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酒香 (ABO) 4

目录整理




ABO,军队PARO


前文链接:1    2    3



Chapter 4.

 

冯司令的军令是在一个星期之后下达,似乎是经过了多番挣扎才终于同意了叶修的两个条件,随着羊皮卷轴一同送到叶修手上的还有军团武装扩编同意书以及任务装备认领文件。

荣耀军政总部下达的任务是按危险指数分级,普通任务下达会用文书传送;一级危险指数的任务使用火漆封口的特殊信封呈送;二级危险指数任务是拓印在羊皮卷轴上;三级危险指数,也是联盟军部认定的最高危险等级的任务,则是使用西沼之林特产的魔法晶石刻录上繁杂的秘文,破译之后便会定时销毁。

出发的日期已经拟定,只有半个月的准备时间,这半个月里,叶修还要提前回到领地去整顿兴欣军团,所以时间更加紧迫,只剩下几天时间留在东袤之地的帝都。

叶修接到军令的第二天便拿着认领文件去洗劫总装备部,总装备部的老部长看见叶修就头疼,无奈人家是拿着正式文件来的,挡都挡不住,老部长只能跟在叶修身后,看见叶修像在菜市场买菜似的手指个不停:“这个、那个、左边第三排全要,右边第四排倒数第二个,还有后面第六排……”

“停停停!超了超了!”老部长擦了一把汗,拽住叶修的胳膊:“叶少将,咱们这儿庙小就不留您这尊大佛了,您请回吧!”

“啧啧啧这什么待客之道啊?里面的实验室我还没进去呢,对了你们最近在研发什么新型武器?我进去看看……”说着叶修就要踏进实验室,部长扭着肥胖的身体死死挡在他前面:“叶少将、这是军事机密!在还没有通过初始试验一点儿风声都不能走漏的!”

叶修停下脚步,他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狮子大开口拿的东西已经够多,对联盟内部的机密研究还真没什么兴趣,都是些只有雏形的东西,这些玩意儿弄回去说不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还不如安安分分等军部那边做完小白鼠实验日后再和老冯讨来。

“这样啊,那好吧,那我就不在你这小破庙里多留了啊,下次再来,别想我啊。”

老部长及一干下属:“……”

周泽楷的碎霜是在下午的时候送到庄园,原本叶修的意思是让他的心腹副团江波涛送来就好,周团长难得来帝都,应该好好欣赏一下帝都大好风光,但是从落地窗里看见小轿车上走下的高挑身影,叶修揉按着太阳穴,感到一阵头疼。

这个男人前两天就在书房里,站在叶修对面深情表白,那句“我只是喜欢你”让叶修无从回应,早就想好了一肚子残忍拒绝的话,但是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可能是因为男人的眼睛太漂亮,专注而柔情,眼眸里似乎除了叶修之外已经装不下任何东西。

时间一分一秒滴滴答答流逝,叶修垂着眼眸一言不发,周泽楷也不催促,他安静惯了,只不过是陪着叶修沉默而已,对他而言恰恰是个轻松差事。

“你知道我不会答应。”

叶修单手摸着下巴,直直望向青年一往情深的眼眸里。

周泽楷点点头,用上叶修前面刚用过的说辞:“你不用急着回我,慢慢考虑。”

叶修叹一口气,早就猜到这个沉默寡言的青年不好打发,不过没料到这么坚定执着,惹上了他,简直比任何一个敌人都要棘手。

送走周泽楷之后,叶修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品着已经冷掉的茶,周泽楷的那一杯几乎没动,只是浅啜一口,叶修的胳膊肘抵在小茶几上,一手托着腮,另一手的食指描绘着杯沿的形状。

青年的唇形很漂亮,印在茶杯上时,下唇抵着雪白杯沿,略薄的上唇浮在青绿茶水中,好像一瓣桃花落在春水之中。

如果撇开性别不谈,周泽楷是一个绝佳的配偶选择,他是整片荣耀大陆上可遇而不可求的各方面素质顶尖的Alpha,早在跟随自己的第二年,叶修就发现了这个腼腆Alpha萌动的春心,他当时心里惊讶,没料到他放着那么多可爱美丽的Omega不追求,倒是口味独特看上了自己这个年长男人,还是同性相斥的Alpha,简直是千古奇闻。

叶修并不是一个封建的人,周泽楷长相、性格各方面都挺对他的胃口,来一段双A恋他也乐于尝试,毕竟一直性格洒脱不拘小节,只要彼此合拍,没什么是不可以的,世俗舆论于他来说从来不会是什么枷锁。叶修天性随遇而安,只要他不摆在心上,谁也不能影响分毫。

只不过青年似乎一直都处在只敢默默暗恋的地步,从来也不敢越雷池一步,叶修也没那么无聊想着试探拨撩,两人还是按着上下级的模式相处着,谁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但是被强制转化为Omega之后,表面上反倒突破了性别的障碍,他和周泽楷在一起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荣耀大陆最强的AO配对,但是对于叶修来说,却是自此开始,再也没有和一个Alpha共度一生的可能。

当初军部为了掩盖这一惊人事实,稳住动荡的局势,对外宣称叶修少将欺瞒众人,冒用Alpha的身份在军部就职,被揭露之后民众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荣耀大陆赫赫有名的斗神居然会是一个脆弱的Omega。好在军部并没有给媒体大做文章掀起舆论风潮的机会,陆续下达一系列的降职剥权处理,叶修一向脾气极好,名利于他是身外之物,可有可无,唯独在听说了这对外的虚假托辞之后,终于忍不住拔了针管,也不顾自己身体虚弱,穿着病号服就要去军政大楼。

他根本没有做出什么欺瞒的行为,明明承受着极大的委屈,却还要被扣上这么莫须有的罪名,身为Alpha的骄傲根本不容许尊严的践踏。

当时叶秋死死按住他的手,劝哥哥不要冲动,叶修一句也听不进,他的后颈贴着纱布,那里便是转化手术留下的伤口。性腺是人类最敏感的地方,那个地方神经丰富脆弱,还不能使用麻醉,不慎便会留下信息素分泌障碍的后遗症,因此摘除标记手术即使问世多年,真正愿意下狠心去亲身体验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无外乎就是忍受不了那股锥心之痛。

在被叛军捕获的第六天,叶修躺在病床上,手脚都被拷着无法挣扎,嘴里也被塞上湿毛巾,接着被推进手术室,阴森惨白的手术灯下,只在后颈喷了一层浅薄的皮下麻醉喷雾,冰凉彻骨的手术刀便抵上了性腺。

叶修疼到浑身发抖,如果不是嘴里咬着毛巾的话,给他一条咬舌自尽的出路说不定都不会拒绝,眼前黑一阵白一阵,若不是靠着一股想要回到联盟还有亲人身边的信念,恐怕这条命都挨不到转化手术做完。

他捱过了被强制转化成Omega的屈辱和痛苦,这项正在实验中的性别转换技术只需要在性腺上做手脚,改变信息素构成以达到改变性别的目的,并未在身体其余地方做手脚,手术台上叶修疼到昏厥,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戴着口罩的医生在讨论“让信息素循序渐进改变性征”、“Omega信息素分泌会催化退化子宫重新生长”之类的话语。

因此即使性别已经转化,身体的底子还在,他靠着Alpha强大的恢复力和适应力,总算捱到了周泽楷带领军团把他救出来的那天。

结果看到报纸上联盟官方公布的消息,这一刻叶修才是真的崩溃了,他拔下输液针管,力气之大将整个吊瓶摔到地上砸得四分五裂,手背上落了一串血珠却浑然不觉,把病房里的护士吓得惊叫,匆匆忙忙按铃叫医生前来,叶秋一直按着他的手,后来干脆压住他的胳膊,让他不要冲动、先冷静冷静。

叶修从小到大,第一次对弟弟大吼着让他让开,叶秋的太阳穴跳得突突疼,死命按着哥哥,最后抱住他的腰声嘶力竭——

“这是最好的办法!冒名顶替也比被当成一个怪物要好!”

叶修头脑里“嗡”一声响,挣扎的力道渐缓,他坐在床边,叶秋半跪在地上,脸埋在他的膝盖上:“哥,这也是冯司令和我们讨论之后做出的决定,冒名顶替,你只是背着一个隐瞒性别的罪名,时间长了大家都会淡忘,但是性别转化会被诟病一生,我不想听见你在别人嘴里被谈论成一个异类,哥,你先冷静下来,好不好?”

叶修望着病房里雪白的墙顶,忽然感觉像是被卸了全身力气,他的右手手背还在滴着血珠,“滴答滴答”一颗一颗顺着指尖砸在白地砖上,绽开一朵朵刺目的红花。

他缓缓伸手,抚摸着叶秋柔软的黑发,弟弟和他一样有着一头极黑的短发,只不过他的脾气要比自己更倔强些,所以发丝也略显坚韧,他们还有一张相同的脸,双胞胎的基因决定了相同的五官,连眉眼的弧度都垂得恰到好处。

叶修的指尖触碰到弟弟的脸颊,一片湿凉。

他闭上眼,此刻心如死海,再也泛不起一丝涟漪。

“……傻弟弟。”

他的骨子里,到底流着Alpha的血液,绝对不会屈服命运,也不会让另一个Alpha主宰命运。

 

 

 

来了就是客人,况且人家带着厚礼,躲着不见也不太好。

“叶修,好久不见。”

叶修躺在真皮转椅里,翘着腿看着周泽楷:“小周,你记性不太好吧,咱们前两天才见过。”

周泽楷笑了笑:“一如不见,如隔三秋。”

规规矩矩站在一旁的江波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岔开话题,摘下军帽行了一个军礼:“叶长官好。”

叶修摆摆手,把烟掐了看着他:“送东西来的?”

周泽楷点点头,手一伸,江波涛犹豫片刻,才扭扭捏捏从拎着的黑包里拿出一个精致木盒,递给周泽楷。

周泽楷把木盒放在桌上,按下暗扣,木盒的盖子弹开,里面放着一把左轮手枪,做工精致绝伦,银色枪身上细细雕刻着雪花碎纹,弹匣处是冰蓝色,正是轮回团长贴身武器之一——碎霜。

盒子里还铺着五颗弹头深蓝的子弹,周泽楷好人做到底,连同碎霜的冰属性子弹也一并送了来。

叶修把碎霜拿起来,在手里掂量几下,碎霜的枪身经过改造,手感极佳,让人拿到手里就舍不得放下,可能由于常年装着冰属性的子弹,握在手心都感觉枪身在往外冒着丝丝凉气。

“果真是好东西,能借多久?”

“随你。”

听见团长的回答,一直目不斜视的江波涛眼皮跳了跳。

他前两日听说团长要把碎霜拿去给叶修是百般不同意,就算叶修曾经是周泽楷的上级,但是他们现在是平起平坐的军团首领,叶修早已被剥了在军部的实权,只是空留一个“少将”的名号而已,因此从轮回军团的利益角度考虑,叶修的兴欣军团也是对手,轻易就把贴身武器借给对方,万一叶修在里面做手脚怎么办?

周泽楷听了他的长篇大论,只回了三个字——“不会的”。

江波涛急了,心里着急周泽楷是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他们团长喜欢叶修在轮回军团几个心腹手下面前根本不是秘密,年初那一封一封邀请函递得那么勤快,弄得送信的哨兵去兴欣的路都快记得滚瓜烂熟了,兄弟几个私下里还讨论过周团长能不能搞定那个难缠的叶修,虽然他是个Omega,但也不是普通的Omega,单从能隐瞒性别在Alpha成堆的军部里混了数年就能断定这个Omega不是简单人物。

周泽楷似乎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他的面前摆着荒火和碎霜,这对双枪一直都是成双成对放在一起,从被锻造出来那一天就从来没有被分开过,他指着荒火和碎霜,看着江波涛:“荒火和碎霜,不会彻底分开。”

江波涛糊涂了:“啊?”不会是要连着荒火一起送过去吧!

周泽楷摸着两把枪,把碎霜拿出来放在一旁:“自有办法。”

此刻听着周叶二人的对话,江波涛在心里嘀咕:团长你这期限都未定,是不是已经寻好称手的新武器了?

叶修对周泽楷的豪爽始终有点疑虑,他拿着碎霜翻看了一下,又放回盒子里,手撑着额看着他:“你还是给个条件吧?拿人手软,不太好。”

叶修这话简略不少:只是拿你的不太好,别人的可从来没手软过。

周泽楷也不继续兜圈子,干脆利落问:“出发时间?”

“任务吗?去北海之滨是半个月之后。”

“回驻地呢?”

“大概后天吧。”

周泽楷点点头:“一起。”

……叶修和江波涛同时目光怪异盯着他:谁给你的错觉认为两个军团已经友好到可以一起同行了?

周泽楷微歪着头,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不行吗?”

“小周,不是行不行,而是没那个必要。其他来参加例会的军团首领一般都会在总部待个十天半个月再回去,我这是有特殊任务不得不先走,不然我也想好好留在这儿休假啊,”叶修站起身,走过去拍拍他的肩:“你就留在帝都好好玩玩,反正咱们兴欣和你们轮回靠得近,我去北海之滨之前就把碎霜给你送回去。”

周泽楷摇摇头:“一起走,”他又指着碎霜:“不懂可以问我。”

叶修纠结起来,作为碎霜的拥有者,周泽楷的确是资料提供的最佳人选,问他的话肯定能省下不少时间,不过叶修本身就在改装武器的造诣方面登峰造极,单凭这个理由,还不足以打动他。

见叶修不说话,周泽楷又开口:“包食宿。”

……一旁的江波涛总算转过来弯了——团长,你就是这么让荒火碎霜不分开的吗?!

叶修被噎了一下,他看着青年,总感觉自己这是被讹上了。

他这根本不止把碎霜送来了,还连着自己一起搭上做个赠品了。

碎霜就在自己眼前,拿到面前的东西没有物尽其用之前哪有还回去的理,而且轮回和兴欣的领地靠得很近,周泽楷回南蛮之谷也是顺道,人家好心好意提出载你一程包吃包住还不用付路费,这等好事上哪儿找去?

况且以他对周泽楷的了解,这个小子在没有十足把握之前,根本不会轻易动手,只要叶修一天不点头,周泽楷就是被逼到发疯都不会动他一下,几乎绅士到了极点。

所以叶修也没多犹豫,耸了耸肩:“好吧,这两天就收拾收拾东西,咱们一起走吧。”

听见叶修的回答,江波涛和周泽楷同时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江波涛松了一口气是源于碎霜的安全性,在眼皮子底下盯着放心不少;而周泽楷一想到接下来可以和叶修相处数天,心里欢喜,便露出微笑,唇角扬起的时候左脸颊有一颗小酒窝,平添一分可爱。

“喂,你笑得那么开心,我会以为你心里在想什么阴谋诡计。”

周泽楷笑而不语,左脸颊的小酒窝更加明显。

他只是一直在盘算怎么走进叶修的心里而已。

 


TBC,

评论(35)
热度(654)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