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万千昼夜】初恋这件小事

白色蝴蝶兰——初恋


1:00     @南桥潤 


今天是叶神生日,踩着点来给叶神庆生!!!祝我们修生日快乐,周叶不离,昼夜不离!!


初恋这件小事

 

BY:阿朔

 

楼下的花店老板送了周泽楷一盆蝴蝶兰。

起初只是几个月之前,朋友生病,周泽楷探望之前准备去挑一束花,花店老板是个看上去二十六七的年轻男人,当时正拿着剪刀修剪一盆半人高的文竹,阳光透过花房四周的玻璃打在男人的身上,形成一层朦胧暖光。在这温暖却不刺目的光晕之下,男人抬起头,露出一张清秀好看的脸,薄唇微扬,勾勒出一个浅淡微笑。

那一天,周泽楷鬼使神差买了一个大花篮,不论老板推荐了什么他都不停点头,眼睛只顾盯着那双肤色奶白、漂亮好看的修长双手,看着它们拿起一支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修剪干净多余的根叶,再插到深绿色的花泥里。

“这么照顾生意,下次来给你打折。”

男人眨了眨眼,周泽楷猛然回神,居然不知不觉红了耳尖,匆匆付了钱离开花店,走了几步之后回过头去,看见花店老板坐在玻璃花房外,踩着高脚凳,正在抽烟。

后来周泽楷光顾花店的次数渐渐多了起来,没事来买几个小盆栽、再来几盆好养的绿叶植物,多肉也不放过,家里的阳台摆满了赏心悦目的花花草草,连平时享受闲暇时光用的躺椅都给挤到了角落里。

花店的老板名叫叶修,男,二十七岁,目前单身。

光顾多了,叶修和周泽楷也熟识起来,看见他又过来,放下剪刀主动迎了过来:“小周,又来买什么花?”

周泽楷一见到叶修就移开视线,心头揣了一只兔子在乱撞,让他不敢正视叶修那双明亮双眼,支支吾吾开口:“那个……好看一点的,装饰盆栽。”

“是要好看还是好养活的?”叶修笑了,拿着喷壶随手摆弄着花瓶里绽放的香水百合:“你都养死三盆文竹、两盆吊兰一颗仙人掌还有无数盆绿萝了,还不肯放过这些无辜的花花草草?”

周泽楷红了脸,局促不安挠挠耳尖,张了张嘴不知如何回答,叶修笑了,眼珠一转,在一片青青郁郁的花苗里挑了一盆出来,递给周泽楷:“这盆我送你,好好养啊,再养死了,我可就不卖花给你了。”

等到周泽楷拿着花苗回去查过资料才发现,这盆是蝴蝶兰的幼苗,对气温、土壤、湿度、水分都有一定要求,比那些只要浇浇水的绿色盆栽麻烦得多,周泽楷头脑一嗡,眼睛盯着放在桌上的幼苗,顿时感觉这可爱的绿苗就像是粗硬的荆棘,分外棘手。

也许是叶修也清楚以周泽楷的技术是无法养活这么一盆娇气的植物,更别说能养到开花,于是和周泽楷交换了号码之后,花店老板成了周泽楷的园艺顾问。

“蝴蝶兰不能种在土里啊,那天我给你的花盆就是透明钵,要种在水苔里,然后下面垫上兰石或者泡沫,保证透水透气……”

周泽楷颈间夹着手机,正坐在桌子前拿着笔认真记下叶修叮嘱的注意事项,很快白纸上洋洋洒洒写了一片,叶修在电话对面低声说道:“你要是能把这盆蝴蝶兰养开花了,咱们就出去喝杯咖啡庆祝一下。”

周泽楷眼睛顿时亮了,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忙不迭答应下来:“嗯,会、会的。”

后来挂了电话之后,他才明白这种心动,应该就是初恋的感觉。

 

 

 

那盆蝴蝶兰养在卧室里,花盆摆放在飘窗上,充分享受阳光的滋润,又不用经历风吹雨淋,很快就茁壮成长起来。周泽楷每天都给这盆蝴蝶兰拍照片,记录下来当做生长日记,还每天都会把照片发给叶修,就像是定时交作业一样。

交作业交了两个月之后,蝴蝶兰的根叶上忽然出现了黑褐色的圆形斑点,周泽楷第二天直接就去店里找了叶修,叶修仔细看着照片上的圆斑,决定去周泽楷的家里家访。

他跟着周泽楷一路走进小区,再走进一栋单元楼,坐上电梯的时候眼神微妙起来,问:“你家住几楼?”

“11楼。”

叶修摸摸鼻子,电梯到了11楼,“叮”一声门打开,两人一起出电梯,再一起进家门,周泽楷把他带到卧室,叶修看了一眼飘窗,皱起眉:“是不是平时都没拿出去吹风?”

周泽楷点头:“怕冻着。”

现在已经是十二月,气温降了下来,蝴蝶兰这种热带植物喜暖畏寒,要保持一定的温度才能健康生长,叶修站起身,叹一口气:“这是细菌性斑点病,要保持通风的,晚上也别浇水,气温虽然低了,但是白天的时候还是可以拿到阳台晒晒太阳。”

周泽楷一一记下,叶修给花看过病就打算离开,周泽楷送他出去,叶修还在叮嘱着注意事项:“再过半个月就要开空调了,室内尽量保持恒温温度,不然的话很容易枯萎冻死,养这种花就是要细心和耐心并存,一点都不能马虎……”

周泽楷看着他认真的侧脸,总觉得这时候的叶修最好看,那双眼睛都在闪着明亮的光芒。

“哦对了,”叶修按下电梯,微微一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了,我住5楼。”

周泽楷愣在原地,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合起,他张了张嘴,为错失了一个窥探叶修私人生活的机会而感到懊恼。

不过……没想到居然会那么巧,大家是上下楼的邻居,是不是可以常来常往了?

 

 

顾客与老板,再加上上下楼邻居这一层关系,周泽楷不知不觉就和叶修走得近了,有时候晚上还会吃一顿饭再回去,目送叶修到了5楼回家,周泽楷再坐到11楼进家门。

叶修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和这个小帅哥不知不觉成了朋友的关系,但是他总觉得奇怪,因为周泽楷看他的眼神总是那么温润多情,像是一潭春水碧波荡漾,又像是冰雪消融后的河川,隐隐跳动着活力。

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叶修第一次隐约感觉到,这可能是一种名叫“喜欢”的情愫。

“过几天就是除夕了,你怎么过?”

叶修正坐在地毯上,和周泽楷一起在客厅里吃火锅,火锅冒出的热气带着火辣辣的香气,闻起来毛孔都被热到张开,

“在家。”周泽楷看他一眼:“你呢?”

“回家,”叶修喝了一口可乐:“B市。”

周泽楷没有说话,父母常年在国外工作,近几年都是只有他一人在家过年,叶修必然是要回去和家人团聚,虽然过了年就会回来,可是心里总是空荡荡的好像缺了一块。

“怎么了,露出这么可怜的表情,”叶修伸手揉了一把周泽楷毛茸茸半长的黑发,凑近了一点开玩笑般问道:“不在了你会想我?”

没想到周泽楷抬起头,漆黑眼眸里一片赤诚,认真而缓慢的点头。

叶修怔了怔,手还放在他的头顶上,忽然不知该如何动作。

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妙啊。

叶修回去这天,周泽楷去超市买了许多年货回来,街上到处飘着年味儿,烟花爆竹声声响,大红灯笼高高挂,热闹非常。不知为何,周泽楷却觉得自己被隔绝在这热闹的氛围之外,好像是一个孤单的影子,游走在拥挤的人群之中。

这一切恐怕都是源于叶修不在身边。

回到家里之后,窗外阴沉沉的天空忽然开始飘下洋洋洒洒的大雪,周泽楷打开空调之后摘了围巾走到落地窗前,伸出手指在玻璃上轻轻描绘雪花的形状,从来没有感觉一场雪景会在心中产生如此美感。

叶修看到了吗?他现在应该已经离开S市,回B市家里过年了吧。

尽管如此,他还是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下雪了。”

叶修接到电话的时候,正站在自家阳台上,伸出手,接住这个冬天迟来的第一场雪。

“看到了,幸好还没走呢,这种天气航班肯定要延误,又要在机场坐上几个钟头。”

周泽楷眼前一亮,赶紧问:“你在家里?”

叶修从他的声音就能听出小帅哥有多兴奋,心也软了下来:“对呀,我在家呢,还想发消息告诉你终于下雪了。”

电话两头的男人都站在窗前,盯着窗外纷飞的大雪,窗外天地银装素裹,一片白雪皑皑,叶修忽然想起来周泽楷家里的那盆蝴蝶兰,问:“你空调开了吗?蝴蝶兰低于5度会冻死的,南方这边冬天没有供暖,空调可不能断了。”

房间里一直开着中央空调,连出门都不敢关上,打开房门之后温暖如春。

“嗯,我知道,”周泽楷匆匆问道:“怎么没回去?”

“哦,天气预报说要下雪,飞机肯定晚点,干脆就改签了,明天走。”叶修的手上又落了一片雪花,金莹剔透,瞬间又融化在手心消失不见, 他心思一动,鬼使神差般开口:“介不介意我来找你?”

周泽楷当然不介意,相反,因为叶修的到来还感到异常激动。叶修从五楼上来,一分钟就到了周泽楷的家门口,敲了敲防盗门,屋子里的男人迫不及待前来开门,把叶修拉了进去。

刚踏进玄关,就感受到一阵暖风,热得叶修围巾都戴不住,摘了之后就去卧室里看那盆被精心呵护的蝴蝶兰。

“不错,已经开始结苞了,按着这个进度,年后应该就能开花了。”

周泽楷站在叶修的身后露出微笑,眉眼弯成两枚新月。

两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下雪天点的外卖一个小时才送到,拿到手上的时候早就凉了,周泽楷用微波炉热了一下,端出来和叶修坐在羊毛地毯上,开始吃起来这顿简陋的晚餐。

“明天就是除夕了,今天算我陪你吃年夜饭了啊。”

叶修拿起可乐喝了一口,周泽楷心里一暖,嘴角裂开温柔的弧度,用力点头。叶修看得好笑,这么容易就满足了吗?还真是可爱得紧。

晚上八点多,在这用电高峰期,房间骤然漆黑一片,中央空调的出风口飘舞的红丝带垂了下去,面板上的指示灯也熄灭,顿时不大的空间充斥着诡异的安静。

“停电了,可能是突如其来的暴雪造成的。”叶修的手在黑暗中摸索着,他想找到自己的手机打开闪光灯,结果摸着摸着,摸到了另一只温热的手。

下一秒,自己的手就被紧紧攥住。

黑暗之中,也不知道是谁先寻到谁的唇,两个男人在羊毛地毯上滚了一圈,缠吻在一起,室内还留着空调的余温,温暖如春,唇舌交缠之下,暧昧升温,连额头上都沁出一层薄汗。

叶修被压在身下,感受到脖子那里被啃咬到微微刺痛,心里感到哭笑不得,身上的男人像是饿了许久的狼,终于敢在一片漆黑的寂静之夜捕食属于自己的猎物,迫不及待想要拆吃入腹。

还真是急躁啊……

那双手已经解开衬衫的扣子,在锁骨上啃了一口,叶修在黑暗之中吃痛皱起眉,下一秒胸前的那颗小肉粒又被卷入口中,舌头刮擦着,很快就充血硬起,叶修吸一口气,身子不自觉的往后退,背后靠上柔软的沙发垫,已经退无可退。

这——进展也太快了吧?

“小周、你知道蝴蝶兰的花语吗?”

叶修哑着嗓子,低声问了一句。

周泽楷停下动作,在他的耳边喘息着,带出一声低沉性感的鼻音:“嗯?”

真是犯规啊……耳朵都要怀孕了。

叶修偏开头,揉了揉眉心,轻轻推开他的胸膛:“等你养的花开了,我再告诉你。”

周泽楷沉默片刻,自觉起身退到了一边,靠着沙发不再说话,叶修摸索着爬起身靠着沙发,指尖还在轻轻颤抖,摸索着扣上被扯开的几颗衣扣。

“对不起。”

男人道歉的声音闷在嗓子里,委屈至极,叶修愣了愣,跪在地上伸手过去揉揉他的头发:“别道歉,让我考虑考虑。”

他还没有考虑好是否今后要走上一条完全不一样的人生道路,这样匆匆把自己交付出去,以后再追悔莫及,对谁都不公平。

灯猛然亮起,各种家电纷纷发出启动的声响,周泽楷那张俊脸忽然出现在眼前,叶修的手还停放在他的头顶上,敞开的领口里能看见锁骨上一枚分外招摇的牙印。

叶修收回手,拢了拢领口,站起身道别:“我先回去了,小周。”

这一夜两人都在床上翻滚无眠,第二天等叶修赶到B市家中的时候,已经是除夕傍晚,弟弟叶秋站在门口,皱着眉挥手:“快进来快进来,都这么迟了。”

叶修点点头,闻着喷香的饭菜问道,心里忽然记挂起周泽楷一个人在家是什么景象。

吃年夜饭的时候,叶修也在心不在焉,盯着热热闹闹的饭桌,感觉多双筷子也无伤大雅。

“哥,外面在放烟火,你看。”叶秋手指着窗台,叶修站起身走过去,抬起头时,正好看到一颗巨大的烟花在空中炸开,五彩斑斓,星火拖着长长的尾巴下落,渐渐消失在夜空中,而另一颗烟火与此同时蹿上夜空,璀璨绽放。

叶修心情愉悦,拿出手机点开周泽楷的联系方式,短信编辑到一半,叶秋从身后走来:“发消息给女朋友?”

“嗯?”

叶秋耸了耸肩:“这种时候第一个还能想到谁?还不就是喜欢的人嘛。”

叶修怔了怔,手指停在手机屏幕上,半天没有动弹。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么简单,不需要多么浓烈的表白,时时刻刻你侬我侬,而是在心情最美好的时候第一个想到对方,想要和你分享这种喜悦,仅仅如此。

片刻之后,叶修笑了,点点头:“嗯,是喜欢的人。”

 

 

新年期间,在周泽楷的精心照顾之下,白色的蝴蝶兰结出小小的花苞,他拍了照片发给叶修,叶修收到的时候,正在家里陪亲戚家的孩子们一起玩过家家,看见那张照片,嘴角弯了弯,小侄子指着叶修叫起来:“叔叔笑得这么甜,肯定在和老婆发消息!”

叶修哭笑不得,拍了一下小侄子的头:“小小年纪乱说什么,叫‘婶婶’才对。”

年十五过后,叶修才回了S市,身为老板就是这一点好,想什么时候开店就什么时候开店,这次在家中的时间稍长,回去之后店里的顾客来了好几拨,都是在抱怨“叶老板怎么这么迟才开店,情人节都买不到好花”种种,叶修笑了笑,接待完这些客人,却唯独没有看到周泽楷。

这个家伙,是不知道自己回来了吗?按理说,应该第一个出现在眼前才对,漆黑温润的眼眸盯着叶修,里面含着说不完的想念。

他还特意拍了一张花店的照片给周泽楷,旁敲侧击告诉他自己回来了,周泽楷也只是回了一句“嗯”便没了下文。

几天下来,叶修心里不免烦躁,连晚上回家的时候,站在电梯里,手指逡巡着“11”那个按键,还在犹豫要不要直接上楼去看看。

“叮”电梯已经到了五楼,下意识的,叶修迈出电梯,站在家门口的时候恍然回神,终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耸耸肩,决定按兵不动,等待着后续的发展。

一个星期过后,叶修收到了周泽楷发来的照片。那是一张纯白的蝴蝶兰在阳光在绽放的模样,叶修一愣,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而周泽楷也在第二天,风尘仆仆赶到花店,站在门外,他停下脚步,小心翼翼捧着盛开的蝴蝶兰,空出一只手来重新理了一下发型和衣领,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镇定。

玻璃花房的门被推开,门上悬挂的铃铛发出清脆声响,一片郁郁葱葱的花草之中,一道修长身影融入其中,如梦似幻美不胜收。

“哟,终于养开花啦,为了庆祝一下,约你一杯咖啡可好?”

叶修似乎早就料到周泽楷会来,他早已脱下养侍花草时所穿的围裙,正穿着修身的衬衫和休闲裤坐在高脚凳上,对着周泽楷偏头微笑。

周泽楷走过来,把盛放的蝴蝶兰放在桌上,他的食指轻轻敲着玻璃台面,一点一点慢慢爬过去,靠近叶修的手背,伸出整个手掌轻轻握住。

叶修看他一眼,缓缓开口:“上次问你蝴蝶兰的花语,弄清楚了吗?”

周泽楷点头:“白色——初恋……”

叶修眨了眨眼,被握住那只的手抬起,穿过周泽楷的手指指缝,双手合十渐渐收紧。

“好巧,我也是初恋,咱们就凑合凑合在一起吧。”

窗台上这盆纯白的蝴蝶兰就像开在心尖上,引来幸福这只飞舞的蝴蝶翩翩起舞。

一段感情从含苞绽放到馥郁芬芳,初恋这件小事,就是这么简单。

 

 

————————END————————


评论(42)
热度(893)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