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霸道总裁看上我 12

目录整理


预警:这是一个又狗血又ooc的文,请谨慎食用,被酸到爽到,概不负责!!!看看这个名字,就知道其狗血程度一定不止一盆


从CP回来累到炸,最近又要发货,开启隔日更副本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周泽楷看着和叶修长相九分相似的男人走来,和喻文州和王杰希打招呼:“喻总裁,王老板,幸会幸会。”

“跟我们还打官腔?看你这表情就是心不甘情不愿被赶鸭子上架的。”

叶秋叹一口气,靠近露台里这里冷气不足略显闷热,他伸手松了松领带,语气颇为无奈:“要怪就怪那个混蛋哥哥,成天没事儿给我找麻烦,这次让他回来又装死,弄得父亲一肚子肝火全出在我身上。”

喻文州笑道:“叶伯父是把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寄予厚望。”

鬼知道叶秋才不想被寄予这种众望,若不是哥哥逃出生天,现在哪里轮得到他天天被扣在叶氏集团被压榨?其实有时候看见叶修窝在自己那间小公司,明明生意青黄不接每个月盈利看着都让人心酸,但是不止为何却心生羡慕,起码叶修的脸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愁苦与无奈。

“你哥哥不争气,别学他。”王杰希淡淡说道:“偷酒的小人,那瓶是罗曼尼·康帝,去年我好不容易才从法国酒庄收来的,你要是不替你哥哥买单,我就要报警了。”

“……我干嘛要为他买单?!”叶秋额上青筋跳了跳,即使是修养良好也快忍不住要炸了:“你赶快去报警,马上,速度的!”

周泽楷心下了然,原来如此。那天的红酒装在醒酒器里,他对酒也没什么深入研究,没想到居然是酒王,难怪入口的味道会那么甘醇甜美,而且按着王杰希的说法,那瓶罗曼尼·康帝说不定还是获奖年份,那市面上更是有价无市,被炒到上万欧元都不是稀奇事。

现在叶修的身份正在渐渐明朗,到底是误打误撞还是眼光独到,一时还真说不准。

叶秋和王杰希呛过一句,这才注意到站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周泽楷,他的目光不着痕迹打量一番,这个英俊沉稳的男人眼生得很,在这满是熟面孔的商业酒会上分外惹眼,但又不觉得突兀,好像他的从容天生就适合生存在这种上流社会的觥筹交错之中。

“这位是……?”

喻文州搭上周泽楷的肩头,对着叶秋微微一笑:“这是周家的小少爷,你这次来的时候应该也被交代任务了吧?”

这次来参加酒会的确是被父亲布置了任务,因为都听说了本次酒会S市周家出席酒会的是不常露面的太子爷,虽然周家和叶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稳发展,但是本着多个朋友多条路,在这新旧交替之时和周家结交有益无害,因此叶秋一听说这是周泽楷,立刻从善如流拿出名片,递了过去:“周公子,我是叶秋,幸会。”

B市叶家。

周泽楷收下名片,难得主动伸出手回应:“周泽楷,幸会。”

喻文州和王杰希对视一眼,纷纷默契悄悄退开,远远围观这场伪·掉马大戏。

周泽楷看着叶秋,细细打量之下,这两兄弟的脸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只不过叶修平时看上去没什么精神,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而叶秋则是显得神采奕奕,举手投足之间更有一股霸道总裁的风范。

叶家这对双胞胎兄弟,外人知晓的也不多,毕竟叶修从大学毕业之后就不再回家,应付这种高端场面都是叶秋出席,大家对叶家的印象也停留在只有这么一位继承人上,谁能想到居然会是一对双胞胎兄弟?

两人打太极一般说了一番客套的场面话,周泽楷轻轻晃着酒杯,状似无意随口问道:“你有哥哥?”

叶秋知道刚刚和王杰希他们的对话都给周泽楷听了去,不过这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便坦然点头:“是的,和我同岁。”

“怎么没来?”

一提起叶修,叶秋就气不打一处来,摆摆手,显然不想多提:“有事,没能赶来。”

周泽楷嘴角弯了弯,继续问:“你哥哥在B市?”

“不在,现在去S市流浪……等等,”叶秋用怪异的目光盯着他,摸着下巴警觉起来:“你怎么总是问我哥哥的事?他得罪你了?”

周泽楷毫无愧色的点点头:“嗯,偷东西。”

这东西可了不得,偷走的是小周少爷的真心。

叶秋张了张嘴,咬牙退后一步伸出手掌一挡:“别让我买单啊,你和王杰希都找他算账去!这什么人真是的没下限没节操!拿别人东西就跟自己的似的……”显然叶弟弟是想到自己那辆商务车了。

周泽楷很想现在就打个电话给叶修现场直播弟弟如何不顾手足之情出卖兄长,王杰希不是说他是护兄狂魔吗?怎么好像半点也没有要帮着叶修的意思?

于是周泽楷微微一笑,下了猛药:“卖身抵债吧。”

“嗯?”叶秋愣了愣:“卖身?……我哥?”

意识到透露太多又不想打草惊蛇的周泽楷轻抿一口美酒,淡淡掩饰过去:“开个玩笑。”

这玩笑也太不好笑了吧,卖身???

叶秋总觉得狐疑,他还想再问问周泽楷到底怎么回事,谁知道周泽楷和他客套一句就走开了,弄得叶秋一肚子话堵在嘴里说不出口,心情更加烦躁。

王杰希和喻文州见周泽楷及时抽身,就知道接下来叶小少爷肯定要来这边打听情况,喻文州低声问:“你说我们是蒙叶秋呢,还是不说实话?”

王杰希看他一眼:“你这个问题太好了,让我完全无从选择。”

喻文州笑了,再次和好友达成共识:“那就这么做吧。”

果不其然,叶秋坐立不安,等不了半个小时就绕过来,皱着眉表情严肃看着他们:“喂,周泽楷和我哥是不是有事?”

喻文州先探探口风:“你觉得有什么事?”

叶秋抱着臂,霸道总裁王八之气奔涌而出:“还能有什么仇,欠他钱啊!我估计数目还不小,不然的话周泽楷不会说什么‘卖身抵债’,让我们叶家的人给周家卖命?做什么白日梦呢。”

王杰希被香槟呛了一口,喻文州微笑着,不做任何评论。

看来叶秋弟弟还是太正直,对周泽楷的话理解得大方向完全失误了。都说了是卖身抵债,纯属字面意思啊,看来还是新手司机上路,摸不准方向盘了。

“你们和我哥最近是不是经常见面?他有没有提到周泽楷?”

“没有吧,最近叶修不太出来,约他都说很忙。”喻文州一句话就撇得干干净净,王杰希也跟着附和:“嗯,放了黄少天无数次鸽子,弄得他都要去兴欣那边逮人了。”

“真不让人省心,他还和我借了车,一直不告诉我什么用途,不会拿去贷款抵押了吧?”叶秋开始发挥想象力琢磨起来:“他那个小破公司经常周转不灵,说不定资金链又断了,可能不得已和周泽楷发生什么碰擦了……真是的没钱不能打电话给我吗?死要面子活受罪……”

王杰希和喻文州同时点头:开始了。

叶秋就是这样,平时和哥哥互相看不顺眼,但是一到关键时刻,立刻化身护兄狂魔,叶修就是有天大的事他都愿意帮着扛着,还别扭得要死要活,不愿意让哥哥知道,深藏功与名,比学雷锋做好事还低调。

但是每次和叶修吵架的时候又恨不得把那些自己背后付出的东西全给倒出来让哥哥好好愧疚一番,最后又只能作罢,弄到后来还给叶修气个半死,自己吃力不讨好。

当时王杰希和喻文州总结过:叶秋一遇上叶修,就变成典型的受虐人格,痛并快乐着。

“不行我要打个电话给他,要是真欠钱了一切都好解决,要是有别的事情到时候再说。”说着叶秋就拿出手机,被王杰希眼疾手快及时按住手:“我觉得你还是静观其变比较好,那毕竟是周家的人,有那么好打发?”

喻文州跟着帮腔:“而且我估计这其中别有隐情,绝不是欠钱那么简单,你最好别这么莽撞去找叶修,就算有什么事,他可能告诉你吗?”

王杰希和喻文州一人一句,成功使得叶秋犹豫不决,渐渐放下手机,喻文州接着说:“你倒不如好好调查之后再做定论,如果真的只是和金钱相关,那岂不是手到擒来,钱能解决的事,那就不叫事。”

两人成功迷惑得叶秋云里雾里,几番思索之下放弃了去找哥哥质问的打算,抬头一看,周泽楷正在斜对面和某位政界要员打交道,叶秋不等多想已经走了过去,打算再从周泽楷这儿打听打听消息。

“直接捅破这层窗户纸有什么意思,周泽楷是聪明人,很懂得迂回周旋,今晚秋弟弟又要回去干着急了。”

王杰希挑眉:“有戏看?”

喻文州的右手在整理着水晶袖扣,肯定点头:“年度大戏。”

 

 

 

 

周泽楷回到别墅,坐在床边松开领带,忽然想给叶修打个电话,听听他的声音。

酒会的后半段,周泽楷明显感受到了叶秋的敌意,每一次靠近都带着目的性,并且还总是把话题拐到叶修的身上,让周泽楷充分感受到了被护兄狂魔支配的恐惧。

“周泽楷,你和我哥哥是不是有矛盾?有什么话就直说,不用藏着掖着。”

周泽楷摇摇头,干脆利落丢出一句“没有”。

叶秋哪能相信,他总怀疑是不是哥哥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导致周泽楷居然要他卖身抵债,叶修那边还是一条死路,叶秋只有从周泽楷这儿下手,想要套出一点有价值的消息来。

周泽楷自然不会顺了他的意,他可不想那么早就暴露和叶修的关系,他和叶修之间还没有达到那种你侬我侬的深厚程度,最起码再深♂入♂交♂流几回才能彻底让叶修收心,如果这时候给叶秋这么一搅和,到时候更难收场。

于是后来面对小舅子的问题,周泽楷都尽量以点头摇头回答,要么干脆不作答,要么躲着叶秋,酒会散场之后就赶紧离开,匆匆回了别墅。

躺在柔软大床上,拨通号码之后,没响一会儿,叶修接了电话:“怎么啦?”

听到那道懒散沙哑的声线,周泽楷疲惫的神经立刻放松下来,轻声说:“想你了。”

“不是才一天没见到嘛,这么黏人,”话虽这么说,叶修的语气却轻松愉悦,软下声音哄哄小情人:“周一你下班我接你去看电影怎么样?新上档的科幻片,听说很好看。”

“嗯,好。”

叶修总觉得电话对面那人有点不对劲,虽然周泽楷说话不多,这“嗯啊”的回答也和平时无差,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叶修就是察觉出了那么一点细微的情绪波动,他问道:“小周,你怎么了?心情不好?”

周泽楷拿着手机沉默不语,就在叶修以为电话断线的时候,听见他问:“你有兄弟姐妹吗?”

“有啊,亲弟弟,和我双胞胎,就差了几分钟。”

“关系好吗?”

叶修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这个不要好说吧,我们俩从小吵到大,很多事情都不对盘,但是哪怕互相打过一架,在对方遇到困难的时候都会第一时间站出来,不知道你懂不懂这种感觉,就像心底知道和这个人永远也不会有解不开的结,永远没有隔夜仇一样。”

听叶修这么描述,周泽楷大概能了解这两兄弟大概什么情况,难怪要被说“护兄狂魔”,叶秋这就是标准的别扭性格,明明在意得要命,当着面的时候却一句漂亮话都说不出口。

“怎么忽然问这种问题,你不是独生子吗?”

周泽楷随口解释:“没什么,好奇一下。”

两人对着电话沉默不语,叶修总觉得周泽楷有事瞒着他,但是周泽楷不说,他也不会逼他开口。时间一下晃过去五分钟,气氛安静的环境之下叶修躺在沙发上都快睡着了,想起来电话还没挂,发出的声音黏黏糊糊:“小周……我睡了,明天要早起出差。”

“嗯,”周泽楷也准备挂了电话去早点休息,今天喝了太多的酒,红酒洋酒掺砸在一起,躺下的时候就有点昏昏欲睡,但是挂电话之前还是叫住叶修:“等下。”

“怎么了?”

“Tesoro,ti amo.”

“什么?”叶修再次一头雾水,就听周泽楷笑道:“涨工资。”

……叶总裁瞬间清醒,面无表情按掉了电话。

 



TBC.

Tesoro,ti amo→宝贝儿,我爱你❤(Double)

评论(62)
热度(1327)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