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酒香(ABO) 11

目录整理



ABO,军队PARO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Chapter  11.

 

第二天的碰面双方都没有表现出尴尬和不安,互相打了招呼之后周泽楷领着轮回的人先一步去自助餐厅用早餐,倒是陈果,盯着周泽楷瞄了好几眼,把叶修拉到一边嘀咕:“叶修,你昨晚是不是——那什么、来了?”

“你的语气让我感觉我好像来例假了。”

陈果又气又急,掐了叶修一把:“我跟你说正经的!早晨都听酒店服务员在那儿八卦呢!”

“哦,这种事倒是传得挺快,”叶修点点头:“恩,昨晚突然进入发情期,小周送我回来的。”

陈果一脸“我就知道”的绝望表情,眉头拧成了麻花,纠结半天,最后拉住他的胳膊安慰:“叶修、周泽楷是公认的荣耀大陆第一Alpha,风评也不错,这一路上对我们诸多照顾,看得出来是个好人,你给他标记了也不算吃亏……”

“等等,老板娘你想哪儿去了,”叶修哭笑不得,打断她的自我臆测:“我昨晚是突然进入发情期了,也是人小周送我回来的,但是没有标记这回事,这可不能乱传啊。”

“啊?都送回你回来了还没……”陈果神色躲闪,在他耳边轻声问:“他不会是不行吧?”

面对一个发情的Omega居然还能给人家一支抑制剂自我解决,陈果就没听到过这样的新闻。

叶修怔了几秒,弓着腰笑出了声,连忙摆手:“别,老板娘您可别乱说,其实是他送我回来了怕被信息素干扰就赶紧离开了,哪来什么不行的?他厉害得很。我名声不要紧啊,人家小周以后还要正经讨媳妇儿呢,这事儿就别漏出去了。”

“哦哦这样……”陈果松了一口气:“你没受委屈就好,我就放心了。”

叶修点点头,去自助餐厅取早餐了,陈果心情转好步履也变得轻快,忽然脚下顿住,又迷糊起来:刚刚是不是听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他怎么知道周泽楷有多厉害的……

而餐厅里,周泽楷早就被江波涛和杜明围着八卦——

“团长,昨晚我听到一点动静,刚刚听见酒店几个值班的也在讨论,咳、咳,挺激烈的。”还没有恋爱经历的杜明耳根都红了。

“团长,叶长官昨晚真的进入发情期了?你们到哪一步了?标记了?”年岁差不多的江波涛直接丢出了成年人之间的问题。

周泽楷盯着盘子里的糕点出神,半晌之后才轻轻摇头:“没有。”

杜江两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这个“没有”到底是回答有没有发情还是有没有标记。

“团长,我们都知道您喜欢叶长官,但是叶长官绝对是Omega里面的一座高山,Boss级别的,五星评定的三级高危型任务,您要是想拿下他还是要从长计议,想点特殊办法……”

“特殊办法?比方说?”

杜明立刻把自己从书里看到的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面对高岭之花就要用诚意打动他啊!别看男性Omega凤毛麟角的,也有人归结出了一套追求方案。面对叶长官这种能力极强的Omega肯定不能用那种Alpha的大男子主义施压,要温柔、耐心、用尽一切心力去呵护,最好再有机会来个英雄救美,展示一下团长您的Alpha雄风,绝对能感动得他以身相许!”

江波涛脸色不太好,用力咳了几声。

“副团长您别不信啊,真的!《恋爱宝典》上面都有成功案例的!团长您可以试试看呀,万一成了呢?不成也没关系,还有其他方案。其实按我说啊,团长您不如换个Omega去追求,随便勾勾手指就把人迷得晕头转向的,哪里需要这么费功夫。”

周泽楷沉默不语,只盯着杜明,眼眸黑黝黝的。

“是啊,我也觉得你们团长换个目标攻略要容易得多,他这条件的,要什么Omega没有。”

“对吧,那叶长官也太——”杜明转过头,猛然看见叶修就端着盘子在身后,差点把自己一截舌头给吞下去。

叶修笑着问:“也太什么?”

杜明灰溜溜缩到江波涛,磕磕巴巴说:“也、也太杰出、优秀、无所不能了,叶长官,您什么时候到的?”

“哦,来的时间不长,也就‘Boss级别’那儿,”叶修走过来,一双眼睛含着笑看着杜明:“小周啊,你们军团里人才济济,不错不错。”

杜明哭丧着脸,想抽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周泽楷看一眼杜明,脸上看不出半分不悦,把自己刚刚夹的糕点放到叶修盘子里,问:“睡得好吗?”

叶修点点头:“可好了,一夜无梦到天亮。”

“嗯,我也是。”

江波涛脑子一转便想明白了,听这对话就知道团长肯定没拿下叶修,而且叶修的状态也不像是被标记过的样子,估计就是雷声大雨点小,那些值班人员传得香艳火辣,什么一对AO在电梯里面就干柴烈火了,都是瞎扯淡,说不定回房间一支抑制剂就搞定一切。

“对了,等下和我再去一下昨天那间店。”叶修把盘子里的糕点用叉子叉起来咬了一口,点点头:“味道还不错,难为你还记得我喜欢吃这个口味的。”

周泽楷似乎很赞同叶修的意见:“恩,调查看看。”

昨天周泽楷到的时候,叶修已经被逼入发情期,他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但是知道和对面那个戴着面纱的女人绝对脱不了干系,如果不是意外的话那必然有幕后主使,就算叶修得过且过,周泽楷也想弄清楚是谁要害叶修。

谁知道叶修听到他的话反倒莫名其妙:“调查什么?去买东西啊。”

“……买东西?”

叶修耸耸肩,语气轻松:“她既然说自己是魔女,那肯定也有我想要的东西,好了等下吃完早饭就跟我走,早去早回,还要赶路呢。”

见叶修转身离开,江波涛赶紧问:“团长,什么魔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周泽楷摇摇头,依然不肯透露过多,把盘子放下追上叶修的脚步。

杜明从江波涛的后背探出脑袋,好奇问:“副团长,你说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江波涛不想回答——我也想知道,我也很好奇啊,人生第一次期望他们轮回的军团首领能和蓝雨军团的副团长性格调换,吵是吵了些,可是好歹不用什么都在云里雾里玩猜谜游戏吧?

 

 

 

依旧是那扇漆黑的小木门,叶修大方推开,周泽楷跟在身后左右张望,警惕心十足。

临出门前叶修已经塞了一支抑制剂在口袋里以备不时之需,还把碎霜里填了子弹一起带着,笑眯眯告诉周泽楷“不用紧张,有什么哥顶着”。

周泽楷对这个保证表示一点怀疑,毕竟现在叶修是Omega的体质,某些方面太容易吃亏,他还是要集中注意力保护好叶修。

叶修顺着货架一路走到小巷,果不其然看见魔女梅琳娜还是昨晚的装束,黑色面纱覆面,只露了一对勾魂摄魄的双眼,看见他们二人,打量一圈皱起眉:“呀,居然没有标记,欲望之石还是第一次失手了呢。”

“那块石头是魔法的结晶还是人为的陷阱,这还不得而知,但是这种手段还不至于让我失去理智,对吧小周?”叶修笑容惬意,周泽楷沉默不语,附和着轻轻点头。

“年轻人,那真的是意外,”魔女梅琳娜摊开手,语气十分无辜:“这颗欲望之石我得到已有百年,经手触碰的人成千上万,但是独独被你唤醒,你可真是上天的宠儿。”

“我看是恶魔的诅咒吧?真如你说的,这是魔法,那有没有什么副作用?”

“副作用?这我可不清楚,毕竟我遇到的人都选择遵从了自己的欲望,他们享受到了至高无上的愉悦,至于你嘛……”魔女梅琳娜伸出涂着黑甲的手指指向周泽楷:“昨晚你的状况我可是一目了然,应该是他——及时收手了吧?”

周泽楷并未回应,叶修也懒得再做解释,魔女梅琳娜轻轻摇头:“真是宠坏了哟,你这么纵容,这样今后怎么制得住这个Omega。”

说得好像用什么强硬手段就能制得住似的。

叶修笑了笑:“副作用什么暂时放一边,既然你是魔女,那我需要的东西你也一定有的吧。”

“你的语气这么笃定,我说没有你会相信吗?”

“当然不会,不过你坚持不想给的话,我也无可奈何,”叶修叹一口气,从风衣口袋里掏出碎霜:“只能把你这儿拆了自己找了。”

周泽楷这种时候异常机灵,心有灵犀也从腰间抽出了荒火。

魔女梅琳娜见他们荷枪实弹的,也变了脸色,嘟囔一句“真是一对暴躁的AO”,便转身去了里间,没一会儿扭着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塞着木塞的瓷瓶递给叶修:“只有这么多,最好和高阶符文融在一起,单独用太浪费了。”

叶修收起碎霜,接过瓷瓶掂量掂量,又晃了晃,听见里面发出清脆声响,像是钢珠碰撞在瓶壁上发出的声音。他刚想拔掉木塞,魔女梅琳娜赶紧按住他的手:“哎呀别拔别拔,没看见我刻了封印在上面吗?这东西挥发性极高的,破了封印就算重新塞好木塞几个小时也会挥发干净了。”

“那我怎么验货?”

“你听声音还判断不出来?”

周泽楷听了半天也没弄懂叶修要的是什么,但是叶修不说他也不问,就安静站在一旁,眼睛盯着那个墨绿瓷瓶。叶修通过周泽楷一个眼神便知道他在想什么,给他解释道:“这里面啊,装的是鲛珠。”

“鲛珠?”周泽楷在脑内搜索一遍已知稀有材料,没有一种是叶修手里的东西,片刻后放弃摇头。

“你不知道也不奇怪,这东西很难才能弄到,就像她说的难以保存,到手之后不立刻封存几个小时就会挥发干净,最主要是没什么特殊作用,不论是用药还是魔法配料都属于鸡肋,所以市面上鲜少有人出售,”叶修把瓷瓶在周泽楷耳边晃了晃:“这里面,是鲛人的眼泪。”

周泽楷喃喃自语:“鲛人泣珠。”

“那是不实的传言,鲛人的眼泪的确是实体,但绝对不是珍珠,而是一颗颗带着裂纹的玩意儿,”魔女梅琳娜继续说:“鲛人至死都不会哭泣,不论肉体承受多大痛苦都不会流出眼泪,哪怕是伴侣死亡,他们也不会流泪,而是直接选择殉情。”

“而唯一会流泪的情况,就是遭受到伴侣的背叛,会让他们感受到锥心之中,因此流下一滴眼泪。不过也只有一滴,而后他们会被愤怒淹没理智,杀死背叛自己的伴侣,再去殉情。偏偏鲛人这个种族天生忠贞不渝,一生只有一个伴侣,背叛的事情几十年来还不知道能不能发生一起,所以你想想,这一瓶眼泪有多难弄了吧?”

听完她的解释,周泽楷感觉到叶修手中这一瓶眼泪的分量绝对不轻,不过更奇怪的是既然没什么作用,叶修还要收集眼泪做什么?

“你肯定在想我为什么要这难搞还没用的玩意儿吧?”叶修伸出食指,顶着周泽楷的胸口:“鲛珠用在别处,的确是没什么作用,但是它对于鲛人来说,却是带着致命的杀伤力。”

因为伴侣的背叛而留下的眼泪,带着切肤之痛,别人感受不到,只有自己才会被这股痛反噬。

周泽楷沉默不语,这种说法他在任何文献上都没有见到过,包括叶修曾经讨伐鲛人的案例上都没有提到过,如果真如叶修所说,那这一趟绝对收获颇丰,说不定任务也能顺风顺水的完成。

“会有……多大杀伤力?”

周泽楷看向叶修,叶修想了想,形容了一下:“大概对于鲛人来说,眼泪比任何药品和魔法药剂更容易腐蚀他们坚硬的皮肤吧,就像是我们通常所用的高腐蚀性药剂。”

“如果打中心脏,那肯定必死无疑呢,”魔女梅琳娜将金色长发撩至耳后,看着叶修:“既然给了你,那肯定不会有假,我可怕你这个暴躁的Omega带着你的小男人拆了我的店呢。”

“……”

两人竟然都对这种说辞无言以对。

“我信你了,价格怎么说?”叶修把墨绿瓷瓶放进口袋里:“你既然能知道我想要什么,也能猜到我能承受的价位是多少吧?”

“放心,我不需要钱,”魔女梅琳娜眨了眨眼:“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叶修摊开手:“我是个Omega,没法娶你。”

说完又指着周泽楷:“他也不能,虽然他是Alpha,但他是我的。”

“……”

魔女扶住额,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秀恩爱给眩晕了眼。

周泽楷弯了弯嘴角,对这句宣布主权十分受用。

“嘿小伙子们,我可对介入你们这些情情爱爱没有兴趣,我是要你做另一件事。”

“你说。”

“我知道你要带着军团讨伐鲛人,如果遇到一个叫塞西尔的鲛人,请不要杀他,把他带回来给我。”魔女梅琳娜拿出一颗翠绿的孔雀石递给叶修:“我在上面施了魔法,靠近塞西尔的话它会发出亮光。”

叶修没有伸手去接,周泽楷开口说道:“理由。”

“Oh亲爱的,这可是你们在求我。”梅琳娜翻了一个白眼。

“但是现在是你在找我帮忙。”叶修露出不甘示弱的笑容。

“他——很特别,那一瓶眼泪,都是他的眼泪。”

叶修露出惊讶神色,周泽楷也糊涂了:“不是……一次吗?”

“所以说他很特别,”梅琳娜叹一口气,摊开手:“他找不到背叛他的爱人,总是相信爱人会回到身边,每次对着月亮思念的时候都会流下一颗眼泪,我们在海边相遇,我收留过他一段时间,所有才有幸收集到这一瓶眼泪。”

小屋里静默了片刻,叶修拿过孔雀石放进口袋里:“好,我答应你,如果他还没死的话。”

离开了阴暗幽深的小巷,叶修走在前面,周泽楷跟在后面,忽然停住脚步:“叶修。”

“嗯?”

他走过去,盯着叶修的眼睛:“偷运战俘,违反荣耀法规。”

“她的说辞,错漏百出。”

“没必要……”

“嘘。”叶修的食指抵在周泽楷的唇上,噤住他的声音。

周泽楷看见叶修露出微笑说道:“这不是义务帮忙,是交易,既然是交易就需要等价交换,不过值不值得,要等我回去研究出来这瓶眼泪的功用才知道。”

“你在担心我对不对?我可比你熟记荣耀法规,不过如果她要的那个鲛人不是战俘呢?”

周泽楷脑中灵光一闪,恍然大悟。

叶修见他一点就通,眨眨眼:“真聪明,没白养你。”

“嗯,”周泽楷赶紧点头:“我是你的。”

“……我就那么随口一说。”

居然还记得刚刚糊弄魔女的说辞。

“当真了。”

“……”

 

TBC.


评论(31)
热度(622)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