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A→日正赐名
头像:家猫66
背景from my 日正

主食AF、周叶
本命是迹部大爷
周叶双担粉❤
大龄老年人,原著阅读三遍+【对角色对剧情有自我理解,请不要随便洗三观,洗也洗不动】
看不下去文,觉得人设崩OOC各种问题请不要看或者拉黑,评论私信秀智商的直接拉黑不商量【不会解释懒得解释】
站内站外一律不允许转载,转载拉黑【送文除外】
你好我好大家好

【周叶】红豆糯香(原著向,ABO) 29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苏沐橙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时不时去叶修房门前绕一圈听听里面有没有动静,她挺怕叶修看到这么劲爆的绯闻受什么刺激,一个孕期十九周的准孕夫看见自己老公在国外花天酒地,还没显怀都要气成一只河豚了。

不过叶修显然不是什么正常孕夫,在苏沐橙第五次绕到叶修的房门口时,房门猛然从里面打开,叶修打个哈欠说道:“你都来来回回走五趟了,有事就敲门啊。”

苏沐橙赶紧摇头,换上灿烂笑容:“没事没事,就是想问问你早晨吃什么,不好意思吵着你睡觉啦。”

“别费工夫了,昨晚不是还有绿豆粥吗?热热吃了别浪费。”

“嗯嗯好。”苏沐橙观察叶修的脸色,确定他是刚醒并且还没有看到糟心的花边新闻,这才松了一口气,拍着小心口去厨房热绿豆粥了。

等到她端着锅出来之后,看见叶修正坐在餐桌前兴致勃勃盯着手机,心里又是一惊,一把将手机夺过去,在叶修疑惑的目光中轻咳一声:“吃早饭了。”

叶修伸手:“嗯,手机给我,看视频下饭。”

“我给你推荐个美食节目啊,特下饭,只有B站有,我给你找找。”苏沐橙拿着叶修的手机点开B站,推荐首页就有刚刚更新的“盘点电竞圈活久见冷门CP”这一视频,视频封面正好是周泽楷出轨的新闻,苏沐橙扶额:这些阿婆主还真是紧跟潮流啊,是不是视频早就做好了就缺这一封面了?!

不行,这给叶修看到那还怎么得了。

苏沐橙关了B站,又打开别的APP翻找起来,最终找了个美食纪录片,把手机横在叶修眼前:“吃吧吃吧。”

叶修津津有味伴着纪录片吃绿豆粥,苏沐橙拿着手机坐在对面噼里啪啦打字,正在论坛里和黑粉舌战群儒以一敌三,叶修瞟她一眼,轻声提醒:“慢点儿,那手机屏幕都快给你戳破了。”

苏沐橙动作停顿几秒,又听叶修问:“和人吵架呢?”

“没,我能和谁吵架啊。”苏沐橙笑了笑,把页面切回去,装作自己在看秋季新款女装,叶修端起碗喝汤,淡淡开口:“哦,我以为你在帮小周骂街呢。”

……苏沐橙尴尬不已,赶紧解释:“你说什么啊,睡糊涂啦?好好的要骂什么。”

叶修放下碗,手托着腮,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眉眼瞧着异常温润:“小周在国外出事微博都被血洗了,你一向站在他那边的,能忍住不出手?”

苏沐橙目瞪口呆,手机都拿不稳“啪嗒”一声掉在桌上:“你、你——知道啦?不是刚睡醒嘛……”

叶修的确是刚睡醒没错,但是这是回笼觉刚睡醒,第一觉可是八点不到就被叮叮叮响个不停的信息声给吵醒了。他拿起手机一看,小黑子同志一连发了数条消息过来,看上去似乎有什么急事,叶修揉揉眼睛,强撑着睡意点开了提示栏。

【周泽楷不会做这种事的,一定是被诬陷的!国外媒体就会乱写,我相信他的为人!】

【你说话啊,关键时刻装聋作哑,你快站出来发声表达对周泽楷的信任啊!他的粉丝团都乱成一片了,快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

【……你是不是也不相信他?呵,我就不该对你有指望】

叶修一脸迷茫,出什么事了?一觉醒来变天了?

等到他打开微博之后,发现不止是变天,简直是狂风暴雨来临,微博一片愁云惨淡,处处都是男神人设崩塌的哀嚎声,连他自己的微博都沦陷了,到处都是同情心疼,以及少数的幸灾乐祸和冷嘲热讽。他把组图依次点开看了一遍,心里有数了:嗯,没错,是小周和Elvis本人了。

虽然头条的标题写得香艳无比,但是叶修却完全没往那方面想,不为什么,就是因为太了解周泽楷。不是他盲目自信,而是周泽楷这个Alpha和别的Alpha有所不同,他的信息素好像就只能和叶修的信息素产生化学反应似的,换谁都不好使。数年前外出比赛,曾经还有某Omega迷妹强制把自己弄入发情期,然后混进周泽楷的酒店房间里想生米煮成熟饭,结果给周泽楷按住淡定推了一针抑制剂送了出来,至今还让叶修印象深刻。

所以说,什么赛期约炮、出轨NTR,叶修看都懒得看,甚至还觉得有些无聊,眼皮扛不住睡意又在打架,随手安抚小黑子两句,头一歪又睡了过去。

这个回笼觉睡了两个小时,直到迷迷糊糊总是听见门外时不时出没的脚步声,叶修清醒过来,想到小丫头肯定比他还着急上火了。

苏沐橙埋怨瞥一眼叶修,似乎是怪他不早说,害自己还在那儿戏精半天就怕孕夫情绪不稳影响肚子里的小侄子,哪知道孕夫心大得很,压根就没往心里去,还煞有其事分析起来:“你看这张照片,小周搂着Elvis,Elvis半个身体都倚在他身上,敢在外面做那么明显,很显然是不得已为之,我估计说不定和我一样酒量不好喝醉了,小周做好人把他送回去。”

“对对对我也觉得应该是这样,有难搭把手,可巧了被媒体给拍到了,”苏沐橙不停点头,又问,“那你怎么说?要出面吗?粉丝都在同情你被抛弃了啊,骂小周骂的可难听了。”

“我也要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了才好说话吧?小周那儿还一点动静都没有,他都没打算理了我着什么急,”叶修伸个懒腰,语气懒洋洋的,“所以说我就不喜欢这电竞圈弄得跟娱乐圈似的,有点什么事这个又要澄清那个又要说话的,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想说还能拦着?有这时间一场训练赛都打完了。”

苏沐橙给噎的说不出话,叶修和周泽楷两人性格差不多,打心底里都懒得计较什么乱七八糟的舆论,她估计周泽楷就算出声了肯定也是被俱乐部施压,否则按着他的性格应该也是不管不问,只要和叶修关上门日子过好就成。

想到这里苏沐橙无奈摇头:这两人凑一块儿当真是天塌下来都能当棉被盖了,最后急死的肯定是他们身边这一圈朋友。

 

 

 

叶修接到周泽楷的电话时正坐在电脑前打竞技场,他抽出手来按了免提,抢先开口:“等下啊小周,等我这局打完,还有十秒。”

周泽楷耐心等着,手机听筒里传来叶修快速敲击键盘的声音,他在心里默默数着,不到十秒的时间,对面已经安静下来,接着又传来脚步声、开门声、窸窸窣窣的摩擦声,估摸着叶修已经关了电脑爬上床了。

叶修正侧躺在床上,把肚子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好了。”

“嗯。”周泽楷应一声,又问,“今天好吗?”

“不好,”叶修忍着笑,努力装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男朋友在国外和人开房,我还能好吗?”

就猜到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周泽楷默默叹气,“想笑就笑。”

对面果真传来叶修的笑声,周泽楷都能想象他现在什么样子,估计是抱着枕头笑得缩成一团,躬成一颗虾米。周泽楷颇感无奈,出声讨饶:“修修……差不多了。”

叶修的笑声渐渐平息,义正辞严说道:“干嘛,谁让你这么不小心,都不知道躲这点儿,还不给人笑了?”

周泽楷弯起唇角,乖乖回应:“嗯,我的错,下次注意。”

“哟,还有下次啊,你还想出轨几次?”

两人闹够了,叶修终于切入正题,问周泽楷:“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周泽楷停顿片刻,沉声开口:“发情期提前了。”

叶修唇角的笑容渐渐隐没,眉头皱起:“打日本队的时候,Elvis已经进入前驱期了?”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场上的情形,Elvis的神枪手的确发挥凑合,没有达到平时的水准,但是那一场他并非作为主攻手,而是第六人替补,所以即使发挥欠佳也并未给挑出毛病,反正只要赢了比赛的话,场上再浪再莽都可以被原谅。

“嗯,”周泽楷回答,“他下场之后脸色不好。”

“这我没多想,他们队脸色都挺难看的,Elvis不算显眼,没想到还给他成功蒙混过关了。”叶修躺在床上盯着雪白的石膏顶,轻声叹气,“发情期啊……难怪你选择什么都不说了。”

对于从事电竞行业的职业选手来说,Omega这个特殊的群体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发情期前后一个星期不允许参赛。

从前驱期开始,种族天性使得Omega开始变得脆弱敏感,复杂多变的赛场相当考验选手心理素质,过大的情绪波动有可能造成信息素失调,不仅自己会猝不及防进入发情期,浓郁的信息素泄露更可能将在场的Alpha拖入发情期,造成场面失控的惨况。所以在荣耀联盟成立之初,便有明文规定Omega在发情期前后一个星期不允许参赛,违规的话轻者罚款重者禁赛。后来随着科技的发展,抑制剂的成熟和普及,加之众多Omega为自身权益的声讨,终于在三年前,联盟才重新修订参赛准则,将这条针对Omega群体的规定剔除。

即使白纸黑字的条例取消,但对于各大俱乐部来说,这早已成为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每个有Omega的战队都会相当注意这一点,只要有一点症状都不会允许Omega队员参赛,生怕会影响比赛效果。

“他瞒着发情期,是想上场参赛?”

算算时间,三天之后便是总决赛,Elvis这突如其来的发情期时效还未过去,如果给领队或队员知晓的话,是万万不可能安排他上场比赛了。

周泽楷想起昨天去给叶修买东西回去的路上偶遇到突然进入发情期的Elvis,他当时第一个想法便是联系英国队领队,让他们赶紧把人带回去,结果Elvis不停拒绝,两颊因为信息素的攀升泛起红晕,连带着眼角都通红一片,不停摇头,“Don't  do  that”强调了好几遍。

周泽楷皱起眉,他并不想惹上什么麻烦,作为一个有伴侣的Alpha来说发情期的Omega不是甜美的蛋糕而是要命的毒药,况且还是竞争对手,虽然他对Elvis这个迷弟印象不差,但却绝不会想要有什么私下交涉,毕竟要顾及到彼此身份的一定影响。

两人在巷子口僵持着,周泽楷的想法很明确,他不可能放任不管见死不救,也不想百无禁忌惹祸上身,Elvis眼前猛然发黑,本能反应抓住周泽楷的胳膊,周泽楷扶住他,视线一瞥,看见他贴在手腕内侧的理疗贴。

身为职业选手,周泽楷太熟悉这东西的功用,他们这些靠手吃饭的电竞选手,往往终止职业生涯的可能并不是年龄而是身体的伤痛,腱鞘炎就是最常见的职业杀手,好在周泽楷保养得当,打了多年的职业赛没有落下这个毛病,但是手腕到肩膀较常人来说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劳损,只不过没有那么严重而已。

“我求求你!”

对方冒出沙哑走调的中文,周泽楷沉默片刻,收起手机,拉着Elvis的胳膊打车去了酒店。

后来在酒店房间里,Elvsi推了一针抑制剂之后平静了许多,又满脸沮丧和周泽楷连说带比划的聊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停拍着自己的右肩用半生不熟的中文形容“疼得快炸掉”“要动手术”,周泽楷渐渐明白Elvis为什么会这么执着于这次的总决赛,哪怕瞒着身体状况也想上场的强烈意愿了。

周泽楷闭上眼,轻声告诉叶修:“他可能打不完今年,就要退役了。”

 

TBC.


评论(46)
热度(854)

© A朔 | Powered by LOFTER