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21

目录整理


前排又有广告可以打了,我喜:《断点》通贩链接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日更再次掉落

顺便,妹纸们是不是要高考了,妈耶正好掐在这个点,要高考的同学请放下手机啊,考完再看!考好了,才能安安心心磕周叶嘛



 

21.

 

最近叶修和周泽楷见面次数极少,主要是叶修躲着不肯见他,以往看电影吃饭的活动通通都被“工作忙”这个借口给婉拒了,周泽楷哪里能信,轮回和兴欣的合作项目进展到什么程度他这个背后大BOSS可是清清楚楚,他不点头哪有兴欣忙的时候,说白了就是叶修不想见他罢了,还明着白的编瞎话,就是吃准了周泽楷有怒不敢言,只能自己憋着。

虽然他们依然挂着表面上的包养关系,两人一天没坐下来谈散伙,叶修就一天还是周泽楷的金主,只不过这个金主的含金量还剩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周泽楷也知道是自己理亏,面对叶修的疏离还不能动作强势,毕竟现在情况特殊,一个不小心把叶修给吓跑了造成反效果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于是大半个月下来,欲火和气闷憋了一肚子,下巴上都冒了一颗痘出来,

江波涛和一伙兄弟起初发现小周少爷面带煞气心情郁结,仔细留神观察发现最近出去约会的次数少了课也不逃了,惊现图书馆的次数比立志拿到奖学金的江波涛都要多,几个兄弟顿时不淡定了,私下里一合计,得出一个结论——吵架了,肯定是和新欢吵架了,吵吵更健康,大不了新欢变旧爱,周少一点不慌。

在他们眼中,周少是什么人物,那些费心讨好、受尽委屈打落牙齿和血吞的苦逼肥宅经历在周泽楷身上都是不存在的,他要钱有钱要颜有颜,食指一勾,什么样的妞勾不来?

所以兄弟几个一开始也没往心里去,直到这股阴风刮了半个月,脸已经黑到任课老师课前点名、抬头一看周泽楷,赶紧哆哆嗦嗦直接跳过之后,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几人之中,唯一知道新欢真面目的江波涛仔细琢磨,他心思通透,几番推敲之后心里一咯噔:好嘛,看来应该是和那个想法很理想化的金主闹崩了。

江波涛胳膊间夹着经济学的一本大板砖和周泽楷一同走出图书馆,一路上见他一直沉默不语,抬头一看天上乌云蔽月,天时地利人和,正是挖八卦的好时机,于是悄声询问:“小周,你和你家金主、咳咳、闹矛盾了?”

“嗯,”周泽楷点点头,脚步都没停顿:“他生我气。”

“怎么了?”

周泽楷叹一口气:“怪我骗他。”

作为周泽楷身边关系最好的朋友,江波涛眼珠一转就明白出什么事儿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不是你的身份曝光了?”

果真,周泽楷看向江波涛的眼神高深莫测,伸手一指校门外门头招摇的咖啡馆:“去聊聊。”

两人在卡座坐下之后,江·情感导师·波涛正式上线,周泽楷三言两语把最近和叶修相处的情况描述一遍,其表情之愁苦,俊脸上就差写着“深闺怨夫”四个大字。

江波涛算是听明白了,金主这是在闹别扭吧,的确,金主老板无意间得知自己包养的金丝雀其实是含着钻石汤匙出生的真·霸道总裁,怎么样都会忍不住暗自比较一下,接着自惭形秽、羞愤难耐,这不是矫情,这是人之常情,怪就怪周泽楷拥有太多,太容易逼死凡人了。

“小周,你既然这么喜欢他,嘴甜一点去哄哄不就得了?按你说的你们两情相悦,估计一番真情表白就皆大欢喜了,”江波涛兴致勃勃给周泽楷出主意:“比方说买一大捧玫瑰当街示爱啊、在台上唱情歌表白啊,套路太多了!不管哪一种,够浪漫就好。”

其实江波涛说的这些花招都挺俗的,花痴小说电视剧都用烂了,但是俗归俗,经典就是经典,哪怕到了现在这个年代,套路还是经久不衰。前两天江波涛他们宿舍楼下的哥们就去东校区的女生宿舍那里摆蜡烛阵求爱,一举拿下了女神。

周泽楷低头皱着眉,似乎正在考虑可行性,忽然抬头问:“这样表白管用?”

“电视上不都这么演的嘛,把那些小姑娘感动的哟,我感觉可以尝试,聊胜于无嘛。”

周泽楷盯着江波涛看了一会儿,缓缓露出笑容:“最近多去KTV,练歌。”

“啊?”江波涛十分茫然:“是让我去吗?”

周泽楷点头,笑容温和纯良。

江波涛脑海中浮现诡异的一幕——闹市街头,自己拿着话筒唱悲苦情歌、周泽楷手捧玫瑰站在一旁痴痴守候,第二天微博头条就是“男子组合街头卖唱,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不禁感到一阵恶寒。

“啊,杜明他们,一起带上,”周泽楷从钱包里翻出一张卡推过去:“随便刷。”

……原来这还是个多人组合,好了,收拾收拾说不定可以出道了。

“谢谢,”周泽楷站起身,拍拍江波涛的肩:“我先走了。”

目送着小周少爷的背影,江波涛捏着金卡欲哭无泪,总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叶修拍到的那瓶酒王在拍卖会结束之后没几天就空运过来,吴雪峰亲自做的交接,拿到手的时候连外面的木箱都好好的没少一片木屑。叶修兴致勃勃拍了一段开箱视频,第一个发给王杰希,态度之挑衅让正在开会的王老板差点没把递上来的月度总结给撕了。

王杰希和叶修交好多年,深知你越是跳脚这人越是得意,便视而不见,果真,叶修只发了这一次视频便再有没有声音没有图像了,倒是珍爱佳酿的王老板时不时把视频翻出来,缅怀一下擦肩而过的酒王美人。

大半个月之后,王杰希终于按捺不住,主动去问叶修:

【酒喝了没?】

叶修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啊,你不说我都忘了。我发过誓滴酒不沾,是不是忘了告诉你?】

王杰希一听有戏,来了精神——

【那卖给我,价格你定。】

叶修的回答颇为不要脸:

【咱们兄弟之间还来这些虚的?什么卖不卖的,为了成全你,今晚我就破戒喝了!你来拿瓶子吗?】

王杰希咬着牙回了“不、来”两个字。

叶修发了一个叹气的表情,语气很是无奈:

【那就没办法咯,本来还想给你留个酒瓶子,看来只能和上次那瓶一样,一起进垃圾桶好了。】

当晚王老板就敲响了叶修的家门。

开门之后,叶修毫不意外,弯着眉眼侧身让开:“来了?就知道你忍不住。”

王杰希走进玄关换过鞋,抬头一看,客厅桌子上一瓶红酒两个杯子,总觉得这就是一场鸿门宴了。

“来来来这么好的酒我一个人喝多没意思,你懂的多,喊你来才不浪费。”

王杰希坐在桌前,叶修一手托着腮一手把高脚杯推过去,王杰希一挑眉,叶修不乐意了:“干嘛?在我家喝我的酒,你不替我倒上还要我自己动手?”

“呵,你在我家喝我的酒连喝带拿,我也没你这么理直气壮。”

“啧,你这人真小气,拿你一瓶酒记仇记到现在,”叶修站起身拿起醒好的酒王,一人倒了一杯:“今天不是请你来喝了吗,还这么多话。”

王杰希捏着高脚杯细长的玻璃柱管,动作优雅抬起,看见叶修的动作,出声提醒:“手,离球部杯底太近,温度会影响红酒的口感。”

叶修向来不是什么讲究的人,耸耸肩干脆直接用手拿着杯身灌了一口,他酒量清浅,本来对酒都敬而远之,但是近来心情郁闷,今天难得有机会,颇有点借酒浇愁的味道,敞开喉咙灌了一大口下去。

王杰希摇摇头,轻抿一口醇厚红酒,心里直叹如此不解风情,煮鹤焚琴也不过如此了。

两人面对面品着酒,没喝两口叶修就觉得枯燥了,出主意要点些烧烤来下酒,王杰希脸都绿了,再次提醒他这是价值连城的酒王,不是超市里十几块一扎的生啤。

“你们有钱人就是穷讲究。”叶修嘟囔一声,他托着腮,酒劲上来之后脸色微醺,奶白肤色透出一股珍珠粉,那片粉红从脸颊一直蔓延到脖子,用“秀色可餐”四字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可惜对面坐的是天生大小眼、眼神儿不太好的王老板,在这人眼中,喝醉的叶修还没桌上那半瓶子红酒来得有吸引力。

“你男人更有钱,他可不讲究,心甘情愿装金丝雀来讨你欢心,真是丢尽富家子弟的脸了。”

王杰希轻飘飘一句话丢过来,叶修更不乐意了,皱着眉看着他:“喂,他骗我在先,怎么给你描述的倒像是他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王杰希理直气壮回答:“本来就是,一开始说明身份了你还不躲他躲得远远的?这是人家为了接近你的一种手段而已。”

叶修思索片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喔……我算看出来了,你能这么理解小周,和他想法高度同步,这种事儿没少干吧?说吧,用这方法骗了多少出淤泥而不染的姑娘家?”

“你想多了,我没那么闲,如果是个法国酒庄里的姑娘可能我还会有兴趣尝试。”王杰希不给他岔开话题的机会,接着说:“叶修,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说,我是没觉得周泽楷有多大毛病,玩弄感情谈不上,你自己也清楚他对你怎么样,不然按着你的脾气早就掰了,哪儿还要等到现在。”

“你从哪里得知他对我怎么样的?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和他没掰?”

王杰希对答如流:“你弟弟说的,‘我哥没救了’,这是原话。”

叶修趴在桌上,手指玩弄着空掉的高脚杯,低声叹息:“我挺矛盾的,其实心里也没多大气,就是见他觉得别扭。有些事我想问清楚,但是又怕知道答案,小周不会说谎,我就更不想主动打破平衡。”

隐瞒身份只是一个表象,这表象之后的根源才是叶修最想知道又最怕知道的东西,如果没有那次揭开身份的拍卖会呢?周泽楷是不是会一直瞒着不说,继续奉陪玩这场只有叶修一人沉醉进去的包养游戏。

他对周泽楷不是一时新鲜,也怕听周泽楷说出什么心血来潮。

王杰希看着已经有些醉意的叶修,在心里暗暗嫌弃:真是戴着三百米厚的情人滤镜,周泽楷不会说谎?据黄少天描述在会所相遇的时候编瞎话可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叶修说完之后,趴在桌上没一会儿眼皮都开始打架了,他打个哈欠,指着桌上的红酒迷迷糊糊说道:“你带回去喝好了……当补偿你的。”

王杰希也不客气,拿起木塞将瓶口封好,走到叶修身边推推他的胳膊:“还能起来吗?扶你去床上。”

叶修一把推开他的手,闭着眼嘟囔:“别碰我!谁要和你上床……”

王杰希呼吸一滞——幸好这里没外人,不然这话给他那个护兄狂魔属性的弟弟听到,微草制药接下来半年别想有太平日子过了。

不,现在还多了一个护妻狂魔,叶修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福了,这辈子这么招人疼。

王杰希拿出手机,翻出号码,发了消息给绑在一条船上的战友喻文州:

【酒后了。】

喻文州果真善解人意,回的消息一步到位:

【那你还等什么?13xxxxxxxxx,打电话给周泽楷,告诉他叶修在你手里,他不来你就要乱性了。】

【……请不要坑自己人,人在做天在看的。】

周泽楷接到短信之后换了衣服急急忙忙在床头柜随手摸了一把车钥匙直奔门外,管家跟在身后得知是“去朋友那里”,立刻不再多问了:好吧,今天少爷不回来了,大家可以洗洗早点睡了。

等到了叶修家门前,出来开门的是面无表情的霸道王老板,伸手往里面一指:“喏,你要的人在那里,要怎么吃随你。”

周泽楷点点头,看了一眼他拿在手里的半瓶酒王,便知道今天为什么叶修会醉了,他深知王杰希爱珍藏这些美酒,便笑了笑问道:“76年的伊贡·米勒,有兴趣吗?”

伊贡·米勒是德国最高级别的贵腐甜白,王杰希作为爱酒人士自然清楚这是一瓶什么价值的酒,也自然明白周泽楷会给出这么大手笔的见面礼,必然今后有用得着彼此的地方。

恩,这个朋友很值得结交了,把兄弟交给他我放心。

两人确认过眼神,便已经敲定了一场PY交易,王杰希和小周少爷亲切握手:“常联系。”

“嗯,常联系。”

达成共识之后王杰希先行离开,周泽楷走到桌边,蹲下身推了推叶修的胳膊:“叶修。”

叶修睡得挺沉,推了几下才幽幽转醒,睁着醉眼,迷茫双眼几度难以对焦,眯着眼发现眼前这张脸是周泽楷,还以为在梦中,便伸手掐了一把,露出微笑:“小周。”

周泽楷握住他的手,贴在脸颊,吻了吻掌心,温柔询问:“去床上睡?”

被酒精麻痹的大脑缓慢运转,叶修足足过了半分钟才弯着唇角,主动贴近,软软的身子骨栽到周泽楷的肩头,在耳边吐出混着酒气的甜美呼吸。

“嗯……跟你上床还差不多……”

周泽楷笑了,接住叶修软倒的身体,捞着腿弯将人抱起。

怎么吃好呢,可以先浴室清蒸一下,再去房间干柴烈火一把。

反正金主家的床够大,怎么滚都不怕。


 


TBC.

贵腐甜白:利用附着于葡萄皮上被一种称之为"贵族霉"的作用酿制而成,故名"贵腐酒",甜白是甜白葡萄酒


拉灯了,猛然发现,这篇文,我基本没怎么炖肉,嗯,对

评论(80)
热度(1243)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