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迹不二、维勇、周叶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TB店铺→朔食纪

【周叶】酒香 (ABO) 15

目录整理


ABO,军队PARO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Chapter 15.

 

叶修坐在桌前,手中拿着镊子,将固化成水晶状的花瓣一片一片放入手边盛着清水的小碗里,圆滚滚肉嘟嘟的午夜兔耷拉着耳朵不情不愿蹲在一旁,头上的根茎垂下,光秃秃的花蕊在胡须旁一晃一晃,仿佛在控诉叶修对它做出的恶行。

“你别这样看着我啊,少一朵花又不会怎么样,你们午夜兔一生要开出无数朵花,难道每一朵枯了萎了都要哭丧着脸吗?”叶修揉了一把兔子耳朵,食指中指叉着它的嘴角两边,往上一提:“哥给你取名叫‘笑笑’,你就一直摆个苦瓜脸。”

午夜兔显然对自己的新名字嫌弃不已,躲开叶修的手指,转身用屁股对着他。

它被逮回来之后,兴欣小队便放弃了野炊生活,加快脚步,走便捷的城市交通路线,虽然白天笑笑都被两个大美女抱在怀里玩得乐不思蜀,但是一到晚上,噩梦就来了——叶修总是无情的从陈果手中把兔子要回来,带回自己房间。

然后笑笑就获得了一个可移动多孔透气睡袋,挂在叶修的床头休息。袋口紧紧扎着,只给兔子露了两只长耳朵出来。

前天的深夜,它想趁着叶修熟睡之后逃走,结果刚把袋口给扒拉开,欣喜把头探出去,就在一片漆黑中和叶修面对面确认了一遍眼神。

于是大半夜的,叶修挑灯夜战,用手边的材料临时折腾出一道中级禁锢符咒,把兔子塞回睡袋,啪一下贴在袋口,安心躺下睡觉了。笑笑的小脑袋不停拱着袋口,团子脸都快挤得变形了,却始终无法从睡袋里面挣脱,更加得不偿失的是,连着两只耳朵也一起塞袋子里了,窝着异常难受。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平稳的呼吸声和兔子微弱的咕叽叫声,叶修一下翻身坐起,打个哈欠盯着笑笑:“信不信我再给你弄道禁言符咒?”

午夜兔立刻噤声,留给叶团长一个静谧的夜晚。

逃跑是要遭受惩罚的,特别是对叶修这种锱铢必较、睚眦必报、心狠手辣【来自笑笑心声】的人来说,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今天白天就把笑笑给捉了来,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材料,旁边便携式坩埚里的符水咕嘟咕嘟冒着气泡,看得笑笑的毛都炸了起来。

“这么天天把你放袋子也不是办法,你被困着也挺难受的,对吧?这两天光顾着和你斗智斗勇的,觉都没睡好,”叶修把笑笑放在桌上,露出看似和蔼的微笑:“干脆这样,哥给你做个小装饰品,咱俩休战,怎么样?”

笑笑盯着叶修的脸,总觉得这笑容里藏着阴谋,一个劲儿的摇头。

“我数了一下手边的材料,够做一个脚环出来,就装在……”叶修把笑笑的后腿提起,立刻被兔子连蹬了几下,他皱起眉:“干什么干什么,你是公的我也是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

笑笑发出了凄苦的咕叽叫声,好像自己的贞操在被一个不要脸的男人觊觎。

叶修拎着兔子后腿观察半分钟左右,收回了手,开始坐在桌前做起脚环来。

各种不同属性的稀有材料混合在一起,加入绿水晶兰当做媒介融合,最后再把符水熔烫在普通金属圆环的内侧,从坩埚里捞出来的时候,一片绿光闪过,留下一个金灿灿的脚环。

叶修把脚环拿到笑笑面前,指着内侧繁杂的符文给它看:“三道高阶符文,其中一道还是追踪符文,怎么样,对你够重视吧?”

笑笑睁圆了大眼睛,感到不可置信:他不是普通人类吗?怎么会像魔女和巫师一样制作这种高等级的魔法器具?!

叶修似乎知道它在想什么,懒洋洋笑道:“不用对哥的才能感到震惊,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陈果在门外问:“叶修,怎么样了?你没欺负笑笑吧?”

笑笑就像是在配合陈果,昂着头猛然间拔高了叫声,激昂婉转、抑扬顿挫,叶修一脸黑线看着桌子上这只戏精开始它的表演。

门外的陈果一听就急了:“叶修你快开门!我告诉你啊虽然笑笑是你捉来的,但是它是我们兴欣的吉祥物!你用它头上的花它就够可怜了,千万别动用私刑啊!”

“……老板娘,你怎么能给一只兔子骗了?它在这儿活蹦乱跳好得很呢。”叶修拎着兔子耳朵将它放进睡袋里,去给陈果开了门,陈果脸上的焦急不是装的,看来仅仅几天时间已经和笑笑培养了深厚的感情,她一路小跑进来,看见笑笑可怜兮兮窝在睡袋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肯定是我来的够及时,你还没来得及下手。”

“……”

陈果把笑笑抱在怀里,笑笑亲昵蹭着陈果的胳膊,叶修走过来:“正好,你抱着它,我来给它戴个脚环。”

“脚环?你在房间里面折腾半天就是在弄这个?”

叶修捏着笑笑的右腿,又给踢了两下,索性把两只乱动的腿一起按住,把金属扣环扣了上去,“咔哒”一声脆响,兔子的圆眼里满溢着哀怨——完蛋,这下想跑都跑不掉了。

“还挺好看的,”陈果抚摸着笑笑柔软的粉色细毛:“不过它看上去好像不太开心啊……”

“可能刚刚和我闹矛盾,有点小情绪吧。”

 

 

自从笑笑戴上金属脚环之后,叶修每晚把它抓回房间睡觉也不再困在睡袋里,而是任由笑笑自由行动,只意思意思把房门给关起来。

金属脚环牢牢扣在脚上,想要咬开就会遭到触电般的反弹,咬了几次之后,兔子的胡子都给烫歪了,终于知道厉害,认命乖乖在叶修身边睡下。

为了这只午夜兔,兴欣小队到达北海之滨蓝雨军团的领地时,比约定时间还晚了一天,蓝雨派了他们的军团副团长迎接叶修等人,黄少天站在大太阳下晒了二十多分钟,才看到由远及近一队人慢慢悠悠晃过来,当场就急了:

“老叶!你说你们怎么走这么慢呢?!大部队都在咱们蓝雨歇两天了团长居然才到!军纪呢作风呢?冯司令如果知道的话肯定又要气得吹胡子瞪眼!”

叶修还没来得及开口呢,魏琛抢先咳嗽一声,板起脸:“干嘛呢?来打仗不要准备完善计划周全的?听你这口气,咱们大部队先到了,吃你们蓝雨两天饭就计较成这样?怎么跟着喻文州过得这么抠门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魏老大,你还不了解我嘛!”黄少天撇撇嘴,气焰顿时矮了魏琛一头。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只要有心留意过军团高层更变的人心里都清楚,特别是蓝雨军团的内部高层们,谁不知道黄少天是魏琛一手带出来的?当时在蓝雨军团的基地里,还是黄毛小子的黄少天天不怕地不怕,独独对魏琛敬重几分,而魏琛也对黄少天寄予众望,付出最多的心血精心栽培。

叶修抱着臂一言不发静静看戏,站在身后的几人也没站出来插嘴,只有神经大条的包子叫了一声:“蓝雨这么小气的啊?那咱们是不是还要自己付伙食费啊!”

“包子!”陈果赶紧把包子给拉到旁边,压着嗓子提醒:“别乱说话!”

黄少天脸色更不好看,对着叶修发难起来:“老叶你评评理啊!我是这意思吗?我黄少天什么时候计较过这种小事了?我意思就是你们来得迟了,你懂的啊。”

叶修两手一摊,满脸无辜:“我可不懂啊,还是你老领导比较了解你。”

“……”

跟着黄少天前来的几位侍卫官面面相觑:这真是新鲜事啊,难得看到他们巧舌如簧、滔滔不绝的黄副团哑口无言!

还是叶修先笑了,摆摆手:“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你们这边沿海地区气候湿热,这大热天的还不请我们进去?别逼着老魏又教育你啊。”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没好气侧身让开,对着身后的侍卫官们摆摆手:“都让开都让开!给这几位大爷让路,让他们赶紧进去!”

蓝雨基地依山而建,山清水秀风景秀丽,比在贫瘠盆地中扎根的兴欣要好太多,站在训练基地都能看见碧波荡漾的大海,迎面吹来的风带着海水的咸腥味道,包荣兴舔舔唇,在这大好山水之中发出感慨:“这一趟不能白来,咱们今晚吃海鲜!”

魏琛拍拍胸口,露出自豪的表情:“怎么样?老夫当年的选址很考究吧?看看这地段这环境,周围可都是几个度假山庄!多惬意!”

“哦……难怪蓝雨刚成立前几年怎么都没挤进军团排行榜前三呢,可算找到原因了,”叶修笑着扫了一眼魏琛:“老魏,你懂不懂什么是‘梅花香自苦寒来’?看看你们蓝雨衣食无忧,还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哪儿还有争夺军团排位的斗志。”

“叶修你大爷的,就该给你留在黄土地里吃沙子!”

“哟,还恼羞成怒了,啧啧啧。”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拌着嘴,早已习惯这种氛围的兴欣众人面不改色,蓝雨军团路过的士兵们窃窃私语,恐怕就没见过哪个军团正副首领有这种作风的。

“叶少将,魏前辈,好久不见。”

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来,叶修回过头,看见温文尔雅的笑脸,懒懒打声招呼:“文州啊,忙完了?”

“刚刚在开一个重要会议,没赶得上迎接叶少将和兴欣的战友们,还请见谅。”

喻文州温文有礼名声在外,在众人印象之中,脾气是出了名的好,心眼也是出了名的多,名列荣耀联盟里四大战术大师之一,迎接盟军给彼此留下好的合作印象这种事喻文州绝对会放在心上,但是今天却只派了黄少天前来,看来这会议真的是万分紧急,才让喻文州不得不留下来坐镇。

叶修和聪明人说话从来不会多绕弯子,直接就奔了主题:“哦?开什么会议?鲛人最近又出乱子了?”

喻文州露出无奈的表情,轻叹一口气:“昨夜趁我们不备,偷袭了临海的一个小渔村,造成数人伤亡,政府今早天还没亮就派人过来了。”

对于政府而言,守护一方土地的军团相当于他们的保护伞,就像是俗话常说的有困难找警察,政府在遇到解决不了的棘手事件时,也是第一时间想到来找蓝雨军团。作为军团团长,喻文州自然责无旁贷,而且还是一直后患无穷尚未得到有效措施解决的鲛人事件,便更加让人头疼。

兴欣军团大部队前两日抵达,但是听说核心小队还在路上,喻文州倒是没像黄少天急吼吼的追问叶修等人怎么还没过来,在喻文州心里,叶修做事一向极有分寸,他在路上耽搁了两天,自然有耽搁的理由,相信见面之后就出一个像样的说法。

“没想到这些鲛人还真是急不可耐啊,还想给他们多过两天好日子呢,这么积极送死的吗?”叶修的语气颇为自信,好像自己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解决这个历史遗留问题了。

“看到叶少将有备而来,这样我就放心了,”喻文州说:“有什么用得着蓝雨的地方,蓝雨一定尽全力配合。”

黄少天在身后嘟囔:“咱们团长都没法子,你们真这么有把握?”

忽然,兴欣队伍里传来一声轻呼,众人一起看去,只见陈果手里拿着一个空袋子,手忙脚乱呼叫起来:“笑笑!笑笑跑丢了!”

“哎呀果果,不是让你把袋子扎牢的吗,怎么给它跑出来了?”唐柔左右张望,陈果哭丧着脸:“我、我看它在里面憋得难受,就想给它露个头出来透透气……”

乔一帆一脸“我就说它很狡猾”的无奈感。

“老叶不是给它打了脚环了吗?没事儿,跑不远的。”

叶修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金属圆环,露出苦笑:“……因为要过蓝雨基地的出入检测,一个小时之间刚摘下来。”

蓝雨军团的众人一头雾水,看见兴欣那边都乱成一团,黄少天看的奇怪:“笑笑?那是什么?”

“是——一只宠物,粉色的兔子,头上有根草,”叶修比划了一下:“耳朵很长,喜欢装可怜,你们别干站着啊,都去找都去找,估计刚跑没多久,那边草丛是重点。”

“兔子?!卧槽老叶你故意的吧!明知道我最怕这些长毛的东西你还故意带来蓝雨?!”黄少天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去我不去,要找你自己去找。”

“大男人怕什么兔子?真是丢人,你还是不是Alpha了?我看你也是个Omega吧。”

叶修漫不经心随口怼一句,激得黄少天握拳怒喝:“找就找!我算看出来了,你们兴欣来我们蓝雨就是找茬来了!”

在场的蓝雨众人都给遣去找兔子,喻文州略感疑惑:“头上长草的兔子?据我所知有这种生物特征的有三种,一种是图拉尔山兔,一种是印加山脉的雪兔,还有一种就是最珍贵的安纳斯午夜兔,叶少将你们在找的是哪一种?”

叶修站在灌木丛旁拨开一片灌木,回头微微一笑:“你猜。”

“图拉尔山兔和印加雪兔虽然也比较罕见,但是却没有到弥足珍贵的地步,能让叶少将这么重视的,恐怕也只有午夜兔了。”

叶修也不反驳,说:“知道了那还不快帮忙找嘛,要知道哥在路上耽搁几天可就是为了这兔子。”

蓝雨基地里绿化范围甚广,平时看着赏心悦目心花怒放,可是到了找东西的关键时候却碍手碍脚,半人高的草丛把土地遮得严严实实,现在又是大白天,没有满月的情况下,罗辑的歌声也无法将其引诱出来,陈果都快急哭了,拿着笑笑的空睡袋懊悔不已。

“团、团长!”

浓密草丛里发出黄少天凄惨的叫声:“快来想想办法把它弄下去!”

众人一起围过来,看见黄少天跌倒在地,他的头顶上正趴着一只粉色的兔子,四个爪子牢牢勾住黄少天的头发,低头看着黄少天,似乎对人类惊恐的表情很感兴趣。

“哟,笑笑好像很喜欢你啊,少天。”

黄少天牙齿微微打颤:“我、我不要它喜欢啊!老叶你快、快把你的兔子带走!”

笑笑晃了晃小脑袋,“咕叽”轻叫一声,低头用长着倒刺的舌头舔了一口黄少天的脸颊。

……从小就对绒毛动物极其恐惧的蓝雨副团长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惊吓,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仰头倒了下去。

 

 

TBC.

评论(52)
热度(536)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