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酒香(ABO) 14

目录整理


ABO,军队PARO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我是不是消失好几天了???没办法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又困又累,有更新的心没有更新的力 啊……希望能赶快恢复过来,保持更新节奏



Chapter 14.

 

碎霜是在一个星期之后归还到周泽楷的手中,周泽楷扫了一眼桌上包装紧密的木盒,问前来跑腿的兴欣侍卫官:“出发了?”

侍卫官腰板挺得笔直,回答声清脆响亮:“是!叶长官在两天前已经出发了!”

“有留口讯吗?”

“没有!”

周泽楷点点头,示意可以退下,等到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一人之时,才拆开木盒,看见碎霜和子弹整齐摆放在里面,不过冰属性的子弹少了一颗,原来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一颗银灰色的子弹。

周泽楷拿起那颗子弹,弹头是银灰色,上面打了一圈金色符文,看上去像是一层封印,叶修什么信息和口讯也没留下,只送了一颗子弹过来,也不知道有什么含义。但是既然是叶修送的,不用多说周泽楷也会仔细保管,他叫了江波涛进来,把子弹递过去,让他派人装个扣环,准备当个装饰品挂起来。

江波涛把这颗子弹拿去给研发实验室的佟林,一路上都在揣测叶修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他真的和周泽楷两情相悦你侬我侬,那给他们团长送什么东西江波涛都不会感到奇怪,但是明显叶修和周泽楷并没有到这种程度。

护送叶修回兴欣的一路上,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两人一个痴心一片另一个装聋作哑,在江波涛眼中,叶修这情况说好听点叫若即若离,说难听点就是没心没肺,尽哄他们团长玩呢。

实验室里,戴着口罩的佟林用夹子把子弹夹起来看了看,问:“叶修送的?”

江波涛回答:“嗯,团长说装个扣环,估计是想当成纪念品了。”

佟林喃喃自语:“总感觉有什么阴谋。”

听听,不止他一人这种想法吧,谁让叶少将自从做了兴欣的军团团长之后名声就变得不太好了呢。

江波涛忙不迭点头附和:“君子所见略同啊!”

佟林把子弹放回盒子里面,给江波涛扯了张凳子,八卦起来:“咱们轮回的团长夫人是不是已经定下来了?”

“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江波涛警惕看了一下四周,压低了声音:“这都八字还没一撇呢怎么到你们这儿就快在一起了?”

“啧啧,这还需要藏着掖着?”佟林感叹:“谁不知道咱们轮回的周团对兴欣的叶修有意思?这都不是新闻了好吗,你还当个秘密藏着掖着。”

江波涛张了张嘴,他是真的没想到这种八卦会流传得如此之快,怪也怪周泽楷有些事情做得太明显,好像压根就不想隐瞒,估计从年前那一封封邀请函开始,轮回这边的基层里就已经传开了。

“叶修这人……怎么说呢,能力强手段多,不好评价,”佟林推了一下江波涛的胳膊:“我就好奇他是怎么把周团给勾上手的?听说周团在他身边几年都没出事,调回来之后反而春心萌动了。”

这我哪知道。

江波涛翻了一个白眼:“我也是两眼一抹黑,按着我的推测估计多半就是AO之间的相互吸引吧,以前没出事估计是周团长也不知道叶修是Omega,不敢有什么想法吧。好了好了,我要回去了,那子弹尽快做啊。”

佟林低头思忖,江波涛见他不回答,打声招呼便提前离开,半晌之后,佟林慢腾腾的把装有子弹的盒子盖起来,喃喃自语:“AO的相互吸引?总之我是不太相信那样厉害的人以前会是一个Omega……”

 

 

 

兴欣军团这次出征分为两支队伍行动,一支是大部队的正统军队,走正常的行径路线;另一支是只有叶修等十几人的小分队,没有从大城市取道,而是走的崎岖山路,翻山越岭,今晚已经是第三个在森林风餐露宿的夜晚,兴欣众队员们好好体验了一把野外探险的生活。

夜色已浓,森林里只有猫头鹰发出咕咕叫声,偶尔还夹着几声狼嚎,草地上并排扎了几只帐篷,男人们轮流守夜,现在正是乔一帆和包子当值,两人正窝在篝火旁一起打模拟游戏。

叶修带着罗辑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打着手电在密林里缓缓前行,穿过树林走到一大片草地的中央,罗辑清了清嗓子,感到颇为不好意思:“团长,我唱了?”

叶修点点头,满月之下,罗辑哼起歌来,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声线清亮温柔,和晚风揉合在一起,和树林里沙沙声响交融在一起。

一连唱了几首歌,十几分钟过去,罗辑看着叶修,眼神好像在询问,叶修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继续唱下去,又过了大概一刻钟,等到罗辑已经口干舌燥的时候,叶修的手轻拍他的肩,伸手指了指身后七点钟的位置。

罗辑转过身,看见过膝的草丛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他眼前一亮,歌声也更加柔和极具感情,两人目不转睛盯着那片草丛,只见从里面伸出一支长长的根茎,顶着一朵散发着绿色幽光的花苞。

这花苞在夜色中缓慢旋转着,最后对准罗辑的歌声方向,花苞渐渐抬头张开,在夜色下即将吐艳绽放。

“开花了!”罗辑压着嗓子,叶修捂住他的嘴,压低声音:“继续唱,悄悄靠过去。”

罗辑稳住心神,咽了一口唾沫继续清唱,和他们相距两米左右的地方,一株兰花正在草丛里静谧绽放,花瓣像是洒上一层荧光粉,在夜色下散发着莹莹绿光。叶修和罗辑一步一步悄悄靠近,他们穿着军靴,尽量注意避免踩到树枝和枯叶发出声响,罗辑从怀里拿出一个透明网袋,拉开封口的抽绳。

叶修给罗辑使了一个眼色,罗辑点点头,两人同时停下脚步,罗辑深吸一口气,把透明网袋张开用力扑了过去,谁知道那朵刚刚还在安静绽放的兰花,忽然两瓣叶子摇了摇,接着便以极快的速度向前游动起来,洒下点点星光。

罗辑扑了个空,摔在地上龇牙咧嘴,叶修在兰花游动的瞬间便跑动起来,一个滑铲将地上的一根枯木踢飞,精准横在兰花游走的前路。兰花见前路被阻立刻调转方向,叶修眼疾手快,从怀里掏出枪,向前跳起一大步,借着惯性的前冲力按下扳机,一张网从枪口里跳出,将还在奔跑的兰花一把罩住。

叶修在地上滚了一圈,悠闲收起枪,看见兰花还在细密的丝网里挣扎着,蹭掉了不少绿色荧光,他信步闲庭走过去:“跑啊,再跑一个试试。”

“团长!抓到了吗?”罗辑灰头土脸的跑过来,只见叶修从地上把网收起,拽起兰花的根茎,接着提起一只……兔子。

罗辑怔了怔,叶修手中的兔子一身粉色毛皮毛茸茸圆滚滚,滴溜溜的大眼睛异常可爱,三瓣嘴撇着,头顶顶着的那株兰花萎了下来,花瓣低垂着,配合着兔子可怜兮兮的表情让人心都萌化了。

“你倒是再跑啊,”叶修把兔子提到眼前晃了晃,伸手弹了一下兔子的脑袋:“挺能躲的啊,为了逮你我们在这山里睡了三天了。”

兔子眼泪滚滚,眨巴眨巴眼睛,挤出一颗泪珠,身体轻轻发抖,嘴里发出一声又一声“咕叽咕叽”的微弱叫声。

罗辑偏开脸,有些于心不忍,又听叶修说:“别给它骗了,这东西最会装可怜博取同情了,收起你那点同情心。”

叶修把兔子放进透明网袋里,收起抽绳扔到罗辑怀里,伸个懒腰:“走走走回去了,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是。”罗辑跟上叶修的脚步,怀里的兔子在袋子里动个不停,脸都挤到变形,挣扎着想要把头探出来,罗辑的同情心又泛滥起来,轻声问:“团长,能不能……给它露一个头出来?”

“喘不过气了?”叶修伸出手弄了一下,把兔子的脑袋连同那朵兰花一起放出来,脖子以下肉嘟嘟的身子还放在袋子里,远远看上去就像是罗辑抱了一朵花似的。兔子显然对叶修极度不满,冲着叶修龇牙咧嘴亮出小小尖牙,被叶修揪着长耳朵捏了一把,又变得老老实实。

等走到露营的营地,包荣兴看见他们回来了,招招手:“老大!你们回来啦!带的这是什么?野味吗?”

乔一帆也兴致勃勃站起来,走过去一看,惊讶睁大了眼睛:“安、安纳斯午夜兔?”

“还是一帆见多识广,不愧是在微草待过,”叶修提着兔子的耳朵,微微一笑:“这就是教科书上极其稀有的安纳斯午夜兔,几年也不见得能抓到一只,小东西狡猾得很。”

罗辑盯着兔子看了好一会儿,他只在资料上看过关于安纳斯午夜兔的照片,但是大多数都是白色、黑色、黄色或是花色,还从来没有看见过粉色的品种,并且教科书上也没有提到关于粉色的午夜兔,叶修似乎看出他的疑问,解释道:“粉色是一种变异的品种,我也只在一个贵族家里见到过一次,今晚咱们走了大运了。”

包荣兴兴奋不已:“那老大,马上烤了吃吗?”

叶修哭笑不得,拦住脱线的包子:“包子,这可不是夜宵,留着有用的,你想尝鲜的话这边山里的野味随便抓,这个要是吃了咱们这几天树林子就白蹲了。”

包荣兴挠挠后脑,站到一边,叶修提着兔子,伸手捏着莹绿色的花瓣,午夜兔立刻发出短促的叫声,两条有力的后腿也在透明网袋里大力挣扎起来,叶修笑了:“装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啊,这花瓣摘了不痛不痒,与其等它自己凋谢不如让哥摘了入药。”

午夜兔甩着头不给叶修碰头顶的花瓣,叶修摸着下巴,一把攥住它两只兔耳:“哟,还来劲儿了?信不信我摘了你的花就把你扔去做野味?”

这个威胁效果立竿见影,午夜兔立刻不挣扎了,只不过大眼睛瞪得圆圆的,充满委屈和哀怨,看着那个笑容痞痞心眼坏坏的男人从自己头顶把花瓣全摘了下来,也只能发出不甘愿的叫声。叶修摘了花瓣之后,接着把午夜兔丢给了罗辑,便拉开自己的帐篷钻了进去。兔子在罗辑的怀里咕叽咕叽叫个不停,大眼睛扑闪扑闪,弄得他心软不已,好几次几乎都有一股想要解开网袋把它放出来的冲动。

乔一帆按住他的手轻声提醒:“罗辑,你可别把它放出来,听说安纳斯午夜兔善于伪装欺骗,最后还会反咬一口上当的人类,以防万一还是不要放出来比较好。”

“团长也是这么说的,但是……它看起来真的让人心生怜悯啊,不管了不管了,我不会放它出来,放心。”罗辑捧着午夜兔,午夜兔头顶现在只剩一朵光秃秃的花蕊,瞧着有些好笑,罗辑却一点也笑不出来,叹一口气抱着兔子也回了帐篷。

 

 

 

第二天一早,兴奋惊喜的尖叫声唤醒了森林的早晨。

“好可爱啊!好漂亮的兔子!”

陈果捧着脸露出星星眼,对着窝在罗辑怀里的兔子瞬间爱心泛滥,魏琛蓬头垢面从帐篷里钻出来:“老板娘你大清早的嚷嚷啥?什么兔子?”

“罗辑,这是你和叶修昨晚逮的吗?我还以为你们去做什么危险任务了呢,没想到居然是去抓宠了!”

陈果还在围观午夜兔,午夜兔也很配合,窝在罗辑的怀里乖巧无比,时不时抽动一下鼻子,宝石般的圆眼清澈透亮,可爱动人。

“让我抱抱让我抱抱!”陈果从罗辑手里接过兔子,小心翼翼搂在怀里,唐柔也露出有如慈母般的微笑:“呀,真的好听话啊,果果你看,它还撒娇呢。”

众人看见午夜兔的小脑袋顶着陈果的手心揉弄着,时不时还用鼻子嗅一嗅,柔软的兔毛把陈果的心都要挠化了,唐柔还拿了麦草去逗它,兴欣军团两大美女突发奇想,把兔子抱到一旁的草地上梳妆打扮去了。

魏琛盯着瞧了一会儿,笑了起来:“哎这不是传说中头上长草的兔子嘛,特难逮啊,怎么弄到手的?”

罗辑解释道:“安纳斯午夜兔是一种对声音很敏感的生物,它最喜欢听人类的歌声,传说在满月之时站在空旷无人的树丛里唱歌,就会把它吸引出来,头顶的兰花开得越盛,代表它的心情越好,精神状态也越放松。”

“那只要唱一首歌就能逮到它了?这么神奇啊,”包荣兴勒住罗辑的脖子,好奇问:“你唱的什么歌啊?现在是五月份,是不是唱的歌和双子座有关?”

“……没有。”

“那就是白羊座咯?”

“……也不是。”

乔一帆及时伸出援手,把局促不安的罗辑给解救出来:“真的这么容易吗?可是据我所知午夜兔数量十分稀少,而且抓捕困难,黑市上的价格已经炒到数百万金币一只了。”

“当然没那么容易。”

一道沙哑声线传来,几人一起朝帐篷看过去,看见叶修从帐篷里出来,脸色青白,眼下还有一圈黑眼圈,明显昨夜休息不够。他抓了一把蓬乱的短发,打了一个哈欠:“想把午夜兔引出来,首先需要很纯粹的歌声,最好是心思细腻敏感、性格温和善良,没有杀戮之心、年龄不超过二十岁没有破身的青年,最重要的一点,要对午夜兔的胃口。”

“哟,这条件够苛刻的啊,都快赶上找对象了!”

叶修看了魏琛一眼,笑容无奈:“可不是嘛,抓午夜兔完全就是靠运气,连哥这样的百科全书在它面前都要听天命,所以这玩意儿才能在黑市上卖出天价。”

叶修话音刚落,包荣兴立刻很给面子的欢呼着“老大威武!”给他助威捧场,叶修笑了笑,对着不远处的陈果喊了一声:“老板娘!玩够了就把兔子拿过来,我还有用。”

魏琛叼着烟,撞了一下他的肩:“你好好的抓这兔子干嘛?卖了给咱们军团筹备军资?”

“当然是有大用处了!你以为安纳斯午夜兔值钱的地方是当做宠物吗?啧啧啧,真是太肤浅了。”

“你大爷的,你不肤浅你倒是说啊!说三句吞两句的,挤牙膏呢?”

叶修懒得解释,直接钦点罗辑答疑解惑,自己回帐篷里端着脸盆去小溪边洗漱去了,罗辑轻咳一声,指了指头顶:“是兰花,安纳斯午夜兔头顶盛开的兰花才是团长最需要的东西。”

“兰花……”乔一帆灵光一闪:“是入魔药吗?”

罗辑点点头:“嗯,出发之前叶团长和我研究过关于冰属性的稀有材料和暗属性的稀有材料之间的融合问题,因为不是普通融合,还有高阶符文需要一同熔炼,所以需要一个媒介来中和一下两种对冲属性稀有材料产生的反应。”

“说那么深奥干嘛,不就是要找一个平衡物质吗,像是桥梁一样将两种物质连接,”魏琛左右两根食指对在一起,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两个看对眼的AO,要找个适合的机会标记,发情期不就刚刚好嘛。”

乔一帆和罗辑纷纷无语,魏琛的话糙理不糙,的确是这么个意思,明明是很正经的事情,为什么给他这么一形容瞬间变得猥琐无比呢?

忽略了魏琛的猥琐,乔一帆继续问:“那怎么想到用午夜兔的兰花来做媒介?书上有记载吗?”

“呃……我说一样东西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午夜兔的花瓣是绿色的,摘下或是掉落之后经过一夜的时间就会固化,变成水晶状的物体,叫做‘绿水晶兰’。”

魏琛叫了起来:“哦哦哦那个玩意儿!可贵了,上次老叶给我的材料表里就有这什么绿水晶兰,论瓣儿卖的,而且还特稀少,搜罗半天才搜罗那么几颗。”

包荣兴也很好奇,问道:“那老大是要需要很多吗?”

罗辑点头,乔一帆张了张嘴:“……所以叶团长就直接、直接抓了一只午夜兔回来?”

在几道炙热目光的注视下,罗辑沉重点了点头。

……不愧是他们兴欣的团长,做什么事都喜欢追求便捷,一步到位,嗯,这行事风格,很叶修了。

另一边叶修走到陈果和唐柔身边,午夜兔正窝在草地上眯着眼享受两位美女给它梳毛挠痒,脖子上还挂了一个花环,注意到叶修之后立刻坐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三瓣嘴也撇了下来。

“叶修,它好像对你敌意很强啊,一看就知道你肯定欺负它了。”

“老板娘你别冤枉我啊,我哪里欺负它了,”叶修蹲下身伸手去逗兔子:“喂,刚刚不是心情还挺好的嘛,笑一个看看?”

午夜兔龇牙咧嘴,露出一排小尖牙。

“哟,脾气还不小,”叶修拎着兔子的耳朵把它提起来,露出微笑:“不想笑?那可由不得你,这样好了,给你取个名字,就叫‘笑笑’怎么样?”

 


TBC.

铺剧情,可能真的是长篇写习惯了,每次都会铺一串剧情出来

周叶最近几章估计都是单人solo了,到了后面才会开启双人副本

评论(47)
热度(489)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