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24(END)

目录整理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肝到三点,8K多的结局啊。。

贡献一首BGM -《全部都是你》




24.

 

一个星期时间在出差中一溜而过,从N市回来的当晚,叶修拖着疲惫的身体坐在床上,看到日历才一拍脑袋——完蛋!明天校庆!

一想到出差回来周末不能休息,还要被折腾去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母校参加百年校庆,叶修就郁卒不已,往床上一倒,整个人都不太好。

苏沐橙倒是兴奋不已,第二天一早便把脸色惨白的叶修给拖起来,拿出那件熨烫整齐的高定西装摆在床上,催促叶修赶紧换上。

叶修一看见这件西装就想到第一次和周泽楷在酒吧里相遇的过往,心里别扭得难受,穿着睡衣坐在床边不肯换:“不穿这个,换一件。”

“哪里还有的换了?其他的都不合你总裁的身份啊!”苏沐橙灵光一闪竖起食指:“不如我们现在就去Armani的专柜吧!直接现买一件怎么样?”

……叶总裁立刻拿起西装,去浴室换衣服了。

等到穿戴整齐出来之后,苏沐橙迎了过来,手上不知点了什么拍在叶修脸上:“叶修哥,你脸色不太好,来,贡献点粉底给你遮一遮黑眼圈。”

“哎哎哎这什么和什么啊,”叶修嫌弃不已,赶紧把脸上的液态物体给擦了,苏沐橙按住他的手:“别浪费啊!这可是Dior的粉底,一瓶好贵的,对我这工薪阶层来说买一套彩妆就吃土了。”

“这么贵你别往我脸上擦啊,大男人还注重这个?”叶修给按着手,愣是让苏沐橙在脸上折腾了一会儿,等到苏沐橙松手之后,他对着镜子一看,嚯,黑眼圈是淡不少,但是这脸白的,准备上台唱戏了吧?

而且……叶修摸了摸脸颊,手指凑到鼻尖,闻到化妆品的香气,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趁着苏沐橙不注意赶紧去浴室悄悄洗了一把脸,拿毛巾胡乱擦了一把就出门了。

虽然离开母校已经几年,但是回去的路线叶修还是记得特别清楚,开车大概四十分钟就到了,可能因为今天是校庆日,校门口人群熙熙攘攘,挤满了师生和受邀前来参观的各界人士。叶修和苏沐橙还没走过去,便看到了被学弟学妹们包围着的喻文州和王杰希,他急中生智拉着苏沐橙走了一条僻静小路,巧妙的躲过人群从后门进去。

苏沐橙还感到挺可惜:“叶修哥,你也算是你们大学的名人啊,别人想享受这种被人围观的感觉还要靠边站呢。”

“你懂什么?做名人有风险的,粉丝多仇人更多,还不知道哪里就飞来一个矿泉水瓶子,到时候躲都没处躲。”

叶修这语气一听便知是经验之谈,苏沐橙看他一眼悄悄腹诽:“也就发生在你身上吧?谁让你这么拉仇恨。”

校庆的举办地点在大礼堂里,叶修和苏沐橙首先到了那里,坐下来等了十几分钟王杰希和喻文州才到,两人的发型和西装都有些凌乱,一见叶修安然无恙,王杰希皱起眉:“见死不救,临阵脱逃。”

喻文州露出温和笑容,接下话茬:“我们在大门等你,你却偷偷走小路,这兄弟没得做了。”

“啧,那是学弟学妹们对你们的爱!被他们看到你们如此嫌弃的语气和眼神,恐怕心中偶像形象一秒崩塌,”叶修手搭在椅背上懒懒笑着:“我就不凑热闹了,免得招人恨。”

王杰希还想和他再互怼两句,盯着叶修多看了两眼,到了嘴边的话转了话锋:“你……化妆的?”

喻文州也走近一步打量,摸着下巴笑容微妙:“还说不想来参加校庆,叶学长,要不要这么隆重?”

叶修悻悻然抹了一把脸,显然低估了这粉底液的防水性,苏沐橙笑着站出来给叶修解围:“你们别取笑他啦,是我的主意,帮他遮遮黑眼圈。”

喻文州点点头:“挺好,误打误撞,反正一会儿上台也用得着。”

“上台?”叶修立刻直起身子:“不是你致辞的吗?”

“对呀,是我致辞,”喻文州很无辜的看着他,王杰希提醒道:“不过是你做陈词总结罢了。”

叶修目瞪口呆。

“……王杰希,你没有告诉我,”叶修眯着眼,盯着王杰希,王杰希耸耸肩,回答非常之不要脸:“忘了。”

叶修可算是明白自己这是彻底被坑来了,要是王杰希早说有他上台的份儿叶修肯定装看不见邀请函,不过人都已经来了,这时候走也不像他的风范,他笑了笑,站起身整了整衣领:“老冯要是出什么事,都是你们的锅。”

冯校长还没到礼堂就打了一个喷嚏。

他抬头一看天空,万里无云风和日丽,心里宽慰自己:这么好的日子,肯定不会出什么岔子,快别没事自己吓自己。

他走进礼堂,历届熟悉的优秀学生们济济一堂,纷纷和冯主席打招呼,冯宪君点点头,一边走一边像首长巡视一样挥手致意,当目光触及到一个慵懒笑脸时,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老冯,好久不见,身体怎么样了?还在嗑药吗?”

冯宪君看到这家伙就好不了了,几年不见,叶修人比大学刚毕业时看上去成熟不少,但是脸上的笑容还是那股带着嘲讽的味道,就和冯宪君每次把他传召到校长办公室、他往沙发上一歪,悠闲自在的表情如出一辙。

冯宪君嘴角微微抽搐着,勉强点头:“好多了,你毕业之后,我就好多了。”

那可不是,少了叶修这个折磨人的家伙,冯校长可谓是神清气爽,虽然发顶还是没什么起色,但是好在地中海的范围没有再继续扩展了。

“这话可让人伤心了,”叶修站起来,摊开手:“我在校的时候可是学生会长啊,还是您老钦点的呢。”

冯宪君咬咬牙,叶修虽然不让人省心,但是架不住这人样样拔尖,出去参加比赛每次都能捧个奖回来为校争光,让人不得不服。学生会那群学生以喻文州和王杰希为首,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纷纷拥护叶修上位,冯宪君当时刚刚转到荣耀大学做校长,对行情还不够了解,欣然同意,钦点叶修为学生会主席。

于是,噩梦就开始了。

正在冯宪君笑容尴尬想着怎么应付叶修的时候,一道清朗声线忽然插进来:

“校长,校庆典礼可以开始了。”

眼前的高个子男孩儿干净清爽老实沉稳,正是新一届的学生会主席,他看见叶修,诧异了几秒,立刻鞠躬:“叶学长,您好,我是邱非,很荣幸能在校庆见到您。”

冯宪君心痛不已,新任的学生会主席哪里都好,就是有一点,把早已毕业的叶修当终身偶像,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叶修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学弟爱戴,笑容满面拍拍他的肩:“好、好,你眼光好啊,前途无量了。”

得到偶像的赞赏,邱非激动不已,忙不迭点头,舞台那边又传来呼喊,邱非匆匆打个招呼,又回去继续忙着打理校庆事宜。

冯宪君也赶紧借着校庆的借口脚底抹油远离叶修,叶修耸耸肩,撇了撇嘴:“伤心,大眼儿,你看,老冯根本就不欢迎我,你还巴巴让我来,这不是找尴尬嘛。”

“我让你来,谁让你看冯校长了?”

喻文州看了一眼王杰希,眼神意味深长:战友,这时候说漏嘴了可不好。

王杰希心领神会,面不改色继续说:“是让你来看看这些社会未来的栋梁。”

喻文州在心里竖起一个大拇指,嗯,老王还是那个老王,救场一流。

礼堂里陆陆续续坐满了前来参加庆典的学生,开幕式拉开帷幕,冯宪君上台先介绍了一下荣耀大学百年校庆的光辉历史,接着便是几个一把年纪的各界学术泰斗轮流演讲,等到了喻文州致辞时,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

喻文州从学生时代开始就是理论扎实的学术派,他没王杰希行事作风那么诡异、没叶修待人处事那么遭恨,虽然和这两个狐朋狗友常年厮混,什么坏事儿都没少参与,但是在人前,喻文州绝对都是保持着礼貌正经的形象,叶修都曾经感叹这人多智近妖,一肚子心眼儿,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喻文州。

所以风度翩翩巧舌如簧的喻文州是冯宪君心里最佳的致辞人选,此刻他正站在台上,给同校的学弟学妹们炖心灵鸡汤,对工作和生活的感悟滔滔不绝,叶修和王杰希站在后台,叶修顶了一下王杰希的胳膊:“你说我等会儿上去总结什么?”

“听到现在,喻文州的中心思想就是‘别想那么些有的没的职场都是很黑暗的,和平相处互助友爱别做梦了’,我觉得你可以上去讲一讲职场宫心计。”

“拉倒吧我可没经历过这些,你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我们兴欣可是很和平友爱的,”叶修丢了一个白眼,松了松领带:“我就随意发挥,反正老冯也见怪不怪了。”

于是到了叶修上台之时,他脱了外套给苏沐橙拿着,意气风发走到台上,开始随心所欲侃侃而谈,冯宪君的心一直悬着,心里越来越后悔怎么就听了王杰希的建议让叶修来做陈词总结呢?这不是玩儿心跳嘛。

王杰希和喻文州并肩站着,王杰希低声问:“都打点好了?”

喻文州看他一眼,嘴角带着笑:“我办事你还不放心?”

王杰希点点头,淡淡说道:“先说好,事后如果东窗事发,叶秋找上门来,别想着把自己摘干净。”

喻文州笑容更加温柔:“……王兄,我又没收什么贵腐甜白。”

“嗯?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蓝雨和轮回签了一个长期合同?”

两人目光如剑,对视片刻,喻文州先打破僵局,拍拍他的肩:“自己人,别自相残杀。”

“都是兄弟,合作共赢才是王道。”

苏沐橙在一旁竖着耳朵听了半天,总觉得今天会出什么大事。

 

 

等到开幕式结束,叶修等人被请到礼堂二楼的看台,就不和学生们挤在一起凑热闹了。二楼视野开阔,叶修挑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下,苏沐橙坐在他的身边,王杰希也在他身边坐下,喻文州和他使个眼色,跟着冯主席坐到看台的另一边去了。

冯宪君对喻文州的表现很是满意,此刻和喻文州坐在一起,热络攀谈起来,句句话里透露着“你功成名就也该报答母校”的种种深意,就想拉一把赞助给学校争取一批资金,喻总裁笑容淡然, 四两拨千斤,始终不上套。

一旁的邱非看着喻文州,眼神里不知不觉露出钦佩的眼神。

这个人,和叶学长一样,肯定也是个传奇人物。

苏沐橙和叶修坐在一起,看节目一开始还聚精会神,过了一会儿就开始觉得无聊了:“叶修哥,怎么都是什么诗歌朗诵、乐器演奏啊?看的真没意思。”

“啧,我早就告诉你没意思了好吗,校庆大典你还指望能有什么新意?肯定都是准备些中规中矩的节目啊,这次来的教授专家特多,估计稍微出格点儿的节目都给砍了。”叶修手撑着额,几乎都要昏昏欲睡,王杰希轻咳一声:“会有精彩的。”

苏沐橙来了精神:“什么时候?”

“最后吧。”

叶修看他一眼,转头和苏沐橙吐槽“别听他瞎算命”。

不知不觉,演出已经到了尾声,倒数第二个诗朗诵节目结束之后,礼堂里的掌声稀稀拉拉,显然同学们该睡着的还在梦里,不该睡着的心思也不在这里。一直安静看节目的喻文州忽然凑过去问:“冯校长,您药带了吗?”

冯宪君茫然点头,手摸上胸前的西装口袋:“带了啊。”

“恩,带了就好。”我怕你等会儿就要Go die了。

冯宪君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喻文州的笑容虽然温和,但是看上去却让人脊背发凉,果真,主持姑娘上来之后,字正腔圆的报幕,冯宪君就愣住了。

“请大家欣赏最后一个节目,歌曲——《全部都是你》!”

冯宪君坐在台子上一脸茫然,转头问邱非:“这压轴的节目不是校歌《我爱荣耀》的大合唱吗?怎么换节目了?”

喻文州笑道:“爱荣耀摆在心里就够了,天天挂在嘴上有什么意思。”

邱非也摇摇头,同时不着痕迹眉头微蹙。

全场灯光全部熄灭,深红帷帐在一片黑暗之中缓缓升起。

叶修原本坐在二层的看台都快睡着了,诗歌朗诵、合唱演出堪比催眠曲,此刻全场突如其来一片漆黑反倒让他一时困意被扫,坐直身体左右张望了一下,王杰希提醒一声:“叶修,你坐稳了。”

“嗯?”叶修凑过去问:“什么?”

漆黑一片的舞台上骤然打出一道聚光灯,聚焦在舞台中央。

“我说,你最好坐稳了,别摔下去。”

叶修还在奇怪他胡言乱语什么,下一秒身旁的苏沐橙就激动得说不出话,拼命扯叶修的袖子。

“到底怎么了?”叶修转过头,看到台上的场景,顿时石化了。

舞台中央,坐在高脚蹬上的英俊男人沐浴在聚光灯之下,坐姿闲适,一脚踩着高脚蹬的金属支架,另一只脚随意放下,脚尖点在地上,完美显露出大长腿的优势。样式简单的衬衫领口松了两颗扣子,一枚银色子弹挂饰恰巧落笔直的锁骨之间,衣袖袖口腕到手肘,左手食指上的指戒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这个男人就是有这样的魅力,明明只是很简单的穿着打扮,却总是能穿出一股不一样的味道,可能是因为气质原因,坐在那里就像是高冷优雅的贵公子。

王杰希瞟了一眼叶修,语气薄凉带着幸灾乐祸:“让你坐好了吧。”

“天呐是小周!”苏沐橙憋了半天终于低叫出声,叶修的脸色不太好——woc周泽楷怎么会在这里?!

周泽楷也正巧眉眼微抬,对着到二楼的看台,和叶修的视线隔空相撞在一起。

这时礼堂里响起伴奏,电音前奏嘻哈俏皮,叶修看见周泽楷扶着话筒,清冷声线混着一股低沉温柔从话筒中飘出:

我的眼里都是你

 

甜甜蜜蜜U know what I mean

 

对你说我喜欢你

 

我们一起牵手去旅行

 

舞台上的灯光骤然全部亮起,侧边的趴灯打出五光十色的光影,众人这才看清台上的是五个人,除了那个坐在中间的小美男,还有另外两人拿着话筒坐在后面,以及左边一个弹吉手右边一个弹电子琴的,都是阳光清新的小鲜肉,出来的一瞬间就把全场气氛都点燃起来。

冯宪君捂着胸口已经呼吸急促,手指颤抖指着舞台上的群魔乱舞,气都快喘不过来了:“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他们是哪个安排的……?!”

严肃的百年校庆大会,怎么到了压轴冒出这么个嘻哈唱跳的歌曲,这是他们学校礼堂的灯光舞美吗?什么时候多了趴灯他怎么不知道?!

邱非也皱起眉,他刚想站起身,喻文州一个安抚般的微笑让他又坐了回去,喻文州微笑着对冯宪君说道:“是我同意的,没事先通知您。台上的是一个有权有势的公子少爷,一直很仰慕荣耀大学,所以想给百年校庆锦上添花。”

喻文州伸出食指,靠近冯宪君低声说:“他应允事后为学校几个校区大小设施全部翻新一遍,只是要这一次登台的机会,我见他态度诚恳,就答应了。”

原来是这么个情况,听喻文州解释之后,冯校长立刻缓了过来,在听到免费给校区出新之后,连那点气恼都烟消云散,抚摸着胸口长出一口气:“你早告诉我呀,文州,害得我心脏病都要犯了。虽然是庄严肃穆的百年校庆,但是也不能太死板,来个节目活跃活跃气氛也不错嘛。”

邱非看了一眼冯校长,目光又转回台上,盯着坐在那里扶着话筒唱歌的男人,轻声问:“喻学长,他这么做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冯宪君也不相信什么憧憬名校的鬼话,也跟着问:“原因到底是什么?闹出这么大动静,还是和你通气的,要是叶修作的幺蛾子我一点都不奇怪。”

喻文州笑而不语,冯宪君怔了怔,脸色变了:“……真和他有关?”

邱非低头沉思,喻文州则是风轻云淡说:“看节目吧。”

另一边叶修也给吓得不清,睁大了眼说不出话,这首歌的分工很巧妙,到了周泽楷的部分,听上去都是一些表白的话语,偏偏这人还盯着叶修,简直就像面对面唱给他听一样。

I'm falling I'm falling I'm falling


Baby 就让我来对你说明


I promise I promise I promise


我忘不了你我忘不了你

叶修老脸一红,赶紧低头挡住眼,楼下的大礼堂里是一片花痴学妹的尖叫声,估计都在讨论这群帅哥是不是本校学生,这台上的绚烂光景,分明就像是某个刚出道的小鲜肉组合嘛!

“叶修哥你快看啊!天呐小周要不要这么帅啊?!我还以为他这种性格会选一首抒情的苦情歌唱得你眼泪掉下来,谁知道居然会选这么劲爆的歌来一个爱的表白啊!我天!”苏沐橙夸张的双手捂着胸口,露出幸福的微笑:“真是太苏了好吗!我的少女心都要交给他了!”

王杰希摸着下巴,点评道:“周泽楷平时看着沉默寡言,怎么在台上台下像两个人似的?不过却没什么违和感,还不错,叶修你就嫁了吧。”

叶修无力扶着额,耳尖透红:“你乱说什么?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你能不能告诉我,他怎么在这里?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怎么给进来的,还混到台上去了?!”

“哦,没什么,”王杰希轻描淡写说道:“就是答应贡献个七位数翻新一下校舍罢了。”

……苏沐橙和叶修同时沉默:有钱,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

台上的周泽楷耀眼夺目,坐在那里就像是一颗发光发热的启明星,叶修刚刚为了避开他的视线一直低着头,心头像揣着只兔子乱撞,却又忍不住悄悄抬头看一眼,又给男朋友帅了一脸。

这是犯规好吗,前段时间还不冷不热以为两人要分道扬镳了,谁知道居然背地里整了这么一出?!台上那几个男孩儿叶修都眼熟,在周泽楷的手机里看过他们的照片,是关系很好的大学同学,这首歌配合得这么默契,很显然不是一两天能练成的,或许在他们关系冷淡之前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这一切。

这么想来……或许前段时间的疏远并不是真的感情走到头,而是为了今天的惊喜做个铺垫罢了。

最后一句歌词唱完,伴奏声渐渐消失,江波涛松了一口气,出了一身的汗,场下气氛太嗨了,跟开演唱会似的,被那么多人盯着,短短几分钟仿佛度日如年,手指僵硬到不太听话,调子没弹错已经是奇迹了。

礼堂里响起轰鸣般的掌声,居然还有学生在台下叫“Encore”,他们四个绿叶赶紧鞠躬谢幕,想赶快下去得了,周泽楷却坐着没动,一直微昂着下巴盯着对面二楼的看台。

“小周、小周!”江波涛轻声提醒,周泽楷恍若未闻,片刻之后,终于有了动作,他站起身,把话筒从落地架上拿起来,轻声开口:“修修。”

在清冷声线冒出的瞬间,礼堂里又渐渐安静下来,叶修听到这个称呼,怔了怔,下意识抬起头。

和周泽楷的目光再次碰撞在一起,他看见周泽楷露出温柔笑容,一字一句吐露心里最真实的声音:
“我爱你。”

眼里心里全部都是你。

 

 

 

这场百年校庆可谓是打破了荣耀大学多年的校庆传统,学生们口口相传最后的压轴节目多么惊艳爆炸,甚至还有人拿着手机录视频发了微博,转发量几个小时就破了万,可怜被周泽楷抛弃的兄弟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火了一把。

冯校长在校庆还未结束已经离场,原因是身体抱恙,不过坐在身边的邱非和喻文州可都清清楚楚,冯校长前面还好好的,当听到周泽楷的那句真情告白之后,脸色就不太对了。

“果真——果真是叶修招惹来的……”

这句话听上去心力憔悴,喻文州目送着教导主任扶着冯校长离开的背影,在心里叹一口气,不经意看见邱非神色如常,坐在那里依然稳如泰山,他好奇问道:“你不感到惊讶?”

邱非摇摇头:“还好,唱歌表白,不是什么新鲜套路,没什么好惊讶的。”

“……我是指,他表白的对象。”

周泽楷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是熟悉一点的人都知道这个“修修”是谁,邱非这孩子冰雪聪明,还那么崇拜叶学长,估计一秒就猜出来了。但他还是神情镇定,没什么寻常人该有的那些震惊反应。

“叶学长那么优秀,有男人喜欢也不奇怪,”邱非抬头看着喻文州:“叶学长和他两情相悦?”

喻文州打量着他,点点头:“差不多吧,今天高后,应该水到渠成了。”

邱非低头沉默不语,默默捏紧了拳:“那恭喜学长了。”

喻文州心里五味陈杂:啧啧啧,看来是长久以来的暗恋被毫不留情打破,叶修还真是作孽啊。

另一边,在空旷无人的画室里,两个男人正面对面对峙着。
“谁让你来的?还这么能折腾,老冯账都算我头上了你知道吗?”叶修叼着烟语气冷淡,周泽楷靠着墙倚着,伸手拨了拨过长的刘海,眨眨眼,露出乖巧的笑容:“抱歉。”

“没听过那句名言吗?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叶修眼神凶狠,猛然转身右手往墙边一撑来了一个壁咚,直视着周泽楷:“小子,你摊上大事儿了!”

周泽楷依然唇角含笑,他比叶修稍高几公分,此刻这壁咚的姿势贴得很近,微妙的身高差使得周泽楷不得不视线微垂才能和叶修对视。对面的叶修皱着眉故作凶狠,但是周泽楷却半点不怕,反倒伸出双臂扶着叶修的腰,往怀里一带,两人的胸膛完美贴合在一起,距离缩短为0。

他低下头在叶修耳边喷洒出温热呼吸,问:“想怎么处置?先奸后杀?”

“你长得美想得更美啊!”叶修抬起手,本想一个爆栗敲上去,但是心里又舍不得,手扬下之时只用劲弹了一下周泽楷的额头:“搞事也不提前说一声,哥的清誉差点都毁在你手里了。”

那句表白之后,礼堂里寂静几秒随即沸腾了,纷纷都在猜测这个“修修”是谁,苏沐橙则是已经激动得快要昏过去,而王杰希则是严肃认真给叶修提意见:“嫁去周家的话那也不用担心日子过得青黄不接了,和叶伯父闹矛盾了还有人能在背后撑腰,一举两得啊。”

叶修一句“要你瞎操心”给堵了回去,拿起外套就往楼梯走,周泽楷一见叶修离场,也跟着下台,匆匆追去,留下站在台上的四个兄弟一脸懵逼。

像上次在拍卖会场一样,他追着叶修出门,却发现他不见踪影,他在大楼里寻找着叶修的身影,猝不及防被人一把抓住肩拖到一间无人使用的空画室来,“咔哒”一声门上了锁,叶修抱着臂盯着他,开始秋后算账了。

人都被自己搂在怀里,却一点挣扎的意思都没有,周泽楷心里开心,笑着答:“想给你个惊喜,喜欢吗?”

叶修瞥他一眼,语气薄凉:“我又不是姑娘家,这种把戏对我没什么吸引力。”

明明在听到那句“我爱你”时,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现在却装得这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好像刚刚坐在看台上捂着额耳尖通红的人不是自己似的。

周泽楷低下头,在叶修的额上落下一个轻吻:“我爱你,是真的,我想得很清楚。”

吻又落下,这次是印在鼻尖上:“以前瞒着你,是我不对,对不起。”

最后,周泽楷捧着叶修的脸,温柔啃咬住薄唇:“用余生补偿,可好?”

叶修眯着眼,灵活的舌头在唇间试探着,似乎在等待自己的回应,周泽楷漆黑的眼眸里倒映出来的只有自己的身影,眼神明亮温柔,情深一片。

想起两人因为一段误打误撞的包养关系走到现在,实属不易,这个世界无巧不成书,即使将来家世身份会成为阻碍,但是他却有理由相信周泽楷的真心,只因为他的眼里都是自己。

叶修同样是一个专情的人,既然认定,那就是一辈子的事。

他闭上眼,抱住周泽楷,慢慢回应这个甜蜜缱绻的轻吻。

嗯……还能省了一笔包养费,不亏,不亏。

两人靠着墙搂在一起吻得难舍难分,差点儿擦枪走火,要不是叶修喊停,恐怕就要在这里来一发了。叶修红着脸,气息还不稳,把略显凌乱的衬衫整理好,眼前忽然出现一个小方盒,他看一眼周泽楷,眼神在询问:戒指?

干什么呢这是,刚确定关系就求婚?大家还要磨合磨合对彼此再深入了解一段时间好吗。

周泽楷打开盒子,一对精致袖扣躺在里面,铂金扣身,上面嵌着切割精美的蓝宝石,叶修盯着看了一会儿,瞬间恍然大悟:“是那天拍的两千五百万的那颗?”

周泽楷点头。

“你和我抬价较劲儿,抬到那么高,是为了拍给我做袖扣?”

周泽楷再次点头。

“你——你早说啊,”叶修扶着额摇头,贫穷属性再次暴露:“你下次做这些事能不能提前打声招呼?能不能?早知道我就不和你争了啊!加上税白白浪费一千多万啊,这倒霉孩子,花钱这么大手大脚的……”

周泽楷忍着笑,握起叶修的手腕,把蓝宝石袖扣放在旁边比了一下,满意点头,想了想又说:“再戴一块表,更好看,百达翡丽有款蓝色星空——”

“别,你别再乱花钱了啊,”叶修赶紧把盒子合上,收到自己口袋里,掐断他的话题:“好了我收下了,以后出席什么重大场合就戴这个。”

周泽楷从身后拥住他,亲吻着侧脸:“这次换我包养你,买断。”

叶修整理领带的动作停下,下垂的眉眼瞥一眼身后那人,露出微笑:“好啊,不过我可是总裁身价啊,小心倾家荡产。”

周泽楷把下巴放在他的肩窝里,在白皙侧颈轻轻啃一口:“盖个戳,买断。”

叶修偏头时正迎上笑意盈盈的眼眸,他盯着看了许久,忽然也笑了。

微风拂进画室里,带着阵阵花香,缠绕在两人之间,涌动着温暖甜蜜。

窗外时光正好。

 

 

———————END——————


这篇文写到这里,终于可以打下一个END

其实一开始会写这个梗就是源于和日正某个夜晚聊到拼床(因为她们家有小宝宝所以为了防止宝宝掉下去把两张床拼在一起),神奇的对话是酱紫——

我:是不是那种,霸道总裁的King Size大床的感觉?

日正:nonono,霸道总裁是不睡拼床的

我:那可说不准啊,万一是一个伪总裁呢!

日正:hhh床是拼的其他的也是假的吗?

……

一发不可收拾,于是有了这篇文的诞生。

其实说狗血的话,梗的确是挺狗血的,不过我一直都坚信狗血也能写出不一样的味道hhh,这篇文看到最多的评论就是“哈哈哈哈哈哈”“妈呀修修怎么这么可爱!”“哈哈哈哈妈耶受不了了!”,其实看到你们开心看,我也很有成就感了,作为一个全程欢脱的解压文,希望能给大家带来真正的欢脱啦!

说实话,我挺喜欢这篇文里的周,白切黑还苏的要死啊(没错我以前就是吃霸道总裁人设的),所以有时候自己都被我周帅一脸!其实真的没有说刻意欺骗和欺负修修,从一点一滴的小细节应该就能看出来小周对叶修真心实意的宠爱了,所以修修没有可怜啊,他一直都是拥有小周的爱的,确认过眼神之后,也愿意相信小周,那些什么狗血误会什么的瞎JB拉倒吧,我是最不爱写那一类的了……

在这里还是要感谢日正,如果不是她每天的鞭策督促,我是不可能写的这么快的(每晚都有魔性表情包伺候),所以能这么快完结,真的功不可没啊 !也让我手速爆了一波,嗯,对

这篇周叶算是我写过的不一样的一种另类的甜了,虽然不是正剧向,但是感觉生活苦闷了翻出来吃一吃还是可以的……总裁完结之后,其他的坑也要带着填了(天作之合没有弃啊相信我!)

不知不觉废话说了那么多,感谢喜欢这篇文的旁友们,爱你们!咱们下个长篇见!

评论(126)
热度(1867)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