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酒香 (ABO) 6

目录整理



ABO,军队PARO


前文链接:1    2    3    4     5



Chapter  6.

 

随身行李打包好之后,仓库里的那堆东西才是重中之重。

联盟军部配发的新装备由两辆轮式装甲车托运,陈果疑惑为什么不使用飞行类运输工具,方便快捷节省时间,叶修笑了笑,不知从哪儿摸了一只弹弓出来,捡了一颗小石子儿,眯着眼弹弓头对准梧桐树枝上叽叽喳喳来回蹦跳的麻雀,松手之后小石子“嗖”一声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击中麻雀,灰扑扑的身子摇晃了几下,坠到地上。

“懂了吧。”

陈果若有所思点头,飞行工具的确方便快捷,但是身在半空中,如果被偷袭的话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远不如在陆地来得安稳。

叶修已经定制好了一条回去的路线,陈果拿着地图,看见上面标记的红点都是城镇和村落,又疑惑了:“叶修,咱们走山路不是最方便的吗?你定的这个路线跟游览路线一样。”

可不是吗,途中还路过了荣耀大陆南北最大的交易枢纽——塞克塔镇,那里可是什么稀奇玩意儿都有的卖的。

“山路偏僻险峻人烟稀少,咱们后面跟着两条这么大的尾巴,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贵重物资,下手请快’吗?倒不如咱们就从平原城镇走,路过塞克塔还能采购点儿材料。”

“可是……”陈果看一眼崭新雪亮的铁皮装甲车,车头处荣耀联盟的标记辉煌显眼,一眼便知这是军部的车辆,从城镇里路过?不是更加惹人注意吗?

“所以啊,咱们还得来些伪装。”叶修走进仓库,翻找一阵,手中拿着一瓶喷漆出来,陈果心头突突跳得厉害,一种大事不妙的预感油然而生。果不其然,只见叶修拿着喷漆,对着雪白的车壁大肆倾洒自己的艺术细胞。陈果怔了几秒,随即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啊啊叶修你要死了啊!这么庄严肃穆的装甲车怎么给你弄成这样?!快住手啊!”陈果扑过去揪住叶修的胳膊,连掐带打,叶修慌忙躲闪:“哎哟哎哟,老板娘你别动手啊!我这不是在做伪装嘛、这有什么舍不得的回去再漆一层就是了……”

苏沐橙从仓库外露出一个脑袋,眨着大眼睛,叶修赶紧喊她:“沐橙快过来!快收服你陈果姐姐,我忙正事儿呢!”

“哇,这车很别致啊,有点……嗯……抽象派的感觉,”苏沐橙站在装甲车前,手背在身后露出甜甜一笑:“叶修哥,带我玩一个吧?”

陈果愣在原地,叶修已经挣脱了她的手,扔了一瓶蓝色的喷漆给她:“喏,玩儿去吧。”

手里一重,陈果低头一看,一瓶黄色喷漆塞在自己手里,叶修招招手:“过来帮忙啊,这儿还有一辆。”

陈果垂头丧气走过去,叶修心无旁骛在车上创作,用绿色喷漆画了一片硕大的叶子上去,他摸着下巴,满意点点:“嗯,我要是当年没有进入军部,现在应该也是个艺术家了。”

……陈果对着那片如同儿童简笔画的树叶图不想说话。

她看了看原本庄严威武的装甲车,转瞬间已经变成了街头艺术涂鸦的创作地,长炮口整个被喷成蓝色,再分布着一条一条均匀白线,瞧上去活像大象鼻子。陈果自小就对军团有一股莫名的崇拜情节,在她看来,所有和军团沾边的东西都是庄严肃穆圣洁不容许玷污的,而军团士兵们更是严于律己、恪守职责、勇敢无畏的优秀男人,可是自从认识叶修之后,似乎所有的认知都被毫不留情全盘推翻了。

苏沐橙轻轻扯了一下陈果的袖子,陈果哭丧着脸抬起头,看见苏沐橙明媚的笑脸:“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我知道……他也是想这一路能平平安安回到驻地。”陈果叹一口气,认命卷起袖子:“弄吧弄吧,作死也不差这一回了。”

半个小时后,叶修满意的看着眼前两辆面目全非的装甲车,信心十足问陈果:“老板娘,你看,谁能想到这里面装着最新式的武器?”

陈果面无表情回答:“是,我只能想到这是街头卖艺的杂耍团。”里面关着狮子老虎还有嘴里喷火的能人异士吧。

“很好,这就是我要的效果。”

叶修留在庄园的最后一个晚上,苏沐橙窝在他的房间里聊到很迟都不肯离去。

床给小姑娘霸占着,叶修就坐在桌边,翘着腿看书,看到一半,书忽然被抽走,手里又给塞了一本《格林童话》,叶修抬起头,小姑娘正笑意盈盈看着他。

“我想听睡前故事。”

叶修挑起眉:“你小时候从来不看童话故事的,怎么长大了反而变了?”

“那不一样,”苏沐橙摇摇头,拖着叶修的胳膊把他拽到床边坐下:“小时候听不懂觉得没意思,现在大了,想补一下童年往事。”

叶修一直宠着苏沐橙,对她有求必应,当即便倚着床头,翻开手里的《格林童话》,苏沐橙靠在一边,认真聆听。

“……当载着姐姐们的马车走后,灰姑娘好寂寞啊,只剩下她一个人在家里看家。灰姑娘心里忿忿不平,难道自己不能去参加舞会?她在火炉旁露出阴险的笑容……嗯?”叶修顿了顿,翻到下一页:“召唤出魔女签订契约、只为了穿上好看的礼服去和王子见一面?这什么剧情啊?”

叶修合上书,这才看见《格林童话》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成人版黑童话”。

“我不喜欢灰姑娘缩在火炉旁懦弱哭泣的样子,”苏沐橙靠近叶修的怀里,抱住他的腰:“众人羡慕的眼神、王子的青睐、高贵的地位,本来就是属于灰姑娘的东西,她用尽手段争取回来也没有什么错,后母和姐姐本就该遭到应有的报应。”

叶修用手指梳理着苏沐橙的长发,淡淡开口:“就算当时想尽办法也只是昙花一现,十二点的钟声一响,灰姑娘还是要变回灰头土脸的模样不是吗?毕竟时机还不成熟。”

“可是——”

“没有可是,”叶修打断她的话,坐直身体认真看着她:“沐橙,有些事情远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帝都的局势风云诡谲,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不能为了那点名声而不顾全大局。”

他抚摸着苏沐橙的脸颊,露出温柔微笑:“这个时候,灰姑娘就该躲在壁炉旁哭泣,她哭得越凶,恶毒的后母和姐姐才越得意。”

叶修的话字字珠玑,苏沐橙坐在床上沉默不语,片刻后抬头咬着唇盯着他:“叶修哥,我不甘心。”

她从知道叶修经历了性别转化的痛苦手术开始,理智就被愤怒淹没,她痛恨一切伤害叶修的人,那时叶修被接回庄园养伤,苏沐橙肿着眼睛守在他的床边,每天都能听见外界对叶修诋毁的声音,自己却无能为力,还要叶修反过来摸着她的头发安慰“没什么大不了”。

他说的“没什么大不了”,在苏沐橙心里一天也没成为过去。

叶修叹一口气,苏沐橙幼年时父母双亡,和哥哥相依为命,数年前唯一的亲人又战死沙场,对于她来说不啻于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她便把对家人所有的爱都放在叶修身上。结果最爱的另一个哥哥再次遭到命运残酷的对待,这就像是一根导火线,把苏沐橙压抑的内心彻底点燃了。

“如果真的不甘心,就好好努力,”叶修揉了揉她的发顶:“兴欣等你。”

苏沐橙终于弯起眉眼,又重新靠回叶修的怀里:“知道啦,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童话故事也没有必要再读下去,况且这误人子弟的黑童话看多了说不定容易造成心理阴影,叶修没收了书本,告诉苏沐橙“少看这些没营养的东西”。

时间已经不早,苏沐橙打个哈欠,终于准备回房休息,她还没走出房门,忽然转身问:“叶修哥,那小周哥哥会是王子吗?”

叶修怔了怔,苏沐橙又说:“如果他是王子的话,一定可以好好保护灰姑娘。”

叶修坐在床边,轻声笑了:“这个故事里灰姑娘只需要有魔女给她外在的帮助就够了,哪里需要什么王子。”

 

 

 

次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是个出门郊游踩青的好日子,叶修这边准备工作刚刚做好,那边庄园门口已经停了一辆越野车。

陈果推推叶修的胳膊:“谁知道你今天要走了?特意过来送你。”

叶修看了一眼,把装甲车底的探测器检查一遍:“不是送,是一起走。”

“嗯?谁和我们一起走?”

这个问题不需要叶修回答,因为车上下来的人已经给出了解答。

“周、周团长和我们一起回去?!”

陈果目瞪口呆,苏沐橙笑容满面,对着周泽楷挥手:“小周哥哥!小周哥哥!”

轮回军团的军团首领周泽楷、副团长江波涛及随行的杜明等四个侍卫官,共同乘坐一辆越野车前来,杜明见到叶修,毕恭毕敬叫一声“叶长官”,叶修点点头,随口问了句:“来挺早啊,东西都收拾好了?”

那还不收拾好了吗,咱们团长昨天就想把自己打包来了。

陈果一直拽着叶修的胳膊,轻声咬耳朵:“叶修!咱们怎么和轮回的一起走啊,你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

“这不是告诉你了吗,”叶修小声和陈果嘀咕:“老板娘,轮回和咱们一起走是好事啊,这一路上白吃白喝白住,多省钱。”

……江副团长脸色不太好:叶少将您就别躲着说了,反正那声音在场的都听得一清二楚。

苏沐橙“扑哧”笑出声,陈果浑身泛着一股无力感:叶修啊,你心还能再大点儿吗?难道不知道一个Alpha为了刷心仪Omega的好感度可是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哎小周你们那车更好啊,”叶修走过去打开车门看了一下,考察过后把头伸出来说:“让你手下两个侍卫官去坐装甲车呗,冬暖夏凉还防雨。”

且不说叶修这明目张胆的赶人行为,杜明首先就糊涂了:“装甲车?哪儿呢?”

“就在后面,两辆,小伙子怎么眼神儿不太好啊。”

于是轮回众人看向叶修手指的方向,在春风里狠狠凌乱了一把。

“是不是造型挺别致的?比你们那些古板的装甲车好看多了吧。”叶修站到自己身边,拍拍周泽楷的肩:“小周感觉怎么样?”

周泽楷点点头,眼里那是由衷的赞赏:“很别致。”

江波涛扶住额,团长,我很确定你真的被恋爱蒙蔽了双眼了。

“第二辆还没坐满,里面正好还有两个空座,这一路好几天的路程呢,你们的人和咱们兴欣的轮换着驾驶,大家都能得到充分休息。”叶修说得振振有词,陈果又急了,直拉他的衣袖,压着嗓子提醒:“喂,那里面装的可都是新装备啊!咱们自己人就算了,放轮回军团的进去不太方便吧?!”

耳尖的江波涛赶紧搭腔:“就是就是,不方便不方便。”咱们也没说想进去啊。

叶修没理江波涛,转而和陈果小声解释:“轮回什么武器没有?这批货咱们看着新鲜,人家轮回可是年前就领了一批回去了,谁有功夫在咱们这儿做手脚的,把心放肚子里,没事儿。”

陈果再次被劝退,轮回最高指挥官周团长开口了:“好。”

两名侍卫官立刻立正敬了一个标准军礼:“是!长官。”

说完便从后备箱拿出行李一前一后钻进装甲车里,动作迅速行云流水,行动力十足。

轮回这辆黑色越野车是七座的,司机是轮回士兵,叶修本想把陈果这个姑娘家放在副驾驶,毕竟坐后面和他们这些大男人挤在一起不太好,但是陈果连路都不太熟,放前面也起不到任何导航作用,后来便让叶修的手下从装甲车里出来一个凑数,正好路上还能轮换着开车。

于是陈果给安排在第二排座位,她和江波涛之间隔着一个扶手箱,两人打声招呼之后便各做各的事,后排的三座则是杜明和周泽楷以及叶修挤在一起。

叶修坐在靠窗位置,拿着一份文书正在浏览,周泽楷的脑袋凑过来:“任务资料?”

你好像一副多求知若渴的样子。叶修食指抵着他的额头推开一段距离:“军事机密。”

周泽楷的额头抵着那根手指又往前靠了一点:“不乱说。”

“不说也不行。”

见叶修二次拒绝,周泽楷自觉把脸转过去,只不过离叶修贴得更近,弄得杜明倒是一个人罢了宽敞位置,叶修把周泽楷往旁边推了推:“去那边坐,挤死了。”

周泽楷充耳不闻,又往叶修的方向靠近一点,几乎和他的肩头交叠在一起:“不嫌挤。”

叶修觉得好气又好笑,怎么以前没发现这人这么油腔滑调的?

听了一阵八卦的陈果低头沉默,抬头发现对面江波涛的表情也很微妙。

两人对视之后,确认过眼神,一致转头看风景:嗯,都是自己做的死啊,这一路发生什么都不会感到意外了。

车辆平稳行驶了大半个小时,忽然一个急刹,众人皆吓了一跳,陈果的头在副驾驶的椅背上磕了一下,感叹自己幸好没在车里涂口红,江波涛第一反应就是回头看看周泽楷怎么样,结果刚回头立刻表情痛苦又转了回来。

哎哟,真没眼看了。

后座那一排,杜明一直盯着窗外,目不斜视,而周泽楷紧紧搂着叶修,第一反应就是护着他的头,叶修整个脑袋窝在周泽楷的胸口,看不清脸,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表情。

开车的侍卫官吓出了一身冷汗,回头不停道歉:“对不起长官,刚刚跑过去一条小狗,我怕撞到它所以——是属下失职,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意外。”

事出有因,江波涛也没多责怪,拍拍他的肩说了句“好好开车”,几秒之后越野车再起启动,平稳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

“……小周,你可以放手了吧?”

叶修的声音被布料吸取大半,沉沉闷闷像是蚊子哼,周泽楷一直搂着叶少将的肩,舍不得放手,找的理由也很充分且有理:“不稳,不安全。”

他声线温柔清亮,在安静的车厢内迅速扩散,手握方向盘的侍卫官受到了伤害,感觉膝盖狠狠中了一箭。

“再不放开我,你就要不安全了。”

即使语气淡然,众人也能轻易听出其中包含着的危险因子,周泽楷沉默许久,终于老老实实松开手,叶修从他的怀里直起身体,整理一下凌乱的领口,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书。

杜明扭头看着窗外,就怕自己稍有不慎就要被身旁的长官们闪瞎。

副团,我想坐前面,我不挑,车顶也可以。


TBC.

评论(44)
热度(646)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