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酒香(ABO) 8

目录整理



ABO,军队PARO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Chapter  8.

 

第二天的旅程明显比前一天要顺利得多,一路上也没发什么意外状况,主要是行进路线没有再节外生枝,为了防止发生前一天的断粮行为,众人提前塞足了干粮,后来一路顺风顺水,按着预定路线在傍晚时分到达指定的城市,下车的时候大家纷纷神清气爽、精神十足。

不过生活就是充满矛盾和波折,可能经过了这个坎,下一个坎又会不期而至。比方说现在他们已经换了四家酒店,全部回答都是“没有单间”,昨天是被吃为难了一路,今天又要被住给折腾一通。

一行人走进第五家酒店,当江波涛报出需要的房间数之后,前台服务员翻了一下入住名册,露出抱歉的笑容:“真是不好意思,单间只有一间的,其他的都是双人间。”

“嗯?什么情况?”叶修皱起眉:“我们去了好几家,都没有单间了,你们这边酒店的单间这么抢手?”

“的确是这样的,我们这里的酒店普遍单间数量比较少,还请见谅。”

这家已经是可供选择范围内的最后一家,如果再扩大范围的话,两条大尾巴便容易增加暴露概率,毕竟闹市里开进去这么两个大家伙还是很容易引起注意的。

周泽楷的眼中迸射出惊喜的光芒,可能觉得太过招摇,赶紧垂下眼盖住眼眸里的喜悦,但是江波涛等人明显已经察觉到了团长自带的BGM,于是眼观鼻鼻观心,心里已经预备好等会儿怎么打点打点兴欣那边的战友。

叶修当然也早已察觉,他太熟悉周泽楷,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猜到心里的想法,刚刚只是抬眼一瞥就已经看透青年心里的想法——没有单间,可不就只能委屈委屈,两两一间,再来一点特殊待遇,比方一个Alpha一个Omega共处一室什么的,皆大欢喜。

你还能开心得再明显一点吗。

叶修倚着酒店前台,耐着性子再次询问:“能不能再看一下,还有剩余的单间吗?”

前台的服务员又把入住名单看了一遍,无奈摇头:“抱歉,真的只有一间了。”

叶修摸着下巴,他的视线在众人脸上扫过一圈,陈果第一个就被排除出去,最后一个单间就是留给她的;轮回军团那边,江波涛这个副团很称职,把轮回战士们培养得默契十足,两两站在一起,不光把自己军团的安排好了,连他们兴欣的人都顺带安排了——杜明和另一个侍卫官拉着兴欣军团的士兵,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仅仅两天时间已经培养出了非同一般的阶级感情,都已经到了同住一间互不避嫌的程度了。

独独剩下一个周泽楷,好像备受嫌弃一般,被孤立在人群中,黝黑眼眸瞧着有些可怜。

叶修深吸一口气,露出微笑:“今晚我睡装甲车好了,小王你不用守夜了。”

小王立刻响亮回答:“报告长官!我不嫌辛苦!这是我本职,请长官好好休息!”

小王同志的尽忠职守赢来了大批赞赏目光——当然了一大部分都是来自轮回军团某些热心人士。

……叶修深感头痛,他捏着眉心,抬起头又对上周泽楷翘首以盼的目光,江波涛轻咳一声,上前一步压低声音说道:“叶长官,咱们团长什么为人您心里难道不清楚吗?因为这种小问题一直僵持着,反倒显得您小题大做了。”

叶修不得不再次在心里把江波涛给夸一遍,瞧这话说的,避重就轻,够世故够圆滑。

“这样啊,那倒显得我多不信任小周似的,”叶修笑了笑,食指敲着玻璃台面,看向周泽楷:“咱们俩一间,有意见吗?”

 

 

 

浴室里的水声渐歇,磨砂门打开之后一阵水雾飘出,接着走出一个身材匀称完美的男人,浴巾围在腰间,正在用毛巾擦着头发。

叶修躺在单人床上,大大方方打量着周泽楷。不得不说周泽楷会数年霸占荣耀联盟颜值排行榜第一名也是有理由的,那张脸自然不用多说,身材也是加分的关键。肌肉匀称却不夸张,带着极强的爆发力,八块腹肌牢牢砌在腹部,人鱼线一路蜿蜒隐进浴巾里,光是这身材,就已经足够让无数Omega腿软了。

好一副美男出浴图啊。

周泽楷也不躲藏,坐在叶修对面的床上,大大方方给他欣赏,叶修看够了,坐起身,拿了衣服准备去洗澡。

等到他洗完出来,周泽楷已经规规矩矩换好睡衣,看上去完全就是一副乖巧纯良的后辈模样,叶修也坐在床边擦头发,擦着擦着,忽然一只手把毛巾拿过去,接着他的动作继续擦下去。

叶修低着头,任凭那双大手隔着毛巾极尽温柔抚摸着头皮。青年小心翼翼,似乎怕弄疼了叶修,毛巾将黑发包裹,几下揉搓吸掉水分,再散开,如此反复多次,总算干得差不多了。

他的视线落在叶修那段白皙后颈上,在右耳下方三寸,有一道伤疤,颜色已经变得浅淡,突兀横在白得透亮的脖子上。

那里是性腺,这道伤口周泽楷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初他把叶修从叛军的实验室里抱出来的时候,闻到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信息素味道,心里一震,第一件事就是拨开叶修的黑发,接着便看见这道骇人伤疤。

那阵缠绵的红酒甜美香气、空气中漂浮着的信息素因子,是一股属于Omega的味道。

“长官、叶……叶修。”周泽楷的手不可抑制颤抖起来,他抚摸着叶修的脸颊,叶修脸色苍白到近乎透明,他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只冲着周泽楷扬扬嘴角,张开嘴,却只能发出一阵气音。

周泽楷低下头,把耳朵贴过去,听见叶修那声混在喉咙里的呻吟——“疼。”

只这一声,就让周泽楷瞬间眼眶湿润。

他咬紧牙关,捏紧了拳,心里掀起惊涛骇浪的愤怒,几乎要淹没理智,恨不得马上就用随身的荒火和碎霜将俘获的研究所成员全部射杀。他用了极大的自制力稳住心神,控制住颤抖的手脚,一步一步将叶修给抱了回去。

即使时隔两年,这道伤口也不像原先那么狰狞,周泽楷看见之后还是心里一沉,一股夹着愤怒的阴郁在周身蔓延,轻而易举挑起心底那座火山。

这道伤口不止横在叶修的脖子上,更横在周泽楷的心尖上。

“还疼吗?”

叶修愣了几秒,伸手摸了一下后颈:“早不疼了,都过去这么久了。”

周泽楷在床边坐下,一直低头沉默着,叶修把毛巾拿下来,看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拍拍他的肩:“我说了你不必自责,这是躲不过去的劫,他们的目标是我,就算没有这个性别转化的实验,肯定还有更丰富的东西等着我。”

“如果我没离开——”

“没有如果,”叶修面色严肃直视着他:“当时我是你的长官,是我命令你离开,违抗军令是死罪,哪怕你留下来保护我,回去之后,我也会送你上军事法庭。”

叶修的话听起来冷漠不近人情,面对亲近的人,他一直懒得伪装,他不需要周泽楷的愧疚和同情,当时形势所迫,能保一人是一人,他们既然是军人、是战士,就不能在关键的节骨眼上意气用事儿女情长。

不过叶修也曾想过,如果当时周泽楷留下,是他替自己遭了这份罪,估计自己能把整个军部闹翻了天也说不定。

周泽楷盯着他看了许久,他的手悄悄伸伸过去,握住叶修的手:“让我照顾你。”

他喜欢叶修,眼睁睁看着他经历这些却无能为力之后,除了拼了命的变强、爬到一个能保护他的位置之后,剩下能做的,就是把这一生的时间都用在叶修身上,照顾他、爱护他。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他也找过许多的资料跑过许多实验基地,结果得出的结论都是这种转化手术的不可逆性,叶修从一个Alpha变成Omega,他没有一点兴奋和喜悦,午夜梦回,只有对当时服从命令的悔恨和悲伤。

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一直默守着那份对另一个Alpha的爱意,也不愿用这种残酷的方式得到一个可以正大光明在一起的机会。

周泽楷坐得更近一些,和叶修的肩头贴在一起,偏过头时,呼吸打在叶修的耳侧:“叶修,我想保护你。”

叶修转过头,仅仅只是这样的距离,已经让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信息素在蹿升,他想挣开周泽楷的手,但是无奈被紧紧握着,修长手指插进指缝扣在一起,叶修闭上眼冷漠回答:“我不需要什么保护,小周,我告诉过你的,我不会让自己被任何一个Alpha标记。”

“你如果因为我变成一个Omega而心生愧疚,没有这个必要,那天在战地的如果不是你,我也会让他离开,那只是一个必须要下的指令而已。”

周泽楷沉默片刻,点点头:“我知道。”

他把叶修的手握得更紧,用了些力带到怀里,叶修错愕几秒,下意识用手肘去后袭周泽楷的胸口,没料到周泽楷灵巧躲过,搂着他的腰往后一带压到了床上。

眼前景物天旋地转,叶修脑子里想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想问问江波涛:你们团长的为人你要不要亲自来了解一下?


后续戳我

TBC.

评论(34)
热度(569)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