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迹不二、维勇、周叶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TB店铺→朔食纪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22

目录整理


前排又有广告可以打了,我喜:《断点》通贩链接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叶修弓着身子窝在床上,抱着枕头脸色不太好,此刻腰酸背痛身体酸软,这么侧身躺着半个胳膊都压得麻了,想换个姿势都费劲。

果真醉酒误事,一定是破戒遭了报应,才会落得下场如此凄惨,被人从头吃到脚,从里吃到外,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昨晚先在浴室摩擦摩擦,接着回到床上啪啦啪啦,就算是醉死的人这时候也该清醒了,叶修就是在被酱酱酿酿中彻底酒醒了,顿时肝火上涌,抬腿踢了周泽楷一下。

谁知小帅哥身手灵敏,不仅轻松躲开,还害得叶修用力过猛牵扯到酸胀的大腿根,“哎哟”一声,五官都快挤到一块儿去了。

周泽楷将他搂在怀里安慰,叶修闭着眼鼻尖一阵发酸,低声呵斥一声“滚”。

他心里委屈,肉体还疼痛,扭到筋了好吗。

干燥温暖的手掌顺着膝盖一路摸到腿根,叶修侧身躲开,被强势按住大腿,周泽楷在耳边低声哄着:“乖,帮你揉揉。”

“谁要你揉了?不都是你害的吗?趁人之危,”叶修丢个白眼过去,周泽楷撇了撇嘴角,装作无辜的模样:“你说上床的。”

“我说了吗?酒话能信?那我还说分手呢你分不分?”

听见“分手”两个字,周泽楷的脸色立刻变了,手原本在大腿根做着纯洁的按摩动作,渐渐也开始不老实,弱点被握住的瞬间,叶修惊喘出声:“喂、还做?!”

周泽楷一向人猛话不多,行动力十足,把叶修的身子翻过来跪趴在床上,开始攻陷他的漏洞了。

所以纵欲过头的结果便是,叶修窝在床上浑身酸痛,只能趁着周泽楷早晨去洗漱的时间抱着枕头恨恨磨牙。

周泽楷神清气爽出来,穿戴整齐坐到床边,揉了揉叶修的脑袋,弯起眉眼:“我请假了,陪你。”

他昨天来得匆忙,只套了一件深灰的圆口长袖T恤还有牛仔裤便急急忙忙赶来,不过哪怕就是这样简单的装扮,周泽楷这堪比衣架子的完美身材都能穿出街拍模特的效果,坐在床边大长腿随意交叠着,绚烂日光倾洒在身上美好得仿佛邻家阳光帅哥。

叶修对这样的美景却没眼看,打开他的手用后脑勺对着他:“滚回去上课,谁要你陪。”

周泽楷也不恼,见叶修生气,便静静坐在一边守着,一言不发,就用眼神黏着他乌黑的发顶。叶修闭着眼假寐,不过耳朵可一直竖着留神身后动静,结果半天没听到声音,忍不住回头,就跌进一汪黝黑深潭里。

周泽楷的眼睛很好看,眉目精致却不女气,眼眸幽深沉稳,他的瞳色极深,眼底又淬着星星点点的碎光,盯着看得久了心神都要被吸进去。若是目光清冷也就罢了,让人不至于深陷在这专注的眼神里不可自拔,可偏偏此刻柔情满目,轻易就让叶修沉醉在这一往情深之中。

只见他俯下身注视着叶修,用眼神把人勾引住之后,缓缓靠近,一点一点将距离变得暧昧,最后轻轻贴上薄唇,浅淡一吻和深情表白混在一起:

“我爱你,叶修。”

以往只隔着一道电波听过这苏到爆炸的拨撩话语,叶修当时心里信誓旦旦,若是当面听到,自己肯定不会那么没用,跟姑娘家似的脸红心跳血压上升,但是此刻却被毫不留情狠狠打脸——何止是脸红心跳,简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好吗,只能任由周泽楷摆弄,按着后脑加深这个吻。

唇齿细细交缠啃咬,呼吸都被扰乱,周泽楷却收住亲吻,和他亲昵抵着额头。

“叶修。”周泽楷轻声叫唤他的名字,黑眸之中的期盼是在等待他的回答。

如果这都不算爱。

时间仿佛凝滞在彼此之间,不知已经过去几分几秒,周泽楷才听见叶修轻声开口:“你想好再说。”

他怔了怔,只见叶修的脑袋在枕头上拱了拱,手背挡住眼:“‘我爱你’这三个字,或许对于你来说无足轻重,但是对我而言意义非凡,你隐瞒身份的事我也想通了,不用这么哄我。”

我会当真。

这是周泽楷听到的弦外之音。

他皱起眉,刚想趁热打铁一表心意,好好让叶修听听自己的心声,但是叶修却身手敏捷捂住他的嘴;“你回去再好好想想,反正现在我也不算你正儿八经的金主,你有大把的时间考虑。”

还考虑什么,送多大的钻戒求婚?

不过看见叶修这小心翼翼的倔强模样,心里反倒渐渐安稳下来,最起码他已经知道症结所在,后面也好对症下药。

叶修要的不是一晌贪欢,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如果不是真心喜欢,周公子哪里有那个闲工夫陪人玩什么角色Play,费心费力讨好还要提心吊胆藏着掖着,想捧手里疼着护着还不能正大光明,可把人愁坏了。

周泽楷握住叶修的手,吻着掌心,轻轻点头:“好。”

叶修似乎松了一口气,被子蒙了半张脸,看不清表情。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周泽楷的手指把玩着叶修的软细黑发,漫不经心盯着那缕悄悄爬上床头的阳光,心里细细盘算,已经有了主意。

既然觉得这种表白清汤寡水不够诚意,那就来场大的,到时候别羞愤置气就好。

只要能套牢叶修,做什么不可以?

 

 

 

关于坑害好友之事,叶修还没来得及去找王杰希算账,王杰希倒主动往枪口上撞,打了电话给过来,开口便劝:“有话好好说,别伤了和气。”

叶修发出一声冷笑:“你也知道会伤了和气?把我丢给周泽楷的时候怎么没这觉悟。”

“我这是成全你。”王老板理直气壮,底气十足一点不虚。

“你以后最好别有谈恋爱的时候。”叶修回了一句,语气淡然,但是这里面的杀气,隔着电话线都一阵一阵扑面而来。

“……不扯闲的,找你有正事,”王杰希迅速切换话题,翻开自己收到的邀请函,问:“下个月五号百年校庆,你去不去?”

坐在办公室的叶修转着笔,显得兴致缺缺:“邀请你了?又没给我寄邀请函,当然不去了,我懒得给学弟学妹们灌心灵鸡汤。”

“你心里很清楚,冯校长不是不想给你寄邀请函,是不敢给你寄邀请函。”

叶修的学生时代可谓灿烂辉煌,特别是大学时光,混得风生水起,和王杰希、喻文州一起并称该校三大风云人物。不过王杰希和喻文州显然没有叶修段位高,拥有一张嘲讽脸仇恨拉不停,不止和本校的某些行为不良、内心猥琐的学生有摩擦,连外校的那些妖魔鬼怪都一并招惹了。这可就苦了当年刚刚上任校长的冯宪君,上要应付背景显赫护兄成命的叶家弟弟,下要应付撒泼耍赖强词夺理的各类师生,可谓是头都要给磨尖了。叶修在校四年期间,冯校长从沉稳英俊的中年男人变成头顶农村包围城市的地中海大叔,可想而知是受了多大的摧残。

因此当叶修毕业之后,送走这尊大佛的当天,据知情人士透露冯校长喜极而泣,终于不用再为种头发而存钱了。

见对面没了声音,王杰希又提醒:“百年校庆,邀请的都是历届的优秀学生代表,你去查查信箱,肯定给你寄邀请函了。”

“在学校里优秀有什么用?我又不像你们一个个又是集团总裁又是企业老板的,往那儿一摆还能撑撑场面……”话是这么说,叶修还是按内线叫来了苏沐橙,苏沐橙进来之后,叶修问:“沐橙,最近有收着给我的信函吗?”

“信?什么信?”苏沐橙露出迷茫神色:“咱们兴欣最近运行平稳没收到哪个合作方催缴款的律师信啊。”

……叶修用力猛咳一声,指着话筒给苏沐橙使眼色,示意这丫头别把家底透了给王杰希看笑话,哪里知道王老板早已洞悉一切,坐办公室里就着八卦品咖啡呢。

苏沐橙立刻会过意来,迅速转换话题:“信是吧?我前两天不在,去问问小唐有没有代收的。”

苏沐橙离开办公室去找唐柔,王杰希喝了一口咖啡,电话里两人沉默不语气氛着实尴尬,于是王杰希随口问一句:“苏沐橙这姑娘不错,挺贴心的。”

叶修立刻警惕起来:“你别打沐橙主意,她可不会酿葡萄酒。”

……王杰希哑口无言,他本想再次嘲讽,但是想了想在这方面,叶修绝对是占上风的,还是不要惹祸上身为好。

没五分钟,苏沐橙推门进来,手中拿着一个航空信封递给叶修:“叶修哥,是你母校寄来的。”

“我说的吧。”王老板天生会算命,料事如神。

叶修悻悻然拆了信封,里面果真是深底烫金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邀请函,还盖了冯宪君的私章,这就是不去不行的节奏。叶修揉揉太阳穴,感到头疼,对着电话抱怨:“你就不能别提醒我这回事嘛,就当我没收到一了百了。”

“那可不行,没有履历丰富多彩的叶学长撑场面,我相信百年校庆肯定会黯然失色。”

叶修倒不是矫情使性子,冯校长邀请函都寄来了,这个面子定然是要给的,主要是现在情况不同,一方面叶修自认为没有王杰希他们混得那么风生水起,没什么干货好贡献给求知若渴的学生们,另一方面是最近和周泽楷的感情问题,一直不上不下悬在那儿,弄得叶修对大学生都产生阴影了,听到“大学”两个字头都疼。

苏沐橙听闻周叶二人之间的矛盾纠葛,起初听说小帅哥是周家的太子爷之后,便开始激动尖叫起来:

“我就猜到他不简单!这哪里是什么总裁包养金丝雀的恶俗故事,这是上流社会豪门家族强强联姻开创新世纪的耽美文啊!”

其神情之激动表情之夸张,让叶修抹了一把汗,没好气的提醒:“哎哎哎你胳膊肘往哪儿拐呢,是他对不起我在先啊。”

苏沐橙长发一撩回道:“他又不是吃了不认账,真心真意对你的,况且长那么帅,还有什么是不能原谅的?”

在这个看脸的社会里,叶修已经感受不到亲情的温暖了。

“考虑好了没?下个月五号可别忘了。”

叶修还在沉思,苏沐橙扯着哥哥的衣袖、双眼里闪动着期待:“叶修哥,你就去嘛,我也想看看高等学府的百年校庆,一定高端大气上档次极了。”

叶修很想告诉她哪有什么高端大气上档次,还不就是一群打了鸡血的学生唱唱跳跳跟表演联欢会似的,顶多是老冯的讲话时间比开校会要多啰嗦十分钟而已。

架不住妹妹恳切的眼神,叶修答应下来:“好好好,我知道了,五号我会去的,你有没有打电话给文州?”

“他必须得去,冯主席可是指望他上台给学生们传道受业解惑的。”

一想到此等重任落在喻文州的身上,叶修反倒松了一口气,和王杰希挂了电话之后,苏沐橙戳戳他的胳膊:“叶修哥,看你脸色一直不好,最近和小周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叶修白了小姑娘一眼,伸手揉揉她的脑袋:“你别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情节往我们身上套,什么有钱人隐瞒身份那肯定是有难言之隐,这都是你们这些小姑娘双标。”

“好好好算我双标,不过你是不是要承认,除了没有告诉你他是周家少爷,周泽楷还有哪点骗过你?”苏沐橙抽张凳子坐下:“你对小周掏心掏肺,人小周也不是白眼狼啊,他疼你都甩的大手笔,眼睛都不眨一下,和轮回的合作——”

“停,”叶修脸色不太好,抬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咱们是靠实力争取的!没有任何裙带关系!”

苏沐橙把他的手拿下来,继续说:“我知道咱们是有这个实力发挥,但是也要有台阶上不是?现在商场如战场,多阴暗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冲着周泽楷顶着股东压力二话不说把这个项目放给咱们兴欣,我就敢说他从骨子里疼你。”

叶修盯着苏沐橙哑口无言,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个小丫头居然拥有这样的魄力,刚刚一番话甩出来铿锵有力,还句句在点子上,震得叶修都无法反驳。

好吧,叶总裁就是心里别扭不愿承认一直在被周泽楷宠着,始终还坚持着在包养期间,是他比较金主力Max,而不是周泽楷那隐藏的霸道总裁男友力占上风。

苏沐橙见他一直皱着眉盯着文件出神,干脆也不打扰,带上门出去,留给叶修一个认真思考的空间。

签字笔在白皙的指尖灵活转动着,叶修又想到那天和周泽楷的对话,他知道当时想听什么好话,必然都能捞个够本,但是心里总是惴惴不安,说白了都是被那显赫家世给扰的。

唉……这个世界真的很难伺候,没钱很糟心,有钱更操蛋啊。

 

 

 


TBC.

结局倒计时→下一发or下下发

评论(49)
热度(1112)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