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20

目录整理


前排又有广告可以打了,我喜:《断点》通贩链接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日更掉落


20.

 

周泽楷一觉醒来,身上盖着薄毯,但是怀里已经空了。他从床上起来,一路找到客厅,看见叶修正躺在一把摇椅上,在阳台懒懒晒着温暖的阳光捧着笔记本看电影。

周泽楷慢吞吞走过去,叶修听见动静,抬头打声招呼:“醒了啊,饿不饿?家里没现成的饭菜,想吃什么自己点吧。”

他走到叶修身边,凑过去看电脑屏幕,问:“在看什么?”

“哦,老电影,闲来无聊,”叶修揉揉眼睛,把笔记本合起来,绕过周泽楷回了客厅,随手把笔记本扔沙发上,拿起手机玩起来。

周泽楷跟着进来,还没坐下,叶修问:“你还没来得及回家吧?等会儿回去洗个澡早点休息,你看你都累得睡着了。”

“还好,好多了,”周泽楷坐了下来,伸手揽住叶修的肩,叶修并未挣扎,仍在低头翻看手机上的财经新闻,还和他闲聊起来:“你家在美国那边也发展得挺好啊,又一家基金公司在纽约上市了。”

国外的生意周泽楷过问得不多,只是点头“嗯”一声,他不想和叶修多聊这种敏感话题,有关家世方面还是尽量避开为好。叶修翻了翻新闻,看了一圈也没什么爆点,干脆把手机扔一边,站起身伸个懒腰:“我送你回去吧?还是你打电话叫人来接。”

周泽楷摇头,长臂一伸勾住叶修的腰,抱着他坐在自己腿上,在耳边低声嘟囔:“不回去,我想陪你。”

若换做往常,被这样搂着,叶修已经软了腰,顺势靠在周泽楷的肩头,两颊浮着红晕,像皇上翻牌子似的让小周留下来暖床侍寝。

但是今天叶修却无动于衷,笑容浅淡笑而不语,伸手抚摸着周泽楷的脸,特意软下声音来,语气温柔亲切:“乖,今天先回去,我累了。”

这是十几分钟里叶修第三次赶他走了,他的语气虽然听上去还是那么亲切,但是动作之间却是一直在有意无意躲避周泽楷的触碰,一个拥抱可能持续十几秒不到就被叶修巧妙挣开,亲切却疏离,面热却心冷,这种感觉让周泽楷极为难受。

这或许就是叶修置气的方式,这人性子温和,做不出什么大吵大闹指着鼻子破口大骂的行为,所以干脆就四两拨千斤,靠着这股温吞折磨人。这种冷淡的对待远比一顿责骂要难受得多,明明抱着叶修,却感觉彼此貌合神离,心里想的事情都凑不到一块儿去。

原本周泽楷双手还圈着叶修的腰,已经渐渐放下,叶修站起身,揉了一把他的发顶:“走,我送你回去。”

那只漂亮好看的手,食指勾着茶几上拿起的车钥匙,轻轻转了一圈纳入掌心,叶修脚步轻快走在前面,周泽楷跟在身后,几步到了玄关,叶修正要换鞋的时候,被按住了肩:“不用了。”

周泽楷踏前一步,背对着叶修换鞋:“我自己回去。”

叶修看着他的背影,此时此刻若是伸出双臂从背后搂住他的腰,额头抵着坚实的后背,低声撒娇一句“你哄哄我”,他敢保证周泽楷肯定迫不及待回头将自己一把搂住,什么鸽子血、蓝宝石,他就是要一座金山周泽楷都给得起。

不过很可惜,叶修想要的从来也不是这些身外之物,也正是这些身外之物,横阻在他和小周之间,反倒让双方的关系变得怪异。

周泽楷换好鞋之后转身,按住叶修的后脑对着唇瓣啃一口,漆黑眼眸里目光如炬盯着他:“好好休息。”

“嗯,你也是,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那扇防盗门合上之后,叶修唇角挂着的笑容渐渐落下,眼神仿佛一盏熄灭的灯温度在逐渐流失。

他手扶着门框,幽幽叹一口气,心里很矛盾,即使想和周泽楷装作无事发生,却还是心怀芥蒂。他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几乎是把心掏出来捧在手里,结果想讨好的那人原来一直戴着面具,一颦一笑的背后到底是什么的表情都不得而知,一想到这里,叶修心里怎么也平衡不了。

他虽然也对周泽楷隐瞒了自己的家世身份,但是这基于叶修从来没有想过依靠叶家,继承家业的是叶秋,与他无关,他可以正大光明的瞒着,不需要任何辩解。但是周泽楷不同,他今后注定会接手周家庞大的家族企业,这种刻意隐瞒在叶修看来几乎就和欺骗同等,无论他是出于什么理由和目的,都不会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只是想好好谈个恋爱而已,干嘛要弄得这么复杂?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叶修摇摇头窝回沙发上,打开电视看综艺看了一会儿,节目里的嘉宾观众笑声一片,坐在电视机前的叶修却始终面无表情,眉头都没动一下。

 

 

 

 

周泽楷阴沉着脸回到家里,老管家跟在身后,察言观色之后决定保持缄默,根据以往的经验,少爷虽然脾气温和,但终归会有被扫了逆鳞的时候,这时候说些不该说的那就是自己往枪口上撞了。

算了,心里有什么疑问还是放肚子里,等这天晴了再说吧。

周泽楷拿着鱼食,正站在客厅里大鱼缸前喂鱼。眼前的鱼缸长三米宽一米,摆在沙发正后方像一道屏风似的,里面来回巡游的九条龙鱼身宽体长,甩动着扇子似的长尾在水中优美游动,身上的鳞片在灯光的折射下色彩斑斓,惊艳夺目。

周泽楷心不在焉扔了几颗饲料下去,几条龙鱼争夺起来,其中一条周身朱红的红龙鱼凶猛异常,为了夺食把身边的几条龙鱼通通咬开,被咬的几条金龙鱼不甘示弱,左右来回游动,似乎在伺机报复。

管家看着鱼缸里斗成一片的场景,心疼得不行:哎哟这一缸鱼哪条不是近百万,应该互相照应着错开喂食,哪儿能这么个喂法!靠近尾部的珠鳞都打掉了,这可是最难长的地方,掉一片下去这品相层次立刻掉了一个台阶,一片好几万啊……

九尾龙鱼,寓意“九龙在天”,是吉祥如意、吉星高照的意头,周家老爷收这一缸鱼费了不少功夫,平时都是派专人过来精心伺候打理,周泽楷一年到头都不见得来鱼缸前转一圈,今天阴着俊脸,仿佛一肚子火都撒在这缸鱼身上了。

眼看着蓝底金龙的尾巴都给打散了,管家连忙开口:“少爷,还是我来喂吧,您刚从香港回来,佣人已经帮您洗澡水放好了。”

周泽楷拿着鱼食的手虚虚晃过管家伸来的胳膊:“不用。”

……老管家只能杵在一旁干着急,思忖半天小心翼翼问道:“少爷,您……是不是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了?”

“嗯。”周泽楷的眼睛盯着鱼缸里那条尾巴最大、夺食最凶的帝王红龙,等它游过之后才扔下鱼食,刚刚尾巴被打散的蓝底金龙鱼一口吞掉鱼食,红龙鱼宽长的身体敏捷转回来,对着金龙鱼的背上又是一口。

老管家已经没工夫关心鱼缸里什么情况了,他更关心周泽楷的状况:“是和您那个朋友有关?”

再次得到肯定的回答,早就对这个“朋友”有所耳闻的老管家已经不想说什么了,他知道这朋友在周泽楷心里什么地位,那个男人就是要把这一缸鱼全部下锅煮了做全鱼宴,估计周泽楷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想到老爷在电话里的叮嘱,让自己留意少爷的一举一动,管家就想仰天长叹:少爷想做什么决定这哪是我这个老骨头能左右得了的?顶多就当个传话筒耳提面命罢了,周泽楷不吃这一套,他也只能没辙。

“少爷,老爷说您拍回来的那颗蓝宝石不错,准备给夫人做对耳坠——”

“不行,”周泽楷没等他说完干脆利落回绝,又撒了一把鱼食丢进鱼缸里:“我送人的东西,不能动。”

“可这是老爷的决定……”

“没有可是,”手里的鱼食终于全部喂完,周泽楷把碗递到管家手里,说道:“我会解决,那颗蓝宝石,别动。”

管家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再次鞠个躬退下,周泽楷喂过鱼便去健身房,在跑步机上慢跑,跑着跑着,居然忍不住笑出声。

他想到那天叶修打电话过来时,声音紧张兮兮担心自己是不是和别人在一起,电话对面那人表情有多可爱几乎不费力气就能想象出来,当时周泽楷心就软了,软得像一团棉花,随意捏出的都是一个爱你的形状。

他按了暂停,坐到一旁的软凳上,拿起手机对着话筒发了一句语音,接着盯着手机满心期待着叶修的反应。

叶修很快回了,一个很微妙的黄豆笑,看得周泽楷瘆得慌,接着跳出一句“你继续跑步吧,晚安”,周泽楷渐渐皱起眉,想和叶修多聊几句,却怎么样也找不到开口的理由。

叶修洗个澡正坐在床边擦头发,听见周泽楷发来的语音,那句“宝贝儿,我爱你”声音低沉沙哑,还混着运动后急促不均的呼吸,就像是这人尽在咫尺舔吻着自己的耳廓,苏到爆炸。

叶修果断一句话把他打发了,头发干得差不多,把毛巾扔一边窝床上去了。

切,你苏你的,我睡我的。

这时,手机响了两声,叶修拿来一看,弟弟来了电话。

“拍卖会怎么样?”

“不好,想要的东西没拍到,就落了一瓶酒下来。”

隔着一片汪洋大海,远在美国的叶秋怀疑是不是信号不好听错了:酒?拍这玩意儿干嘛?叶家兄弟什么都不虚,就只在酒面前认怂好吗。

叶修掏了掏耳朵,换了一边接电话:“你回来没?”

“哪能那么快,股东大会刚刚散会,”对面叶秋“咕嘟”喝了一口水,接着问:“你怎么什么好东西都没拍到?还浪费来回机票。”

“不浪费啊,出了件事儿,比给咱妈拍件礼物还能让你开心,”叶修笑了:“我遇到小周了,还揭穿了他的真面目,你开心不?”

“……我开心什么,无聊。”

“你让我去参加苏富比秋拍,不就是这个目的吗?”

叶秋像被戳了尾巴似的叫起来:“怎么可能!你别诬赖我。”

“诶……傻弟弟,我还能不了解你?”叶修歪在床头,把玩着从弟弟那儿顺来的钻石腕表:“你不就是见不得我和小周在一起吗,才故意使出这么个损招。”

“我——”叶秋一时无言,半天才泄了气一般低声开口:“我不想看你被骗得团团转,虽然从小到大我都看你不顺眼,但是就你这么一个哥哥。”
叶修对着自家弟弟是半点也没脾气,叹着气说道:“你想太多了吧?我怎么可能被人骗得团团转,还有,小周也不是那样的人。”

“你也知道上流社会那些少爷都什么德行,前两年还有玩嫩模差点儿出人命的,什么样的人没有?特别是周泽楷身家摆在那里,多少人上赶着倒贴,你说他有什么理由陪你玩包养游戏?”

“怎么没有理由了,哥的魅力大啊!”

叶修的回答理直气壮,竟让叶秋无言以对。

“小周真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对我什么样子我心里清楚,你哥我还是分得清谁是真心谁是假意,”叶修顿了顿,继续说:“还有,就算我和小周以后不在一起,也肯定是因为别的原因,和身份无关。你别总想着人家骗我了,犯得着嘛为我一个大男人得罪咱们家,他瞒着我估计也是觉得我这个人无关紧要罢了,你可别使性子为难他。”

呵,你可不知道,你在他那边比那块十几亿的地皮都值钱呢。叶秋冷笑一声,他才懒得给周泽楷洗白,从哥哥的语气里也猜不出是悲是怒,总之不是那么心无芥蒂就对了,今后再怎么发展叶秋也不想插手,他本意谈不上破坏,只是心里替哥哥感到不公平,想办法让他们两人都处在一个公开对等的层面上而已。

“我懒得管你,你自己看着办,要不要和他在一起是你的事,我不会过问,这么无聊的事做一次就够了。”

听见弟弟别扭的回答,叶修忍不住笑了,又叹了一口气:“你这一次可是让我彻底为难啊,你说我和小周继续在一起吧,他这身份我哪包得起啊?”

叶秋冷哼一声:“那就分手,你要是喜欢他这种类型的,我能给你找一打。”

“不行不行,找一打那也不是小周啊。”

“……那你们继续耗着,钱你就别担心了,他在你身上砸钱乐意得很。”

叶修又反驳了:“这怎么能行?!你哥我还要不要尊严了?当初为什么会包养小周,那不就是男人的脸面、尊严嘛!”

叶秋简直要给烦死了:“那你到底要怎么样?!分不分是你自己的事,总是问我做什么?!”

“谁让你有意要拆散我们的,我不问你还能问谁。”

叶修的回答再一次让叶秋无言以对。

无数次血淋淋的教训都告诉叶秋为哥哥操碎了心也是没有好下场的,这次也不例外,叶秋太阳穴突突跳得疼,恨不得扔了电话,咬牙切齿问:“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对面叶修沉默三秒,语气轻快说道:“我看这样好了,我想继续包养小周,当然了不能按现在这个价码,起码得抬个几倍啊!作为弟弟你可要帮哥哥一把,我出五千,剩下的你补齐——”

叶秋面无表情按掉电话,把手机扔到一边,自顾自看合同去了。

果真,这样的哥哥还是拉黑好了。

叶修听见电话里传来短促的“嘟嘟”声响,耸耸肩,总算一段时间不会再被蠢弟弟骚扰了,应付叶秋,叶修可是已经整理出一套心得了。

心软害死人啊,就算是自己在心里埋怨得要死,在弟弟面前却还是巴巴护着周泽楷,也真是没救了。

心里终归是舍不得,白天醒过来一睁开眼看见那张俊脸尽在眼前,还迷迷糊糊凑过去亲一口,后知后觉才懊恼起身,把搭在自己腰上的胳膊扔到一边,躲阳台看电影去了。

叶修躺在大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后来索性被子一掀,坐床上摸黑抽烟,也不怕烟头烫着自己。

好了,多年以来,终于有钱之外的事情让叶总裁茶饭不思,寝食难安了。

 



TBC.

旁友们这是个欢脱甜文啊,看到了虐点的话一定是你们的错觉!!

评论(66)
热度(1275)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