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酒香(ABO) 3

目录整理



ABO,军队PARO


前文链接:1    2


好了我最近要开始专心更这篇了,篇幅未定,不过也不会短,写的快的话,可能一个多月能结束,慢的话,也不知道多久,总之只要专心写了,肯定就快了

潜规则我没忘,and其他坑,也没忘,会填完一定填完!!管杀管埋!!!【对就我说的】


嗯,忘记前文的可以去补一下,这个文只有两发,好补的很,下面可以跟着看连载了


Chapter 3.

 

周泽楷这次回到荣耀联盟总部,被冯司令安排在距离军政大楼不远的驿馆居住。

周泽楷还是第一次住在这里,他和其他军团首领不同,以前跟在叶修身边时都是和叶修住在庄园,吃住同行,哪怕后来任职轮回军团首领,回到总部参加例会也是借住在叶修家里,第一次踏入驿馆,周泽楷皱起眉,感到一股深深的不适。

这里太冷清了。

驿馆戒备森严环境清幽,是专门为高级军官设立的别苑,每隔10米就是一个暗哨,无死角的监控探头,在被森严保护的同时,隐私也给剥夺得干干净净,似乎只有房间是最轻松的地方,难怪都没人外出散步。林荫小道两旁载着苍苍郁郁的白玉兰,现在正处在花期之中,香气袭人却无人来赏,白白辜负了这绚烂春景。

周泽楷性格沉默,本就和他人不容易沟通交好,待在驿馆之中,闲暇之时就待在房间里看书,也懒得外出浏览一下首都风光,毕竟出入除了瞳孔虹膜验证外,更新增了信息素识别比对的技术,基本杜绝了可疑人士假冒身份的可能,却也麻烦得很。

因此当叶修来找周泽楷的时候,通过了瞳孔虹膜识别,却卡在信息素对比这一项上。虽然叶修这张脸在联盟军部无人不识无人不晓,但是为了谨慎起见,哨兵也不敢放行。手中类似体温枪的探测仪显示栏上印着鲜红的【Matching failure】,年轻哨兵尴尬不已:“叶将军,抱歉,您的信息素和数据库里任何一个登记在案的信息素都不匹配。”

“哦,这样。”叶修耸耸肩,并未感到太大意外,自从变成Omega之后,他还真的没有再以正规途径在官方录入过信息素数据,冯宪君也对这方面避而不谈,也许是怕戳到叶修的痛处,官方数据库里目前存放的也只有许久之前登记在案的Alpha信息素数据。

既然见不到周泽楷,叶修还真想就这么转身离开一走了之,他还宁愿现在和周泽楷保持距离,毕竟这个男人现在在叶修的印象中已经划为危险分子,曾经叶修以为自己养了一只羊羔,谁能想到这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崽子?

一想到答应了苏沐橙的事,叶修揉揉太阳穴,说:“帮我打个电话给周泽楷。”

周泽楷正坐在露天阳台看书,手边摆着咖啡,灿烂阳光给俊美青年周身镶上一层金边,构成温暖而美好的风景图。随行侍卫官杜明拉开玻璃门,行了一个军礼:“团长,兴欣的叶团长……在驿馆外等您。”

周泽楷翻书的动作怔了几秒,把书递给杜明:“我出去一趟。”

杜明跟在周泽楷身后,没走几步,周泽楷抬起手:“别跟着。”

“团长,您一个人——”

“没事。”

叶修站在驿馆的钢铁大门之外,堂而皇之点起一支烟,小哨兵忍了几次都想上前劝阻叶修“军事重地禁止吸烟”,但是叶修的作风从以前开始就出了名,也只有他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坏了规矩,不过连冯司令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这些小小哨兵还能说什么?

一支烟快抽完的时候,周泽楷高挑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视线中,叶修微微一笑,掐了烟,对周泽楷挥了挥手。

“来,接你出狱遛遛。”

 

 

 

小轿车一路平稳前行,司机是叶修在庄园里随手挑的年轻小伙,眼睛目不斜视,直直盯着前方的路,偶尔透过后视镜看一眼后座分坐两端的两位军官,又迅速把视线移回去。

车内气氛沉闷,叶修脱了外套放在膝上,偏头看着窗外风景,忽然问:“你多久没回来了?”

“挺久了。”

自从前年叶修出事之后,周泽楷就没有再独自回过庄园,只有在司令带着众人集体慰问的时候曾经跟着一起去过一趟。当时叶修大病初愈,拿了一把椅子坐在后花园里晒太阳,本就偏白的肤色被阳光打得苍白透亮,露在衬衫外的手腕已经瘦脱了形,两指轻松可以圈起。

他看见军部的一干同事,偏头微笑着打招呼,微风拂起发梢,后颈贴着的纱布露出一角。

那一处的伤口所造成的后果正是最让叶修接受不了,差点一度崩溃的原因。

周泽楷站在人群里,心脏像被大力拧了一把,他想像以前一样去房里拿一块毛毯来给叶修盖上,告诉他“起风了别贪凉”,不过苏沐橙已经抢先一步,给哥哥披上毛毯之后一直站在他身后,闪亮清澈的眼眸里充满不满和警惕。

周泽楷闭上眼,不想再继续回忆那一幕场景。

“我养病期间一直没见到你,后来才听说你回了轮回,也算是一个好去处。”叶修回过头,看着周泽楷,露出浅浅一笑:“一直忘了问你,做军团团长的感觉怎么样?”

周泽楷抬起头,漆黑眼眸盯着叶修,缓缓摇头:“不容易。”

一个人支撑起一个军团,其中的压力常人根本难以想象。轮回从一支弱旅变成联盟第一军团,几乎是周泽楷一手创造的传奇,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得那么骁勇善战,危险高难度的任务抢着接受完成,几次出生入死,肉体承受着伤痛,心却对死亡麻木不仁,脑海里只剩下“变得最强”这个信念。

叶修嘴角扯了一下,漫不经心说道:“是挺不容易,短短时间爬上军团首席,肯定是拼了命的。”

当时叶修还很诧异为什么小周忽然会被调离,结果后来军部接踵而来对自己一系列的剥权调职,叶修才渐渐明白或许当时周泽楷的离开是一个最明智的选择,否则被连累的话大好前途都将岌岌可危。

周泽楷看着叶修,好像在期待他会问出一句“为什么”。

如果叶修问出口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告诉他,“是为了你”。

他还记得当时叶修躺在监护病床上昏睡,那个和叶修长相酷似的男人拎着自己的衣领,声嘶力竭嘶吼着:“你怎么保护他的?!他不是你的长官吗?!为什么你全身而退了他却要遭这种罪!”

周泽楷的眼睛死死盯着安静沉睡的叶修,露在被子外的胳膊苍白纤瘦,一根根血管看得清清楚楚,一排细密的针眼从胳膊肘那里蜿蜒而下,密密麻麻,有的地方靠近血管已经淤青,长时间都未消退。

他能想象得到叶修所受的苦难,被当成实验体做毫无人性的实验,不知道被抽了多少血打了多少针,如果当时他没有离开的话,哪怕留下来的人是他,代替叶修受这些罪,心里都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刀剜过一圈似的难受。

所以他面对叶秋的质问,嘴唇嗡动了几下,吐出一句苍白的“对不起”。

“这句话我听得够多了,周泽楷,军部过两天就会下调令,让你调回轮回。”

周泽楷猛然抬头,眼中充满惊讶,下意识出声反驳:“不要。”

叶秋不再是那副暴怒的神色,而是换上一种厌恶的神情,低声说道:“我知道你喜欢他,哪怕他是Alpha你也心思神往。但是你的所作所为太让我失望了,”他松开了周泽楷的衣领,咬着牙低声警告:“不能保护我哥,就离他远一点。”

周泽楷低着头,手在空中虚握了一下,又浅浅放开,从喉咙里挤出模糊的回应。

“好。”

他只能变强,别无选择。

可惜叶修始终都没有抛出这个问题。

他的双眼对上男人略带浓烈感情的眼神,浅浅一笑:

“为了轮回和你自己挣一个好出路,再辛苦都是值得的。”

 

 

 

车驶上山路,通过哨岗进入私人领地,窗外的风景变得渐渐眼熟,连弯道口栽种的那棵松树都没有变化,一切都是熟悉的光景,就好像这座庄园一直保留着他离开时的味道。

可能是触景生情,周泽楷的眉眼也柔软下来,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带着最清晰的回忆,驶过的这条山路上周泽楷曾经和叶修一起,一人一手牵着苏沐橙走过上百回。小姑娘总是更喜欢往周泽楷的身边靠近一些,抱着周泽楷的一只胳膊强调“小周哥哥帅到人神共愤突破天际”,弄得叶修无可奈何,伸出手指头弹一下小丫头的额头让她清醒一些。

周泽楷跟在叶修身边几年,也算是看着苏沐橙长大,同吃同住之间产生的感情非比寻常,他和叶修一样,都被苏沐橙划到家人的范围里,是不论发生什么都会全力信任支持的家人。

终于到了目的地,一身白裙的苏沐橙早就站在喷泉旁翘首以待,先见着叶修下来,接着便看见另一个身着军装身材高挑的俊美青年打开另一边的车门走了下来,苏沐橙顿时双眼一亮,像一只活泼的兔子般跑了过去:“小周哥哥!”

周泽楷一直绷着的嘴角缓缓勾起,苏沐橙比上次见面又高了几公分,如同描画的眉眼更加精致美艳,一双大眼睛通灵透亮,跑到周泽楷身前,又匆匆捋了一把被风吹乱的长发,响亮喊了一声“小周哥哥”。

周泽楷点点头,口里转着许多话,想夸苏沐橙变得更漂亮了、更活泼可爱了,无奈笨嘴拙舌总是组织不起来合适的语言,最后只能化为一个“嗯”从口中冒出。

“哥说话算话吧?帮你把人带回来了,”叶修伸手揉揉苏沐橙的发顶:“你看你高兴的,见着我回来都没这么激动,进去聊吧。”

陈果正坐在沙发上整理兴欣军团寄过来的信件,看见三人踏进大门,最后面的那个青年还是轮回军团的首领团长,便急匆匆赶紧把拆开的信件给收起来,手忙脚乱之下,拆了火漆的牛皮纸信封和雪白信纸撒了一地。

“老板娘你别紧张啊,没事的,这些也不是什么军团机密。”叶修走过去帮着一起收拾信件,被戳穿心思的陈果抬头时正巧和周泽楷黝黑双眸撞在一起,只能尴尬笑了笑,把那一堆信都塞回盒子里。

周泽楷难得过来,苏沐橙翻出已经落了灰的风筝,拉着他去后花园放风筝。可能觉得冷落了哥哥不太好,又拉着叶修过去,后来干脆带着老板娘四个人一起去了后花园。陈果看见一身笔挺军服的青年拉着线,抬起头盯着半空中的风筝,俊美侧脸一丝不苟,明艳少女不停拍手,跟着他的脚步不断跑远,风筝逐步平稳升起,在高空中渐行渐远。

“沐橙——很喜欢周团长啊。”

陈果的轻声呢喃落到叶修耳中,叶修点点头:“嗯,她是很喜欢小周,可能是因为小周在某些方面更容易让她想起哥哥吧。”

陈果对这些私事有所耳闻,她怕戳到叶修的伤心处,但是又按捺不住心里好奇,小心翼翼开口问:“那你觉得他和苏沐秋像吗?”

叶修盯着周泽楷,半晌之后缓缓摇头:“不像,一点也不像。”

他和周泽楷接触颇深,深刻了解他的性格、为人还有处事态度,若说像的话,恐怕也只有对用枪方面的天赋相近,也许苏沐橙也是因为这一点会对周泽楷异常亲近,但是他相信苏沐橙也很清楚,这仅仅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交集点,甚至都不能称之为是“相同点”。

“叶修哥!你快看,我们放到好高了!”

风筝遥遥挂在碧蓝如洗的清空,已经化作一个小点,风筝线轮稳稳握在周泽楷的手中,叶修对周泽楷昂了昂下巴:“小周,去书房喝杯茶?”

苏沐橙看出哥哥今天会把周泽楷接来肯定不止是为了满足她的一个小小要求,听话懂事的姑娘从周泽楷手中拿过线轮,跟陈果挥手:“果果快来!我们继续放风筝。”

 

 

 

叶修和周泽楷并排而坐,中间是一方小茶几,上面摆着两杯新沏的茶水,叶修闻着茶香,满意点头,把茶盏推到周泽楷面前:“尝尝看,西沼之林那边的原住民送的,味道很好。”

周泽楷捧起茶盏轻啜一口,齿颊留香回甘芬芳,满口都是清新茶香,他点点头,想了半天只能称赞一句“好喝”。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用词这么吝啬,回了轮回也没变化。”

周泽楷跟在叶修身边第一个月,叶修头一次遇到这么沉默寡言的人,觉得新鲜好玩,时不时就想逗着周泽楷说话,上面递了文件下来,叶修也不看,大手一挥扔给周泽楷,闭上眼跟老爷似的往转椅上一躺:“读给我听。”

周泽楷涨红了脸,长官的命令不得不从,磕磕巴巴读完了一份文件,结果还没结束,叶修又拆了一个档案袋:“继续。”

就这样,读完一份又一份,几乎没完没了,一个下午时间,周泽楷都在办公室里捧着文书念给叶修听,叶修还挺照顾他,渴了累了休息一会儿,喝杯茶水再继续。

起初周泽楷紧张不安,一封信函读下来磕磕巴巴,等到几份书信读完,已经坦然自若,一直绷着的肩头也放松下来,叶修这时候走过来,抽走他手中书信,问:“怎么样?多说话不困难吧?”

周泽楷皱起眉,那表情怎么样都不像是在表达“不难”这个词。

叶修被他苦着脸的模样逗笑了,伸手在他的唇角戳了一下:“嘴是借来的?多说话要收钱?”

“……不是,习惯了。”

“好吧,我也不为难你了,不指望你像魏琛手下那个黄毛小子一样口若悬河,好歹跟我正常交流还是可以的吧?”

眼前的Alpha少将半点架子都没有,用的是征询的语气,弄得周泽楷也感到不好意思,他摸摸鼻子垂下眉眼:“遵命。”

“啧,这孩子,”叶修伸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都说了不是命令了,还这么拘束。”

那双漂亮的手在头顶停留的时间不超过两秒,离开之后周泽楷还能感觉到一点余温,指尖微凉,混着很浅很淡、几乎一瞬间就从鼻尖流窜而过的奇异香气。

周泽楷第一次闻到叶修少将信息素的味道,那是一股类似于苏格兰混合威士忌的烈酒,带着烟熏味道的酒香。

“发什么呆?”

周泽楷再看向叶修的时候,他的嘴上已经叼上一根烟,手中拿着打火机准备点上。

也许是今天回忆起太多曾经的往事,鬼使神差的,周泽楷从叶修手中拿过打火机,动作自然给他点上。

叶修看他一眼,也没急着把打火机拿回来,烟点着之后便站起身走去落地窗边,看见后花园里两个姑娘一起放风筝,笑靥如花,不知不觉自己的嘴角也跟着弯起。

身后传来脚步声,距离自己还有一米距离,停了下来。

“真的决定了?”

叼着烟的叶修点头:“嗯,考虑清楚了。”

“难度系数很高。”

叶修转身,无奈摊开手:“高也没办法啊,那天的会议你也在现场,明显是有人下绊子,况且我仔细想过,这也是兴欣的一次机会,能不能在荣耀大陆站稳脚跟就看这次任务了。”

眼前的叶修自信飞扬,浅琥珀色的眼眸里充满一股勇往直前的冲劲,薄唇带出浅笑,笑容淡然沉稳,泰山崩于前而面不该色,正是周泽楷曾经数次见到过的、心底最喜爱的模样。

他情不自禁点头,跨前一步离得更近些:“我会帮你。”

叶修盯着青年的眼睛,露出微笑:“本来就打算跟你借样东西,碎霜暂时有用吗?”

碎霜是轮回团长周泽楷一直使用的贴身武器之一,另有一把荒火,一对双枪分别能射出含着冰属性和火属性的子弹,是荣耀大陆排得上名次的神兵利器。

军团团长的贴身武器,肯定不能轻易假手于人,周泽楷没有立刻答应,盯着叶修,仿佛在问:理由?

叶修笑了:“我想研究一下碎霜的子弹,去镇压鲛人的时候应该用得上。你不用急着回我,慢慢考虑,反正冯主席的文书还没下来。”

周泽楷听他说完理由之后一秒都没犹豫:“我借你。”

“这么爽快?”

“嗯。”

他伸出手,修长手指将叶修落在额前的那一绺碎发撩到耳后,叶修轻轻后退一步,偏头和他的手指错开。

“小周,你知道的,你对我,和我对你的感情不一样,”叶修似乎感到烦恼,修长漂亮的手指捏着眉心:“在我心里,从来没把自己当成过Omega,哪怕已经经历过那场噩梦般的转化,我还是保持着Alpha的作风和态度,并且也没有放弃治好的机会。”

“微草军团的王杰希团长你知道吧?他出生于医药世家,也在帮我搜集这方面的资料,所以——现在,我不会和Alpha在一起,将来,也不会。”

叶修的话一字一句砸进心里,把心湖砸起一片片涟漪,不过周泽楷的眼中却没有流露出过多失望,他早了解骄傲的叶修怎么会甘心委身于一个Alpha,哪怕身体这种状况,也宁愿靠着抑制剂强撑,不愿让自己染上任何一个Alpha的信息素味道。

不过他强调的是不会和Alpha在一起,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到过不会和周泽楷在一起。

“你是Alpha还是Omega,对我没区别。”

周泽楷垂下眼眸,再次抬起眼底里闪着光芒,坚定、深情,将青年的容貌映衬得更加俊美。

“我只是喜欢你,叶修。”



TBC.


评论(32)
热度(806)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