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19

目录整理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苏富比秋拍会场中竞价声不断,方明华见周泽楷站起身之后却一直没离开,便顺手推了一下他的胳膊:“小周,不是要去洗手间的吗?”

周泽楷恍若未闻,目光直视前方,方明华感到奇怪,抬头一看,只见另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圆弧回廊的另一边,看身形轮廓还略显眼熟,不过仅仅只是几秒,男人转身走下台阶,从就近的入口离开。

周泽楷立刻动了,连手机都来不及拿,急匆匆起身跑下台阶,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从展台前快速奔过,冲着叶修的背影直冲过去。

王杰希欣赏这你追我逐的戏码,手机震了一下,是喻文州来了信息。

【东窗事发?】

王杰希回了一条消息:【后院失火。】

周泽楷冲出门之后便不见了叶修的踪影,会场之外延伸出好几条通道,他顺着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叶修,问会场保安也只得到摇头的回复,周泽楷心下着急,想打电话给叶修,一摸口袋发现手机也没带在身上。

跑得累了,他放慢脚步,最后停在安全通道的门前,不抱希望轻轻推开。

没料到就在这扇缓缓开启的铁门之后,明亮光线渐渐拉长成扇形,将熟悉的身影拢在里面。

坐在楼梯口抽烟的那人,正是叶修。

他听见身后的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却也懒得站起来再找地方躲藏,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件事早晚要说清楚,况且他本意也没想要躲,只不过是一时没想好该用什么表情和周泽楷碰面罢了。

切,理亏的也不是我好吗。

周泽楷小心翼翼走进来,关上安全通道的门,坐到叶修身边,两人沉默不语,只有淡淡烟草燃烧的味道弥漫在楼道间,周泽楷见他一支烟抽完,捻灭了烟蒂,这才轻声开口:“叶修。”

“嗯?”叶修偏头看他一眼,又垂下眼眸:“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用解释,你是周家少爷,我已经知道了。”

他坐在这里叼着烟的时候,用手机把S市周家的有关资讯草草翻看一遍,看见周家独子的名字是“周泽楷”时,他就关掉网页,不需要再验证下去了。

手插进发间挠了挠,叶修回想起之前自己遮遮掩掩做出的那些可笑行为,周泽楷都看在眼里,可能心里还在暗暗窃笑,然后这小子一肚子坏水,分外配合陪自己演一场闹剧,装成辛勤打工的勤俭学生,费尽心思讨金主欢心。

真的很没意思。

“是我自己糊涂,不愿意去想那么多,”叶修低着头叹一口气,露出自嘲般的笑容:“其实从头到尾,你的伪装真得很差劲啊,第一天我就该发现了,那间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是签单,根本没走我的信用卡。”

每个月的信用卡账单都是沐橙直接划账还清,叶修也没想过去查一下账单,直到刚刚他才想起来去翻一下几个月前的账单,果真没有酒店的消费记录。而且那家酒店是在周家名下,很明显小周少爷大手一挥,直接签单,这么显眼的证据摆在面前,自己居然从来没想过去翻查一下,当时也是被美色迷晕了头了。

包括后来的种种迹象,他不愿意在床上屈就、即使顶着金丝雀的身份却还比自己这个金主还强势,还有那幅送来的油画,不用鉴定叶修都知道那肯定是真迹,以及费心思帮自己换了一整间高级瓷砖,这是一个普通大学生分分钟能做得到的吗?

周泽楷从没有做什么过多隐瞒,事实都摆在那里,怪只怪叶修不愿去想那么多而已,即使心里早有感觉,却还是安慰自己今朝有酒今朝醉。他不想去查探小周什么底细,在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之前,他还是金主,而小周还是那个乖巧温顺的小情人。

但是再美好的戏终归还是要落幕,就像刚刚在拍卖会场一眼认出周泽楷时,他就知道这场戏再也演不下去,是到了该散场的时候了。

“对不起。”

沉默半晌之后,叶修终于听见了这句道歉,他抬头看过去,只见一只手伸过来,握住自己的手,插进指缝里十指相扣握紧。

“我没想过骗你,是真的。”周泽楷倾身靠近,漆黑眼眸牢牢盯着叶修:“我喜欢你,也是真的。”

眼前的叶修面色平静,唇角渐渐绽开笑容:“我也很喜欢你,如果你只是小周,而不是周泽楷的话该有多好。”

周泽楷怔了怔,叶修已经挣开他的手,扶着楼梯栏杆站起身,手心略感潮湿,便在在西裤上随意蹭了蹭,语气轻松:“回去吧,拍卖会还没结束,你不是还要买买买吗?”

“叶修。”周泽楷皱起眉,又伸手抓住他的胳膊:“你听我说。”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想骗我,对我真心的,好了我明白了,”叶修的食指竖在他的唇上,露出浅淡笑容:“别说了,就这样。”

周泽楷再次握住叶修的手,他总觉得今天如果不和叶修解释清楚的话说不定真的就没有以后了,但是叶修却不想给他继续解释的机会,他顺势将周泽楷推到安全通道的出口,拉开门看着他:“改天再聊行不行?我真的要回去,还有东西要拍。”

虽然心里躁动不安,但是看着叶修的神色,周泽楷还是放开了手——叶修从来没有在他面前露出过这种不耐烦的表情,眼神疏离还掺杂着一点冷漠,仿佛自己在他眼中就像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陌生人一样。

或许要给叶修一段时间冷静一下,也许经过深思熟虑,想明白了反而容易解释。

两人消失半个小时之后一前一后回了拍卖会场,王杰希观察着叶修,神色无恙情绪尚佳,他拍拍叶修的肩问:“去哪儿这么长时间?”

“哦,遇到一个熟人,小周,”叶修笑了笑:“真的没想到啊,在拍卖会场居然能遇到他。”

王杰希都总觉得叶修这是在给他下套,他心里警惕,含糊点点头,便不再多话,叶修接着问他:“哎大眼,你看上的酒王是哪瓶?”

忽然提到红酒,话题转换之快让王杰希措手不及,只能实话实说,叶修又问了一下开拍时间和底价,便转过身舒舒服服靠着椅子躺着不再说话。

喻文州又发了信息给王杰希打探情况:

【火烧得怎么样了?】

王杰希想了想,回了“风平浪静”四字真言。

吴雪峰打量着叶修,总觉得他这趟出去肯定有事,即使伪装得很好,但是一些小动作还是暴露了叶修心情不佳,甚至奇差无比——桌子上的糕点给叶修用小叉子一下一下戳个稀烂,搅成一团连着盘子递到吴雪峰面前,笑容满面问他要不要尝尝看。

周泽楷回来之后便一直坐着不说话,方明华瞄了他好几眼,知道肯定是出事儿了,按着他的经验,还是和刚刚那个男人有关。

当时周泽楷走了一阵之后,方明华越想越觉得那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眼熟,后来灵光一闪大腿一拍——那不是叶氏的总裁叶秋嘛!前些年总在在酒会上碰面,难怪觉得面熟。

方明华犹豫许久,还是靠过去低声问:“小周,你和叶老板……”

“没事。”周泽楷闷着声回答简短干脆,方明华一阵无语:这哪是没事,听这语气,出大事了好吗?!

方明华不再言语,周泽楷忽然想到什么,叮嘱一句:“回去别乱说。”

“你也不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能说什么?”方明华幽幽叹一口气:“老爷问起来我只能实话实说,你在拍卖会场追着叶总裁就冲出去了。”

“……回去告诉你。”

王杰希等的那瓶酒王在字画拍卖结束之后终于登场了,他看见叶修也坐直身体,自己刚刚举牌他就跟着竞价,于是王杰希按兵不动,摸着下巴想叶修是不是良心发现真的打算拍下来赔给自己?

叶修难得这么大方,天生花的弟弟的钱,估计也不肉疼。

果真,叶修这次异常执着,叫价超出预估也勇往直前,好在最后以一个不算离谱的价位收入囊中,王杰希心满意足,叶修转头看着他,弯起眉眼:“开心不开心?”

王杰希笑容浅淡回答:“算你有良心。”

“哦,到时候记得来我家。”

“嗯。”

“我喝给你看。”

“……嗯?”

王杰希的表情很微妙,叶修胳膊搭在椅背上,歪着脑袋埋了半张脸在胳膊里,笑容看上去异常欠揍,直接开启嘲讽大招:“怎么样,我喝完之后瓶子给你带回去,让你慢慢欣赏心心念念的酒王,够意思吧?”

吴雪峰忍不住笑出声,王杰希面色难看,叶修不等他回答已经转身翘着腿不再理睬,王杰希思索片刻,发了消息给喻文州——

【不是风平浪静,是火烧四海,都殃及池鱼了。】

 

 

 

拍卖会结束之后,叶修没有多留,甩下那帮子损友当晚就收拾行李,连夜回了S市,黄少天气得直跺脚:“哎这个叶修怎么了?难得碰面吃顿饭要他命了?溜得比兔子都快!”

喻文州早已和王杰希通过气,得知王老板心中所爱被夺,现在全身笼着低气压,就差贴个标签警告他人生人勿近,他坐到王杰希身边,悠然开口:“想喝他一瓶酒还不简单,搞定周泽楷,要什么酒喝不到?”

王杰希松了松领带,看他一眼,视线又挪开:“叶修生气了,他这人现实得很,他喜欢你,你就是想上天他都给你找梯子,他要是不喜欢你——啧啧啧,记得你长什么样子都嫌浪费脑容量。”

“你这说法不对,他哪是不喜欢周泽楷,”喻文州笑了:“就是太喜欢了,爱之深责之切,况且周泽楷也没什么大错,只是隐瞒身份罢了,还有哪边得罪叶修了?”

王杰希沉思片刻,皱起眉:“……有,他把叶修要拍的那颗蓝宝石抢了,还多抬了将近一千万,以叶修的性子,一千万有的气一阵子了。”

喻文州唇角微妙抽搐了一下:“……哦,你这么一说,还真有这可能。”

但是另一边,周泽楷对于叶修回去的消息毫不知情,因为发给叶修的信息就像石沉大海,一条都没回。

他和方明华坐在总统套房里,方明华目瞪口呆听完这一系列荒唐的包养故事,张了张嘴,半天没找回自己的声音。

没想到他和老爷子在国外过着单调打拼事业的生活,小周少爷在国内居然过得这么滋润,连角色Play都玩儿起来了。

“所以说,今天来的那个男人,不是叶秋?是他哥哥?”

周泽楷点点头,方明华若有所思,没行到叶家居然是一对双胞胎兄弟,这可是鲜少听闻的消息,更扯的是叶家这个常年隐身的哥哥还和周泽楷搞到一块儿去了,看周泽楷的意思,还真有一条道儿走到黑的想法。

他想象了一下周老爷子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的反应,嗯,脸色必定很精彩,一场家庭伦理大戏少不了了。

“小周,你考虑好了,你母亲那边倒是挺好解决,你父亲那边……估计难办,”方明华把椅子往前挪了一点:“首先,你应该清楚,你身份特殊,上流社会看着风光其实都是身不由己,特别是你们这一代的婚姻基本都是以政治联姻为主,前段时间我就见你父亲在留意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了。”

周泽楷看他一眼,食指沾着茶水,在桌上写了一个“叶”字,轻声说道:“门当户对,没问题。”

“你们双方的确都是家世显赫,但问题是叶修是男人啊!就这一点,估计你爸打死都不会松口的。”

性别对于周泽楷来说真的无关紧要,他很讨厌为了传宗接代的想法而放弃追逐自己的爱情,又不是什么皇室血脉,非延续下去不可?据他所知上流社会里选择丁克的富豪商人也有不少,完全只看个人观念而已。

周泽楷淡淡回道:“我不想要,逼我也没用。”

言下之意就是哪怕娶了一个父母中意的千金小姐,他不想要孩子,一切都白搭,倒不如让他选择自己心中所爱,一家人才能其乐融融合合满满。

方明华也清楚周泽楷看着温顺,其实脾气犟得很,认定的事情绝不会轻易回头,估计今后不论如何都会坚守阵地,哪怕和周父闹得鱼死网破都不会放弃叶修。

不过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叶家在政界根基深厚,和叶家搭上亲百利而无一害,精打细算的周父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为了长远利益考虑的话对他们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未尝不可。

但是所有的前提都建立在——

“小周,你现在要担心的,难道不是怎么和叶修解释清楚?”

周泽楷听见这句顿时垮下肩,难得露出沮丧的表情,叶修今天在楼道里的眼神让他全身冰凉,发过去的消息至今还是一条没回,更不要说电话了,他想知道叶修到底是什么想法,才好按情况采取行动。

“有想法吗?”周泽楷抬头看向方明华,方明华摸着下巴思索片刻说道:“听你的描述,叶修生气的原因应该就是你一直瞒着身份没有言明,他可能感觉你对这段感情并不重视,所以我觉得让他明白你对他是真心的应该就差不多了。”

周泽楷捏着眉心,感到有些烦恼,这趟香港之行真是糟糕透了,早知道就不来参加苏富比秋拍,简直就是花钱找罪受。

至于他对叶修是不是真心,苍天有眼,周泽楷这辈子除了父母就没对谁这么上心过了。

第二天早晨他也迫不及待回了S市,拍卖会的后续交接全部交给方明华负责,下了飞机之后,周泽楷第一件事就是打车去叶修那里。中秋假期还未结束,周末放假叶修都喜欢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周泽楷轻手轻脚用备用钥匙开门,进去之后正看见叶修躺在夸张的大床上,盖着被子蜷成一团熟睡。

看见叶修的一瞬间,周泽楷松了一口气,他坐在床边,修长手指梳理着叶修略显凌乱的刘海。叶修虽然比周泽楷年长几岁,但是架不住脸长得嫩占了不少便宜,特别是睡着的时候,毫无防备的样子瞧上去又生生小了几岁,周泽楷的手指移到他的脸颊上,习惯性捏捏那团软肉,内心最如软的地方也被轻轻触动。

他爱叶修,不需要什么理由修饰,就是简单直白的喜欢这个人、想将他捧在手心疼惜而已。

熟睡的叶修动了动眉,伸手挡开周泽楷的手,挠挠脸颊,打个哈欠,脑袋在枕头上揉了几下,呼吸又平稳了。

周泽楷躺在他的身边,轻轻收拢怀抱将叶修揽进怀里。身旁多了一个热源,叶修本能就钻了过去,脑袋扎到周泽楷的胸口,找到舒适的位置之后再也不动了。

抱住叶修的那一刻才感到心口被渐渐填满,周泽楷唇角弯起,不知不觉困意袭来,渐渐安心闭上眼。

 

 

TBC.



评论(77)
热度(1381)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