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酒香(ABO)13

目录整理



ABO,军队PARO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Chapter  13.

 

距离北海之滨出征的时间还有一个星期不到,严格掐算起来的话,应该还剩四天时间,叶修抓紧时间,把各项安排交代下去,便把作战会议室的大门一关,把兴欣军团的核心人员集中起来研究作战计划了。

桌上摆着沙盘,半空中悬浮着北海之滨的全息地图,那一片扎眼的红色区域便是鲛人的活动范围,目前遭受到鲛人攻击最广的正是临海都市——盛产各类海鲜的维拉莫斯卡。

魏琛前一天酒喝得太尽兴,今早是被老板娘拧着耳朵给揪到会议桌上,头脑还有些混沌,

他半个身子歪在桌子上,全程都在神游天外,最后只听见一句“大概就这样,细节再讨论”,还跟着众人一起点头,仿佛自己一直在聚精会神聆听圣谕一字不落记得清清楚楚。

罗辑等人陆续离开会议室,魏琛心想总算可以回去补个觉了,刚站起身就给点了名:“老魏,你先别走。”

“干啥?”

叶修拿出烟盒抖出一根烟,自己叼上,又扔在魏琛面前:“抽支烟再走。”

魏琛低头看看烟盒,明白自己开小差这是给揪着尾巴了,拍了一下大腿:“老叶,你说的那什么计划回头我一定好好琢磨,你还信不过我嘛。”

“谁管你刚刚开会走神的事了?我要是信不过你副团长这么重要的职位能交给你?”叶修走过去把会议室的门关上,“咔哒”一下落了锁,魏琛麻利拿了一根烟出来叼嘴里,顺便找叶修要火,点上之后问:“那你留我下来干啥,还锁门,这么神神秘秘的。”

叶修笑了笑,下一秒魏琛就看见他修长漂亮的手指缓缓解开军装外套最上面的风纪扣,接着第二颗,第三颗……

“……”

魏琛的烟都叼不住了,凳子往后挪了半米,神情严肃一本正经说:“老叶,咱们兄弟这么多年,我魏琛扪心自问对你绝对没有啥不纯洁的想法,就算你现在是Omega,我们也不合适,感觉像乱伦。”

叶修的扣子解到最后一颗,外套彻底敞开,露出里面的白衬衫,他愣了愣,哭笑不得脱了外套随手扔在桌上,又解开袖扣把衬衫挽到手肘:“瞎想什么呢你,嫌热脱件衣服都惹着你了?大龄单身狗思春了?”

“靠,谁让你边脱衣服边笑那么淫荡来着,吓死老夫了,”魏琛叹一口气,往椅背上一靠:“还以为你昨晚和那小白脸彻底掰了准备换换口味了呢。”

叶修在魏琛身边拉开一张椅子坐下,一脸莫名其妙:“哪有什么小白脸,我和谁掰了?”

“啧,还装傻,就周泽楷啊!”

“哦,小周啊,”叶修翘着腿眯着眼,吐出一口青烟:“我和他哪有什么掰不掰的,我们俩就没你想的那些事。”

“你是死咬着不承认,不过我觉得吧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别以为昨晚我没看见你俩在小花园那儿搂搂抱抱的,啧啧啧,”魏琛摸了摸胳膊,仿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又正色道:“不过我还是觉得那小子不讲道义,大难临头各自飞,你要出啥事儿说不定第一个撂挑子走人,靠不住。”

“哟,这么义愤填膺的,都和你解释明白了还转不过弯,得得得,你对他有意见我也没辙,反正喜欢他的人多呢不少你一个。”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一转眼一根烟已经快要燃尽,叶修捻灭烟头,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个墨绿色的瓷瓶扔给魏琛,魏琛接住之后晃了晃:“这什么?”

“秘密武器。”

“跟老夫还卖关子,”魏琛踢了一下叶修的凳子:“这什么玩意儿?”

“你先告诉我让你找的那批稀有材料怎样了?”

一听叶修问起稀有材料,魏琛立刻叫起苦来:“你还说!你看看你要的那都是些什么东西,是那么容易弄得到的吗?!幸好老夫能力优秀手段卓越,不费吹灰之力搞定一大半,还差那么几个沿途路上可以采购,不成问题。”

听他这么一说叶修就放心了,给魏琛简单明了的科普了一下瓶子里的东西,关于来历也只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决口不提自己如何被欲望之石狼狈折磨的过程,魏琛摸着下巴一脸惊疑:“这玩意儿真这么厉害?那蓝雨军团早干嘛去了,直接把鲛珠和高阶符文熔炼成一锅汤泼海里就是了,还用得着割地求人?”

“所以这就是哥高明的地方啊!”叶修抱着臂,露出狭促微笑:“鲛珠稀少罕见,根本没有写进任何教材和案例中,这也是我十年前讨伐鲛人时无意中发现,不过当时战争已经结束,所以也没有机会尝试,这次正好练练手。”

“……所以这还只是停留在理论阶段的攻略?”魏琛摸着下巴,似乎想起了什么:“十年前北海之滨的那场战役,我记得好像是你和嘉世的第一任团长一起出征的吧?那谁、苏沐秋?”

“嗯,”叶修点点头:“我们那次大获全胜,沐秋先发现了一点端倪,我们想办法搞了一些鲛人的眼泪,还去西沼之林拜访过先知魔女,这才确认了鲛珠对鲛人来说的确是挺致命的武器。”

魏琛大手一挥,用力拍上叶修的肩:“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这么多年了也没想着做做好人把这么稀罕的东西贡献给军部实验基地?心够脏啊!还好你没贡献,不然这功劳就成他们的了。”

“这不是,没机会嘛,”叶修耸耸肩:“我们的确是打算做好基础研究之后报备给军部实验室那边做深入研究,可是第二年沐秋出事了,研究进行到一半断了,我也懒得继续,这个事情也就搁置下来了。”

会议室里安静下来,魏琛对苏沐秋了解甚少,他们是第一批军团团长,相互之间也只是点头之交,远没有和叶修关系那么近,但是整个军部都知道叶少将和嘉世军团的苏沐秋团长关系是极好的,几乎像家人一般亲近,叶少将和自己的孪生弟弟都没那么要好。

不过在魏琛印象里,苏沐秋当年模样俊秀、意气风发,带领嘉世军团成为荣耀大陆第一军团,风光程度丝毫不输战功赫赫的斗神叶修,只可惜英年早逝,曾经的豪门军团自他去世之后政绩一路下滑,变成现在荣耀大陆排名倒数的军团之一,也是令人唏嘘。

“苏沐秋也是挺可惜的、挺可惜的哟,”魏琛感叹一句,扫了一眼叶修,问道:“你当年和苏沐秋关系那么好,你们俩是不是有点儿那什么意思?”

“嗯?能有什么意思?我和苏沐秋都是Alpha,同性相斥你懂不懂?”叶修一脸无奈看着魏琛:“老大爷,您也太八卦了吧?我看你别做咱们兴欣的副团,去做妇女团长得了。”

“哎哎哎还装,什么同性相斥,你当年什么情况自己心里没数吗。”

叶修看着魏琛理直气壮的模样,还真一时无法反驳。魏琛并不知道他经历过转化手术,他也不想告诉他这些痛苦的过往,按着魏琛的火爆脾气,知道这种事情那还得了?扒皮抽筋都不解恨。

叶修叹口气,不再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多说多错,想想看自己的话也不全然正确,同性相斥?要真是这样的话,怎么对着周泽楷就不管用了呢?

见叶修不想说,魏琛也没那么无聊真要深挖这层八卦,他站起来围着全息地图转了一圈,换了话题:“蓝雨要割的就是维莫拉斯卡?这座城市面积还看得过去,但是形同鸡肋,而且因为临海将来就算没有鲛人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岔子,难怪喻文州舍得。”

“这些我当然知道,你以为我要了来是找个度假场所吃海鲜的吗?”叶修走过去,拿起激光笔在蔚蓝色的海洋中心画了一圈:“这儿,有一座岛。”

“岛?这儿还有岛?全息地图上没有标识出来啊。”

眼前的全息地图中,蔚蓝色的海洋中小岛星罗棋布,唯独只有叶修划的那一片区域干干净净空无一物,似乎只是一片空旷的海域,魏琛盯着地图研究半天,最后抬头盯着高深莫测的团长大人。

“地图上没有标识出来,是因为这座岛地理位置比较特殊,难以被发现,传说只有在暴风雨中,海神会降下神恩,将迷路的旅人引至岛上躲避风雨,而风和日丽之后小岛又会踪迹全无,在岛上的人们发现自己一觉醒来飘在水中,神奇不神奇?”

魏琛睁大了眼睛:“这他妈只是个市井传说吧?!这么不可靠的东西你也信。”

“你听我说完,真这么不靠谱哥还和你聊到现在?”叶修丢给他一个白眼:“我去过那座小岛。”

“……嗯?”魏琛盯着叶修,等他的后续言论,只听叶修说:“那座岛,是真实存在的,当年我和苏沐秋在一场海战之中遇到暴雨,我们两人无意间到了岛上,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叶修唇角微勾着,明明是微笑,却看得魏琛浑身发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狂风暴雨之中,苏沐秋的脚率先踩上柔软的沙滩上,踏上沙滩的那一刻,耳边立刻听不见狂啸的风声和雨声,连海浪汹涌的水声都被变得隐隐约约。他抹了一把脸,伸手把同样狼狈的叶修给拽了上来,叶修跌跌撞撞倒在沙滩上,像一只缺氧的鱼大口喘着气,闭上眼之后好半天才缓过劲。

“差点儿以为要死在海上了。”

苏沐秋坐在叶修身旁,脱下衬衫把水拧干,叶修缓过劲来也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坐稳:“说什么晦气话呢,哥可不想和你在这海上殉情好不。”

苏沐秋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你当我想?!我的理想配偶可是柔软娇小的Omega!你这个皮厚中空的Alpha可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啊。”

两人贫够了,叶修看着不远处电闪雷鸣的天空和波涛翻涌的海浪,反观他们身处的小岛风平浪静一派和平,天空仿佛被撕裂成两半,一半晴空万里,一半风云诡谲。

“这里应该就是渔民们传说的那座岛吧?叫什么来着?赫——”

“赫卡特神隐岛。”

这个岛的名字起源于希腊神话中掌管幽灵和魔法的女神——Hecate,因为这座岛就像幽灵一般在让人睁不开眼的暴雨海浪中出现,晴空万里之时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因此渔民们给了它一个美丽又神秘的名字——赫卡特神隐岛。

叶修和苏沐秋本来也只是当个茶余饭后的市井传说消遣娱乐,谁知道今天出师不利遇上了暴风雨,他们和一支分队乘坐的小船被海浪折成两半,坠入海面之时,苏沐秋紧紧拽住叶修的胳膊,死死不肯松开。

他们两人抱着一块甲板在风雨中飘摇,雨势愈演愈烈,叶修脸色苍白,四肢在冰冷的海水里泡到僵硬,抱着夹板的胳膊都开始使不上劲,渐渐有脱力的征兆。

忽然肩膀被推了一把,苏沐秋兴奋的喊叫声融在风雨中:

“快看!前面有岛!咱们有救了!”

现在他们刚刚经历过九死一生,坐在沙滩上看着远处的惊涛骇浪,忽然有种劫后余生的不真实感。

苏沐秋拿出泡了水的通讯器,甩了几下发现已经完全无法打开,只能丧气扔到一边,叶修则是拿出卫星定位摆弄一阵,发现同样已经无法使用。

“走走走,误打误撞上了这么一座幽灵岛,不好好转转都对不起在海里喝的那么多盐水。”

苏沐秋站起身,揉了一把肚子,差点干呕起来:“我现在胃里就像是那外面的海浪,波涛汹涌的。”

外面?叶修猛然回神,他抬头盯着头顶的万里晴空眯着眼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又在苏沐秋不解的眼神中抽出腰间的枪对着远处的海面射去,出膛的子弹飞驰而出,飞了一段距离之后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阻力,反弹着掉入海中消失不见。

叶修和苏沐秋沉默不语,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有大问题。”

刚刚他们都看见了子弹掉入海中之后,空气忽然产生了微妙的扭曲感,仅仅一秒便恢复原状,但是对于叶修和苏沐秋这种见多识广经验丰富的军人来说,不过两秒便辨认出了这阴阳天气的真面目——这座岛外层笼罩着高阶魔法屏障,不知道加了多少道的防御符文和未知的稀有材料,才能拥有这么强悍的保护能力,这里的晴空应该也只是全息投影的假象而已,他们进入了一个人造的神隐之岛。

至于为什么会放他们进来,这就完全不得而知了。

一想到这里,两人纷纷警惕起来,先把枪里全部装上满弹以备不时之需,小心翼翼靠近郁郁葱葱的森林,随时注意着周边动静,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

他们现在身处一个几乎任何子弹和魔法都打不穿的玻璃罩里,而创造者还不知道是敌是友,一切都要万分小心,否则出了什么意外连求救信号都发不出去。

赫卡特岛气候适宜,岛上是成片的热带雨林,各种热带植物竞相开放,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一道泉眼,源源不断流出清澈泉水,叶修和苏沐秋两人看见泉水的瞬间什么都顾不了了,一起跑过去蹲在泉眼旁捧着清澈的泉水大口喝起来。他们太渴了,灌了一肚子的咸涩海水,胃里翻涌得难受,同时口干舌燥,刚刚一路走来苏沐秋就在说“再没水喝就要嚼树叶子解渴了”。

甘甜泉水很好的滋润了干涩的喉咙,叶修抹了一把嘴,又拿出随身携带装标本的玻璃瓶装了一瓶水,苏沐秋有样学样也灌了一瓶,喃喃自语:“这儿水这么清怎么都没一条鱼的,抓一条烤了吃该多好……”

叶修抬头看了看葱葱郁郁的雨林,又低头盯着流动的泉水发呆,苏沐秋捅了一下他的胳膊:“怎么了你,又发现什么了?”

叶修沉默片刻,收起嬉皮笑脸,神情严肃起来:“沐秋,你有没有发现——”

“这座岛上,只有我们两个活物?”

他没有用“人”,而是用“物”,苏沐秋站起身转了一圈,表情凝重起来。

没错,从刚踏入岛上,苏沐秋就觉得奇怪,他只能听见风吹落树叶的沙沙声响,还有流水潺潺的声响,唯独听不见任何鸟类、动物、昆虫发出的声音,并且一路走来,连一个虫子都没见到。

这里安静得可怕,或者说,根本没有任何生物生存呼吸的声音。

两人沉着脸,这一路更加不敢放松警惕,又走了一段路,远远看见一座波光粼粼的小湖,湖中心长着一棵极大的树,认不出是什么品种,树冠几乎大到覆盖了整个湖面,苏沐秋和叶修远远看见,便走过去一探究竟。

叶修走在前面,苏沐秋走在后面,走近之后,叶修忽然停下了脚步。

苏沐秋也停下脚步,和叶修一起抬头看着这棵大到不可思议的树,这棵树枝繁叶茂,斑驳阳光透过树影缝隙撒在湖面上,泛着点点粼光,但是仔细一瞧,便会发现这棵树的树干上结着一颗颗金莹剔透的绿色珠子,大小不一,距离较远,叶修看得不仔细,只能按着形状推测:“哎沐秋,你看,那里面是不是有东西?”

苏沐秋掏出枪,想打一颗下来,叶修按住他的手,去找了一根长树枝来,勾下一个绿色小球,在阳光之下,他们看见里面包裹着一只瓢虫。

瓢虫的翅膀微弱扇动着,似乎还没有完全失去活力,苏沐秋拿起珠子观察一阵,拿出军刀比划了一下:“切开看看是不是活的?”

“总感觉有种不好的预感。”叶修嘟囔一句,接过军刀划开了绿色珠子,划开的一瞬间,便像切开了一个泡沫,“嘭”一声轻响,绿色小珠在手心里炸裂,接着在空气里消散得无影无踪,连用那只瓢虫,也消失不见。

叶修怔了怔,抬头看向这棵大树,眼神中带着震惊。

他终于知道了为何这座岛上只有植物而没有任何活物,因为所有可以自由行动的活物都被这棵树囚禁在这个诡异的绿色小球里,外界的破坏只会带来灭亡,他们只能在这颗球里变得虚弱,渐渐死亡。

魏琛嘴里的烟掉到桌子上,目瞪口呆看着叶修。

“你是说,那岛上所有的活物都被那棵树给吃了?”

叶修点点头,叹一口气:“差不多吧,是不是很惊人?从来没见过这么稀罕的玩意儿吧。”

“这我的确从来没见过,你不是认识先知魔女吗?她知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她要是能告诉我的话我都不会跟你卖关子了,”叶修抬脚勾了一张凳子坐下:“我查过很多资料,也没有找到头绪,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有人知道这棵树,并且还为了防止它被发现造了一个很强大的保护屏障。”

“靠,谁会这么有胆子养这么一棵危险的树,万一把自己吃了怎么办?”魏琛按捺不住好奇心,推推叶修的胳膊:“后来呢后来呢?你和苏沐秋又发现了什么?”

“后来啊……我们俩当时又惊又饿,不敢再轻举妄动,便找个山洞睡了一夜,一心想着赶紧回去就好,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就飘在海上了,”叶修眨了眨眼:“莫名其妙出来了。”

“……”魏琛抄起烟盒子砸过去:“你这是烂尾你知道吗?!搁茶馆里客人早掀桌子了!”

“哎哎哎怎么还动起手来了?真当哥现在是Omega揍不过你这个早过壮年的Alpha?后面就是我俩如何荒岛求生度过一夜,你要听细节?”

魏琛见他不肯说,也懒得逼问他,摆摆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切,不说就算!那你总得告诉我,这都十多年的事了,你早不去那岛上把那树研究仔细了现在才想着去一探究竟?”

叶修沉默不语,他又咬了一根烟出来,利索点上,低头默默抽了半根。

魏琛等了半天,憋不住也拖了一根出来叼嘴里:“你说啊,装什么深沉。”

“当时我们回来之后把这件事一直捂着没有漏出一点风声,沐秋对这方面好奇得紧,他接连去了几次北海之滨,前几次都一无所获,毕竟赫卡特神隐岛太难寻找。最后一次回来之后,沐秋便决口不再提这座岛,接着没几个月,他率领嘉世军团出征,没能再回来喝庆功酒。”

叶修唇角微勾,在青色烟雾之中,嘴角的那抹笑容透着一丝不真实感。

“我赶到前线,沐秋临死之前握着我的手,只说了两句话。”

他缓缓开口:“第一句,照顾好我妹妹。”

“第二句,别去赫卡特岛。”

 

TBC.

盘子越铺越大,这估计要被拉成大长篇,祝我头发掉光之前写完吧


这两天为什么更新间隔那么久?玩逆水寒把电脑内存条烧了,现在都是用笔记本苦苦挣扎,我觉得就我这个内存条的故事,足以劝退一批人【垃圾游戏毁我钱财!!!】


评论(34)
热度(463)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