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23

目录整理


前排又有广告可以打了,我喜:《断点》通贩链接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最近江波涛杜明等人的课余生活都被周少的金卡愉快承包了,周泽楷说了“随便刷”,便直接甩手不管,从不计较那张卡上的账单花销;借给杜明追求女神的豪车也从来没有往回要的意思,还甩了一张4S店的会员卡来,只叮嘱一句“记得洗车”便不再过问。

大家朋友三年都知道周泽楷这种有钱少爷的生活是他们所不能理解的,原谅贫穷限制了江波涛他们这种普通学生的想象力,所以吃吃喝喝刷了两千块之后江波涛立刻开始肉疼,受到周帅极大照顾的杜明也心有灵犀,感觉自己到了该当牛做马的时候,于是拉着江波涛八卦:“江兄,给我们说说,小周少爷最近和新欢进展如何?还在为情所困?”

江波涛最近也没和周泽楷多交流,不过最近看周泽楷脸色稍稍好转,只不过留在学校的时间还是居多,心里估计谈崩不至于,不过也肯定没谈妥就对了。

“呃……小周这个情况挺复杂的,三言两语说不清,总之不好办就对了。”

江波涛挑了一个中庸的说法,杜明大力拍了一把胸脯:“不好办就对了啊!好办的话都没咱们什么事儿了,就是这个时候才要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啊!”

吴启也义无反顾一拍桌子站起身:“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的!”

“你们凑一对去演TVB正好,”吕泊远合起书:“我觉得还是先问问小周的意思,他要是真需要我们帮忙,那一定再所不辞。”

于是周泽楷下课之后就被朋友们请去食堂小坐,杜明嘿嘿一笑,殷勤问道:“周帅,你平时那么照顾我们,还帮我搞定女神,这次换我来帮你搞定你的女神!”

“……女神?”

见周泽楷一脸疑惑不解,江波涛赶紧解释:“是这样的,小周,你不是感情方面出问题了嘛,大家都想帮帮你,来问问有没有什么计划。”

周泽楷点点头,更加疑惑:“不是定了吗。”

江波涛一怔,接着就见周泽楷指着他,说:“江说,当众告白。”

……江波涛很确定自己真的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靠,这个刺激啊!当众告白!摆蜡烛吗?就像经融管理专业的那哥们儿?”

“妈呀到底是什么样的妞儿让周帅这样豁得出去!”

“我也很好奇小周眼光这么高看上的到底是哪朵高岭之花,这么欲罢不能的。”

江波涛低着头,心里默默低语:你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三人齐齐转头看着周泽楷:“这个忙肯定帮、别客气!”

周泽楷见兄弟这么仗义,便微微一笑,站起身手中转着车钥匙:“走。”

到了KTV之后,周泽楷往点歌台前一坐,选了一首歌之后,便开始单曲循环了。

包间里充斥着嘻哈HIP HOP的节奏,周泽楷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往茶几上一搭,下巴冲着散落的话筒昂了昂:“唱吧。”

包间里坐着的四人面面相觑,他们本以为周泽楷要选一首温柔深情的情歌,没想到居然会选择这种嘻哈曲风的歌,不过这歌词……恩,倒是很贴切就对了,估计姑娘听了当场就要兴奋尖叫了。

不过他们都是一副热心肠,为了兄弟赴汤蹈火两肋插刀的,杜明和吴启当即便一人一个拿起话筒,江波涛坐着没动,问周泽楷:“小周,什么时候要?”

周泽楷抬起手表看了下日期:“10天吧。”

江波涛略感为难,和周泽楷商量:“小周,这歌对我来说有点难,10天不一定能学会,要不我换个其他项目?帮你弹个吉他什么的?”

一直没出声的吕泊远也是这心思:“我可以赞助电子琴,高中时得过奖的。”

杜明捧着肚子笑出声:“又是吉他又是电子琴的,咱们真的要出道啊?那我是不是去现学个架子鼓?”

他说完之后,包间里的四人一起神色怪异盯着他,杜明顿时虚了:“开个玩笑,我好好练、好好练。”

周泽楷本就没有难为人的意思,江波涛和吕泊远的提议欣然接纳,看看这歌三个人分工正好,全给周泽楷一人包了的话那杜明和吴启只能一人敲鼓一人伴舞了。

循环了几遍之后,大家已经心里有谱,后面便开始换了别的歌嗨起来,整个包间里笑闹一片群魔乱舞,只有周泽楷翘着腿静静坐着在看手机。

他最近都没怎么主动黏着叶修,他不去找叶修,叶修也不会主动发消息过来,好像两个人真的就这么断了联系。不过前两天,周泽楷先收到还没来得及发给父亲的文件,H市的那块地已经过批。

他愣了愣,这个时间点通过审批实在是蹊跷,第一个想到的不是父亲用了什么人脉打点,而是叶修是不是在里面推了一把。

上次周泽楷明明白白拒绝了叶秋开出的价码,按道理说得罪了叶家,这块地最坏的结果就是一直被搁置着,让周家先赔个几亿再说,谁能想到这突如其来的居然过了审批?

他想发信息问问叶修,但是一想到这几天彼此都冷淡着对方,反倒会被叶修误会无事不登三宝殿,犹豫再三,这条询问的消息还是没有发出去。

结果没想到第二天,快到月底了,叶修主动给他转了六千,上面备注还写着“包养费”三个字。

周泽楷看着转账记录,正常来说身份被揭穿,以叶修的性子早该收回这几千块的包养费,但是在闹脾气的期间却只字未提,明显在叶修眼中,周泽楷的存在早就超过曾经心中地位第一的金钱了。

几个月下来,他给的那些包养费周泽楷都留着一份未动,就想在哪个特殊的日子给叶修做个礼物,现在差不多是时候了,绝对能给他一个惊喜。

拇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周泽楷想了想,还是发了消息发给叶修;

【谢谢金主打赏[可爱]】

几分钟过后,叶修回了:

【知道是金主,还不叫爸爸?】

周泽楷唇角弯了弯,乖乖喊了一声“金主爸爸”,锁屏之后脸上依然挂着悠然淡笑:

在床上有你叫的时候。

娱乐活动结束之后,周泽楷回到家里,洗过澡躺在房间里那张货真价实的三米大床上,心里却怀念起来在那张拼床上安睡的感觉。

他想到在那张床上,自己心里有阴影,所以睡觉总是选择靠着大床的一侧,而叶修睡着之后本能反应就是往身边的热源凑,所以往往一觉醒来之后,都是两人拥抱着窝在一起,占据的面积连大床的三分之一都不到,白白浪费了那么大的空间。

明明拥挤到手脚都伸展不开,但是心里却美滋滋甜丝丝,可能就是因为抱着叶修在怀里,热恋中的情侣就喜欢贴在一起,恨不得时时刻刻距离都成为负的厘米。

周泽楷的手抚摸着自家柔软舒适的大床,心里有种冲动,就想抓紧时间把叶修带入自己的地盘里,在自己的大床上好好干柴烈火一番。

门被叩响,老管家得到允许之后走进卧室询问少爷今晚的甜品想吃什么,周泽楷随手在菜单上指了一个,抬头问:“意大利那边?”

“今早已经来了回复,再有一个星期就能完工了。”

周泽楷点点头,管家没急着离开,面带犹豫之色,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周泽楷见他神色为难,便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便坐起身:“说吧。”

“呃……老爷留了口信,让少爷您回来之后和他视讯,好像是和您的那个‘朋友’有关。”

周泽楷面色平静,他早就做好父亲会来责问的准备,上次视讯时父亲已经出言提醒,本以为周泽楷知道轻重,一个玩伴不会当真,没想到儿子真的一头栽了进去,导火索估计就是那颗死活不让动的矢车菊蓝宝石了,眼下父亲再也按捺不住,准备兴师问罪了。

周泽楷走到桌旁打开笔记本,管家在身后出声提醒:“少爷,为了一个男人和老爷闹得不愉快,真的没有这个必要。”

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映出周泽楷淡淡笑容:“他值得。”

老管家神情纠结,踌躇半晌只能叹一口气,鞠躬退下。

洛杉矶的天刚蒙蒙亮,透过周父背后的落地窗能看见微熹晨光,周泽楷和父亲道了一声“早安”,接着看见一个身材曼妙的妙龄女郎端来牛奶和燕麦,藕白双臂搭在父亲的肩上,姿势亲昵,和周泽楷打招呼:“Hi,Zhou.”

周泽楷懒得回应,眉头都没动一下,父亲的新欢络绎不绝,上次视频时躺在沙发上看书的美人还是有些眼熟的国际嫩模,现在已经换成了另一个洋妞,也许过不了多久,又不知会换成哪个倾国倾城的火辣佳人。

周父板着脸,连嘘寒问暖做个铺垫都懒得客套,直接开门见山说:“你最近挺出息。”

“嗯。”

“方明华告诉我了。”

“哦。”
“认真的?”

“嗯。”

几句对话下来,连周父都对从小看着长大的儿子感到沟通无能。

对面的周泽楷态度不卑不亢,一直使用语气词来回应,周父也能沉得住气,继续进行这Yes or No的询问环节。

“蓝宝石准备送他?”

“嗯。”

“虽然我不在乎这点小钱,但是你要拿去讨好一个男人,我不允许,还不如送你母亲敬点孝心。”

周泽楷扫了一眼倚在父亲椅背上的长发美人,冷冷笑了一声:“呵。”

母亲和父亲常年分居两地,周母一直在意大利进军奢侈品市场,而父亲则是在美国打拼海外事业,两人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周父身边新人不断,母亲倒是清心寡欲,一头扎在时尚界里不可自拔,现在这种时候,父亲为了阻挠儿子喜欢一个男人,倒是把妻子给搬了出来,好像听起来多么夫妻恩爱鹣鲽情深一样。

周父明白他这冷笑中夹杂的含义,倒也不恼,反而伸手握住身后美人的纤纤玉手,戴着翠玉扳指的拇指细细婆娑着细嫩肌肤,说:“我也不想为难你,你觉得新鲜好玩,留着也无妨,只要成家立业,你养多少小宠物我都不会拦着你。”

周泽楷笑了笑,笑容浅淡略带嘲讽:“我很专情,没那个兴趣。”

周父脸色变得阴沉,双手搭成塔形胳膊肘架在红木桌上,严肃看着儿子:“小楷,叶修也不是平凡人家,你以为你专情了就有用?叶家那边也不会松口。”

连名字和背景身份都打听得清清楚楚,看来果真是有备而来,周泽楷沉默片刻,周父见他低着头好像产生了动摇,态度也渐渐好转:“你想玩,爸爸不会拦着你,这对成功男人来说没什么,就是婚姻这等大事,最后都是要为你自己今后的利益考虑。”

他还想罗列几条出来给周泽楷谈谈其中的深奥,谁知道周泽楷忽然抬头:“松口了。”

“什么?”

“H市那块地,过批了,”周泽楷点开一系列的文件,全部打包发到了父亲的邮箱里:“叶秋找过我,一个半月前。”

“叶秋?叶家的小儿子?”周父也点开文件,果真看见里面盖着红章的扫描文件,心里先是一喜,随即又疑惑起来:“叶秋找你做什么?”

周泽楷嘴角勾起,完美美化了那天的唇枪舌剑:“他把哥哥交给我,这是见面礼。”

若是叶秋在场,听见这般颠倒黑白、睁眼说瞎话,肯定要气得跳脚。

周父感到诧异,没想到叶家出手这么阔气,直接送了一块地,不过——这就相当于默认他们两人的关系了?

周泽楷很精准的掐中了利益最大化这个点,父亲虽然介意他喜欢一个男人,但这只是其次,他最介意的是叶家能不能带来什么价值,在他心中,认为叶修的家人是必定反对的,所以这段感情根本没什么利用价值,不过如果叶家愿意结秦晋之好,要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

文件不会有假,只是这其中是谁插手,走了谁的顺水人情不得而知,也难以考究。周父沉思片刻,关了文件,话也不再说得那么决绝:“你现在长大了,什么事都喜欢自己做主,有些事好好考虑清楚。”

周泽楷低眉顺眼,点头的动作乖巧温顺。

“那块蓝宝石是罕见的极品,品相极佳,你送到意大利那边做高定,小心你母亲生气。”

周泽楷立刻开口:“还有一块鸽子血,做项链了。”

周父摸着下巴缓缓点头:“也行,她应该更喜欢项链,等纽约会场再找机会拍几颗祖母绿补偿她好了。”

“外面的那些终归是逢场作戏,我和你母亲都很清楚,也只有你母亲会是周夫人罢了。”

周泽楷沉默不语,好一会儿才缓缓点头,和父亲道别,临挂视频之前,看了一眼站在桌旁笑靥如花的美女,不知为何莫名生出一种同情。

父亲那边算是暂时应付过去,他合上笔记本松了一口气,捏着眉心闭上眼放松紧绷的神经,脑子里过了一遍叶修的每个表情,不知不觉便笑出声来。

恩,是真的很值得了。

和父亲逢场作戏的观念不同,周泽楷认定一个人,那必定是一往情深。

 

 

TBC.

对,按着我的尿性,果真拖到还有一次更新才会HE

后天完结9见!

评论(45)
热度(1168)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