见面之后还是态度谦和,温和有礼。

“小周,好久不见。”

周泽楷摘下墨镜,对着方明华点点头:“好久不见。”

打个招呼过后,方明华接过他的行李,驱车去了定好的酒店,放下行李之后,方明华问:“要不要去看看预展?明天就开拍了,你今天过来预展都来不及看多少。”

周泽楷摇摇头,他在网上资料看得差不多,也没几样特别中意的,那些古代的瓷器花瓶对他吸引力不大;字卷画作父亲自己会去收回来,也不用他出手;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那颗矢车菊的蓝宝石而已,虽然听说这次有十几颗矢车菊蓝宝石参展,但是克拉数最大品相最好的却只有那么一颗,应该会作为宝石专场的压轴戏出场。

方明华深知小少爷的脾气,寒暄几句便回了房间,让他好好休息。

叶修下了飞机之后来接他的是吴雪峰,这个男人是叶修在学生时代交好的学长,毕业之后他来到香港发展,虽然不能经常见面却一直没有断了联系,这次吴雪峰来接机,笑着问道:“又是帮弟弟顶班的?”

叶修点点头,整个人没什么精神:“叶秋那小子出国了,这次拍卖会只能我来出席寻宝了。”

“那你看上什么宝了?”吴雪峰把他的行李放进后备箱,叶修坐在副驾驶上,把手机里存的图片翻出来给他看:“你看,漂亮吧?底价五百万。”

“五百万?”吴雪峰脸都绿了,摇摇头啧啧感叹:“真是不懂你们这些有钱人的想法。”

“我也不太懂有钱人的想法,给我五百万都能开一间分公司了。”叶修耸耸肩,吴雪峰笑着捶了一下他的肩:“你也是有钱人好不好?!叶家的大公子,说出去名头也是够响亮的了。”

“没啊我很早就离家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开个公司日子也过得青黄不接的,也就自己封个总裁罢了。”

叶修自嘲一番,吴雪峰皱起眉问:“郭明宇他们还没把钱还清?这都多少年了啊,你也真是太宽容了。”

吴雪峰不止一次说过,叶修就算嘴再毒心都是软的,对朋友太不计较,所以反而被人当软柿子捏,他要是有弟弟一半的气魄,谁还敢拖着债这么多年不还?按银行利率算利息的话一年都十几万了。

叶修手撑着脑袋,看着窗外的风景,忽然手机响了,低头一看,周泽楷来了消息。

【到家了吗?】

叶修弯着嘴角,没急着回复,吴雪峰看他一眼,察觉出端倪:“哦~谈恋爱了?女朋友的短信?”

“不是,”叶修很快否认了,又丢出一枚炸弹:“男朋友。”

吴雪峰被噎了一下,却也没多惊奇,淡淡点头:“挺潮的啊,不错不错。”

两人没有去酒店,而是到了吴雪峰家里,虽然叶修花着弟弟的钱不心疼,来一间五星级总统套房完全不在话下,但是和吴雪峰也长时间没见,更想窝在一起叙叙旧。吴雪峰老早就收拾出来一间客房给叶修休息,叶修躺在床上,这才回了消息——

【到家了,你呢?】

【嗯,也到了。】

周泽楷站在22楼的酒店套房里,正透过落地窗欣赏着维多利亚港的风景。

 

 

 

隔日,叶修西装笔挺出现在吴雪峰眼前,眼神冷峻孤傲,从头到脚都流露着一股霸道总裁的气息,吴雪峰摸着下巴感叹:“啧,不得不说,你和你弟弟混一起平常人还真分不出来,要不是和你太熟的话我真以为你是叶秋了。”

叶修摆弄着钻石腕表,看他一眼,语气轻快回答:“那是,我们是孪生兄弟啊,虽然叶秋不及我千分之一的潇洒气质,但是偶尔我也勉为其难自降身段伪装一下他好了。”

这段瞎话听得吴雪峰哭笑不得,推着他的肩赶紧出门:“走了走了,这个时间段容易堵车,迟到了可损了你叶总裁的面子。”

这次的展厅摆在一个国际会议中心,叶修和吴雪峰在入场大厅那里报了身份信息领了号牌,看见手里的数字,叶修耸耸肩:“A13,真不是个好数字啊,总感觉今天要出师不利。”

“哪有这么迷信,那人家那些25、48的还活不活了?”

吴雪峰话音刚落,就听会场入口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声:“我靠!B25?!谁排的号啊,负责人呢?叫出来我们谈谈!”

一听这声音,再看到那头惹眼的黄发,叶修就一阵头疼,真是在哪儿都能碰见这些损友,他早就该想到了,这种大型拍卖会他们会出场不是太正常了吗?!

喻文州笑着安慰:“好了,少天,你别计较了,我看了一下B25号的座位在会场中间,视角很好,能看得清展台上的东西。”

张佳乐哈哈大笑,拿着号码牌在黄少天眼前乱晃:“B22,比你的好吧?”

黄少天冷笑一声,反唇相讥:“很配你了,那么2。”

眼看着两人又要掐起来,喻文州又想劝两句,王杰希胳膊肘顶了一下他的背:“哎,你看。”

喻文州转过头,正巧看见器宇轩昂的叶总裁迎面走了过来。

黄少天看见叶修,第一个冲过去,狠狠拍了一下他的肩:“叶弟弟!好久不见了。”

叶修冷笑一声,真·高冷霸道总裁范儿:“手拿开。”

黄少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猛然退后一步:“卧草老叶?!你TM又没事做出来装叶秋了?!”

一秒掉马也是叶修没料到的,他不禁有些懊恼,扶着额瞪他一眼:“你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少天每次叫‘叶弟弟’,叶秋都要揍他,”喻文州走过来手搭上叶修的肩,笑道:“怎么给叶秋带班了?”

“他忙,没时间过来,让我来露个脸,”叶修抱着臂看着他们一伙儿:“你们不够意思啊,组团来都不告诉我。”

“这种场合哪次喊你你来的?”王杰希瞥他一眼,拿出手机调出图片放在他眼前:“正好,今天拍卖品之中也有一瓶酒王,给你一个还债的机会,不然我就报警了。”

“你别提那瓶酒啊,害我失足。”提起来叶修就郁闷,要不是那瓶该死的酒王,说不定叶修就是在上面的那个了,至于现在天天给一狼崽子这么压着操吗?

吴雪峰和王杰希他们也不算生疏,只不过这种场面他也插不上话题,干脆站在一旁不说话,几人说话的功夫很快便迎来进场时间,展会分为ABC三片区域,叶修的A13号座位挺靠前,在第二排的最左边。圆弧形的座位看着好像很长一排蔓延过去,但是被隔成三部分除掉中间的走廊之后一个座位夹着一张小桌,一排也分不了几个座位,起码黄少天他们就给排到了后一排。王杰希正巧就在叶修的身后,拍拍他的肩,又把那张酒王的照片拿了出来眼神强烈暗示。

周泽楷是在开展前几分钟才进的场,今天正巧遇上堵车,香港是个快节奏的城市,但是再快的城市堵起车来那也是慢如蜗牛,他和方明华磨磨蹭蹭到了会场的时候,主持人都已经开始念开幕致辞了。

他们的座位在第二排最右边,不动声色的坐下之后,拍卖会终于正式开始。

叶修不是第一次帮弟弟顶班,苏富比、佳士得等几大拍卖会场也是熟门熟路,这也是个轻松活儿,无非就是举举牌子挥金如土。虽然叶修对古董艺术品一类的不太了解,但是好在珠宝首饰这类东西眼光独到,往往拍到手的东西都不会差,比方说前几年收的那块血玉,极具观赏价值和收藏价值,雕成装饰品之后价值又翻了一倍不止。

现在竞价的这条满钻镶嵌的钻石项链,上面的钻石加起来重达90多克拉,相传还是某王妃佩戴的饰品,现场叫价声此起彼伏,叶修兴致缺缺,看见黄少天那手跟招财猫似的摇个不停,转头问王杰希:“哎大眼儿,黄话痨要这项链干嘛?叫价都叫到一千八了。”

“一千八百万一次!”

王杰希低声回答:“拿回去哄他妈妈开心,省得听黄夫人成天和他哭诉养这么大的儿子这么多年就收过一双袜子。”

“一千八百万两次!”

叶修差点笑出声来,憋了半天才憋回去:“活该!我好歹还给我妈买过一件毛衣好吗。”

……王杰希无语:你们真是都够孝顺的。

“一千八百万三次!恭喜B25号黄先生!”槌音落下,黄少天兴奋大喊一声“YES!”,差点把保安引来把人给请出去。

一连拍了数十件宝石珍品,叶修偶尔举一下牌子,不过也没和别人竞争的意思,看见对方出价高了便撒手不管了,王杰希也没收什么东西,看来今天来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那瓶酒王的。

“一千三百万一次!”

周泽楷抬了抬手,方明华又举起牌子,拍卖师赶紧报数:“一千三百五十万一次!”

会场里又有一个牌子举起,价格再次更改:“一千四百万一次!”

方明华低声问:“小周,还要继续吗?”

周泽楷手撑着额,吐出一个数字:“一千六。”

方明华赶紧举牌,同时报出数字:“一千六百万!”

周围几人纷纷投来视线,周泽楷眼睛都没抬一下,低头摆弄着手机,手机上的图片正是现在展台上放着的那枚鸽子血。

吴雪峰靠过去问叶修:“这块红宝石这么值钱?”

叶修点点头,给他解释:“你看啊,红宝石里面最好的就是鸽子血了,产量极低的,上次拍的20多克拉的三千多万,这颗没那么大,但是品相也是极致,两千万左右能拿下就不错了。”

果真下一位出价者更豪气:“一千八百万!”

周泽楷抬头看了一眼,方明华不用他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两千万。”

“两千万一次!”

“两千万两次!”

“两千万三次!恭喜C24号周先生!”

吴雪峰看向叶修的眼神立刻变了:“你不错啊,还有这眼力!”

叶修笑了笑,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那是。”

而后排的王杰希听见“周先生”三个字,第一时间就是探头张望了一下,他们和C区隔得挺远,便暗暗发了消息给喻文州,片刻后得到回复:

【是周泽楷。】

王杰希皱起眉,看着前排叶修没心没肺喝茶的样子,手搭上他的肩,叶修回头看他一眼:“怎么了大眼?”

王杰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后来还是缩回了手:“没什么。”

等到经历了几个小时的拍卖会,叶修已经坐得昏昏欲睡,那颗矢车菊蓝宝石终于登场了。

叶修坐直了身体,听拍卖师报出底价之后,便开始举牌,这颗矢车菊蓝宝石果真竞争激烈,从五百万的底价一路水涨船高,涨到一千五百万之后,终于只剩下零星几人竞价,叶修的牌子又举起来,吴雪峰帮着报价:“一千五百五十万。”

“一千五百五十万一次!”

第二声还没喊出,就听到了后续开价的声音:“一千七百万。”

又是跳了两个台阶的价格,叶修皱起眉,往声源方向张望了一下,他的预想应该就在一千六百万左右能够拿下来,怎么今天会有人这么执着,还总是连着跳两级竞价?

吴雪峰也抬头看了一下,得出结论:“是那个拍鸽子血的。”

叶修眯起眼,举起牌子,吴雪峰跟着报价:“一千八百万。”

周泽楷对于势在必得的东西向来不会手软,方明华紧跟着举牌报价:“两千万。”

这个价格一出,全场又是发出几声嘘声,叶修在心里骂了一句MMP,咬咬牙举起牌子。

“两千一百万一次!”

周泽楷抬头往那边看了一眼,方明华在等着他的决定,拍卖师再次喊出:“两千一百万两次!”

“两千五吧。”

方明华犹豫了片刻,还是举起牌子:“两千五百万。”

“两千五百万一次!”

靠!叶修扔下牌子,这个价位怎样他都不会再继续争取,只不过这人到底是谁?怎么什么好东西都要抢到手才肯罢休?

“两千五百万两次!”

他站起身,伸长脖子张望着C区那边,就想目睹一下到底是哪个暴发户这么来劲钱跟大水淌来的似的。

“两千五百万三次!恭喜C24号周先生!”

竞价到手,周泽楷唇角勾起,终于可以离场去一趟洗手间。他站起身,抬头之时,隔着一片暖黄明亮的灯光,和叶修的目光撞在一起。

遥遥相望,叶修那双浅琥珀的眼眸里没有震惊和不可置信,他很平静,只是双眼里满溢着浓浓的幽怨和不解,其中还夹杂着一丝委屈,周泽楷一瞬间身体僵硬,两人静静站在会场之中,拍卖师叫价的声音仿佛隔着云雾从天边传来,听得不太清晰。

上一次在会所里这样目光碰撞的时候,叶修愿意相信周泽楷编织的一个无伤大雅的笑话,但是这一次,珠光宝气之下,他们却再也无法继续伪装。

 


TBC.

掉马大戏进行时ing

竞价到十几亿……没那么夸张的,不过苏富比的确是有过一颗矢车菊蓝宝石拍出三千多多万美刀,不过也是很罕见的才有这么一颗天价蓝宝石,不是天天能见到的。。。




评论(103)
热度(1317)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